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南美篇19:巧遇同行帆船,意外受伤,方形浪

来自: 拉美地区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我们在栈桥上绑好船后不久,一艘挂着德国旗的帆船圣米歇尔(ST Michelle)行来,两船互打招呼后,侧绑在一起。

德国船长约阿希姆(Joachim)带领着精明能干的三名船员,两名年轻的男船员来自巴西,身强干练,另外一名女船员,典型的东南亚美女,多才多艺,下得一手好厨。钓上来的一条海鱼,转眼间收拾利落入锅,十分钟后,一盘香味十足的炖鱼端出,约阿希姆对她的手艺赞不绝口。

老船长看着年事已高,一问,老人自豪地说,他今年已80岁了,知道自己单人航行心有余而力不足,便在水手网上寻找船员帮忙。我听了老人的年纪惊愕之下,不禁赞叹。如果我能老到那一天,是否还会有精力,怀揣梦想环游世界,而且是向南美合恩角挑战。

当天下午,又一艘国际帆船皮卡亚(Pikaia)向栈桥驶来,是一对法国夫妻,带着两个儿子,年纪与如望和如琳相仿。航海中难得见到带孩子的家庭,我们很快就有了许多共同的话题讨论。



这是我们离开萨瓦尔多码头后,第一次几艘帆船聚在一起,大家相聊甚欢,晚饭后,我们和年轻人继续饮酒,并玩起了扑克牌。想不到天各一方的人照样能玩到一块儿去,小本子上记者每个人的分值,尚未分出输赢,还留在船舱里,我们约好,等下一个码头相聚时,继续未完的游戏。可惜,两艘船后来总是错过,再也没能续前缘,这多像我们人生中遇到的某人某事。如今,每看到那个小本子,总想起当晚的欢声笑语。


里约格兰德的天气,明显把巴西分出两个季节,之前,一直是炎热的夏季,到了这里,突然就感觉冬天的味道,阴冷且潮湿。我们不得不拿出南非冬天穿的衣服,也不再光着脚在甲板上乱跑,穿上了袜子和鞋暖脚。

趁着下午天气好,我拿出抹布给船舱里的家具除尘上光。当忙活到后舱床边的时候,穿着袜子的我脚下一滑,失去平衡,右侧肋骨正好隔到床的外侧加高的扶手上,我瞬间失去了呼吸,身体动弹不得,僵了半天才喘过气来。等身体恢复一些,摸摸肋骨,还好没断,就是深呼吸时很痛,便没大在意。

第二天凌晨五点,船外突然狂风大作,船晃得厉害,担心两艘绑在一起的船相互磨蹭,我和老公起身到舱外查看。刚到甲板上,一口冷风吹来,吸到肺里,肋骨处一下子痛得无法呼吸,直不起腰,只能用手握着肋骨,勉强吸半口气,便要马上呼出来,避免腹部大幅度振动。心下一惊,肋骨不会哪里裂了吧?赶紧返回船舱取暖,感觉稍好一些。

老公见我痛的样子,询问天亮后是否去医院看看。我犹豫着,去医院得拍片,需要一大笔花销,还有可能耽搁南下的行程,吃过止痛药,疼痛已有所缓解,看肋骨处皮肤,并无血瘀,我想应该不是很严重。古话讲,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伤得需要长时间养,以后一定要注意些。




维多利亚港修船的朋友马塞落很讲信用,我们让他帮忙采购的锚机开关顺利寄到,存放在海洋博物馆的守卫那里,等我们来取。优质服务的商家会想在客户前面,把事情安排好,这已不是第一次领教巴西人的服务质量,我们甚是感激。

里奥格兰德码头的出关手续非常快捷,盖完最后一个印章,我们尚有足够的时间给伊他卡号做补给,考虑到南下的天气会更冷,毛毯不够厚实,顺便买了几套棉被。



9月5号早晨,几艘帆船全已准备完毕,只等潮满,水流速度减弱时离港。可是,清晨码头里的浓雾久久不散,眼看已近10点钟,船长们等不及了,办完出关手续,需要24小时内离港的。趁着一个浓雾的空档,圣米歇尔号和伊他卡号双双解绳,先后离开。

这雾很有意思,像是天上的棉花团掉到了人间,忽浓忽淡,刚刚以为走出雾来,却又钻进了另一团浓雾,在浓与淡之间,周围的景色被涂抹得若显若无,像一幅上色未完的画作,船是这画中唯一行走的生命。

每一个转弯处,我和孩子们在甲板上吹响雾角,向其他船发出警示,这是我们行船以来第一次使用雾角。

之前在德班学习帆船,一次夜航时遇到浓雾特别害怕,如今经历过多次惊险后,雾似乎不再那么可怕了,不明所以的孩子因为有机会吹响雾角倒是兴奋不已。



半个小时后,我们终于来到码头的出海口,也走出了浓雾,天气晴朗,太阳已上三竿,是个好天气。我走到甲板上,整理查看帆绳,以便出码头后顺利升帆,孩子解下挂了几个月的巴西国旗。
正当老公准备爬上舱顶查看主帆的时候,感觉脚下甲板一顿乱动。怎么回事?船的引擎依然在自动舵的控制下前行,船无异常,但我们发现原本平静的海面有些不对劲,好像成千上万只水下生物准备同时现身。浑黄的水面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波纹,波纹纵横交错,像菱形或方形,波长大约有四五米,船行到波中,不仅左右晃动,还会上下颠簸,站在甲板上的人,犹如骑在一匹脱了疆的野马身上,分秒之间,都有被摔出去的可能,虽然我们的护栏有安全网遮住,人不会轻易掉下船去,但还是赶紧躲进驾驶舱里安全些。

此时,船舱内部已被晃得天昏地暗,满地狼藉,未锁的柜门被晃开了,物品散出,厨房的抽屉也被晃了出来,里面的餐具散落一地。

后来查询,这种方形海浪难得一见,应该是泻湖流出的海水与涌入的海水相互交汇,特定条件下,在出海口的外侧形成了方波。

大自然变幻莫测,如今领教了方形波浪,让我坚信传说中海洋的疯狗浪确实存在的,南美洲火地岛的地形非常复杂,不知今后航行中还会遇到什么样的大自然奇妙之处。

带着孩子去航海!
------------------------
2017年12月从南非开始远航,目前在智利,2020年将航于太平洋各岛。
梦想去航海 来自: 内蒙古呼和浩特
谢谢分享!
2023-11-13 22:30
阿郎 来自: 中国
2023-11-20 15:50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我们在栈桥上绑好船后不久,一艘挂着德国旗的帆船圣米歇尔(ST Michelle)行来,两船互打招呼后,侧绑在一起。

德国船长约阿希姆(Joachim)带领着精明能干的三名船员,两名年轻的男船员来自巴西,身强干练,另外一名女船员,典型的东南亚美女,多才多艺,下得一手好厨。钓上来的一条海鱼,转眼间收拾利落入锅,十分钟后,一盘香味十足的炖鱼端出,约阿希姆对她的手艺赞不绝口。

老船长看着年事已高,一问,老人自豪地说,他今年已80岁了,知道自己单人航行心有余而力不足,便在水手网上寻找船员帮忙。我听了老人的年纪惊愕之下,不禁赞叹。如果我能老到那一天,是否还会有精力,怀揣梦想环游世界,而且是向南美合恩角挑战。

当天下午,又一艘国际帆船皮卡亚(Pikaia)向栈桥驶来,是一对法国夫妻,带着两个儿子,年纪与如望和如琳相仿。航海中难得见到带孩子的家庭,我们很快就有了许多共同的话题讨论。



这是我们离开萨瓦尔多码头后,第一次几艘帆船聚在一起,大家相聊甚欢,晚饭后,我们和年轻人继续饮酒,并玩起了扑克牌。想不到天各一方的人照样能玩到一块儿去,小本子上记者每个人的分值,尚未分出输赢,还留在船舱里,我们约好,等下一个码头相聚时,继续未完的游戏。可惜,两艘船后来总是错过,再也没能续前缘,这多像我们人生中遇到的某人某事。如今,每看到那个小本子,总想起当晚的欢声笑语。


里约格兰德的天气,明显把巴西分出两个季节,之前,一直是炎热的夏季,到了这里,突然就感觉冬天的味道,阴冷且潮湿。我们不得不拿出南非冬天穿的衣服,也不再光着脚在甲板上乱跑,穿上了袜子和鞋暖脚。

趁着下午天气好,我拿出抹布给船舱里的家具除尘上光。当忙活到后舱床边的时候,穿着袜子的我脚下一滑,失去平衡,右侧肋骨正好隔到床的外侧加高的扶手上,我瞬间失去了呼吸,身体动弹不得,僵了半天才喘过气来。等身体恢复一些,摸摸肋骨,还好没断,就是深呼吸时很痛,便没大在意。

第二天凌晨五点,船外突然狂风大作,船晃得厉害,担心两艘绑在一起的船相互磨蹭,我和老公起身到舱外查看。刚到甲板上,一口冷风吹来,吸到肺里,肋骨处一下子痛得无法呼吸,直不起腰,只能用手握着肋骨,勉强吸半口气,便要马上呼出来,避免腹部大幅度振动。心下一惊,肋骨不会哪里裂了吧?赶紧返回船舱取暖,感觉稍好一些。

老公见我痛的样子,询问天亮后是否去医院看看。我犹豫着,去医院得拍片,需要一大笔花销,还有可能耽搁南下的行程,吃过止痛药,疼痛已有所缓解,看肋骨处皮肤,并无血瘀,我想应该不是很严重。古话讲,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伤得需要长时间养,以后一定要注意些。




维多利亚港修船的朋友马塞落很讲信用,我们让他帮忙采购的锚机开关顺利寄到,存放在海洋博物馆的守卫那里,等我们来取。优质服务的商家会想在客户前面,把事情安排好,这已不是第一次领教巴西人的服务质量,我们甚是感激。

里奥格兰德码头的出关手续非常快捷,盖完最后一个印章,我们尚有足够的时间给伊他卡号做补给,考虑到南下的天气会更冷,毛毯不够厚实,顺便买了几套棉被。



9月5号早晨,几艘帆船全已准备完毕,只等潮满,水流速度减弱时离港。可是,清晨码头里的浓雾久久不散,眼看已近10点钟,船长们等不及了,办完出关手续,需要24小时内离港的。趁着一个浓雾的空档,圣米歇尔号和伊他卡号双双解绳,先后离开。

这雾很有意思,像是天上的棉花团掉到了人间,忽浓忽淡,刚刚以为走出雾来,却又钻进了另一团浓雾,在浓与淡之间,周围的景色被涂抹得若显若无,像一幅上色未完的画作,船是这画中唯一行走的生命。

每一个转弯处,我和孩子们在甲板上吹响雾角,向其他船发出警示,这是我们行船以来第一次使用雾角。

之前在德班学习帆船,一次夜航时遇到浓雾特别害怕,如今经历过多次惊险后,雾似乎不再那么可怕了,不明所以的孩子因为有机会吹响雾角倒是兴奋不已。



半个小时后,我们终于来到码头的出海口,也走出了浓雾,天气晴朗,太阳已上三竿,是个好天气。我走到甲板上,整理查看帆绳,以便出码头后顺利升帆,孩子解下挂了几个月的巴西国旗。
正当老公准备爬上舱顶查看主帆的时候,感觉脚下甲板一顿乱动。怎么回事?船的引擎依然在自动舵的控制下前行,船无异常,但我们发现原本平静的海面有些不对劲,好像成千上万只水下生物准备同时现身。浑黄的水面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波纹,波纹纵横交错,像菱形或方形,波长大约有四五米,船行到波中,不仅左右晃动,还会上下颠簸,站在甲板上的人,犹如骑在一匹脱了疆的野马身上,分秒之间,都有被摔出去的可能,虽然我们的护栏有安全网遮住,人不会轻易掉下船去,但还是赶紧躲进驾驶舱里安全些。

此时,船舱内部已被晃得天昏地暗,满地狼藉,未锁的柜门被晃开了,物品散出,厨房的抽屉也被晃了出来,里面的餐具散落一地。

后来查询,这种方形海浪难得一见,应该是泻湖流出的海水与涌入的海水相互交汇,特定条件下,在出海口的外侧形成了方波。

大自然变幻莫测,如今领教了方形波浪,让我坚信传说中海洋的疯狗浪确实存在的,南美洲火地岛的地形非常复杂,不知今后航行中还会遇到什么样的大自然奇妙之处。

带着孩子去航海!
------------------------
2017年12月从南非开始远航,目前在智利,2020年将航于太平洋各岛。
谢谢分享!
2023-11-13 22:30
2023-11-20 15:50
带孩子环游世界,学习领略各国风情!
18549积分
302帖子
4精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立即登录
说说你的想法......
0
2
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