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301|回复: 1
收起左侧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

[复制链接]

0

好友

187

主题

986

贝壳

专栏作者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204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20-2-6 0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如不能直接播放请点这里>>

完美的初遇
“沉默的敬畏,我們看到哈納瓦夫劇烈的戲劇性岩幕在我們經過的時候被吸引。我們永遠不會看到更美麗的自然景色。”

—《Back to Nature》Thor Heyerdahl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2.jpg

1938年,挪威探险家夫妻来到马克萨斯群岛,开始了一年多的回归自然的生活实验,尽管后来这样的实验似乎以失败告终,但他们笔下那般美好的马克萨斯却鲜活如初。

在一篇巡航人写的博客里读到这样一段话,他说“地球上所有有治愈能力的液体都是咸的,眼泪、生理盐水,和大海”,深以为意。

而漫长的奥德赛般的航程过后,度过了与自我、与大海、与月光、星空、大海、飞鱼的对望与相处之后,就像久旱的庄稼迎来甘露般的雨水,就像饥饿的人看到面包,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3.jpg

在海上漂泊了21天,跨越3000多海里的距离,无论遇见的陆地如何贫瘠,似乎都能给浪尖上颠簸而来的我们以无限的慰藉。

太久没有见到人类,简直想要拥抱遇见的每一个陌生人,对他诉说大海之上的思念,蔬菜、水果、新鲜的食物,芬芳的鲜花与林木,一切都是我们的渴望。

马卡萨斯群岛,这片太平洋中心的小小岛屿,跨越汪洋之后的初初相逢,美好得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4.jpg

那天下午,梦想号经过沉睡的座头鲸一般的Motu Anakee,进入阿图奥纳海湾,就是当年高更坐着南十字星号六天六夜从大溪地赶来,

登陆梦中的野蛮天堂的那个港口,除了防波堤,一切都还是百年前的模样。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5.jpg

海湾里已经停了不少帆船,一进港,对面船上就有人来打招呼,仔细一看竟然是巴拿马遇见的日本朋友信,到达陌生土地的第一分钟就遇见熟人,让人心生安宁。

登上陆地,正遇见在加拉帕戈斯认识的四个法国水手,告诉我们,要吃渴望已久的水果,随手路边捡就好了。

山泉水汩汩流淌,痛痛快快的把二十几天的盐分和疲惫都洗掉,沿着山路往小镇慢慢走去,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6.jpg

果然如他们所说,路边尽是椰子、芒果、杨桃、葡萄柚、面包果、青橙、木瓜,野莓等等果树,大半都是野生的,

船长随手捡了个椰子砸开,清甜的汁水满满溢出,还没喝完,前面又是一树的杨桃和芒果,从没吃过这么酸甜可口的小杨桃,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7.jpg

贪心的嘴里咬住一个,再摘两个带上路,后来船员费哥开玩笑的抱怨,这里的芒果太甜了,不解渴啊?。

再往前走,转过山脚,小镇就在眼前,周末的镇子,像高更画里海滩上沉睡的少女,宁静而诱人,小巧却引人入胜。

高更的欢愉小屋,警察局,旅游办公室,小杂货店,邮局,一切都在“上帝也休息”的周日陷入沉睡,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8.jpg

镇上只有一家餐厅,唤做MAKEMAKE,这一日一并休憩。幸而在水手的指引下,找到了一家酒店的附属餐厅,理所当然的等待两小时才吃上了半成品Pizza和当地特色的椰奶炖野山羊肉。

不过可爱的波利尼西亚少女和婀娜的Mahu服务员(女生打扮的男生)都特别友善,偷偷把工作用wifi的密码告诉我们外,还在饭后开车把我们送回了港口。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9.jpg

之后的日子我们在Hiva oa 的交通几乎都是靠搭车,当地人对我们这些巡航客都十分热情,

即使只是开车经过都会伸出手来打个招呼才离开,翘起拇指和小拇指,如同我们“六”的手势,便是最热情的问候了。

岛不大,几乎每个人都认识彼此,于是当地的治安状况非常好,家家都夜不闭户,有的房子连门锁都没有。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10.jpg

岛上所有的酒店加起来也不过能招待三四十人,大半都是因高更而寻来的朝圣客,倒是不少跨越太平洋的巡航人把这里当成了聚点。

热情的岛民,遍地的水果,还有漫山遍野的野山羊、野猪、野马、野鸡,这里有足够的理由让人乐不思蜀。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11.jpg


异乡遇见的家人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14.jpg

初到Hiva oa 的夜里,忽然听见有人敲船,用中文问“有人在吗?”,船长惊喜的跑出来,原来也是一位巡航人,

她和老公,还有12岁的儿子保罗,五年半以前从欧洲出发,在加勒比海停留了五年,如今又迁徙到马克萨斯,准备把这里当作基地,继续探索周围的群岛。

听别的水手说,有中国人到港,她特别高兴,立刻带了水果来寻我们,她说“航行了五六年,第一次见到中国来的巡航客,太难得了!”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15.jpg

后来通过李洁,又认识了不少当地岛民,热情的马克萨斯朋友,打渔归来就送金枪鱼肉,打猎归来就送野山羊腿,

尤其那大金枪鱼尾,船长一向热爱鱼生刺身,这次真是撒欢的吃个够,忙碌一日,午夜的啤酒?时光,将一整天的疲惫治愈。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16.jpg

李洁告诉他先生我们盯着野鸡一整天幻想了各种吃法之后,他们竟然又送来5只野鸡。

船长拾掇出来的一条缆绳,拿去给当地朋友驯野马用,他们就给送来了三大麻袋上百个船长最爱的葡萄柚,

一口咬下去,全是汁水,船长说,这下直到斐济咱们都有水果吃了。

船员们到齐后,我们不得不出发去继续探索别的岛屿了,临行时依依不舍,泡着中国茶,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17.jpg

船长把我们中国带来的孜然、木耳、老干妈一样样的掏给李洁,希望家乡的食物也能给她一丝慰藉。

“La mer est la famille.”大海之上都是家人,这是我们遇见的中国人李洁的法国老公说的一句颇有哲学意义的话。

环球以来,我们认识了许多巡航客的朋友,每到一个新港口,第一件事就是去拜访附近的船,水手们总是乐于彼此帮助,

哪里有不错的餐厅、美好的风景,便宜的啤酒,他们总是毫不吝啬的把私藏的密辛一股脑的分享。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18.jpg

因为常常大家的路线都大同小异,于是总有重逢的惊喜,陌生国度的再次相遇,聊聊上一段航程的风雨,异乡也变得有了些许熟悉的味道。

虽然谁也不知道,下一次遇见是何时何地,但风和海浪总会在某时某刻把我们带到某一个美好的海湾, 谱写如歌般的相逢。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21.jpg

在马克萨斯的小岛Hiva Oa人的记忆里留下的梦想号船长印象,大约有两个身份,大人们会记得那个神奇的烤羊大厨,孩子们会记得那个会后空翻跳水的糖果船长。

那天傍晚,李洁给我们带来了祖上有中国血统的当地朋友牧打猎的收获——一条野山羊腿,船长决定邀请牧一家和李洁一家一起篝火野餐。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22.jpg

于是特别准备了辣炒金枪鱼盖饭和番茄炒蛋盖饭,又出动了我们珍贵的孜然库存,用正宗中式烤肉法制作了柴火烤羊。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23.jpg
除了把金枪鱼盖饭一粒不剩的吃光外,牧说船长应该留下开个烤羊肉餐厅,李洁的法国先生说,船长,我将永远忘不了你的烤羊肉。

牧的夫人制作的烤鱼酱料和刺身酱竟然十分有中国特色,豆豉汁、豆瓣酱、蜂蜜加上香蒜末,跟酱油芥末截然不同的味道,也别有风味。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24.jpg

临走,牧把酱料全部送给了船长,不知该如何感谢,船长就从百宝箱里把我们千万里外带来的古巴雪茄送了两包给他,收到跟当地的细烟丝完全不同的大烟叶卷成的雪茄,牧高兴得不得了。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25.jpg

码头除了是巡航人的聚点,也是当地孩子的乐园,每日午后,一群群的孩子来到码头,跳水嬉戏,一头砸进水里,溅起水花无数,小雨似的淅沥,

偶尔划了波利尼西亚特有的单边独木舟来,或是你追我赶的游来游去,不需要更多玩具,午后的笑声就荡漾整个海湾。

船长那日在洗船,一个后空翻跳下去,孩子们便炸了锅,全都游到我们船尾来,一遍遍的求船长再表演一次,

船长耐不住他们,只得又跳了几次,孩子们就一轮轮的欢呼,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26.jpg

后来船长再上岸去,总有人拉着他合影,俨然成了super star,孩子们见到他,都会跟他Hi five,还从家里摘了水果,游泳送到我们船上来。

后来他们再来港口跳水,梦想号就成了站点,总要游过来看看船长,邀请他一起去玩,

船长如果在干活,他们就过来帮忙,给船长拉着绳子,拿着水龙头,

船长总是会拿一大堆巧克力、糖果之类的零食给他们,一群小家伙就像加拉帕戈斯的海狮一般圆滚滚的趴在船尾甲板上,或者荡在我们船尾缆绳上等着好吃的。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27.jpg

他们不怎么会英语,船长的法文也很初级,可是有些时候人类好像是不需要语言也可以理解彼此。

我总记得那个黄头发的小胖子,拍着胸脯,带着小骄傲的神情跟船长说,Jacikie,柚子,我送你的哦。

临走那天,常常来船上的Allen一直静静地在帮船长干活,后来他抬起头,用法语问船长,“Jackie,你还会回来吗?”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28.jpg

那样忧伤的表情,我们到底怎样才能跟他说明白,虽然我们也许不会回到这里,但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呢。

离港时,Allen帮我们解开了船尾的缆绳,梦想号已经驶出了港口的防波堤,他和那些跳水的孩子还在挥动着手臂,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29.jpg

跟我们说再见的,还有站在船头的李洁,她的儿子保罗和先生。

尽管我们知道世界这么大,能相遇已然不容易,这缘分本就该带着十二万分的感恩收下,而不奢求更多。

可是每次离别,我们还是忍不住贪心的希望,这离别可以带来重逢,让这些珍贵的温情有下一章的继续。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30.jpg

总有人说,如果你现在的一天是生命的最后一天,你将如何度过,这是个假设性的问题,几乎没有人能预知最后一天的到来。

如果这是你跟这个人、这个地方的最后一次相遇,你会如何度过,这与我们而言却并非一个假设性的问题。

环球路上遇见的大部分地方与人类,我们真切的知道,这一生有很大可能,将不会再重逢,

“Jackie,你还会回来吗”船长的马克萨斯小情人如是说w31.jpg

于是每每想到此处,便忍不住想要放大自己的所有感官,眼睛、鼻子、耳朵、心,大脑,仔仔细细地去看、去闻、去听,去感受,去记住,

带着感恩和珍惜的心情去享受每一分每一秒的美好。

楼主热帖




上一篇:2017世界最大巡航船跨大西洋赛,勇敢者的游戏,你敢来吗?
下一篇:从剧组伙夫到男一号的奋斗之路-船长的帕漂纪实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好友

0

主题

319

贝壳

舵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2968
发表于 2020-4-5 21: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协议及隐私政策|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京ICP备18022294号-1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s://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