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3812|回复: 1
收起左侧

大使船员徐盛达:躺过每一寸甲板 不忍向三亚号道别

[复制链接]

0

好友

681

主题

3970

贝壳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146
发表于 2020-4-24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克利伯见闻
随着疫情愈演愈烈,船只航行在无际海洋中,远离海岸。其中有些船只因为船员感染而无法靠岸,比如钻石公主号;有些因为港口疫情爆发,抵达的船只无法获得充足的时间靠岸补给。

海洋和疫情,我们在历史上并不陌生。然而对大部分当代航海人而言,应对全球蔓延的疫情,船上生活几何,对航行计划的影响,想必皆是航海人关心的问题。

三月,行至菲律宾的克利伯环球帆船赛也经历过这样的困境,克利伯2019-20环球帆船赛三亚号第六赛段大使船员徐盛达带来第一手见闻。

大使船员徐盛达:躺过每一寸甲板 不忍向三亚号道别w2.jpg

差旅

我有幸入选三亚号大使船员。经历了克利伯为期一个月的培训,我被分配至第六赛段,原计划从中国珠海启航,第一赛程前往青岛,然后第二赛程跨洋前往西雅图。稍作一下自我介绍,我是一名学生,出发前三个月我的学业也走到尾声:论文、答辩、找工作之余,每天再加上两个小时体能训练。临近比赛的一月份,我终于顺利毕业,身体也在往好的一面发展。每天回到家里,我都会看一眼墙上的Dubarry广告(Dubarry是爱尔兰一家皮靴制造商,该品牌皮靴在英国社会被视为身份的象征),广告上是沃尔沃帆船赛东风队冲线夺冠的一刻,所有人拥抱在一起。自然和竞技,提醒着人帆船最迷人的地方。

大使船员徐盛达:躺过每一寸甲板 不忍向三亚号道别w3.jpg

目的地变更,前往菲律宾

二月三日,经克利伯环球帆船赛官方研究决定,推迟中国三亚、珠海的停靠时间。而彼时克利伯赛事仍然在进行,船队原本的赛程计划是从澳洲圣灵群岛出发,经吕宋海峡前往中国三亚。领先的克利伯船队越南下龙湾和中国三亚号在二月初已接近菲律宾北部的吕宋海峡。

所有船队的目的地在二月三日这一天,从中国三亚变更为菲律宾苏比克湾。这是克利伯帆船赛首次选择苏比克湾作为停靠站,可以说所有的关于苏比克湾的经验都是新的。

到达菲律宾

吕宋岛遮挡了大部分来自太平洋的东风,因此西部海域鲜有大风。三亚号一路跌宕起伏,最终在二月十四日早上七点冲线,以第四名完赛。新闻上说,虽然没能去成三亚,但队员们到港后精神状态非常好,展现了三亚精神。

大使船员徐盛达:躺过每一寸甲板 不忍向三亚号道别w4.jpg

事实上,抵达菲律宾仅仅是赛事变动的第一步,在抵港时,克利伯组委会便做好了扎在菲律宾最少两周的计划。在到港的第三天,组委会宣布了下一赛程,原本三亚至珠海的赛程,变更为绕航吕宋岛西部,出发和终点皆在苏比克湾,总里程一千六百海里,预计耗时十天,于二月二十三日出发。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乐意接受赛事变更的事实,在更新赛程后,一部分人略显失望,一部分主动退出了这段绕行吕宋岛的航程。可以理解他们的失望,克利伯帆船赛的参赛费用高昂,这样的变动不仅带来住宿机票等差旅费用的变化,原本的三段赛程也降为两段,比赛突然变得不值。

由于学业结束的种种不确定因素,我一直没有买去三亚的机票。最终在动身前一周,我定下三月四日飞往菲律宾的机票。

菲律宾的风土

在出发前,虽然疫情愈演愈烈,但诸多西方政府仍不建议民众佩戴口罩。然而据我观察,在前往菲律宾的航班上,已有一成旅客主动戴上口罩。口罩不仅仅是防护自己,也是保护他人,尤其在东亚,某些情况下佩戴口罩早已成为了一种社交礼仪。阿布扎比机场转机,厕所里的工作人员没有人佩戴口罩,事实上机场里没有任何工作人员佩戴口罩。

由于国内的疫情,落地菲律宾的条件是过去十四天没有过境中国。因为这样的要求,三亚号另外一名大使船员很遗憾无法成行。我在入境时也被问到这样的问题,同时也被问了几时出境菲律宾,最后回答了美国方才放行。我入境菲律宾用的是美国签证免签七天。

出机场后,令人惊讶的是所有的菲律宾人都说英语,给人一种友好而便利的第一印象。所有的人都称呼我为sir,让人隐隐品味到这里厚重的殖民历史。拿到行李后,出门打车去车站。我原计划坐大巴去苏比克湾,预计花费三百人民币左右,结果刚上车就见识到城内堵车的架势。遂接受了现实,最终以一千人民币打车直接去苏比克湾。这一路,光开出马尼拉就花了三个小时,晚上九点我终于抵达了酒店。不出所料,酒店门口已经安排了保安测体温,36.7度,我顺利过关。晚上在游艇会见到了船长,吩咐我明天可去船上帮忙维修。

比赛准备

菲律宾阳光火辣,这我未曾预料。事实上在菲律宾的第一个白天,我在身体和心理上皆被晒伤。

第一天我起个大早去船上,看看有啥可以帮忙。九点,船上已经有不少人在为维修做准备。绞盘被一点点拆开,各类绳索摊在地上等待修复,勇敢的队友已经爬上桅杆最高处检查维护。甲板下也忙得不可开交,人们紧张地准备采购下一段赛程的物资。我被分配维修前帆扣在前支索上用的金属扣。这些金属大部分由黄铜制成,但经历过半个地球的航行,很多早已变形,无法开合。我要做的是检查每一个扣子,然后锯开无法开合的,换上新的。

我一开始很享受在阳光下干体力活。但随着正午来临,太阳渐渐变得无法承受。撑到12点,我渐渐感到有些体力不支,下舱要了点水和零食。但即使这样也无法抵挡太阳无情的照射。我开始改变策略,尽量躲在阴影下,避免阳光的直射。但由于之前体力透支,加上时差,下午一点我返回酒店休息,傍晚才缓过劲来。这天晚上船上组织迎新,我在酒吧和船上的朋友喝了点,打了照面,然后便回去休息。

个人调整

经历过中暑后,第二天我老老实实买了防晒霜,也带了水壶。但其实这些措施远远不够。菲律宾本地人在中午这段时间几乎不在阳光下工作,即使需要工作也仅短暂暴露在阳光下,并且头戴遮阳帽,身着长袖。根据他们的穿着,我开始计划在这里的购物。在后来的采购里,我添置了白色长袖防晒帽衫和遮阳帽。这件防晒帽衫在后来的航行中挽救了我的皮肤,是我在菲律宾花费最值的两百人民币。

菲律宾的生活虽然短暂,但我也尽量学习当地生活方式。这里早餐习惯吃米饭,尝试过一次叉烧饭后,我也喜欢上了这种大热量的早餐,对付中午炎热的天气很管用。在菲律宾超市里有各类高糖豆奶饮料,价格实惠,对补充体力有帮助。唯一不大习惯的是当地饱受欢迎的炸鸡配米饭。吃了两三次,始终觉得怪怪的。

跨洋计划,无法确认的风险

在船只维修计划完成后,赛事计划出炉。我参加的第六赛段分为两个赛程,第一赛程是吕宋岛西面绕行,第二赛程彼时尚未确认,主要的原因是青岛站取消,因此组委会在三种可能性中选择:1. 停靠韩国;2. 停靠日本横滨;3. 直接开往美国。主要的矛盾在于菲律宾禁止十四天内过境中国的旅客入境,因此大部分国内队员都无法成行。但如果停靠韩国或者日本,中国队员们则有机会飞来目的地,然后随船开往美国。

彼时,开往韩国似乎是一个折中的选择,韩国对中国船员的旅行没有限制,且当地疫情仍处于初期阶段。日本的主要难点在于签证,申请日本签证最少需要两周,而当时距离启航仅有三周,签证签发的风险较大。从菲律宾直接前往西雅图也是个可行的选择,只是航行里程会多10%,也就是大约六百海里。但多出来的航期会加重物资采购的负担,而且船上的煤气罐有限,上届跨太平洋时就在比赛结束前用完了煤气,最后只能把意面放在冷水里,然后发动引擎放在引擎上加热。

事实上,更复杂的风险在于疫情的扩散。彼时西雅图已经率先成为美国疫情突发地区,这意味着在太平洋航行三十天后,目的地西雅图极有可能成为疫情重灾区。而一旦成为重灾区,我们停靠西雅图的计划也将随之泡汤,在航行的尾声极有可能改变目的地。因此组委会也要求每只队伍在下一段航行中增加十天的食物补给,以应对目的地的变更。

对于目的地,船上每个人自然是展开了遐想,从加拿大温哥华,到美国夏威夷。当然,我们都明白夏威夷仅是一个温暖而美好的愿景。

比赛

时间过得很快,绕行吕宋岛海域西面的比赛很快就到了启航日。三月十一日早上我提早来到船上,找到自己的床铺,把行李放下,然后把船上每个人的名字都记住。启航前,我们一行人穿上三亚队服,在船上拍了合照。最后锚绳松开,就出发了。

大使船员徐盛达:躺过每一寸甲板 不忍向三亚号道别w5.jpg

船上的病患

菲律宾的阳光非常猛烈,然而在海上因为有风,所以显得不那么热。但事实上这很容易晒伤,因为紫外线对皮肤的损伤和红外线转递在皮肤上热量不相干。我一开始没好意思穿白色的防晒帽衫,但之后实在太难受,就下舱换了衣服上来。在我之后,队友们陆陆续续都采取了这样那样的防晒策略。

然而更让人焦虑的是,启航前大副和船长皆不幸发烧,出发前大副已在床上躺了三天,几近痊愈,但船长一路剧烈咳嗽。一开始这让我非常担心,因为船舱内的空间极为有限,而所有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出汗,说实话很难有什么卫生标准。如果这是新冠疫情,那我们一船人的治疗和隔离都是巨大的问题。船长一直坚持自己不是新冠,然后我看看船上的医生朋友,他神态显得很放松,所以我也只能压抑住担心,投身集体的精神力量。我的床铺在船长隔壁,在一段时间后,我对门的朋友也开始咳嗽。在我睡觉时,常常伴随着一左一后两面夹击,很刺激。

事实上,在航行的第一天我便开始体温失衡,夜里结束轮值后,可能由于没有适应时差的原因,我开始感到冷,然后流鼻涕、咳嗽。但一定不能生病,我告诉自己。下轮值后我立刻着手治疗:服下大剂量感冒药,然后穿上三件外套 。老实说这三个小时我理应作维护工作,不应休息,但没办法,我仍然厚着脸皮睡了一小时。醒来时浑身是汗,我想应该好多了。

第二天晚上仍是同样的问题,我如法炮制,继续压制住了病情。然而船长并没有好转,他的脸上也渐渐失去了本有的红润,咳嗽的也愈发剧烈。我回床铺拿了七包Lemsip(英国板蓝根,柠檬味)递给他:英国也全部脱销了,这是我能买到的最后一盒。船长坐在沙发上看着我,说了声谢谢。

之后船长的病情没有明显的好转,但也没有明显的恶化。睡觉时我的身边仍然两面夹击。我在晚上仍时不时体温失衡,因此一直准备着外套。那件白色的防晒外套虽然不防风,但足够在热带的夜晚保持舒适的温度。

美丽的亚洲海域

虽然船舱下的生活不尽如人意,但甲板之上仍然非常惬意。白天,平静的海面有合适的风,我们的船如刀切豆腐般在丝滑的海面上行走,毫无波澜。夜晚,天空万里无云,月亮也未升起,我们的船航行在闪烁的海面,漫天的繁星在头顶悄悄走过。所有的这一切都不断地提醒着我为何参加克利伯,为何爱上航海。

大使船员徐盛达:躺过每一寸甲板 不忍向三亚号道别w6.jpg

大使船员徐盛达:躺过每一寸甲板 不忍向三亚号道别w7.jpg

比赛结束,被隔离在码头

我们于当地时间3月15日早晨完成比赛。但突发情况是,为了防止疫情扩散,菲律宾已在15日零点封锁苏比克湾全境,所有人不许进入。所以我们到港后也无法上岸休息,两百多号人被生生锁在码头里面,所有人就在码头上吃喝拉撒,等待着放行。一开始,我们得到的消息是中午有卫生部的人员来量体温,测量正常便可离开。但这一天等来的只有失望。

苏比克游艇会比较灵活,针对我们在码头隔离一事,他们的餐厅也准备好了外卖服务,酒水、食品一应俱全。我们就用洗船的自来水在大庭广众下洗澡,所有人坐在码头上喝酒、聊天、焦虑,分享着疫情下的无助。

完全无法确定的跨洋

两天过去,组委会也无法给我们准确的答复。可以看到组委会的人员每天都在加班加点工作,但我们一直没有准确的消息。

我们抵达码头后,15日当天便结束了清洗和维修,16日,所有人都在码头进行最后的狂欢。晚上,在组委会年轻人的自发组织下,我们举办了一个简短但意义非凡的颁奖晚会。船长戴着可乐瓶做的王冠接受了三等奖。其他的奖项包括了最孬球帆升帆奖和最不靠谱领航奖,分别奖给了把球帆升错和绕标失误的两只船队。

疫情爆发,总统下令立刻离境

终于在17日早上10点,赛事组委会召集所有船长开会,更新进展。11点,船长回到船上,和我们更新了赛事组委会的决定。这个决定是比赛延期10-12个月。听到这,所有人都沉默了。船长说这是着眼于全球疫情发展的决定。船员中,有人因为赛程取消很沮丧,有人因为可以跟家人团聚很开心,也有人因为目标的失去而迷茫。

船长继续宣布,我们所有人必须在20日零点前离境。

我查了查网上的信息,发现16日菲律宾总统下令封锁吕宋岛全境,所有外籍人士须在20日离境,不离境的需自我隔离14天。这跟组委会的信息完全一致。

最混乱的48小时

在发布了信息后,有很多决策需要做,比如机票怎么定,怎么去机场,船怎么收拾,等等。没有人一下子搞清楚我们确切需要做什么。我做的第一个决定便是订机票。回国的飞机几乎取消一空。我随身携带六十公斤行李,非常抵触在曼谷重新托运飞广州。与此同时,英国的入境政策仍然宽松,机票价格仅为回国一半。所以我最终决定飞回英国,定下了19日23:30最后一趟航班。

在所有人定好机票后,去马尼拉机场的交通便成了巨大的问题。好在克利伯组委会非常靠谱,帮我们安排好了小巴直达机场。

大多数人在18和19日这两天起飞。小巴每十二小时一班,我一波接着一波地送走朋友们,内心的波澜和情绪也随着时间渐渐流出身体。

17和18日两天,除了收拾船,我基本都在平躺,平躺在甲板的各个部分,珍惜和这艘船最后的时间。然而甲板上有太多啤酒瓶,太多垃圾,没人愿意清扫这些。大部分队友都住回了酒店,留在船上的人也不愿意收拾,我也就这么颓唐地过了两天,看日升日落。

大使船员徐盛达:躺过每一寸甲板 不忍向三亚号道别w8.jpg

大使船员徐盛达:躺过每一寸甲板 不忍向三亚号道别w9.jpg

最后回眸,与三亚号道别

19日早上,眼看所有其他船只即将人去楼空,我和几个朋友终于收拾起颓唐的心情,起身打扫。在正午的阳光下,我们从船头洗到船尾,收拾好最后一捆绳子,关上最后一扇悬窗,拍下了最后一张照片留恋。最后我们一行人拎着行李,坐上了开往马尼拉的小巴。

机场的10小时

克利伯很细心,给我们每个人发了口罩,以及医生的隔离证明。我们揣着两样东西,飞驰在菲律宾的高速公路上。这是我有史以来坐过最野的中巴:我们的司机从车队最后一名,一路飞驰至第一,然后在众多车辆中闪躲腾挪,在两个小时以内把我们带进了机场。下车后我紧紧握了握司机师傅的手,感激地道别。他一路飞驰就是为了在晚高峰前帮我们按时送到,我一看表,才下午四点,太敬业了。

我和朋友的飞机在深夜。但这时突发一个小插曲:土耳其在今天刚刚宣布禁止过去14天过境英国的旅客入境土耳其。我这朋友掐指一算,今天离他第一次入境菲律宾刚好14天,因此空姐死活不让值机。好在最后我们想到,当飞机落地时已经又多了一天,因此落地土耳其正好是出境英国15天。就这样,朋友顺利过关。

我在起飞前四个小时便开始排队,等到值机开始,我身后足足站了有两百余人。而菲律宾人工作效率真的不高,一整架A380的旅客,仅仅开放了两个值机柜台。我又硬排了两个小时过关,这时候一看时间,就只有不到一个半小时要值两百余名旅客,两个值机柜台......

不出所料, 飞机在起飞时因需要等待一些旅客有些晚点,但这些都无伤大雅,因为在零点前,我已起飞,告别了短暂的菲律宾时光。

回到英国

回到英国,由于一时失去了奋斗的目标,我过了一阵子自暴自弃的生活,每天吃了睡 睡了吃。看着身上晒伤的皮肤脱落,我在菲律宾最后的一点印记也随着时间掉落一空。整理行李时,看到黄色的防水外套,想起上一次穿上这件衣服还是去年五月英国训练时。心中很感激三亚给我的所有机会。

大使船员徐盛达:躺过每一寸甲板 不忍向三亚号道别w10.jpg

2021年赛事计划

“克利伯2019-20环球帆船赛将于2021年年初再次恢复,在进行完剩下的三个赛段比赛之后将完成环球全赛段的征程。

届时,参赛船员将出征横跨北太平洋、绕美海岸线和大西洋归乡之旅三个赛段的比赛,剩余各个赛段的船员和环球全赛段船员将悉数回归,从2021年二月开始,共同完成2019-20赛季剩余赛段的比赛。”


楼主热帖




上一篇:做客直播间 | 聊聊三亚大使船员的环球航海故事
下一篇:末日档海洋废土生存指南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好友

0

主题

9

贝壳

水手

Rank: 2Rank: 2

积分
78
发表于 2020-4-30 09: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躺过每一寸甲板 不忍向三亚号道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协议及隐私政策|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京ICP备18022294号-1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s://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