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南美篇20:乌拉圭之初印象

来自: 拉美地区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乌拉圭的第一个入关码头是拉帕洛马(La Paloma),对我们来说,那首同名歌曲“鸽子”更加出名,这让我们对此地生出许多浪漫的幻想。
拉帕洛马是个小城,当地人靠旅游和捕鱼为生。

伊他卡号一路顺风,第三天清晨抵达码头,码头不大,帆船停在里面,渔船们停在外侧,为了方便进出,我们把伊他卡号停在中间过渡的位置。
码头的工作人员向我们打招呼,“Buenos Dias",听起来又长又一本正经,不再是巴西人的“Bondia"那样欢快简捷。

这问候提醒我们已经到了一个新的国家,这里的人说另西班牙语,使用另一种货币,几个月来熟悉的巴西已经成为过去式,我们需要重新学习适应新的环境。

在拉美国家中,乌拉圭的政治经济,以及人民的生活水平各方面都是比较高的,这是维基百科的国家介绍里说的,因此,我对乌拉圭充满了期待。

或许是巴西的经历给我们的印象太过美好,反衬之下,拉帕洛马的第一印象把我从满怀期待拉回到失望的现实。





首先是物价,习惯了巴西的物美价廉,到了拉帕洛马,发现这里的基本生活物资高得令人咂舌,比如面包,比如啤酒,是巴西的几倍,这使我们的钱口袋一下子紧巴起来。

其次是取现问题,码头费用按天计算,只收现金。取款机在小城的另一头,接受国际信用卡的仅此一处,人多,来这里取钱每次都要排队等半个小时,可是,我们把手头上的几张银行卡都试了,就是取不出钱。其他的外国人有的能取到钱,有的和我们一样不幸运。好在我们的银行卡能在超市里付款,后来,和超市老板通融一下,在他那里取到现金,终于付了码头费。

拉帕洛马意思是鸽子,我没见到鸽子,却见到了好多的小鲨鱼。到港后第二天早上,一艘渔船回港,在码头上装卸渔货,地上堆积着数不清的小鲨鱼,都已死去多时,等待清理,我不知道这些鲨鱼是拿到市场上卖,还是用做他途。

鲨鱼听起来可怕,但每年被鲨鱼害死的人类数量远不如蚊子。这些幼小的鲨鱼不到半米长,对它们毁灭性捕杀是对海洋生态平衡的破坏。之前在巴西的海鲜市场上见到过售卖鲨鱼,只是,远不如码头里数量惊人。拉美对鲨鱼捕杀没有限制,我不禁为鲨鱼灭绝的命运担忧起来。


由于没有现金,付完码头费用,我们不敢再做停留,前往我们在乌拉圭的目的地,胡安拉卡兹(Juan lacaze)。

胡安拉卡兹在拉普拉塔河的北侧,我们要从几十里宽的入海口一直向内航行。拉普拉塔河也号称“浑河”,是因为它浑浊的河水曾黄褐色,航进入海口没一会儿,海水就变了颜色,水深十米左右,越向河道内行驶,水越浅,甚至只有三四米深,虽然水浅,借着20节的风力,掀起的海浪却不容小觑。

拉普拉塔河的南侧是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北侧除了乌拉圭首都蒙迪威尔外,其他大型城市也都在这条水道上,城市的聚集导致这条水道非常繁忙,我们要时刻警惕,避让两侧进出码头的大船们,河道就那么宽,有时侯调整航角也避不开,就只能调头躲避,这种情况最讨厌,顺风突然变顶风,浪变高了,浑黄的海水冲上甲板,风变强了,耳边呼呼作响,我和老公还得换帆。



航行了180多海里后,第二天入夜时分,在航标灯的指引下,伊他卡号航到了胡安拉卡兹,本来要抛锚的,但岸上的工作人员指着游艇码头,示意我们泊进来,我们终于到了预定的休航码头。

第二天,下船登岸进城,胡安拉卡兹是个小城,我们随便进入一个街边的小酒吧,准备点两杯啤酒庆祝一下。刚进门就觉得气氛不对,吧台和酒桌旁散落地坐着几个孤独的老人,没有年轻人,没有中年人,且没有女士。我和老公在这里格外显眼,加上我们俩蹩脚的西班牙语,更让酒吧里的人越发关注我们。

但老人们看起来十分拘谨,盯着我们看,却没有上前打招呼的意思,只有吧台后的收银老者和我们对话,他见我对他非常古老的收款机感兴趣,便侧身让我进到吧台里看个清楚,很是和善。

后来了解到,此城本来有个大型造纸厂,两年前随着工厂的关闭,工人失业,小城的经济便也衰落下去,城中留下的大多是老人,年轻人多到外地谋生去了。

至于酒吧里没有女士,这是一些保守地区的老传统,过去在南非上一辈的年代,女士酒吧是分开的,普通酒吧都是只有男士进入,我的到来怕是打破了当地不成文的传统。




此时正值春季,游艇会周围有很多空地草坪,蛰伏一冬的花草们竞相开放,把草坪点缀得像美丽的花毯,禁不住想躺下去。

我和老公便常带着户外垫子在草坪上晒太阳,看着孩子在草坪上玩球,这是我们难得的休闲时光。

长长的海滨路后面是一片小树林,之前城市修建的户外烧烤设施已失修败落,但这不妨碍小城里的人每天来此处欣赏落日。很快,我们发现这似乎是小城民众的一大乐事。每天黄昏时分,游艇会门前的道路繁忙起来,有的开车带一家人,有的骑摩托带着朋友,也有骑自行车来的,都要在游艇会前这条海滨路上转一圈。不过,让我惊奇的是,他们每个人手一杯马黛茶,边行边喝,开摩托的也是如此。

乌拉圭人特别爱喝马黛茶,喝茶的习惯已经刻到骨子里,而且不论年龄,不论男女。坐个巴士出门,无论带了什么大包小裹,马黛茶配套不能落下,一手热水壶,一手马黛茶的专用茶杯端着,里面马黛茶已经加满,一边等车一边吸上两口茶,等到公车来了,热水壶连忙夹在腋下,闲出来的一只手赶紧抓起包裹上车。

看到此情此景,我总是大笑不已,这得爱马黛茶到什么程度才会对它如此贪恋?我想乌拉圭人一定是对马黛茶“上瘾”了。




马黛茶像中国的绿茶,但乌拉圭人冲得特别浓,马黛茶杯多大,茶叶便放多少,专用的马黛茶吸管放在杯子底部,然后缓缓加开水将茶一点点润湿,喝到嘴里的第一口茶,能把你苦死。
闲着无事,我们也学着乌拉圭人的模样喝起了马黛茶,只是我怎么也喜欢不起来,实在太苦了,第三杯过后,还是觉得太苦。老公和儿子倒是乐得接受,很快,他们也开始坐在俱乐部前的海堤上,手捧一杯马黛茶,像当地人一样每天看日落起来。


带着孩子去航海!
------------------------
2017年12月从南非开始远航,目前在智利,2020年将航于太平洋各岛。
梦想去航海 来自: 内蒙古呼和浩特
谢谢分享!
2023-11-13 22:31
阿郎 来自: 中国
2023-11-20 15:45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乌拉圭的第一个入关码头是拉帕洛马(La Paloma),对我们来说,那首同名歌曲“鸽子”更加出名,这让我们对此地生出许多浪漫的幻想。
拉帕洛马是个小城,当地人靠旅游和捕鱼为生。

伊他卡号一路顺风,第三天清晨抵达码头,码头不大,帆船停在里面,渔船们停在外侧,为了方便进出,我们把伊他卡号停在中间过渡的位置。
码头的工作人员向我们打招呼,“Buenos Dias",听起来又长又一本正经,不再是巴西人的“Bondia"那样欢快简捷。

这问候提醒我们已经到了一个新的国家,这里的人说另西班牙语,使用另一种货币,几个月来熟悉的巴西已经成为过去式,我们需要重新学习适应新的环境。

在拉美国家中,乌拉圭的政治经济,以及人民的生活水平各方面都是比较高的,这是维基百科的国家介绍里说的,因此,我对乌拉圭充满了期待。

或许是巴西的经历给我们的印象太过美好,反衬之下,拉帕洛马的第一印象把我从满怀期待拉回到失望的现实。





首先是物价,习惯了巴西的物美价廉,到了拉帕洛马,发现这里的基本生活物资高得令人咂舌,比如面包,比如啤酒,是巴西的几倍,这使我们的钱口袋一下子紧巴起来。

其次是取现问题,码头费用按天计算,只收现金。取款机在小城的另一头,接受国际信用卡的仅此一处,人多,来这里取钱每次都要排队等半个小时,可是,我们把手头上的几张银行卡都试了,就是取不出钱。其他的外国人有的能取到钱,有的和我们一样不幸运。好在我们的银行卡能在超市里付款,后来,和超市老板通融一下,在他那里取到现金,终于付了码头费。

拉帕洛马意思是鸽子,我没见到鸽子,却见到了好多的小鲨鱼。到港后第二天早上,一艘渔船回港,在码头上装卸渔货,地上堆积着数不清的小鲨鱼,都已死去多时,等待清理,我不知道这些鲨鱼是拿到市场上卖,还是用做他途。

鲨鱼听起来可怕,但每年被鲨鱼害死的人类数量远不如蚊子。这些幼小的鲨鱼不到半米长,对它们毁灭性捕杀是对海洋生态平衡的破坏。之前在巴西的海鲜市场上见到过售卖鲨鱼,只是,远不如码头里数量惊人。拉美对鲨鱼捕杀没有限制,我不禁为鲨鱼灭绝的命运担忧起来。


由于没有现金,付完码头费用,我们不敢再做停留,前往我们在乌拉圭的目的地,胡安拉卡兹(Juan lacaze)。

胡安拉卡兹在拉普拉塔河的北侧,我们要从几十里宽的入海口一直向内航行。拉普拉塔河也号称“浑河”,是因为它浑浊的河水曾黄褐色,航进入海口没一会儿,海水就变了颜色,水深十米左右,越向河道内行驶,水越浅,甚至只有三四米深,虽然水浅,借着20节的风力,掀起的海浪却不容小觑。

拉普拉塔河的南侧是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北侧除了乌拉圭首都蒙迪威尔外,其他大型城市也都在这条水道上,城市的聚集导致这条水道非常繁忙,我们要时刻警惕,避让两侧进出码头的大船们,河道就那么宽,有时侯调整航角也避不开,就只能调头躲避,这种情况最讨厌,顺风突然变顶风,浪变高了,浑黄的海水冲上甲板,风变强了,耳边呼呼作响,我和老公还得换帆。



航行了180多海里后,第二天入夜时分,在航标灯的指引下,伊他卡号航到了胡安拉卡兹,本来要抛锚的,但岸上的工作人员指着游艇码头,示意我们泊进来,我们终于到了预定的休航码头。

第二天,下船登岸进城,胡安拉卡兹是个小城,我们随便进入一个街边的小酒吧,准备点两杯啤酒庆祝一下。刚进门就觉得气氛不对,吧台和酒桌旁散落地坐着几个孤独的老人,没有年轻人,没有中年人,且没有女士。我和老公在这里格外显眼,加上我们俩蹩脚的西班牙语,更让酒吧里的人越发关注我们。

但老人们看起来十分拘谨,盯着我们看,却没有上前打招呼的意思,只有吧台后的收银老者和我们对话,他见我对他非常古老的收款机感兴趣,便侧身让我进到吧台里看个清楚,很是和善。

后来了解到,此城本来有个大型造纸厂,两年前随着工厂的关闭,工人失业,小城的经济便也衰落下去,城中留下的大多是老人,年轻人多到外地谋生去了。

至于酒吧里没有女士,这是一些保守地区的老传统,过去在南非上一辈的年代,女士酒吧是分开的,普通酒吧都是只有男士进入,我的到来怕是打破了当地不成文的传统。




此时正值春季,游艇会周围有很多空地草坪,蛰伏一冬的花草们竞相开放,把草坪点缀得像美丽的花毯,禁不住想躺下去。

我和老公便常带着户外垫子在草坪上晒太阳,看着孩子在草坪上玩球,这是我们难得的休闲时光。

长长的海滨路后面是一片小树林,之前城市修建的户外烧烤设施已失修败落,但这不妨碍小城里的人每天来此处欣赏落日。很快,我们发现这似乎是小城民众的一大乐事。每天黄昏时分,游艇会门前的道路繁忙起来,有的开车带一家人,有的骑摩托带着朋友,也有骑自行车来的,都要在游艇会前这条海滨路上转一圈。不过,让我惊奇的是,他们每个人手一杯马黛茶,边行边喝,开摩托的也是如此。

乌拉圭人特别爱喝马黛茶,喝茶的习惯已经刻到骨子里,而且不论年龄,不论男女。坐个巴士出门,无论带了什么大包小裹,马黛茶配套不能落下,一手热水壶,一手马黛茶的专用茶杯端着,里面马黛茶已经加满,一边等车一边吸上两口茶,等到公车来了,热水壶连忙夹在腋下,闲出来的一只手赶紧抓起包裹上车。

看到此情此景,我总是大笑不已,这得爱马黛茶到什么程度才会对它如此贪恋?我想乌拉圭人一定是对马黛茶“上瘾”了。




马黛茶像中国的绿茶,但乌拉圭人冲得特别浓,马黛茶杯多大,茶叶便放多少,专用的马黛茶吸管放在杯子底部,然后缓缓加开水将茶一点点润湿,喝到嘴里的第一口茶,能把你苦死。
闲着无事,我们也学着乌拉圭人的模样喝起了马黛茶,只是我怎么也喜欢不起来,实在太苦了,第三杯过后,还是觉得太苦。老公和儿子倒是乐得接受,很快,他们也开始坐在俱乐部前的海堤上,手捧一杯马黛茶,像当地人一样每天看日落起来。


带着孩子去航海!
------------------------
2017年12月从南非开始远航,目前在智利,2020年将航于太平洋各岛。
谢谢分享!
2023-11-13 22:31
2023-11-20 15:45
带孩子环游世界,学习领略各国风情!
18549积分
302帖子
4精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立即登录
说说你的想法......
0
2
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