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3777|回复: 0
收起左侧

宋坤的航海日记节选(3月)

[复制链接]

0

好友

167

主题

357

贝壳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958
发表于 2020-2-8 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第三章  命运女神的考验

饭桌上我半开玩笑的跟她说“嘿,妈,你说我要是去环球怎么样?”

“我打断你的腿~” 她连眉毛都没抬。

        于是我就开始了习惯性的曲线救国,偷偷摸摸先干起来再说——争取到了青岛号上的全程船员名额,建立岸上联络,寻找媒体的支持,寻找赞助商的支持,各种计划和采访,一步一步的按照计划进行下去。几个月后当我捧着所有的功课再次找到母亲的时候,她已经没办法再打断我的腿,终于开始接受我是认真的要去环球这个现实。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2013年的农历新年我是在飘着雪花的英吉利海峡上度过的,作为全程船员最后一轮的培训艰苦异常,除了要学习普通船员的技能之外,还要掌握大量的救援导航泊船知识技能,以备在危急情况下能够代理船长职能。最终我通过了层层的考试获得了克利伯的带备船长资格和皇家游艇协会的船长理论证书。我极其兴奋的踏上回家的路程,脑海中满是各种各样的计划,想到那个曾经如此疯狂的梦想如今竟然触手可及,一天一天的变成现实,心里是抑制不住的骄傲和欣喜。

然而我人生中最意想不到的考验也就在这时毫无征兆的降临了。

        2013年农历正月十六,我训练结束后一路风尘仆仆的从英国赶回,一下飞机接到的却是母亲生病住院的噩耗。检查结果出来,竟然是肝癌的晚期。

        怎么会这样呢?我离开才不过两个多星期的,我走之前她还生气勃勃的,说好了等我回来一起庆祝,怎么突然就病得这么严重了?我的大脑一片混乱,回家丢下行李我便搭车直奔医院,家里的亲戚们束手无策,只等我回来。

       “检查结果出来了吧,怎么样?” 她躺在病床上带着微笑问我

       我还记得那个拥挤嘈杂的病房一下子变得好安静,所有人都觉察到了什么屏气吸声。

        我握着她的手,我说“妈妈……有点儿严重……”

“……有多严重,是癌症吗?” 她继续问道。

我的眼泪汹涌而出,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其实我根本没有自己想象的一半坚强,只能硬让自己点点头。

停了几秒钟,她继续问道:“……是晚期吗?”

        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原来准备安慰的话都变得那么虚弱无力,我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只能紧紧握着她的手没出息的伏在她身上啜泣的像个小孩子。少顷,我感到她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发,轻轻的叹息道:“你这个傻孩子,我是一个病人,你应该来安慰我呀,你怎么能哭呢?”

        我努力收拾自己的泣不成声,哽咽着努力说成句子“妈妈,我今天就去……找医生,我们……积极……配合治疗,今天……最后一次……哭,从这开始……我一定不哭……”

    我抬起头,迎上的是她最温柔的目光, “这才是我的孩子呀” 她欣慰的说。



       月光下无边的潮水轻轻涌来覆盖,褪去时带走了层层的回忆和忧伤。万千年之后,这里依然是世界尽头孤独的灯塔,我的头发被夜色撩动,似乎恒古以来,便是如此。

       没爱人,没工作,在我觉得自己已经再没有什么好失去了的时候,命运女神微微一笑把手指向我的老娘,我曾以为没什么能阻止我去主宰自己的人生选择,可原来生死无常也不过是她翻云覆雨般股掌间的游戏。

      刻薄如她,饶有兴致的看着我挣扎。

      每天,我和杨叔叔一起细心的照顾母亲的饮食起居,像普天下所有癌症病人的亲属一样,我们承受着从未有过的身心煎熬。母亲加上我多年的积蓄像流水一样的花出去,而治愈的希望却缥缈的如同海市蜃楼。如果没有这场突如其来的恶疾,她和杨叔叔原本应该年后就办喜事的,可谁知道等待我们的不是欢庆的喜宴而是与病魔无休的纠缠。

每月有一半的时间我们要在医院接受治疗,面对整整一个肿瘤医院的病人,我才知道世界上有这样一个地方——上下电梯里那个头发稀疏的伯伯,走廊里默默徘徊的那个阿姨,食堂里在你前面排队等待的那个叔叔,还有趴在阳台上打电话的那个瘦弱的女孩儿,每一天他们都要心平气和的与死神交涉。

华服是什么?金银是什么?胜负是什么?爱恨是什么?

        有时大半夜里会听见小车轮子咕噜噜的转动的声音从病房门口经过,妈妈就轻轻的告诉我,大概是旁边病房的谁谁谁离世了。那声音平静的就好像在猜测明天的天气。

生与死在这里就像一堆摊开了的筹码,我才知道原来每天让我们眼花缭乱的浮绘世事不过是生命这棵华美大树之上的附庸。

       我从来没有见她因为生病的事情哭过,可我知道在任何人都看不见的目光之后,她一定已经不知将自己的人生偷偷想了几千万遍,也许把枕头也泪湿了几千万遍。

比赛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我的航行准备工作却早已经全面停滞。我的环球是一场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放弃了的梦。我在她面前从此对这件事缄口不提。



                                     ( 未完待续 )
楼主热帖




上一篇:宋坤:不为彼岸只为海 她在男性为主导的领域活出精彩
下一篇:宋坤带你探访 | 第51届意大利巴克拉纳帆船赛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协议及隐私政策|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京ICP备18022294号-1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s://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