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参赛故事 我的第一次“船长”经历

2022-9-18 19:09 · 北京国际帆船赛
来自: 北京海淀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莉莉 于 2022-9-19 09:59 编辑

      从我第一次玩帆船开始,就一直梦想可以做一个真正的船长。 第三届北京国际帆船公开赛终于圆了我的第一个帆船梦想,做了一次“船长”。
20.jpg
      可能你会问,为什么“船长”要加引号。那是因为真正的船长,是需要通过专业的学习和考试才能取得的,比如海事局A1F/A2F中国帆船游艇驾照,以及中帆协认证的A、B、C三级帆船驾驶证。但因为近3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推迟了我去学习考证的时间。虽然作为舵手我独立驾驶了帆船比赛,但还不能算是真正的船长,因为船上还有一个有证的嵘嵘姐在我旁边给我保障安全(当我的安全员)。
20.jpg
       实话说,比赛报名通过后,我还是蛮紧张的,毕竟独自驾船还是第一次,况且一直没有经过专业培训。为了能够不在赛场上出现太大偏差,我与新组建的北体运动帆船队队友相约比赛前先进行一次实战训练。9号到了金海湖,我们跟着教练从最基础的检查船、装帆、出港,到湖中心的航线体验、换舷、转向、模拟绕标,到最后的回港、收帆、验收,进行了一遍操练。除了我(和安全员嵘嵘),其他三位队友是第一次参加帆船比赛,这对于我来说挑战难度就更大了,因为现场复杂的情况只能由我来判断决定了。
20.jpg
       经过了3个半小时的训练,我不但没有增加信心,反而觉得自己差得太远了,就连教练提到的迎风、近迎风、远迎风、横风、侧顺风、顺风这几个基础航线的跑法,我都不懂,因为之前参加比赛,只是简单听从船长指挥,不用考虑这些,所以也不会去学习这些,但现在自己掌舵,必须要知道,尤其是比赛规则。好在离比赛还有一天时间,俗话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没办法,恶补吧,我用了一天的时间看完了比赛规则和徐莉佳出版了一本帆船入门的图书,并且随时请教专家徐鹏哥(有压力时,效率真高啊)。
20.jpg
       11日一早,我们队提前来到比赛场地,原想着是不是还可以提前上船试一试,可惜我抽签到了乙组,只能等甲组比完才能上船。船长会确定了第一天的比赛线路,因为金海湖不算太大,又是内湖,风力不够,所以迎风启航只绕1标顺风冲线。简单开幕式后,成人组甲组7只船队和青少年组20只OP出发了(因为疫情,很多裁判没能入京参加执裁,导致两组比赛同时同水域比赛,但单独起航和跑航线)。

20.jpg

   因为风力不大,船跑不起来,所以3轮W1航线比赛就用了两个小时,一直到下午2点多,我们乙组8只队伍才收到比赛前上船信号。这次我们使用8号船,快艇把我们4个参加比赛的人带到了比赛后场地等待,组委会为了节省时间让大家尽量完成3轮比赛,所以我们到达时很多船只比赛还在进行,由于DC20和OP船同时比赛,现场还是有点危险,稍不注意就可能会发生碰撞,好在风力不算太大,降低了这种风险。

      不一会,8号船完成了比赛开始交接,我们上船后,我到了后仓舵手位置,我接过舵觉得不对劲,好像没有动力,“软绵绵”很空,船总在打转转,我想可能还是自己水平不够,舵和帆没有用好才会这样的,所以也没有觉得舵确实出了问题。上船后发现船舱里有不少积水,为了减少重量,我请主缭队友用矿泉水瓶把船舱里的积水清除。当我们正打算试一试转舵和换舷的配合,裁判船升起来预备旗和5分钟启航信号,为了不跑远,我们只能在起航线附近把主帆和前帆松开。在松前撩观察前帆时,嵘嵘发现前帆后帆角有裂缝,她提醒我一定上岸第一时间反馈,我坐在后面被桅杆挡住,没有看到到底什么情况,严不严重,所以也没有太当回事。正是我的经验不足,加上比赛马上开始不好汇报,给我们后面带来了一些小麻烦(后面会提及)。

      第一轮比赛开始了,原本我们没有跑太远,调整好航线和帆,就应该顺利启航,可是船偏偏不给力,舵不“听话”,无论把舵推到底还是拉到底,船都没有立刻反应,也许是帆受力和舵不一致,船原地打起了转转,怎么调都不好用,我着急的大喊“8号船舵不好用,舵失灵了”。也许这只船刚刚比赛完没有报备问题,也许大家都忙着观察比赛船只的情况,裁判没有做出及时反馈,我们在启航线足足转了两圈,舵才算“听话”跑出启航线。后面船还是不能稳住,我想这是我的水平问题吧,于是邀请安全员嵘嵘来替我把舵。不知道是我的舵感确实一般,还是这时候的舵恢复了一点正常,嵘嵘迎风跑的“之”字还算正常,正当我们来到1标附近准备绕标,舵再次失灵,嵘嵘无论怎么推和拉,都没有太大反应,船又开始自己打转转了,两轮打转,我们也变成了最后一名。这时我确定就是舵失灵了,因为前天训练我知道正常的舵是什么反应,这次就连嵘嵘操作都在打转,那一定是舵有问题,我用对讲机不停呼叫“8号船舵有问题”,也许是大多数船已经冲线,也许是我多次申述,这一次裁判快艇船开到我们附近,用他们专业的方式检验舵的操控。也许是绕标舵上缠的东西(我猜)掉了,也许是顺风没有阻力,舵好像还算正常,裁判给出了没问题的答复,比赛继续。
       第二轮,嵘嵘把舵还给了我,也许舵真的好了,也或许我跑了一圈没有这么担心了,我开始在启航线附近绕,等待抢个好位置。虽然启航一般,成绩也一般,但我算是自己独立掌舵跑完了全程,而且战术使用也没有太大问题。
       第三轮成人组比赛正式启航前,青少年OP船正好冲线快要结束,正当我们在启航线附近徘徊时,我左侧6号船和右侧两个OP船把我夹在中间,我们一边呼喊,一边避让,结果6号船队舵手还是有点经验不足,没有避让的特别到位,用炮筒顶了一下我的大腿,好在没有发生多船碰撞,但裁判也发现这样比较危险,于是等OP比赛结束,我们才进行了第三轮比赛。
      下午风向发生了偏转,于是1标也换了位置,也许太紧张,我竟然跑出了很远才看到1标换位置了,由于仍然采取了第二轮的路线,结果跑出来的线路离标太远了,裁判组给出绕标后直接回港的指令。到岸后,我马上把前帆的事情给组委会反馈了,也把急匆匆换船的甲组三位姑娘忘带的对讲机还了回去,我以为这样就可以了,不想第二天因为前帆的事情还发生了一点争执。
      第一天的比赛结束了,我们排名倒数第二(实际应该最后一名,因为3号船有5个队友,加上船漏水跑不动)。尽管落后,但我觉得还是很开心,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掌舵当“船长”参加比赛,而且我们新组建的队伍都没有比赛经验,能够不出事故,能够跑完全赛程,能够懂得避让,我已经很满意了。
      

20.jpg
      第二天的比赛采取甲组、乙组前四名进金组比赛,甲组、乙组后四名进银组比赛,毫无悬念我们到银组比赛。第二天嵘嵘没有到现场,我要完全带领船队比赛了,考虑风力不足,为了减轻重量,我们一个船友放弃了参赛负责后勤。巧的事我又抽签是8号船,正当我强烈要求换船时,组委会把我喊到嘉宾休息区,询问起昨天比赛船只的情况,原来昨天比赛中8号船开进来渔民的鱼塘,刮坏了渔网(这就是开始舵失灵的原因),组委会因此被罚了钱,现在需要确认是甲组比赛选手还是乙组比赛选手导致的,尽管确认是甲组的责任,但因为前帆损坏的事情我们没有在接到船第一时间汇报而产生了争执,通过这件事也让我又多了一个比赛经验,那就是在收船时一定第一时间检查验收,或者让船队其他人检查,如果有问题第一时间反馈,不要等到后面无法明确责任时再反馈。
       第二天,8号船因为换了前帆,舵也没有了问题,应该可以跑出好成绩了。但第一轮,却因队伍的配合问题不太理想,因为一个船友今天第一次上船还没有打过配合,也许是刚开始大家对我还不太信任,加之我的经验不足没能同时掌舵和控制好主帆(DC20这样的小船,最后舵手就是主撩),团队完全在自我认知的基础上操作,不但没有听船长的安排,还不停给“船长”指令,结果我们差一点没能启航,在启航线转了起来,在路上也跑不动了,最后裁判亲自跑过来指导,反馈我们失误的操作,才算回到起点。
      第二轮,我给船队提出了即使“船长”指令是错误的,也必须执行的要求。结果,我们很顺利的完成了比赛,如果启航我们开始采取右舷出航不避让三只船,也许能够跑出不错的成绩。
      第三轮,也是这次比赛的最后一场比赛,不知道是运气还是水平有提高,7只船我第三个出航,而且我们跑航线非常好,速度也很快。由于在第一阵营里,大家的船靠得很近,我的左右前后都有船,这时真的是经验不足,正常我不需再避让了,掌握好自己的航线就行,也许是船速太快,离得太近,我们自己有点没稳住,前帆一松舵一动,速度马上下来了,后面追上的一只船在我的右侧,按照规则左让右,他们经验很丰富,估计靠近我们想导致我们犯规(我把自己想成高手了),我只能牺牲航线和速度避让,最后我们只跑了第六名。尽管成绩一般,但最后这场比赛,让我实实在在感受到帆船比赛的激烈和魅力,当时的风力也比较大,船速很快,周围的船只也很多,能够把好舵,顺利完赛,我已经完成了参赛前计划。
    第一次当“船长”,让我很兴奋,很开心,收获满满的同时,也让我更加“爱”上这项运动。首先感谢我们中国船媒队每一位船友,感谢思彤带我加入了这项具有挑战和魅力的运动,感谢洪船长一直鼓励我们勇敢去尝试并带领我们不断去挑战,感谢嵘嵘每次的鼓励和照顾,感谢领队徐鹏哥时时的指导,感谢小马哥让我们记录下美好的比赛瞬间,还有周哥、岩岩、傅导......,感谢中帆协对这项运动以及我们船媒队的支持!最后特别感谢这次陪我参赛的北体运动的徐总和小伙伴们,是他们愿意陪我一起冒险尝试,并相信我可以当好“船长”,才有我这么美好的“船长”经历。     相信未来的一天,我一定可以成为真正的船长,一位出色的、值得大家骄傲的女船长。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莉莉 于 2022-9-19 09:59 编辑

      从我第一次玩帆船开始,就一直梦想可以做一个真正的船长。 第三届北京国际帆船公开赛终于圆了我的第一个帆船梦想,做了一次“船长”。
20.jpg
      可能你会问,为什么“船长”要加引号。那是因为真正的船长,是需要通过专业的学习和考试才能取得的,比如海事局A1F/A2F中国帆船游艇驾照,以及中帆协认证的A、B、C三级帆船驾驶证。但因为近3年的新冠肺炎疫情,推迟了我去学习考证的时间。虽然作为舵手我独立驾驶了帆船比赛,但还不能算是真正的船长,因为船上还有一个有证的嵘嵘姐在我旁边给我保障安全(当我的安全员)。
20.jpg
       实话说,比赛报名通过后,我还是蛮紧张的,毕竟独自驾船还是第一次,况且一直没有经过专业培训。为了能够不在赛场上出现太大偏差,我与新组建的北体运动帆船队队友相约比赛前先进行一次实战训练。9号到了金海湖,我们跟着教练从最基础的检查船、装帆、出港,到湖中心的航线体验、换舷、转向、模拟绕标,到最后的回港、收帆、验收,进行了一遍操练。除了我(和安全员嵘嵘),其他三位队友是第一次参加帆船比赛,这对于我来说挑战难度就更大了,因为现场复杂的情况只能由我来判断决定了。
20.jpg
       经过了3个半小时的训练,我不但没有增加信心,反而觉得自己差得太远了,就连教练提到的迎风、近迎风、远迎风、横风、侧顺风、顺风这几个基础航线的跑法,我都不懂,因为之前参加比赛,只是简单听从船长指挥,不用考虑这些,所以也不会去学习这些,但现在自己掌舵,必须要知道,尤其是比赛规则。好在离比赛还有一天时间,俗话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没办法,恶补吧,我用了一天的时间看完了比赛规则和徐莉佳出版了一本帆船入门的图书,并且随时请教专家徐鹏哥(有压力时,效率真高啊)。
20.jpg
       11日一早,我们队提前来到比赛场地,原想着是不是还可以提前上船试一试,可惜我抽签到了乙组,只能等甲组比完才能上船。船长会确定了第一天的比赛线路,因为金海湖不算太大,又是内湖,风力不够,所以迎风启航只绕1标顺风冲线。简单开幕式后,成人组甲组7只船队和青少年组20只OP出发了(因为疫情,很多裁判没能入京参加执裁,导致两组比赛同时同水域比赛,但单独起航和跑航线)。

20.jpg

   因为风力不大,船跑不起来,所以3轮W1航线比赛就用了两个小时,一直到下午2点多,我们乙组8只队伍才收到比赛前上船信号。这次我们使用8号船,快艇把我们4个参加比赛的人带到了比赛后场地等待,组委会为了节省时间让大家尽量完成3轮比赛,所以我们到达时很多船只比赛还在进行,由于DC20和OP船同时比赛,现场还是有点危险,稍不注意就可能会发生碰撞,好在风力不算太大,降低了这种风险。

      不一会,8号船完成了比赛开始交接,我们上船后,我到了后仓舵手位置,我接过舵觉得不对劲,好像没有动力,“软绵绵”很空,船总在打转转,我想可能还是自己水平不够,舵和帆没有用好才会这样的,所以也没有觉得舵确实出了问题。上船后发现船舱里有不少积水,为了减少重量,我请主缭队友用矿泉水瓶把船舱里的积水清除。当我们正打算试一试转舵和换舷的配合,裁判船升起来预备旗和5分钟启航信号,为了不跑远,我们只能在起航线附近把主帆和前帆松开。在松前撩观察前帆时,嵘嵘发现前帆后帆角有裂缝,她提醒我一定上岸第一时间反馈,我坐在后面被桅杆挡住,没有看到到底什么情况,严不严重,所以也没有太当回事。正是我的经验不足,加上比赛马上开始不好汇报,给我们后面带来了一些小麻烦(后面会提及)。

      第一轮比赛开始了,原本我们没有跑太远,调整好航线和帆,就应该顺利启航,可是船偏偏不给力,舵不“听话”,无论把舵推到底还是拉到底,船都没有立刻反应,也许是帆受力和舵不一致,船原地打起了转转,怎么调都不好用,我着急的大喊“8号船舵不好用,舵失灵了”。也许这只船刚刚比赛完没有报备问题,也许大家都忙着观察比赛船只的情况,裁判没有做出及时反馈,我们在启航线足足转了两圈,舵才算“听话”跑出启航线。后面船还是不能稳住,我想这是我的水平问题吧,于是邀请安全员嵘嵘来替我把舵。不知道是我的舵感确实一般,还是这时候的舵恢复了一点正常,嵘嵘迎风跑的“之”字还算正常,正当我们来到1标附近准备绕标,舵再次失灵,嵘嵘无论怎么推和拉,都没有太大反应,船又开始自己打转转了,两轮打转,我们也变成了最后一名。这时我确定就是舵失灵了,因为前天训练我知道正常的舵是什么反应,这次就连嵘嵘操作都在打转,那一定是舵有问题,我用对讲机不停呼叫“8号船舵有问题”,也许是大多数船已经冲线,也许是我多次申述,这一次裁判快艇船开到我们附近,用他们专业的方式检验舵的操控。也许是绕标舵上缠的东西(我猜)掉了,也许是顺风没有阻力,舵好像还算正常,裁判给出了没问题的答复,比赛继续。
       第二轮,嵘嵘把舵还给了我,也许舵真的好了,也或许我跑了一圈没有这么担心了,我开始在启航线附近绕,等待抢个好位置。虽然启航一般,成绩也一般,但我算是自己独立掌舵跑完了全程,而且战术使用也没有太大问题。
       第三轮成人组比赛正式启航前,青少年OP船正好冲线快要结束,正当我们在启航线附近徘徊时,我左侧6号船和右侧两个OP船把我夹在中间,我们一边呼喊,一边避让,结果6号船队舵手还是有点经验不足,没有避让的特别到位,用炮筒顶了一下我的大腿,好在没有发生多船碰撞,但裁判也发现这样比较危险,于是等OP比赛结束,我们才进行了第三轮比赛。
      下午风向发生了偏转,于是1标也换了位置,也许太紧张,我竟然跑出了很远才看到1标换位置了,由于仍然采取了第二轮的路线,结果跑出来的线路离标太远了,裁判组给出绕标后直接回港的指令。到岸后,我马上把前帆的事情给组委会反馈了,也把急匆匆换船的甲组三位姑娘忘带的对讲机还了回去,我以为这样就可以了,不想第二天因为前帆的事情还发生了一点争执。
      第一天的比赛结束了,我们排名倒数第二(实际应该最后一名,因为3号船有5个队友,加上船漏水跑不动)。尽管落后,但我觉得还是很开心,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掌舵当“船长”参加比赛,而且我们新组建的队伍都没有比赛经验,能够不出事故,能够跑完全赛程,能够懂得避让,我已经很满意了。
      

20.jpg
      第二天的比赛采取甲组、乙组前四名进金组比赛,甲组、乙组后四名进银组比赛,毫无悬念我们到银组比赛。第二天嵘嵘没有到现场,我要完全带领船队比赛了,考虑风力不足,为了减轻重量,我们一个船友放弃了参赛负责后勤。巧的事我又抽签是8号船,正当我强烈要求换船时,组委会把我喊到嘉宾休息区,询问起昨天比赛船只的情况,原来昨天比赛中8号船开进来渔民的鱼塘,刮坏了渔网(这就是开始舵失灵的原因),组委会因此被罚了钱,现在需要确认是甲组比赛选手还是乙组比赛选手导致的,尽管确认是甲组的责任,但因为前帆损坏的事情我们没有在接到船第一时间汇报而产生了争执,通过这件事也让我又多了一个比赛经验,那就是在收船时一定第一时间检查验收,或者让船队其他人检查,如果有问题第一时间反馈,不要等到后面无法明确责任时再反馈。
       第二天,8号船因为换了前帆,舵也没有了问题,应该可以跑出好成绩了。但第一轮,却因队伍的配合问题不太理想,因为一个船友今天第一次上船还没有打过配合,也许是刚开始大家对我还不太信任,加之我的经验不足没能同时掌舵和控制好主帆(DC20这样的小船,最后舵手就是主撩),团队完全在自我认知的基础上操作,不但没有听船长的安排,还不停给“船长”指令,结果我们差一点没能启航,在启航线转了起来,在路上也跑不动了,最后裁判亲自跑过来指导,反馈我们失误的操作,才算回到起点。
      第二轮,我给船队提出了即使“船长”指令是错误的,也必须执行的要求。结果,我们很顺利的完成了比赛,如果启航我们开始采取右舷出航不避让三只船,也许能够跑出不错的成绩。
      第三轮,也是这次比赛的最后一场比赛,不知道是运气还是水平有提高,7只船我第三个出航,而且我们跑航线非常好,速度也很快。由于在第一阵营里,大家的船靠得很近,我的左右前后都有船,这时真的是经验不足,正常我不需再避让了,掌握好自己的航线就行,也许是船速太快,离得太近,我们自己有点没稳住,前帆一松舵一动,速度马上下来了,后面追上的一只船在我的右侧,按照规则左让右,他们经验很丰富,估计靠近我们想导致我们犯规(我把自己想成高手了),我只能牺牲航线和速度避让,最后我们只跑了第六名。尽管成绩一般,但最后这场比赛,让我实实在在感受到帆船比赛的激烈和魅力,当时的风力也比较大,船速很快,周围的船只也很多,能够把好舵,顺利完赛,我已经完成了参赛前计划。
    第一次当“船长”,让我很兴奋,很开心,收获满满的同时,也让我更加“爱”上这项运动。首先感谢我们中国船媒队每一位船友,感谢思彤带我加入了这项具有挑战和魅力的运动,感谢洪船长一直鼓励我们勇敢去尝试并带领我们不断去挑战,感谢嵘嵘每次的鼓励和照顾,感谢领队徐鹏哥时时的指导,感谢小马哥让我们记录下美好的比赛瞬间,还有周哥、岩岩、傅导......,感谢中帆协对这项运动以及我们船媒队的支持!最后特别感谢这次陪我参赛的北体运动的徐总和小伙伴们,是他们愿意陪我一起冒险尝试,并相信我可以当好“船长”,才有我这么美好的“船长”经历。     相信未来的一天,我一定可以成为真正的船长,一位出色的、值得大家骄傲的女船长。


此人很懒,什么也没留下~
2547积分
25帖子
0精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立即登录
说说你的想法......
0
0
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