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6197|回复: 1
收起左侧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

[复制链接]

0

好友

182

主题

955

贝壳

专栏作者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1908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20-4-25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1.jpg

video: 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904016703649136640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2.jpg
“朝霞若少女飞云,暮翳似丹炉流火,无限透明之蓝,佐一轮红日、半阙银月、繁星数点,偶得斑鱼三两,带子一二,盘中已满,杯盏莫空,一而再,再而三,三而不竭,欢歌对饮,一愿无尽时,二愿再相逢。”

“从卧听激浪拍石的北岸走到静看鸣鸟绕枝的东岸,从星光洒泳池的西岸走到灯火满沙洲的南岸,鬓影衣香,影绰生姿,意大利餐厅的香槟,举杯为欢聚,再举为离人。”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3.jpg

沉下心来回忆从斯里兰卡出发去马尔代夫,以及马尔代夫的航行片段,在没有网络纷扰的查戈斯,这片被世界和时光一同遗忘的土地上,写下这样沉静而温暖的文字,让自我欢喜。

绞尽脑汁的想一个耸动的、有爆点的标题,和能够制造悬疑的简介,让人多少有些厌烦了,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4.jpg

如果可以,关于查戈斯的这段时光,作为环球巡航日记的一章,或许会简单直白地称呼它为《查戈斯水手共和国的非典型社交生活》,亦或《当时明月在》、《人间清欢》一类的更有些诗意的意象。

然而作为一个追踪者不多的新社交媒体的文章标题,他们显得太过乏味或不知所云,不足以吸引你百忙之中点击进来。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5.jpg

而关于这样一段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老式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浓厚的荒岛生活的絮叨里,我到底想要分享给你点什么东西呢?

并非想要剧透这个地球上最后的人类禁区里到底藏着怎样奇幻的珍宝或是炫耀作为第一对获准进入这里生活的中国人的优越感,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6.jpg

而是期待给繁华之中奔碌的你遥寄一点儿印度洋深处的星光,一点儿人类文明之外的原始朴素的不那么日常的日常,一点儿,一点儿你或许也同我们一样喜欢,却不小心将它遗忘、遗失的简单美好。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7.jpg


被偷走的国度---查戈斯群岛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12.jpg

查戈斯这片印度洋中的神秘群岛在BBC的纪录片《被偷走的国度》中有过详尽介绍,原始岛屿的居民如何在几十年前被强制地撤离、疏散到塞舌尔、毛里求斯和英国,一整个国度就这样被偷走,而这样不可置信的强盗历史就发生在百年内。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13.jpg

经过殖民地置换、独立、购买、转移原住民等一系列政治把戏之后,英国人给了查戈斯另外一个名字———BIOT,使其成为了地球上最大的海洋保护区,据称这也是为了切割关系,以拒绝归还领土的一种手段。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14.jpg

可笑的是这个海洋保护区里藏着一个美军基地,作为美国辐射亚洲的补给站,两次海湾战争,他们的飞机、军舰都是从这里出发参战的。

于是这一片比马尔代夫还美的珊瑚岛屿成了地球上最后的人类禁区,除了允许少部分环球巡航者短暂过境,这里禁止任何形式的商业旅行、渔业、货运到访,似乎这片岛屿珍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机密。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15.jpg

除了驻守基地的美军和英国官员,每年被允许进入这片土地的人类,不超过20-30人,停留不超过4周,锚地仅限有限的四五处岛屿,巨大的环礁区被限制航行。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16.jpg

整个2019年,BIOT通过了10条来自英国、美国(4条)、法国、德国、荷兰、瑞士、中国不同国家的巡航船只过境申请,其他未得到许可的巡航船不得不从马尔代夫直接出发前往塞舌尔或毛里求斯。

不知是否有意为之,似乎这个领土归属英国,实际由美军管辖的人类禁区,在苛刻的申请竞争中,除美国外,每个国家每年只能有一条船有幸被批准来到这里。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17.jpg




水手联合国成立烧烤大会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22.jpg

video: 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902521372096774144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23.jpg

从Gan往查戈斯而来的300多海里航程,风并不很如意,时大时小,导致我们用了将近4天才终于到达,好在总算雨季还没来,航程还算得上干燥。

低潮前进入环礁,入口的珊瑚实在瘆人,虽然最浅处水深也足有三四米,可那水真真是清澈见底,站在船首观望,好似半米不足,吓得人心脏砰砰跳。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24.jpg

三五分钟过后,总算知其底细,才稍有放松,往水里望下去,一群紫色的鱼,金色的背鳍和尾鳍,闪着光芒在珊瑚间游曳,美得像是凭空撒下去的人造玩具。

在两岛之间的沙洲处锚定,从Tiffany浅蓝、孔雀蓝、宝石蓝到深赭蓝,仿若停在滨海画家的调色盘上。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25.jpg
此时环礁内的两处锚地停留着来自英国、法国、美国(2条)、德国、瑞士(部分船员来自意大利)和中国的7条船,再加上即将到来的2条美国和1条荷兰船,这就是全部2019的查戈斯水手联合国的居民了。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26.jpg

初到那日,曾在Gan遇见的那条五十多尺的老单体船Oyster的瑞士船长Patrick来邀请我们隔日一齐去居民岛BBQ,算作查戈斯的欢迎派对。

如果你对查戈斯的水手生活有所耳闻,那么前居民岛的海滩BBQ是其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了。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27.jpg

曾到访查戈斯的水手们陆续打造着水手联合国的基建设施,比如把沙滩边前任椰子油工厂经理的废弃办公室改造成了游艇俱乐部,

收拾出一处烧烤点,以供后来的巡航人享用,沙滩上的椰子树下甚至用旧轮胎改造了一个秋千。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28.jpg

在夜风清凉的查戈斯享用了一个好好的自然醒睡眠之后,我们又精力充沛了。为了今天的BBQ聚餐,船长准备了中式炒饭,这成为了当天最早被清空的一道美食。

从我们的锚地赶往前居民岛有3.5海里的距离,我们带上那对法国夫妻一起出发(显然他们的人力小艇对于到访这么远的海岛很有些吃力),准备在去的路上再尝试拖两条鱼来加餐。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29.jpg

查戈斯不允许设备潜水、也不允许商业捕捞,但是巡航人为了自己日常所需进行的钓鱼却是被接受的,只要你认真记下你的钓鱼日志就好。

当天的幸运属于瑞士人的意大利女友Paula,短短半小时的路途,她就中了三条鱼,如她所言,好像她这辈子钓鱼的运气都用在这一天了。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30.jpg

大家陆续上岸,捡些枝杈来生火,人多力量大,不多时在鲨鱼的追逐下,几个女孩已经把鱼收拾好了,火也已经在男孩们的努力下越生越旺。

大家各自带了沙拉、意面、炒饭、三明治、薯片等等来分享,加上几条大鱼,丰盛的烧烤野餐会便在这荒废了几十年的小岛之上开始了。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31.jpg

没有银质刀叉,领结餐巾,甚至连餐桌都是一段枯木,但自然赠予我们的海鲜却是千金难寻的美味。

除了不时有椰子蟹前来偷鱼吃外,并无太多意外访客,意大利小伙Mauro弹起吉他唱着几首流行的英文歌,大家坐在树桩上谈论着天气、美食以及航行,笑声不断。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32.jpg

一群人一起沿着沙滩探寻小岛,杂草丛生的墓地里,阳光被密密仄仄的树林遮掩得只剩下些许光斑,石碑被青苔覆盖看不清字样,

走过不甚分明的小路,发现被枯叶堵住的老水井,不知是不是巡航人留下了水井旁的晾衣绳,船长舀了一桶水上来,不甚清明却着实是淡水,看来是个浣洗的好地方。

再往前走,小路便被林木遮挡的不见踪影,只能复又回到沙滩上,满沙滩的寄居蟹留下后现代主义风格的杂乱足迹,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33.jpg

透明的鳗鱼在礁石缝里藏身,看起来十分轻盈的身躯,却是可以分分钟分食螃蟹的狠角色。

带着我们前行的Laura,跟先生Brus一起航行多年,他们的船叫做Neptune’s Highway(海王的高速公路),是我们当中最早来到查戈斯,也是最早离开的。

在他们离开时,更新了锚球的锚链,等待明年下一批查戈斯水手王国的居民到来,就可以安心使用了。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34.jpg

你瞧这就是水手王国某种心照不宣的规则,我们彼此并不认识,甚至缘吝一面,却愿意将所得分享,比如记录下航程故事、岛屿密辛分享给后来人,或是更新锚链以便他们的航行更顺遂。

这种原始人类生产力低下时期才存在的协作互助关系,在今天似乎只有在巡航人社会还依然是整个群体共识守则,在异国他乡,我们是彼此的家乡人。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35.jpg

这种和善的温暖是我们住在隔壁也不知道彼此姓名的现代人难得一见的旧式美好,像经年的老玉,有人类肌肤的温度,光泽温润。

人类历史上曾在十五六世纪的加勒比海深处存在过一个海盗共和国,可以说是地球上第一个纯粹意义上的民主共和国,而因是否要接受招安的问题上的极致分歧,很快就分崩离析。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36.jpg

通过一次丰盛的烧烤野餐会正式成立的2019届查戈斯水手联合国显然有更好的命运,在接下来的四周甚至因为印度洋极度恶劣的天气而获取历史上查戈斯最长的停留许可五周的时间里,水手联合国的非典型社交生活,非常的丰富多彩。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37.jpg






水手联合国天气会议(瑞士/意大利 )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42.jpg

video: 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904074889081044992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43.jpg
Ostrika的船长Patrick来自瑞士日内瓦,这感觉非常有趣,就像真正联合国的各种国际会议一样,我们查戈斯水手联合国的的天气会议也都在瑞士船上举行。

Patrick这个名字似乎来自一个古老国王或是圣人,认识的第一天,Patrick说因为他的爸爸妈妈两个家族来自四个不同国家,

他们期望得到一个名字不因语言的不同而发音太过不同,于是有了这个即使对我们这两个来自东方的异乡客而言也觉得毫不绕口的Patrick。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44.jpg

他跟他的意大利女友Paula几年前一起从加勒比起航,带着才在马尔代夫上船的意大利船员Gabi,Mauro,和来自肯尼亚的英国船员Nina。

来自意大利南部的Gabi非常会烘培,在查戈斯的日子她给我们提供了香蕉面包、巧克力蛋糕等等惊喜甜点,甚至还在英国老夫妻的船上给我们上了一趟面包课。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45.jpg

由于从查戈斯到毛里求斯这段1300多海里的航程是环球巡航路上最艰难的一段航程,无论何时出发,势必要跟三四十节的顶风打个照面,唯一的区别仅仅是什么时候遭遇,遭遇多少天而已。

所以天气预报显得尤其重要,我们的天气会议通常都在Patrick这里进行,他的卫星网络足以下载GRIB气象文件,于是每隔两日,总是要来他这里做客一会儿的。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46.jpg

几乎每次天气会议的结尾,如果说看起来有个窗口,或许明后天出发吧,那么大家都情绪不高的默默说再见,回去工作为出发做准备;

但如果说天气看起来太坏了,我们恐怕走不了,大家就会一致的欢呼起来,太好了,我们的查戈斯时间又多了一段时光,不如考虑一下,咱们今天去哪个岛玩呢?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47.jpg

大家都非常爱查戈斯,如他们所言,这是一处独一无二的存在,只属于我们水手的国度,没有人可以通过任何飞机、轮船、汽车到达,只有环球巡航人可以独享的天地。

自然的岛屿,安静的锚地,丰富的渔获,还有友好热情的邻居,夜里会下雨把船洗的干干净净的,清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日,水温恰好适合游泳,夜风又十分适宜睡眠,实在不能对一处岛屿要求更多了。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48.jpg

每次天气会议最终都会变成一次酒会,甚至晚餐。于是后来再去,我们总会带些吃喝,湖南的梅子酒、西藏的酥油茶、广东的青桔茶、西班牙的榛果巧克力或者是当日采的椰子、刚做好的龟苓膏等等。

那日Paula给大伙做的意大利炖饭,尤其美味,正是决定第二日出发与否的当口,天气并不算很乐观,一片橙黄、大红、深红甚至红褐色,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49.jpg

香腻的Risto十分容易让人产生饱足感,外面下着雨,温暖灯光里略微凌乱的小船舱几个来自不同国度的人类宛如一个家庭的成员一般,抱着碗谈论着大洋之上的天气,以及其它一些与天气不同的让人更愉快些的轻松话题。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50.jpg

几乎是返回船上的当下,Patrick在电台里带来了好消息,经过一番努力,BIOT办公室给了我们一次延期,让我们的查戈斯时光又多了一周。

而一周后,我们又面临这样的问题,甚至瑞士人和英国老夫妻都已经改弦更张准备往北走去塞舌尔了。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51.jpg

这一轮的天气风力更大了许多,大面积的三十节大风,阵风四十多节,大片的红色风区,似乎嚣张的在炫耀肌肉。

航海是一桩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事,在自然磅礴而巨大的力量面前,所谓的“征服自然”都是妄言,渺小的人类除了顺应自然、利用自然的力量,毫无抵抗之力。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一)w52.jpg

比如今年印度洋的风看起来就要把我们吹到船长心心念念的塞舌尔去了,毛里求斯和留尼旺只能留给下一次环球航行再相遇了。


楼主热帖




上一篇:土耳其:挨了一刀的少年,被抬上王座,一群美女围着他跳了三天三夜
下一篇:舍利塔下的虎鲨吃人吗?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好友

0

主题

162

贝壳

干练水手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328
发表于 2020-5-17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听说这个美丽的地方,谢谢船长带我们云环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协议及隐私政策|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京ICP备18022294号-1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s://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