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63|回复: 0
收起左侧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

[复制链接]

0

好友

56

主题

294

贝壳

舵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2970
发表于 2020-8-13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一座面积比大多数中国县级市都要小的城市,却有超过13万的游艇、帆船及汽艇,每三户人家就有一艘游艇。一座人口不到150万人的城市,却有超过6万名注册水手,占据国家总数的百分之40,同时人均船艇分配率位居世界第一。一座历史不到160年的城市,却已多次赢得国际体育史上最古老的奖杯Auld Mug,成为帆船界最顶级的离岸船赛的传统停泊点,并生产了一代又一代的杰出航海家和帆船运动世界冠军。这,就是位于新西兰北岛的"千帆之都"——奥克兰 (Auckland)。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1.jpg

最初在奥克兰定居的是大洋洲的毛利人,他们的部落于公元1350年在这一片四面临海的肥沃土壤上扎根,而助他们成功从波利尼西亚群岛迁移过来的工具正是颇具传奇色彩的毛利木舟 (Waka), 这便是奥克兰航海文化的起源...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2.jpg
勇敢的毛利水手乘坐双体Waka战舰在海上探险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3.jpg
Waka至今仍是奥克兰当地宝贵的历史文物,常有游客租用复刻船进行观光航行

1840年,英国皇家海军上尉威廉·霍布森 (William Hobson) 与塔马提·瓦卡·内内 (Tāmati Wāka Nene) 等毛利原住民酋长们达成协议并签署《怀唐伊条约》(Treaty of Waitangi),奥克兰就此成为新西兰殖民地首府,主权及管辖权归属英国,而毛利居民也享有公民权利并受相应法律保护。奥克兰在欧洲殖民者的领导下开始建设其市区;这座海滨城市就此诞生。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4.jpg
《怀唐伊条约》签署现场还原画

奥克兰坐落在新西兰北岛西北一处重要的地峡上,东北部分是通往豪拉基海湾 (Hauraki Gulf)及太平洋的怀特玛塔港 (Waitematā Harbour),西南部分是通往塔斯曼海 (Tasman Sea) 的曼努考港 (Manukau Harbour)。其海岸线长达3702公里,自身更是包含了总长21000公里的河流和小溪,绝对是世上最适宜游船活动的地区之一。城市创立前海上贸易和渔业已十分旺盛,而在欧洲殖民者的管理组织下,当地的航海资源迅速聚集。但奥克兰船舶业真正发展起来的契机却是一场为庆祝城市正式成立,于1840年9月18日举行的帆船赛...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5.jpg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6.jpg
早期奥克兰还原画

当日在怀特马塔港执勤,早已与当地各类水手多次交际的霍布森上尉船队突然心血来潮,先是进行了一场两艘大型桨帆船的对抗赛,然后又主持了一场两艘捕鲸舰 (由英国水手掌舵) 和两艘大型毛利木舟 (由本地土著掌舵)的船赛。这就是第一届奥克兰诞辰纪念日船赛 (Auckland Anniversary Day Regatta),比首届美洲杯还要早了11年。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7.jpg
1862年奥克兰诞辰纪念日船赛还原画,从毛利战舰到三桅帆船等多种船型比比皆是

奥克兰诞辰纪念日在1842年被挪到了1月29日,而船赛也成为每年庆祝必有的保留节目 (除1900年因南非战争中断过一次) 。贸易货船、渔船之间的生意竞争让当地水手们早就习惯彼此之间的航行比拼,而这片海域的先行者毛利人自然也不甘寂寞。因此奥克兰船赛可以说是当地航海文化的缩影,出自友好的体育交流精神,而五花八门的船型也是竞赛的一大特色。随着科技进步,这场船赛也变成了展现船匠工艺与船建技术的一大平台,不断推动奥克兰船舶业的发展。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8.jpg
洛根兄弟的得意之作之一Aorere号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9.jpg

Yachting Developments将一度濒临销毁的美洲杯历史J-class级名舰Endeavour号船体成功复原

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洛根兄弟 (Logan Brothers) 到今天的Yachting Developments公司,一代又一代的制船厂不断地从奥克兰向国际市场输出优质的船舶,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举足轻重的地位。无论是美洲杯顶级竞赛帆船,还是休闲航行的私人游艇,都少不了奥克兰船匠的手艺。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10.jpg
进入20世纪,摩托艇在被发明后也出现在奥克兰诞辰纪念日船赛中。1919年赛事甚至开始包括水上飞机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11.jpg

随着亚裔移民在奥克兰当地的影响力日益增长,龙舟也成为参赛船只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12.jpg

奥克兰诞辰纪念日船赛现在已经是世界最受关注的单日帆船赛事之一,群舰争锋的场面吸引大量观众

随着奥克兰的城市建设蒸蒸日上,游艇和帆船俱乐部也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1871年,奥克兰游艇会 (Auckland Yacht Club) 以30艘船和120名水手的规模正式创立。到19世纪末期,各类船赛在当地已经颇具影响力,本地制船厂之间以及俱乐部之间的竞争也逐渐趋于白热化。1901年,奥克兰游艇会获得当代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授勋,改名蜕变为新西兰皇家帆船俱乐部 (Royal New Zealand Yacht Squadron), 2年内会员人数暴增一倍,成为了奥克兰首屈一指的豪门。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13.jpg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14.jpg
20世纪初期的奥克兰码头

而在一战与二战期间,奥克兰人也没有袖手旁观。除了加入军队远赴重洋出征的战士们外,还有不少本地船东用自己的小型游艇、帆船和汽艇在周边海域进行防卫巡逻。没有松懈的奥克兰水手们因此为日后和平时期的帆船盛世间接做足了准备...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15.jpg
二战在北非服役的毛利士兵们表演哈卡战舞,他们在阻击纳粹的阿拉曼战役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20世纪中后叶,船满为患的奥克兰开始在船坞及码头建造上进行大量投入,大名鼎鼎的西港码头 (Westhaven Marina) 就是令其十分自豪的成果之一。西港码头提供2000个船位给各类船只停泊,是南半球最大的游艇码头,也在当地乃至全国经济中扮演相当有分量的角色。2004年奥克兰市政委员会 (Auckland City Council) 以4600万新西兰元的价格将其买下,把它打造为奥克兰航海业的核心地段。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16.jpg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17.jpg
西港码头很大程度上是“千帆之都”美名的来源

拥有如此优越的航海环境,奥克兰能培育无数帆船豪杰自然也不在话下, 其中最有名最受敬仰的人物当属新西兰当之无愧的传奇——彼得·布雷克爵士 (Sir Peter Blake)。这位土生土长的奥克兰水手自70年代起就投身职业帆船竞赛,包括以奥克兰作为赛段停泊点的怀特布莱德世界环球帆船赛 (The Whitbread Round-the-World Race), 立志为家乡争光。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18.jpg
怀特布莱德世界环球赛舰队和观赛船将奥克兰海域堵的水泄不通,人声鼎沸

经过16年4次征战的不懈努力,布雷克终于在1989-1990赛季的环球赛大获全胜,将世上最艰辛、最伟大的离岸船赛的奖杯带回奥克兰。但他并没有停止前进脚步,而是把目标对准了最高级别的近岸帆船赛事——美洲杯。功夫不负有心人,布雷克在5年后的第29届美洲杯决赛中再创辉煌,率领新西兰酋长势不可挡地以5-0的比分横扫“美洲杯先生”丹尼斯·康纳的美国队,夺得冠军并带着Auld Mug奖杯凯旋回归奥克兰,接受了国家英雄般的礼遇。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19.jpg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20.jpg
图上: 布雷克与Steinlager 2船队庆祝环球赛胜利   图下:布雷克在Auld Mug旁与子女合影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21.jpg
奥克兰庆祝美洲杯胜利的盛大场面

在新西兰酋长队赢下1995年美洲杯冠军后,奥克兰经历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曾用于存储原木和废弃船只的“原木仓”被改造成焕然一新的高架桥海港 (Viaduct Harbour),日后成为2000及2003年美洲杯主赛场以及当地名迹之一。美洲杯效应带来的文化价值、旅游热度和经济增长让新西兰政府十分重视这项赛事,甚至特意安排了“美洲杯部长”一职,曾由现新西兰众议院议长特雷弗·马拉德 (Trevor Mallard) 担任。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22.jpg
高架桥海港夜景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23.jpg
Auld Mug与奥克兰海港大桥 (Auckland Harbour Bridge) 相映生辉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24.jpg

特雷弗·马拉德

布雷克和新西兰酋长队也没有辜负家乡寄予的厚望,2000年美洲杯又以5-0的傲人战绩击败意大利船队,在奥克兰主场成功卫冕。1995年到2003年“美洲杯效应”一共带来了10亿新西兰元的经济收入,奥克兰高架桥海港也一度成为旅游胜地,吸引着全世界的帆船爱好者拜访。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25.jpg


2000年奥克兰高架桥海港的美洲杯赛事村十分热闹
虽然2003年新西兰酋长队卫冕失败未能实现三连冠霸业,但奥克兰人并未气馁,坚信自己的船队会再次创造历史。果然,2017年新西兰酋长队在彼得·博林 (Peter Burling) 和布莱尔·图科 (Blair Tuke) 等新一代翘楚的带领下,击败美国甲骨文船队成为美洲杯历史第一支多次作为挑战者夺冠的队伍,Auld Mug也又一次回到了奥克兰的怀抱中。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26.jpg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27.jpg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28.jpg
2017年美洲杯冠军新西兰酋长队再次将Auld Mug带回奥克兰
2021年,美丽的“千帆之都”又将成为美洲杯的东道主城市,它会展示出怎样的新时代新气象呢?全球各地的帆船豪杰聚首又会带来什么样的精彩?我们拭目以待!

更多详情,请关注青年美洲杯帆船赛官方网站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w29.jpg
https://www.rnzys.org.nz/rnzys-events/youth-americas-cup/

奥克兰,城市,毛利,帆船,新西兰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  100459ewhrosms8ktron6k
奥克兰,城市,毛利,帆船,新西兰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  100459e3p4k2u0zauf3pbp
奥克兰,城市,毛利,帆船,新西兰 永不止航的千帆之都——奥克兰  100500kcxaiyixigy8k1k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协议及隐私政策|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京ICP备18022294号-1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s://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