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签到 |在线客服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推广赚贝壳

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查看: 907|回复: 0
收起左侧

过大西洋二十多天身体处于很疲劳状态,得了重感冒。---《大西洋航游760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19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亚速尔期间我得了重感冒,症状是上呼吸道感染,痰涎壅盛,咳嗽不止,最严重时还有点低烧。生病的最初原因要追溯到三个月前在美国佛罗里达的马拉松岛的情况,那时正值四月,岛上鲜花盛开春意盎然。我对花粉严重过敏,如果不是一天三遍地吃过敏药,平时鼻涕眼泪的连眼都睁不开。普通过敏药的原理很简单,就是让七窍少分泌或者不分泌黏液,以减轻症状为目的,另外过海防晕船的药贴也有减少黏液的作用。几个月下来气管长期没有黏液的滋润表面产生干裂,细菌乘虚而入,从干裂的缝隙侵入肌体。我还没过大西洋在巴哈马时就开始有痰,但没有任何其它感冒症状。当时应该用激素类鼻喉喷剂来控制花粉过敏,但巴哈马小岛的赤脚医生们没有这类价钱昂贵保质期短的药,还是用普通过敏药凑合着。过大西洋二十多天人已经很疲劳了,自身的抵抗力处于低潮。从温暖和煦的巴哈马到冷热分明的亚速尔,身体一下子不能适应这么大的气候差。这些林林总总的因素汇集在一起,结果我就病了。
      针对炎症西医没有别的办法,就是吃抗生素。我不懂中医,但我的直觉是光吃抗生素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当时我感觉肺里好像有一团火,就想吃冰镇的大西瓜,同时我又特别怕冷,一点儿小风就觉得后脑勺冒凉气。这不是典型的表里不和么?如果有盒“清肺抑火”或者“牛黄解毒”疏散疏散,降火生津肯定特别管用。可惜我手上没有中成药,老公满岛的去找西瓜也没找到,没办法只好多喝水。不管怎么说一个疗程的抗生素把炎症止住了,痰渐渐地没有了,体力也慢慢的恢复了,但我感觉肺里的那团火暂时被压下去了,并没有熄灭。
      从亚速尔的菲瑶岛到法国的勒沙港一千三百多海哩的路程,差不多十天的航行。老公看我病成这个样子就建议我坐飞机直接回法国,他一个人单手走这一程,或者叫一个侄子飞过来给他帮忙。这一程海路比较艰难,吉米在他的《世界航海路径大全》里对这一程的描写是阴冷、潮湿、灰暗。途中还要穿过几条非常繁忙的远洋海运路线,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单手航行我绝对不同意,听完了那些因疲劳引起幻觉的故事,我更不能让老公一个人驾船走十天。叫一个侄子过来帮忙不是不可以,但一个十八九岁的毛头小伙没有足够的航海经验,说老实话,我不放心把“同道者”交给他。万一这一程出了问题,这不是功亏一篑嘛。我两年多那么多困难都过来了,最后这十天怎么也得挺下来啊!人还是要有点精神的,我给自己打气:下定决心,不怕牺牲,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2007年7月11日,“同道者”离开菲瑶岛开始了最后的航程。吉米的《世界航海路径大全》非常正确,这一程大部分时间天阴沉沉,灰暗暗,乌云颮伴着骤雨非常频繁。我们在亚速尔买了几件化纤绒衣和绒毯,它们又轻又暖,同时保持衣服干燥,晚上睡觉也有干燥的被褥了。有了这几件绒衣绒毯,阴冷的天气也不那么难捱了。“同道者”一开始航向东北偏北,我们要爬到北纬西风带,然后在折头往东进入比斯凯湾。爬高的过程非常艰苦,“同道者”花了整整四天的时间抢风行驶,期间规律地值班上岗,频繁地折帆、抖帆、换向……船歪着身子一路颠簸,这里不再一一细表。我甚至已经不再关心大海如何表现,它爱咋样咋样,我的两眼紧盯着仪表上的坐标数字,心里面计算着海哩数,我只关心离终点还有多远。
      第五天,“同道者”终于爬到了北纬44度,当我们调整了航向折头往东时,“同道者”直起身来谦卑地说了声“谢谢”。接下来的六天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我可以正常做饭了。从西班牙西海岸至英吉利海峡这段水域是北欧最繁忙的远洋货轮航线之一。“同道者”在第八天要横穿这条航线进入比斯凯湾。我的天呐,远洋巨轮一艘接着一艘,它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三海哩,而它们的速度都在25节左右。小帆船要找缝隙穿过航线就好像一只袋鼠要穿过三四条线的高速公路。有时得当机立断瞅准了空档快跑穿过,“同道者”在“Azol Glory”和“Cape Wisteria”中间的空档穿过时距离“Cape Wisteria”不到一海哩。有时也得放慢脚步让大卡车先过,“Hamber Bridge”从“同道者”船艏呼啸而过时距离不到0.4海哩。就这么精神高度紧张地操作了四五个小时,终于跨过了运输航线。这时候我真庆幸我在船上,如果老公一个人应付这个局面还不知道要多紧张呢。
       事后我跟老公发了半天的感慨,这么多的远洋货轮都运些什么东西呢?我1999年读MBA课程时曾选过一门《全球化 Globolization》的课程,其中有个案例意思大概是这样的:一条牛仔裤布料来自中国,裁剪缝制在关岛、然后运到东南亚去钉扣子,缝拉锁,最后再运到满世界去销售。这么运来运去的目的就是为了降低成本。满世界的一元商店,里面卖的廉价商品都是远洋货轮一货柜一货柜地运来的。再看看所谓发达国家住宅区每天扔出来的垃圾,有多少是根本没有损坏的廉价商品,这种毫无顾忌地浪费地球资源令人触目惊心。我在读那门课程时没有任何感觉,航海之后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2007年7月21日上午11点,“同道者”驶进阔别两年多的勒沙港,好像就是昨天哈罗德在防洪堤尽头的铁桥上向我们挥手告别,我们好像还能听见他在喊:“Bon Voyage”……我们回来了,两万海哩甩在了“同道者”的船艉,760天毫不含糊地在我们的生命中留下印记。我们被晒黑了,外表变老了,我们不再是从前的那个自己。那份丰富、那份厚重,不知我的拙笔是否在游记中表达出来了。
2014年6月19日于悉尼。

赤脚医生,大西洋,佛罗里达,马拉松,抗生素 过大西洋二十多天身体处于很疲劳状态,得了重感冒。---《大西洋航游760天》 17.png

帖子的最近访客查看更多↓




上一篇:法尧岛是“同道者”回欧洲的最后一站,是回欧洲的必停之地。---《大西洋航游760天》
下一篇:且悲且喜回原港,难舍难分别爱船。---《大西洋航游760天》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1039791号-2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