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查看: 3998|回复: 1
收起左侧

宋坤(Vicky)的11/12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第八赛段航海日记2012年2012年6月25日---7月3日

[复制链接]

0

好友

137

主题

38

贝壳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455
发表于 2012-12-30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012年6月25日    多云

       今早2点起来接班的时候难受极了,感冒导致的症状让我一上甲板就觉得风吹在头上像针刺一样痛。我蜷在靠舱口的一角,一会儿马克见了我这情形让我下到舱底休息,我蜷在豆子袋上迷迷糊糊的睡过去,4点半的闹钟响我也没听见。今天是我的妈咪班,早说好了今天要做中餐的,真是再糟糕不过,谁会想吃病妈妈做的饭?我这一感冒只怕大家躲都还来不及,Shit!

       早餐多亏了琳起来帮忙,她现在不能上甲板当值就积极的帮所有其他的工作,帮忙做饭,做清洁工和机械师的工作,真是坚强的老太太。我也很理解她的这种心情,在船上再也没有比「没用」更令人难以忍受的事情了,比如我现在,本来一个当妈咪的,午饭都让琳和克莱儿做了,我低头耷拉的被人照顾,在上班和下班的人流中尽量找个不给人添堵的地儿呆着,要多无趣有多无趣。

       但是我决定了,晚餐一定是中餐,这个计划是无论如何也要坚持的!番茄蛋+炒米饭是绝对不可动摇的。现在我能做的是把能管事儿的药全吃了,尽量休息一会儿,攒足了精力把晚饭做好!

       晚饭比较成功。饭后我洗了个澡,不知为什么水跟不上,先是水温很低后来干脆没了水,好在我勉强洗完了。和克莱儿提这件事,她问船长,船长阴着脸检查来检查去,可能是制水机出了问题,制水的速度赶不上用水的速度。他通知大家从现在开始全员节约用水,餐具一律用海水冲洗,在问题解决之前,热水澡也取消了。克莱儿一脸难掩的沮丧。这意味着我可能是在到港之前最后一个洗了澡的人。

       淡水可是个问题,德里至少还有八天左右才能到,不敢想象没有淡水这一船人怎么熬下去。

宋坤,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第八赛段,航海日记 宋坤(Vicky)的11/12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第八赛段航海日记2012年2012年6月25日---7月3日
长虹灌顶,我的神功就要成了。。。”PS,这是谁给我照的这么没摄影常识。。。

2012年6月26日    多云,偶见一晴

       一日一日在船上,越来越习惯这样的生活。以前的生活总是忙碌的没有时间思考,现在每天的除了趴在甲板猜云的形状,看大海在不同光线下颜色质感的变化,做遥不可及到白日梦以及思考人生基本别的事情也都做不了。


       好像回到小时候。

       离德里还有六七天的日程,也没想象中那么不可克服的困难,也许去环球也不错。

       两点起来值班,瞌睡的不行,原以为是一片漆黑,谁知上了甲板却像四点钟的样子有了天光。Yacht Master说,是由于我们一路向东行驶的原因吧,应该已经跨时区了。三点,太阳开始升起,我们的船经过一片雨区,从旁经过,能清楚的看到雨是怎样从云里下来。没过多久,一条横跨天际的彩虹出现了,第一次看见这么完整巨大的彩虹,我像个小孩儿一样惊喜的语无伦次,最后居然失去了语言。

      制水机的问题一直没有任何好转,早饭时船长通知,现在除了所有的餐具清洗全部用海水以外,甚至连煮饭都考虑用半过滤的海水。每个人的饮用水量也作了严格的限制,每班值(8人)每次2.7升。顺利的话,离德里还有五天航程,这似乎并不是一个大问题,然而气氛却不由得凝重起来。得米炊先生饭后又提起了在特种部队的生活和武器之类的话题,我没来由的感到一阵隐隐的不安。

      制水机没有水,下水管道却不断进水,顶风航行10节的船速,几乎每天都要人工排水半个多小时。山木的背痛开始发作,即使坐班我都能看得出他默默忍受的痛苦表情。今天又派他做机械师清理下水,我于是戴上手套替他下去清理积水。头痛依然没有休止,横竖我也不能自救,倒不如作些能够救人的事。
午餐是妈咪们根据船长的意思用海水煮的意大利面,又咸又粘的一塌糊涂,每个人都露出难以下咽的表情。我把能吃得培根和青豆吃了,剩下的还给妈咪倒了,只有琳吃完了小份儿,大卫默默吃完了一份也没有像平时一样喊再加饭。海水煮饭行不通,尽管大家还是拼命的打趣,但是每天中极为享受的午餐时光无疑也蒙上了淡淡的阴影。


      上得甲板,晒晒太阳心情总算干爽些。这几天睡得异常的痛苦,不是躺下睡不着,就是总做睡不着的梦,醒来总是头痛,好像神经一直紧绷着一直在苦苦思索的那种痛。也许我在默默发烧并不自知也有可能,迎风航线继续着,船在摇晃颠簸中执着向东。即使睡觉,潜意识里也似乎总想在摇晃中把自己固定在床板上,然而这又极难做到,所以大约一直在暗暗的挣扎。有大浪打来在天窗上,有一瞬间我看见没了船舱,自己和其它正在睡觉的船员平躺的身体漂浮在巨浪之中。一个无比压抑的梦,在那里,我觉得自己也许孤独终老。人们无法通过逃脱来解决自身的问题,即使在大西洋的深处,在你觉得自己逃离的足够深,足够远的时候,午夜梦回。

       像AB痛苦于和订婚了的杰西卡的情感纠结,CD一脸轻松的解释自己精子比较懒,所以才不能让老婆怀孕。也许每个来远航的人都有自己希望逃脱的十字架。

宋坤,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第八赛段,航海日记 宋坤(Vicky)的11/12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第八赛段航海日记2012年2012年6月25日---7月3日
   
      在你又湿,又冷,远离陆地,不着边际的时候,真正的考验才开始.


      上甲板之前,大卫让我把吊裤给他,(反正也没人愿意穿)我说还是我来吧。山木大叔说,Vicky你真是个Star,我默默笑笑没说话,人生总有些枷锁你不得不微笑着去穿戴,相比起来,这个吊裤真的不算得什么。

      蜜月期过去,航海真正的考验,我想这会儿才算是了。

2012年6月29日    晴

      一觉醒来,是很好的晴天,暖到可以少穿一层衣服上甲板,真是欣喜。依然是碧海连天,有时候我对这种生活已经习以为常到甚至忘了我们是生活在海上。大西洋深情万种,涌浪推着船在海面上滑行。浪像小水山一样高,而我们则是在崇山峻岭中默默孤独穿行的修行者。

2012年7月1日    晴

       从昨天晚上开始下班前半个小时左右,风力开始从20节逐步下降,最后甚至到了7、8节左右,今晨起来换班,风速更是到了3、4节,没风,哪儿也去不了。终于DLL也冲线了,青岛号由于运送伤员是最后一条船,在请示了竞赛委员会可以开引擎之后,马达响起来。

      离德里还有200海里,即使使用引擎,在8节船速的限制下也要20个小时才能到。青岛号由于半路跑回圣琼斯当救护车,本来也已经没有竞赛的希望,但在这种比其它船多跑800多海里,所幸从圣琼斯出来以后,风力相当好,原本估计5号才能到达的德里在2号清晨可以到达已经是让所有人喜出望外了。

      我已经等不及到达德里以后好好洗个澡再把所有穿过的衣服扔进洗衣机里--如果不是还要接着航行,我连烧了它们的心都有。身上穿的这两层保暖服从纽约出来就没脱下来过,吃早餐时洒过牛奶,清理下水时沾过管道污水,最经典的是我不在值班的时候船长让我帮个手从寝室天窗把扬基二递上去,我们三个人在下面,天窗刚一打开,哗啦一个浪劈头盖脸从上面浇下来,保暖服湿了三分之二,船上不能洗衣,我又总共只带了这两套保暖服。(淡水珍贵的要死,以至于缺水的那阵子连刷牙都试过用海水,所谓的洗脸就是拿一张湿纸巾整个脸擦一下,更不用提就算有淡水你也没有时间洗,就算有时间洗,也没有地方晾,就算你有地方晾,只要在海上,你什么也晾不干),只能用纸巾擦擦,默默用体温焐干了接着穿,以上各种味道读者们可以想像……我这个恨呀,你们这群老鸟不告诉我,就我一个没穿防水服的还让我站低舷,娘的,经验都是这么学的。

      6点交接下船舱睡觉,12点再次上甲板接班,发动机停了,风起,靠帆行驶也有了8节的船速。海面变得非常温柔,像在迎接归人。我知道,陆地近了,我们即将完成大西洋的穿越。

宋坤,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第八赛段,航海日记 宋坤(Vicky)的11/12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第八赛段航海日记2012年2012年6月25日---7月3日

       停靠德里的几天很多船员都有家属和朋友会前来探望。而我,完全肯定来访问的朋友只有大扫除(Deep Clean)以及VIP航海活动(Corporate sailing)。

      一路下着小雨,我的心前所未有的沉静下来。

       这不是我想要的,远离一切么?


宋坤,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第八赛段,航海日记 宋坤(Vicky)的11/12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第八赛段航海日记2012年2012年6月25日---7月3日

2012年7月2日    阴

       到达德里(Derry)这个美丽北爱尔兰的小镇,克利伯受到了盛大的欢迎和迎接。第一天是逃不脱的Deep Clean梦魇,一船人顶着头天晚上3个小时的睡眠一直干到下午5点,紧接着晚上的颁奖仪式亲切而热闹,所有人之后又去酒吧接着喝,终于到岸了,即使疲惫的要死也没人想回去早睡,必须先喝个昏天黑地大肆庆祝。水手的生活逻辑,一旦上船,自然就会明白。

宋坤,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第八赛段,航海日记 宋坤(Vicky)的11/12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第八赛段航海日记2012年2012年6月25日---7月3日

2012年7月3日    阴

      昨天跟着团队一起去了非常知名的巨人堤岸,真是美的令人窒息!想想人生真是诸多奇妙的际遇。我走在冰川世纪欧亚板块接触亿万年前的玄武岩上。仿佛听见三叶虫在白垩纪的呼唤,古老的蕨类植物在这片湿润的土地上舒展,海潮温柔涌来退去,巨人走走停停,一切都是远古遗留的童话。




上一篇:宋坤(Vicky)的11/12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第八赛段航海日记2012年6月17日---6月24日
下一篇:宋坤(Vicky)的11/12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第八赛段航海日记2012年7月7日---7月22日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好友

29

主题

97

贝壳

干练水手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063
发表于 2012-12-31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女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8022294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