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郭川,一年

来自: Reserved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徐鹏 于 2024-5-1 16:33 编辑

郭川,一年w1.jpg



我也不是天生就愿意吃苦,没有人愿意这么吃苦。

但,吃苦是为了换来甜的东西,这就是人生的平衡。永远泡在蜜罐里,不会知道什么是甜。——郭川



2016年10月25日下午15时左右,中国“船长”郭川失联了,地点是远在另一半球的夏威夷附近海域。

昨日,郭川失踪一周年之际,其家人发表了《郭川精神 永存心中》的缅怀信,里面有句话印象颇深:


过去的一年,他比以往更多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满溢的无奈,克制的表达。类似的隐忍,应该也烙在了郭川的骨子里,让他能甘心将自己“困”在活动面积仅20平米的船上,只顾将目光盯进了暗黑无边的大海。(注:封面图片及正文未注明来源图片均来自《户外探险》杂志, 摄影:Boris herrmann)

郭川,一年w2.jpg

郭川



    1965年1月出生山东青岛,曾任公司高管;

    创造40英尺级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世界纪录;

    创造人类第一次驾驶帆船采取不间断、无补给方式穿越北极东北航道世界纪录;

    首位完成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的亚洲人,航行39000海里,历时10个月;

    首位参加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的中国人;

    首位单人帆船跨越英吉利海峡的中国人;

    首位参加跨大西洋mini transat极限帆船赛事的中国人;

    首位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过合恩角的中国人;

    首位参加6.5米级极限帆船赛事的中国人。(信息来源:百度百科)


抑郁了,也成名了

过去一年,在绝大多数涉及郭川的报道中,最常出现的词大概是以下几个:神、英雄、勇士、奇迹。它们很动听,却没有多少温度。

显然,郭川是一个有温度的人。有时候,这份温度甚至到了炽烈的程度,推着他冲破了极限。

2008年-2009年的沃尔沃环球帆船赛,郭川作为媒体船员开始了自己的首个环球航行,活动历时10个月。同行的,是10位环球经验丰富的欧洲老手。

郭川,一年w3.jpg

三十岁才接触航海的郭川,是带着天赋的前行的人。

此时的郭川,接触正规航海还不足两年,与同伴巨大的差距让他无所适从:


就像是10个教授和1个学生一起航行。


无法排解的精神压力,加上航行中本就枯燥的重复指令与孤独感,压得郭川透不过气,最终抑郁症(一说幽闭恐惧症)缠上了他。

这段经历,在郭川创造多项历史记录的很长时间以后,都还记忆犹新:


那段时间我没办法入睡,就好像在水里一样无法呼吸,溺水一样的苦不堪言的状态。

突然间开始发病,感觉在狭小的船舱里,发现自己不能控制呼吸,整个人的肌肉全是僵硬的,根本不会笑。不想和任何人交流,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信息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郭川,一年w4.jpg

海上的生活,比想象中更磨练心性。

事实上,郭川心里的异常,早在从西班牙阿利坎特港上船时,表姐孙萍就察觉到了,“他是一个要强的人,会默默使劲儿。”只是,当一个人的能力还无法负荷外部突袭而来的压力时,越是使劲儿,崩溃来得也越快。

几个月后,在青岛双流机场迟迟未等到郭川的孙萍,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姐,我不行了,出不去了......(信息来源:《郭川出海前轻松 提出带红烧肉》,作者:丁雪)


这样的郭川,是孙萍从未见过的:目光呆滞、眼神恍惚,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这到底有什么意义?”

郭川,一年w5.jpg

也曾陷入迷茫中的郭川。

100个人走到这一步,大多会选择下船,不再继续,但郭川没有。尽管无法摆脱生理上的难受,但他执意不愿下船,熬过了国外医生做的能否继续航行的测试,并达成共识进行药物治疗,勉强于2009年2月随队驶往终点——俄罗斯圣彼得堡。

故事的最后,他成功了,创造了四项国人“第一”:第一位完成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的亚洲人;第一位参加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的中国人;第一位单人帆船跨越英吉利海峡的中国人;第一位参加6.5米极限帆船赛事的中国人。

四个第一,一战成名。

但于他而言,这只是一次心灵的修行,


如果我当时退出比赛去接受治疗,我可能会从此厌恶帆船这项运动,这辈子都无法从阴影中走出来,那么我的人生将是失败的,将以悲剧收场。(信息来源:《郭川 与苦难同行》来自《南方人物周刊》)


上岸后的长跪

治好了抑郁症的郭川,真正笃定了自己对航海的热爱。2012年,他再次扬帆,创下了另一个人类历史。然而,这个记录背后,有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还有一个经典的镜头。

2011年,在法国备战训练的郭川,接到了父亲病逝的消息。远在他乡的他,没能赶在老人家火化前回国。父子俩,只能任由一幅画像隔开。

新华社记者吴俊宽采访郭川时,他曾表述过自己当时的状态:


抱着父亲的骨灰盒号啕大哭,为自己的不孝深深自责。这也成为他始终难以释怀的遗憾。(信息来源:《“疯子”郭川的航海梦》)  


除了父亲的离世,另一个让郭川始终放不下的是妻子与两个孩子。

郭川,一年w6.jpg

妻子与孩子是郭川割舍不下的心头血。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2年11月18日,当郭川出征上船前,鲜少有复杂表情的他落泪并亲吻了自己才九个月哒的小儿子郭伦布,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自己内心曾经挣扎过。(信息来源:《走进郭川:曾与抑郁症斗争 换种方式继续帆船事业》,记者公兵)


这么做的目的,不是配合拍摄的煽情,而是坚定自己内心“一定要回来”的决心。

无论出发时多么的信心满满,准备多么充分,茫茫大海带来的绝望还得自己嚼碎了咽下去。那些过程,在随后的采访中被披露出来,即使现在看到,仍觉残酷:


当你行至大洋中间遥望故乡,那种遥远会把你的心绞碎;当回到台湾海峡时,看似离家很近了,但就是到不了,同样会令人沮丧、绝望。

在过了台湾海峡后,郭川为了躲避渔网曾经三天三夜不睡觉,人的精神承受力已经到了极限,离家这么近,可是就是走不完,郭川暴躁甚至狂躁,他没有发脾气的对象,只能用人类最原始的方式发泄——

哭,哭到泪水和海水融为一体,还是要驾船前行,他从来没有过放弃的念头,他没有那些伟大的想法,只觉得梦想已经开始,一定要坚持下去,再坚持一下。(信息来源:《郭川:在船上时经常会做梦 最怕那种刻骨的孤独》,作者陈思彤)


郭川,一年w7.jpg

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历史纪录的郭川和他的团队。

125天的孤身航行后,2013年4月5日,郭川驾驶着“青岛号”稳定驶回青岛奥帆中心母港,他即将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的一次创举——40英尺级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世界纪录。

然而,随后郭川所做的一系列动作,完全压过了这项记录本身的分量:


郭川竟像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般纵身跃入冰冷的海水,奋力游到岸边,在妻儿面前长跪不起、泪流满面。(信息来源:《“疯子”郭川的航海梦》,作者吴俊宽) 


两次热吻,一次长跪。

郭川向世人展现了铁汉柔情的另一面,他绝不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会有遗憾,也会有冲动。

另一个世界

125天换来的人类历史,实际也是用钱砸出来的,或许用借出来的更合适,


他(郭川)创下纪录的环球航行,实际上是身背几百万负债上船的。

如果他真有三长两短,不到一岁的郭伦布需要继承他留给各位债主叔叔数以百万计的欠债。(信息来源:《“我喜欢航海,这和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失联者”郭川身后的中国大帆船运动》)


不仅仅是2012年的这次挑战,郭川生平许多次的出行,其实都花费不菲。但即便这样,他还是一如既往,愿意过上这样的生活。

也许,这样的日子看起来好似不可理喻,但本质上却是极度“奢侈”的。说奢侈,当然不是指钱,而是“做一件事,不计成本投入自己的感情与气力。”

郭川,一年w8.jpg

在郭川的心中,祖国永远是最坚强的后盾。

回到最初的那个疑问:在这个用“三个180”就能定义优质男性的时代,负债累累,甚至在离开后才开始收获人生鼎盛的郭川,为何能牵动人心?

大抵,是因为他活出了符合下面一段话中所描绘的“骄傲人生”:


真正的骄傲不是跟人斗气,不是因为不自知而产生的蛮横,傲是不流俗,不谄媚,是尊重一种价值的心性;它有风骨,没有紧张的穷气。

它是一个人对世事规则了然于心的洞见,是建立在深刻自我认知上的平常心,傲是埋在身体里的一根刺,立在那儿,不能折。

只有骄傲,才感觉值得,才会赋予自己和所从之事更强盛的生命力。(信息来源:《在谄媚的时代,做一个骄傲的人》,作者:王锋)


郭川,一年w9.jpg

只有骄傲,才感觉值得。

我猜想,在郭川的心中,航海、帆船就是内心不愿放下的那份骄傲。而他始终尊重的一种价值,便是:中国人会在世界航海历史上拥有一席之地,也必须拥有。

故事的最后,所有人终究都会无奈地互道再见,只愿在天堂相聚时,能听船长说说那天夏威夷海风的味道,是不是您一直寻觅的苦后甘甜。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徐鹏 于 2024-5-1 16:33 编辑

郭川,一年w1.jpg



我也不是天生就愿意吃苦,没有人愿意这么吃苦。

但,吃苦是为了换来甜的东西,这就是人生的平衡。永远泡在蜜罐里,不会知道什么是甜。——郭川



2016年10月25日下午15时左右,中国“船长”郭川失联了,地点是远在另一半球的夏威夷附近海域。

昨日,郭川失踪一周年之际,其家人发表了《郭川精神 永存心中》的缅怀信,里面有句话印象颇深:


过去的一年,他比以往更多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


满溢的无奈,克制的表达。类似的隐忍,应该也烙在了郭川的骨子里,让他能甘心将自己“困”在活动面积仅20平米的船上,只顾将目光盯进了暗黑无边的大海。(注:封面图片及正文未注明来源图片均来自《户外探险》杂志, 摄影:Boris herrmann)

郭川,一年w2.jpg

郭川



    1965年1月出生山东青岛,曾任公司高管;

    创造40英尺级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世界纪录;

    创造人类第一次驾驶帆船采取不间断、无补给方式穿越北极东北航道世界纪录;

    首位完成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的亚洲人,航行39000海里,历时10个月;

    首位参加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的中国人;

    首位单人帆船跨越英吉利海峡的中国人;

    首位参加跨大西洋mini transat极限帆船赛事的中国人;

    首位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过合恩角的中国人;

    首位参加6.5米级极限帆船赛事的中国人。(信息来源:百度百科)


抑郁了,也成名了

过去一年,在绝大多数涉及郭川的报道中,最常出现的词大概是以下几个:神、英雄、勇士、奇迹。它们很动听,却没有多少温度。

显然,郭川是一个有温度的人。有时候,这份温度甚至到了炽烈的程度,推着他冲破了极限。

2008年-2009年的沃尔沃环球帆船赛,郭川作为媒体船员开始了自己的首个环球航行,活动历时10个月。同行的,是10位环球经验丰富的欧洲老手。

郭川,一年w3.jpg

三十岁才接触航海的郭川,是带着天赋的前行的人。

此时的郭川,接触正规航海还不足两年,与同伴巨大的差距让他无所适从:


就像是10个教授和1个学生一起航行。


无法排解的精神压力,加上航行中本就枯燥的重复指令与孤独感,压得郭川透不过气,最终抑郁症(一说幽闭恐惧症)缠上了他。

这段经历,在郭川创造多项历史记录的很长时间以后,都还记忆犹新:


那段时间我没办法入睡,就好像在水里一样无法呼吸,溺水一样的苦不堪言的状态。

突然间开始发病,感觉在狭小的船舱里,发现自己不能控制呼吸,整个人的肌肉全是僵硬的,根本不会笑。不想和任何人交流,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信息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郭川,一年w4.jpg

海上的生活,比想象中更磨练心性。

事实上,郭川心里的异常,早在从西班牙阿利坎特港上船时,表姐孙萍就察觉到了,“他是一个要强的人,会默默使劲儿。”只是,当一个人的能力还无法负荷外部突袭而来的压力时,越是使劲儿,崩溃来得也越快。

几个月后,在青岛双流机场迟迟未等到郭川的孙萍,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姐,我不行了,出不去了......(信息来源:《郭川出海前轻松 提出带红烧肉》,作者:丁雪)


这样的郭川,是孙萍从未见过的:目光呆滞、眼神恍惚,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这到底有什么意义?”

郭川,一年w5.jpg

也曾陷入迷茫中的郭川。

100个人走到这一步,大多会选择下船,不再继续,但郭川没有。尽管无法摆脱生理上的难受,但他执意不愿下船,熬过了国外医生做的能否继续航行的测试,并达成共识进行药物治疗,勉强于2009年2月随队驶往终点——俄罗斯圣彼得堡。

故事的最后,他成功了,创造了四项国人“第一”:第一位完成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的亚洲人;第一位参加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的中国人;第一位单人帆船跨越英吉利海峡的中国人;第一位参加6.5米极限帆船赛事的中国人。

四个第一,一战成名。

但于他而言,这只是一次心灵的修行,


如果我当时退出比赛去接受治疗,我可能会从此厌恶帆船这项运动,这辈子都无法从阴影中走出来,那么我的人生将是失败的,将以悲剧收场。(信息来源:《郭川 与苦难同行》来自《南方人物周刊》)


上岸后的长跪

治好了抑郁症的郭川,真正笃定了自己对航海的热爱。2012年,他再次扬帆,创下了另一个人类历史。然而,这个记录背后,有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还有一个经典的镜头。

2011年,在法国备战训练的郭川,接到了父亲病逝的消息。远在他乡的他,没能赶在老人家火化前回国。父子俩,只能任由一幅画像隔开。

新华社记者吴俊宽采访郭川时,他曾表述过自己当时的状态:


抱着父亲的骨灰盒号啕大哭,为自己的不孝深深自责。这也成为他始终难以释怀的遗憾。(信息来源:《“疯子”郭川的航海梦》)  


除了父亲的离世,另一个让郭川始终放不下的是妻子与两个孩子。

郭川,一年w6.jpg

妻子与孩子是郭川割舍不下的心头血。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2年11月18日,当郭川出征上船前,鲜少有复杂表情的他落泪并亲吻了自己才九个月哒的小儿子郭伦布,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自己内心曾经挣扎过。(信息来源:《走进郭川:曾与抑郁症斗争 换种方式继续帆船事业》,记者公兵)


这么做的目的,不是配合拍摄的煽情,而是坚定自己内心“一定要回来”的决心。

无论出发时多么的信心满满,准备多么充分,茫茫大海带来的绝望还得自己嚼碎了咽下去。那些过程,在随后的采访中被披露出来,即使现在看到,仍觉残酷:


当你行至大洋中间遥望故乡,那种遥远会把你的心绞碎;当回到台湾海峡时,看似离家很近了,但就是到不了,同样会令人沮丧、绝望。

在过了台湾海峡后,郭川为了躲避渔网曾经三天三夜不睡觉,人的精神承受力已经到了极限,离家这么近,可是就是走不完,郭川暴躁甚至狂躁,他没有发脾气的对象,只能用人类最原始的方式发泄——

哭,哭到泪水和海水融为一体,还是要驾船前行,他从来没有过放弃的念头,他没有那些伟大的想法,只觉得梦想已经开始,一定要坚持下去,再坚持一下。(信息来源:《郭川:在船上时经常会做梦 最怕那种刻骨的孤独》,作者陈思彤)


郭川,一年w7.jpg

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历史纪录的郭川和他的团队。

125天的孤身航行后,2013年4月5日,郭川驾驶着“青岛号”稳定驶回青岛奥帆中心母港,他即将完成了人类历史上的一次创举——40英尺级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世界纪录。

然而,随后郭川所做的一系列动作,完全压过了这项记录本身的分量:


郭川竟像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般纵身跃入冰冷的海水,奋力游到岸边,在妻儿面前长跪不起、泪流满面。(信息来源:《“疯子”郭川的航海梦》,作者吴俊宽) 


两次热吻,一次长跪。

郭川向世人展现了铁汉柔情的另一面,他绝不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会有遗憾,也会有冲动。

另一个世界

125天换来的人类历史,实际也是用钱砸出来的,或许用借出来的更合适,


他(郭川)创下纪录的环球航行,实际上是身背几百万负债上船的。

如果他真有三长两短,不到一岁的郭伦布需要继承他留给各位债主叔叔数以百万计的欠债。(信息来源:《“我喜欢航海,这和老百姓有什么关系?”“失联者”郭川身后的中国大帆船运动》)


不仅仅是2012年的这次挑战,郭川生平许多次的出行,其实都花费不菲。但即便这样,他还是一如既往,愿意过上这样的生活。

也许,这样的日子看起来好似不可理喻,但本质上却是极度“奢侈”的。说奢侈,当然不是指钱,而是“做一件事,不计成本投入自己的感情与气力。”

郭川,一年w8.jpg

在郭川的心中,祖国永远是最坚强的后盾。

回到最初的那个疑问:在这个用“三个180”就能定义优质男性的时代,负债累累,甚至在离开后才开始收获人生鼎盛的郭川,为何能牵动人心?

大抵,是因为他活出了符合下面一段话中所描绘的“骄傲人生”:


真正的骄傲不是跟人斗气,不是因为不自知而产生的蛮横,傲是不流俗,不谄媚,是尊重一种价值的心性;它有风骨,没有紧张的穷气。

它是一个人对世事规则了然于心的洞见,是建立在深刻自我认知上的平常心,傲是埋在身体里的一根刺,立在那儿,不能折。

只有骄傲,才感觉值得,才会赋予自己和所从之事更强盛的生命力。(信息来源:《在谄媚的时代,做一个骄傲的人》,作者:王锋)


郭川,一年w9.jpg

只有骄傲,才感觉值得。

我猜想,在郭川的心中,航海、帆船就是内心不愿放下的那份骄傲。而他始终尊重的一种价值,便是:中国人会在世界航海历史上拥有一席之地,也必须拥有。

故事的最后,所有人终究都会无奈地互道再见,只愿在天堂相聚时,能听船长说说那天夏威夷海风的味道,是不是您一直寻觅的苦后甘甜。

此人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1258积分
19帖子
0精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立即登录
说说你的想法......
0
0
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