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10|回复: 0
收起左侧

[航海故事分享] 牙买加的松靠

[复制链接]

0

好友

30

主题

311

贝壳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136
发表于 2020-6-10 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董小兵 于 2020-6-10 09:43 编辑

​牙买加是全世界雷鬼音乐的朝圣地,雷鬼教父鲍勃·马利的一曲松靠讲的就是我们的故事:
image.png

Everytime I call
They tell me that you're soon come soon come
I call you at your home
They tell me that you're soon come soon come
[color=rgba(0, 0, 0, 0.9)]松靠(soon come)00:0002:14
image.png

1月2日凌晨,TAYANA和全体船员劫后余生,拖着疲惫的身躯慢慢地驶入牙买加金斯顿港湾。在哥伦比亚时,我给牙买加游艇码头发邮件询问靠泊事宜,可是码头一直没有回复。网上留的电话也不对。早晨六点我们到达游艇码头外的海湾,船长选了个锚点抛锚。我们太累了,身上都是盐渍,直接躺在被海水泡过的床上就睡了,只有船长拿着高频一遍遍地呼叫游艇码头的 Harbour Master。

image.png

八点半船长把红风衣和我叫起来,让我俩划皮划艇登岸去联络。我们穿上救生衣,划艇登陆游艇码头。码头空无一人,只听附近有音乐声,寻着声音找去,看到一个鲜花环绕的泳池,泳池四周摆放着躺椅,附近还有一个咖啡吧,原来这里是一个游艇俱乐部。此时多想跳进泳池洗去一身的盐渍,再来一份早点。杂念一闪而过,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Harbour Master,让我们靠泊。可是找遍了游艇俱乐部依然不见人影,我们继续朝深处走去。终于看到远处有个门岗,一个黑人保安迎面向我们走来。我用英语说,他用西班牙语回,谁也听不懂。最后猜出,反正人家不让我们登陆,要回船上等待,10点Harbour Master上班我们再来。

image.png

10点红风衣和我第二次划皮划艇登陆码头,这时看到一个年轻小伙子朝我们走来,他会说英语,沟通后得知他已请示过Harbour Master,码头目前没有泊位,我们要在锚地继续等待,他已经报告给海关,检疫和移民局,2小时后官员们会到锚地给我们办理各种入境手续。年轻人为了安抚我们焦躁的心情,反复说官员松靠(soon come)。随后在牙买加的几天我们才真正领教了当地人的口头禅,soon come 马上,其实马还不知道在哪呢。

image.png

中午的太阳毒辣辣的,晒在被海水泡过的皮肤上发痒。姚远开始耐不住性子了,给中国大使馆打电话,说我们船况和人员情况很差,希望帮助联络尽早安排进关靠码头。下午两点港里开始起风了,我们的船锚挂不住海底,船长只能一次次地起锚,移船,抛锚。到下午三点,我们实在是等不去了,如果今天官员不来,晚上锚地大风我们将会非常麻烦。

image.png

红风衣和我第三次划皮划艇进港,一上岸就遇到了上午接待我们的小伙子,我急迫地说,锚地风太大,我们的船已经走锚,再待下去很危险,他一直在说松靠。我们一边沟通一边用高频报告船长哪里是加油泊位,船长也赶紧起锚,船长也说松靠,话落我就看到TAYANA船头已经拐进港了。

image.png

我们TAYANA 刚靠好码头一会,检疫官真的靠到了。两个检疫官对我们很客气,不一会儿就填完了各种表格。年轻的检疫官突然提出,你们挂检疫旗了吗?检疫-Quarantine,通常要挂Q旗,也就是黄色的旗子。我们在哥伦比亚的时候黄色Q旗坏了,这次进港红风衣无奈找了个黄色的洗碗布挂在那里。船长手指了黄抹布给检疫官看,检疫官感觉不对劲儿要走过去,船长赶紧打岔问岸上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一提到吃,检疫官就来劲了,说最喜欢中国菜麻婆豆腐,还告诉我们这里有许多中国政府援建的项目,他们都很喜欢中国,希望有机会去看看这个神秘的国家(估计是想吃正宗中国菜的缘故)。两个人聊的眉飞色舞把检查检疫旗的事情给忘了。一直等到移民官来到,检疫官完成任务离开了。

image.png

最后到达的是海关官员,已经下午六点了,我刚填完一张表,突然蚊子像电影中蝗虫那样黑压压的飞了过来。这里的蚊子非常凶猛,无论你如何扑腾它们还是往身上扑。三个男人像跳舞那样在码头上到处乱拍,拍的满腿都是血迹。海关官员特别照顾我,用本子给我驱赶蚊子,我一边跳着脚,一边填写文件。海关官员也被咬的够呛,还没等我填完,就把文件全部带走,看也不看盖完章就落荒而逃。

image.png

船上实在是呆不住了,张建国联系了酒店,带着红风衣和姚远去避难了。我和船长留了下来,因为船内都被海水泡了,需要彻底清理。我们把船舱门窗全部打开,驱赶蚊子,把要洗的床单,衣服,睡袋抱了两大包,逃到码头淋浴间去了。全都洗完已经是半夜一点了,回到船上赶紧关闭门窗睡觉。舱里还藏了几只蚊子,咬的我心烦久久不能入睡。

image.png

随后两天,白天我们从码头担水,清洗舱内。所有的床垫、沙发垫、床套、床单,里里外外都拆开,到码头去清洗晾晒,室内用水一桶一桶清洗去盐渍。每天到了晚上六点,蚊子大军还是按时地来轰炸。我们就抱着要洗的东西去淋浴间。淋浴间旁就是游泳池,干完活赶紧跳到游泳池里,游累了就泡在水里,只把脑袋和手露出水面看手机写日记,蚊子不会扎猛咬水里的身体,但是手指头和脸上还是被咬了许多包。上岸要把自己从头到脚全部包好,继续整理手机文件和照片。TAYANA船只有11米,没有发动机和空调,回去早了闷热不能入睡,索性泡到下半夜一点天气凉了,再回去睡觉。

image.png

上一段航程船尾轴脱落引发船漏水,虽然后来修复了,可是航行起来船长说声音不对,所以航行时基本不怎么使用发动机。船长就是觉得有问题,拿起水下摄像机,潜水拍照螺旋桨和尾轴。上来后脸色沉重说尾轴弯了。把照片发回给我们岸队群,董老轨说必须马上修理。船长只得到处联系船厂。可是牙买加根本没有帆船修理能力。关键时刻船长的美国同学联系了佛罗里达的码头和船厂。TAYANA只能带病去美国了,航行计划又一次地被打乱了。

image.png

航行久了,船上各种设施陆续出故障,马桶也坏了,船长拆下来维修,船电系统由于被海水泡了,全部要清洗和修理。淡水泵,舱底泵也凑热闹全都罢工了。船长都要把它们拆下来,清洗,修理,再装回去。感觉远航的第一技能是修理技术,航行技术只能排第二。进港的时候船上几乎没有好用的设备了,都是男生们一点一点地修复,船一切又开始正常了。船长一直说他工作其实没有计划性,只是日拱一卒,多乱的事最终都会解决的(松靠)。其实帆船航行速度非常之慢,慢到如同一个人在陆地散步的速度。我们TAYANA也是日拱一卒,松靠地完成了一万多海里半个地球的航程。

image.png

码头离市中心比较远,门口居然是加勒比海事大学。牙买加曾经是世界最著名的英国海盗的老巢,被称为加勒比海盗的首都。在这里毕业的水手估计都是身怀绝技的。我们打了个招呼就进去参观了,恰逢周末学校里没有什么人。可是学校校车老拉风了,每天在市里这样转悠招生肯定不愁呀。

image.png

作者写于2020、05、14

楼主热帖




上一篇:加州阳光――TAYANA旧金山至圣迭戈航段
下一篇:隔离QUARANTINE一词来自于航海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协议及隐私政策|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京ICP备18022294号-1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s://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