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340|回复: 4
收起左侧

《逐浪太平洋 24》环游新西兰(下)

[复制链接]

1

好友

315

主题

4980

贝壳

专栏作者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8475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22-9-17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自: 法国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峡湾之地是新西兰的旅游打卡热点,正常情况下大小游轮穿梭其中,夏季非常繁忙。但2022年初新西兰还保持着交通灯抗疫政策,入境旅游没有完全放开,游客大多是本国人,数量还不到疫情前的十分之一,因此大部分邮轮处于歇业状态。对于帆船来说这是个好年头,锚地不拥挤,帆船甚至可以享用邮轮空出来的锚球。海友号在峡湾待了6个多星期,13条峡湾帆游了8条。

1。 福沃海峡暴力换舷
斯图尔特岛(Stewart Island)和南岛之间的福沃海峡(Foveaux Strait)像个嗓子眼,风和海流在此加速,主导风向为西南,去峡湾要顶风。但只要耐心等待,平均一两个星期会有很短的东风时间窗,2022年2月8日就是一个。海友号决定抓住这个顺风窗,有了顺风还要等到顺流,那天海流换向是22点,也就是说必须要跑夜航。海友号白天又加了三桶柴油,晚上9点启了锚。

进了福沃海峡东风15-20节,海友号主帆和前帆蝴蝶对开正顺风航行,顺风顺水好像坐上了神奇飞毯,平稳得我估计高脚杯里的红酒放桌子上都不会洒出来。夜里11点我先下舱休息了,心态放松很快进入梦乡。梦里听到头顶上一声巨响,老公大叫一声“糟糕!”,便冲上了甲板,海友号暴力换舷了(Crush Jibe)。

原来海友号驶出了被斯图尔特岛保护的海域,风力从15节激增至27节,涌浪也无遮拦地扑了过来。海友号蝴蝶对开深角度航行在170-175度,未缩帆的主帆遇到强风过动力,船首朝上风方向偏移(Luff),自动掌舵(autopilot)的参数是3/10,也就是说反应不是特别快,当自动舵开始矫正航向时来了一个巨大的涌浪,把船推过了180度界限,主帆就一下子换舷了。

好在主帆有防护机制,暴力换舷并非很暴力,但主帆的上半部卡在了侧支索的第二支撑吊臂后面,费了点劲才抖开。损失是主帆被磨破了一点点,第二龙骨劈裂了,这是后话。卷起前帆,主帆二级索帆,海友号仍然深角度顺风航行。凌晨3点我上岗,让老公休息了3个小时,转天上午进入最南一条峡湾 Preservation Inlet。

2。 蓝鳕鱼与白蛉虫
说句实在话,进入峡湾并没有什么震撼的感觉,帆游过挪威峡湾和智利巴塔哥尼亚,真觉得新西兰峡湾小巫见大巫了。被树木覆盖的两岸圆润低矮,远不如斯图尔特岛Pegasus景色壮观,怪不得拉帕提号从不到这里来帆游呢。

刚抛了锚,峡湾著名的白蛉虫就给咱来了个下马威,一涌齐上一通狂咬。白蛉虫俗名沙蝇(sandfly),只有半个米粒儿那么大,咬人却比蚊子厉害多了。它不像蚊子那么含蓄,也没那么灵巧,叮人一般很疼,也很容易一掌把它拍死,但虫海战术时来不及挨个拍,一旦觉得疼就已经晚了,一两天后皮肤出现奇痒无比的红斑,再过几天红斑出现白色的脓尖,几个星期都好不了。沙蝇在峡湾源远流长生生不息,好多地名都跟它有关:sandfly point、 sandfly beach、sandfly bay……都是早期开拓者们深受沙蝇之害的写照。

早听说峡湾沙蝇厉害,海友号有备而来。我买了好几米纱窗材料,舱门和舷窗都做了纱帘。买了市场上出售的各种强度的驱蝇膏和喷剂,我还去药房买了普通消毒液和儿童润肤油,按照1:1的比例配了一大瓶廉价的杀蝇水,出舱之前先对外喷一下,别说还真管用,舵舱壁上粘了一层被喷死的沙蝇。每次出来都全副武装,不漏一丁点儿皮肤,如果必须暴露的话,要涂上厚厚的防蝇膏,再在周围衣服上大量喷洒杀蝇水。我做了两个头套,沙蝇倒是飞不进来了,但挺影响视觉,用了几次就放弃了。

下一站是达斯奇峡湾(Dusky Sound),库克船长曾在此停留,所到之处都成了打卡的景点。在Pickersgill Harbour,库克船长曾在此观测天象,海友号所拴系的一棵歪脖树据说就是库克船长拴船的地方,我觉得不大可信,那棵树怎么看也不像250年树龄。库克船长吃龙虾的午餐湾(Luncheon Cove)我倒是信了,我们在此毫不费力地钓到蓝鳕鱼。肥猪肉做鱼饵,扔到清澈见底的水里眼看着鱼儿们过来抢食,拎上来一条钓饵还在,再扔进水里马上又有上钩的,为了不浪费资源,钓了两条就收手了,一条做了煎鱼排,另一条红烧,新鲜的野生鱼怎么做都好吃。

海友号在 Acheron Pass 扛了一个扫过的低压气旋,最大风力50节,在这儿用上了巴塔哥尼亚积累的经验,锚加4根岸缆。暴雨过后的峡湾是最美的,两岸峭壁一下子出现了很多瀑布,水汽氤氲虚无缥缈,妩媚至极。海友号北上至Breaksea Sound,在Broughton Arm 的最尽头抛了锚,我认为这是所有峡湾最美的锚地,不知为什么门前罗雀,也许帆游指南没有提及吧,让海友号独享三天这大气秀美的世外仙境。

3。神奇湾待客 乔治湾划船
众峡湾中只有两条有公路可达,神奇湾(Doubtful Sound)和米尔福德湾(Milford Sound),都是峡湾一日游的地方,可以想象比较繁忙。神奇湾最壮观的景色在湾底,岸上有个旅馆,可以观瀑、徒步,通往外界的大巴站也在这。湾底好的锚地都被商业邮轮的锚球占据了,帆船可以租用的旅馆锚球在峭壁边上,晴朗天气陆地风(land breeze)直贯湾底,泊在锚球上很不舒服。好在海友号吃水浅,我们研究了一下海图,离湾底2.5 海里的地方有个没有标示的小水湾,海友号到那兜了一圈,发现拴两根岸缆就是妥妥的锚地啊,去湾底开小皮艇只需20分钟,就锚在这儿了!

旅馆可以买流量上网,失联两个星期后跟外界又有了联系,实际上没有发生什么天大的事,地球的各个角落按照自己的性格规律地转着。我们早已习惯了间断性失联,倒是有一条消息跟我们有关,一起帆游斐济的瑞士父女俩到新西兰后把船卖了,租了辆房车陆地游,刚好离我们不远。他们有意搭海友号从神奇湾到米尔福德湾,然后就飞回欧洲了。我们不想受他们的旅行日程限制,过早赶往米尔福德湾,最后决定他们可以过来玩几天,但在神奇湾上下船。

朋友相见自然分外高兴,为了让他们多看看,海友号每天换一个锚地,一般是上午户外活动,中午吃简餐,下午换锚地,我在路上就开始做饭,晚上一顿正餐。四天安排了很多活动,比如丛林徒步、小皮艇逆河而上、划桨板、游泳等。他们玩得很开心,但把我累得够呛。在船上招待客人是件很辛苦的事,注意力都在让客人身上,我自己的享受是次要的了。两条船一起帆游斐济时,大家一起玩儿后各自回船放松。这四天我忙得脚不沾地,但失去了私人空间,一刻也没放松过。

必须说他们做为客人是最好的了,他们有船懂船,知道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能帮着开船抛锚,而且尽量不给我们添麻烦。最大的问题是吃饭,做为藏传佛教徒,他们吃素,满湾的鱼不能钓不能吃,还有好多忌口,比如不喝酒、不吃生姜等,再加上我不吃面食,做饭实在费劲。他们带了好多素食上船,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做素食的窘境,我做的素春卷、素炒米粉、蔬菜炖豆腐都很受欢迎。但也有失败,如泰国素咖喱,他们尝了一口说太辣,就光大口吃米饭了,我还得给他们弄些别的东西吃,真让我黔驴技穷。我自己呢,吃素食总感觉没吃饱,很快就饿了。

这四天也有收获,通过他们我对西方人信奉藏传佛教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我认为健康的朋友关系应该是彼此互相滋养,特别是心灵和精神层面能够互相提升,大家彼此欣赏才能玩到一块儿。这次让我又多加了一个条件,生活习惯也必须相融,再好的朋友吃不到一锅里去也不能共同生活,特别是在帆船这么狭小的空间内。

朋友的到访让我们在神奇湾多待了一个星期,错过了很好的北上时间窗。一步赶不上 步步赶不上,后续好像每个十字路口都是红灯,在峡湾至少多待了两个星期。原计划在新西兰南北岛画个8字,结果时间不够了只画了个6字,惠灵顿办签证只好飞去飞回,这是后话。

赶在下个低压气旋之前进入乔治湾,然后天气转恶劣不适合航行,在这一待就是9天。Alice瀑布旁边的锚地非常漂亮,唯一的问题是这儿的沙蝇密度高且战斗力强,它们穷凶极恶,居然攻击没抹到驱蝇膏的眼睑和嘴唇,真是令人发指。9天之内只户外活动了两次。一次是徒步攀登到瀑布源头的Alice Lake,船友告知湖畔有条无主的独木舟,按图索骥果然找到破烂不堪的小船,推下水还能浮起来,我们便划着它在湖面转了转,另有一番情趣。

第二次户外活动是徒步攀登至Kathrine Lake,来回差不多5小时,基本上就是在湿漉漉的树林和灌木丛中跋涉。我们在安静的湖畔吃的午饭,对面一个很高的瀑布,当然山里空无一人。来回要过一个山涧上的V型铁索桥,脚下只有单根铁索,有恐高症的人可不敢走这桥哦。

闷在船内也有事做,在神奇湾一艘运动钓鱼艇送给我们一整条吞拿鱼,足有二十几斤重。每天鼓捣各种吞拿鱼的做法,日式生鱼片(酱油、辣根)、法式生鱼片(橄榄油、柠檬)、波利尼亚生鱼丁(椰奶、洋葱)、煎鱼排、溜鱼片、咖喱鱼、晒风干鱼……剩下的冷冻起来,这条鱼吃了一个多月。

4。米尔福德湾水陆双游
坏天气终于过去了,风向偏转至西南25-30节,大海仍然暴躁无章,但至少风在顺风象限里。海友号主帆二级索帆速度在7节以上,下午4点驶进米尔福德湾(Milford Sound)。哇塞!这条峡湾太壮美了,如果给其他峡湾打5分,这条能打9分,中间没有过渡的。它水道很窄,两岸峭壁直上直下,若干瀑布挂在悬崖上,足可以和挪威峡湾媲美。

海友号很幸运地拿到了一个空闲锚球。与在乔治湾时的天气状况正好相反,一个高气压罩在南岛上空,整天阳光灿烂没有一丝的风,如果北上势必要跑马达,老公不大情愿几百海里开机耗油。这么难得的好天气,又泊在锚球上不用操心,干脆住下来享受这世界一流的景色吧,啥时风向合适了再往北走。这一住就是两星期,我有十几张从锚球角度看峡湾的照片,早晨、中午、晚上;晴日、多云、阴天;明月夜、火烧霞、鱼鳞云……每一张都是大片,浓妆淡抹总相宜。

必须说米尔福德湾太方便了,上岸走20分钟就是邮轮码头,健走木栈道修得非常好,一路都是美景。向河上游走15分钟是个小木屋营地,有餐馆、洗衣房、淋浴间,还可以上网,我们几乎每天来这里泡咖啡馆。唯一缺憾是没有食品商店,来客人的意外消耗,某些食材快要吃光了,必须补充给养了。最近的超市在蒂阿瑙(Te Anau),乘车需要两个半小时。我们一合计,坐上大巴去了蒂阿瑙,然后租了辆车,足足地采购了一车的食物,往回开才发现隧道7点钟要关闭维修,我们又快开了半小时,一算时间还是赶不上,就回蒂阿瑙住了一晚汽车旅馆,好在晚上气温很低,采购的新鲜食物不会坏掉。

从蒂阿瑙到米尔福德湾的公路非常美,今年大旱,山上的瀑布少多了,但还是很漂亮。我们停车走了一条徒步山径 Gertrude Saddle Track,8.9 公里,爬升693米,来回共6小时。几乎所有路线都在高山植被线之上,在岩石上攀爬。山顶景色太震撼了,左边近看冰川和湖,右边远眺米尔福德湾,绝对值得几小时的跋涉。相比起来米尔福德步道(Milford Track)到没有那么特别了,也许是我们走的最靠近尾端的那段不是最精彩的吧。

2022年3月24日,西南风终于到来了,我们告别峡湾向北赶路,海友号预定了4月份在北岛Whangarei 船厂出水做维修,毕竟来新西兰的入境许可是船舶大修哈。

2022年9月16日于法国













上一篇:《逐浪太平洋 23》环游新西兰(中)
下一篇:南岛
楼主热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好友

0

主题

31

贝壳

水手

Rank: 2Rank: 2

积分
345
发表于 2022-9-17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浙江杭州
这才是生活,手动点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好友

0

主题

2134

贝壳

船长

Rank: 6Rank: 6

积分
26646

灌水之王

发表于 2022-9-19 16: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
好漂亮的海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好友

2

主题

397

贝壳

舵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3754
发表于 2022-9-23 10: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好友

0

主题

31

贝壳

水手

Rank: 2Rank: 2

积分
343
发表于 2022-9-28 21: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中国山东青岛
希望尽快结集成书,期待760天后的续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协议及隐私政策|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京ICP备18022294号-1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s://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