手机客户端 |签到 |在线客服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推广赚贝壳

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查看: 1083|回复: 1
收起左侧

帆船的常规维护包括清理藤壶,并定期重新刷涂料。---《大西洋航游760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29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洋中生活着大量的附着甲壳动物,学名藤壶(Barnacles),特别是在潮汐比较明显的热带海水中尤为活跃,水温比较高的夏天特别适合于它们的生长。它们幼年时是很小的软体动物,一旦触着于坚硬物体表面,其触角分泌出极其粘稠的物质,将它们牢牢地附着在上面,然后便开始长出坚硬的贝壳。成年的藤壶甲壳坚硬锋利,一不小心踩上去脚上鲜血淋漓,所以潜水一定要穿胶鞋。不管是礁石还是船壳甚至鲸鱼身上,藤壶不加选择一概厚脸皮地依附。一代藤壶完成了生命周期,它们的贝壳则永远地留在了附着物体上。藤壶一代又一代地繁殖,附着的贝壳一层覆盖着一层,船体越来越重,不光滑的船帮阻力越来越大,船速就越来越慢。帆船为了防止藤壶的生长就在船帮吃水线以下的地方刷一种对藤壶有毒的涂料,使幼年藤壶不能着床生长。但帆船在劈波斩浪中这层涂料会磨损,最终藤壶还是会慢慢地爬上船帮。帆船的常规维护包括清理藤壶,并定期重新刷涂料。
      防藤壶涂料有很多种,最有效的是一种以氧化铜为基料的。“同道者”是条铝船,铝和铜接触会产生电镀效应,结果是铝电解被镀到铜上,因此铝船不能用氧化铜的涂料。铝船能够选用的防藤涂料的化学成分远远没有氧化铜的毒性强,因此“同道者”的藤壶比其他材质的船生长得要快得多。老公过一段时间就潜水刮一下船帮,在马里兰的船舶博览会买的那套潜水用具就是为了清理船帮用的。
      当“同道者”在大运河里里磨叽时,我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清理船帮了,因为美国东岸的水域不是不够干净,就是海蜇太多,要不就是海水太冷,结果“同道者”拖着整个海底世界在慢慢爬行,速度降低了至少一节以上。在北卡罗来纳的莱特威尔海滩,我们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完美的小沙滩水湾,当时正值春潮(Spring Tide)的峰值,潮差有一米半,刚好够同道者沉浮。如果“同道者”在潮峰时开进水湾,潮谷时搁浅坐在沙滩上,然后抓紧时间清理船帮,等下一个潮峰到来同道者重新浮在水面时,将船开走继续赶路。这是一个很窄的时间窗,因为春潮过后潮差会越来越小。如果我们见缝插针利用这个时间窗把船帮清理了,南下的速度能更快一些。
      这个水湾因为水很浅平时根本没有帆船来这里,只有汽艇和快艇之类的小船来这里抛锚。搁浅操作并不复杂,在这里有必要先介绍一下“同道者”所用的三只锚。船艏固定的主锚是二十公斤的Delta (A锚),船艉的储藏箱内备有两只稍轻一点儿的锚Danforth(D锚)和 Brittany(B锚)。上午半潮时,“同道者”以和沙滩垂直的角度慢慢驶向沙滩,当距离沙滩有十几米时在船艉抛下D锚,然后继续往前开,水深仪显示0.9米、0.5米....直到船底接触到海底。老公跳下船蹚水走到沙滩上,我把船艏的A锚放下去,老公用手把锚搬到沙滩上十几米远处,挖个坑把锚埋实了。然后用小汽艇把B锚扔到船艉与D锚乘六十度角几十米远的水中。这样船艏船艉三个锚一前两后地把同道者给固定住了。当“同道者”意志坚决地冲向海滩时,很是引起了小艇船主的惊慌,好像看到了鲸鱼主动搁浅般地悲壮。等我们停稳当后,他们一窝蜂地围上来问这问那,好几个人从来没见过平底船,帆船没有龙骨好像不可思议。最有趣的问题是“同道者”刷的是什么漆,因为船身上有一圈一圈的闪亮花纹。“同道者”实际上根本没有刷任何漆,那一圈圈的花纹是船身抛光时故意留下的。
      小海湾潮峰是中午十二点半,潮谷是傍晚六点半,到了傍晚五点钟左右,整个船身几乎全在水面上。老公穿上半截的潜水衣,一通狂刷猛扫后“同道者”好歹又容光焕发了少许。不过防藤壶涂层已经磨损得差不多了。那晚的落日很美,天空暗红的余晖把水映成枫叶的颜色,沼泽地里大片的水草金黄黄的就像夏末秋初的麦浪。小艇船主们都起锚回家了,整个芙蓉国又毫无保留地留给了“同道者”。我做了法国鸡(Chicken Cordon Bleu),开了瓶红酒。对酒当歌,人生这样的好时光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如果我们知道第二天“同道者”将要面临的情况,一定不会那么轻松发这番感慨。
      第二天天还没亮,一个冷风前呼啸而过,留下了一场暴雨持续了一个小时。早上六点又是一个潮谷,老公抓紧时间把船底的牺牲阳极都换成新的,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着下午一点的潮峰把同道者浮起来,我们可以继续赶路了。冷风前的风向是东南风SE,小水湾是理想的避风港,风从沙滩吹过来,正顺应“同道者”船艏直对沙滩的走向。可是风前的自主结构一般是旋转的,尾风的风向往往和前风的方向相反。我们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发生了,接近中午时风向变成了西北偏西(WNW),风向是从水面吹向沙滩的。当“同道者”慢慢浮起来的时候,只有船艉的D锚在吃劲,“同道者”转了个角度和沙滩几乎是平行的,风正在把“同道者”往沙滩的方向吹。如果“同道者”继续靠近沙滩潮差不够大有可能永远搁浅在这里。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哪有那么巧在潮峰那么短的时间窗内风向也是合适的呢?等风向转回来了也许是潮谷、也许是半夜,没办法我们必须在下午两点之前把“同道者”移出这里。
      整个操作通过三个锚的吃力与放松让“同道者”原地转身,就像一个三只爪子的大蜘蛛通过倒替三只手转身一样。第一步要把船头转过来让它对着风。首先把B锚的锚索放在绞轮上绞入让B锚吃上力,再继续绞入船艉向深水后退,当水足够深时开启马达倒车给力。第二步把松弛的D锚拉出水面,用小汽艇把D锚扔到更远离沙滩到水域,把D锚的锚索从船艉移到船艏,绞入D锚索吃上力后继续绞,船艏慢慢转了过来,然后把松弛的B锚索也从船艉移到船艏,这时“同道者”船艏顶着风,被D锚和B锚拉住船头。第三步用小汽艇把A锚扔到比D锚B锚更远的水域,吃上劲后把D锚和B锚收回。这一步我犯了一个错误,松开D锚时没有想到风这么大,我的马达进车开得不够强劲,“同道者”开始往后倒,螺旋桨打到了沙滩。我赶紧停车,结果闻到一阵烧胶皮的味道,不知什么东西烧了。后来得知只是皮带打滑,并无大碍。重新绞B锚和D锚让同道者前进,这个过程反复了两次,终于“同道者”又浮起来了。收回了B锚和D锚,A锚起锚有动力帮助,两点左右“同道者”顺利开出小水湾。
      我们长出了一口气,这时才感觉到了疲劳。
2014年3月7日于悉尼

厚脸皮,氧化铜,帆船,清理,海洋 帆船的常规维护包括清理藤壶,并定期重新刷涂料。---《大西洋航游760天》 8.png

厚脸皮,氧化铜,帆船,清理,海洋 帆船的常规维护包括清理藤壶,并定期重新刷涂料。---《大西洋航游760天》 9.png

厚脸皮,氧化铜,帆船,清理,海洋 帆船的常规维护包括清理藤壶,并定期重新刷涂料。---《大西洋航游760天》 10.png

厚脸皮,氧化铜,帆船,清理,海洋 帆船的常规维护包括清理藤壶,并定期重新刷涂料。---《大西洋航游760天》 11.png

厚脸皮,氧化铜,帆船,清理,海洋 帆船的常规维护包括清理藤壶,并定期重新刷涂料。---《大西洋航游760天》 12.png



帖子的最近访客查看更多↓




上一篇:回到美国已经是10月下旬,全程将近两千海里,陆地一个多月。---《大西洋航游760天》
下一篇:到了佛罗里达,同道者的首要任务是做维护大检和重刷防藤壶.---《大西洋航游760天》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23 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继续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1039791号-2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