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065|回复: 0
收起左侧

帆船圈数学家:推倒姑娘,获得另一种升华

[复制链接]

0

好友

153

主题

1459

贝壳

船长

Rank: 6Rank: 6

积分
11497
发表于 2020-2-6 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徐鹏 于 2020-2-6 05:14 编辑

帆船圈数学家:推倒姑娘,获得另一种升华w1.jpg

足不出户第14天,每天掉的头发,以及果盘里的葡萄干和瓜子早已数完。另外,通过门前落叶坠地的时间,还有各树枝与地面之间的距离,也算出了我国西北偏北地区的重力加速度。
此时,我正坐在炉子边,一边翻弄着红苕,一边思考一些更高深的自然科学问题。
就譬如,在一座幽静的海岛上,在一个温度适宜的黄昏,几个穿着很简单的美女突然出现,摆在我面前的沙滩椅上,她们各自伸出一条大长腿,将其蜷缩成直角。(如上图)
试问,如何快速计算出沙滩椅的长度?
“笑话,这能难住我?”出于对真理的渴望,我立马找来了同村的阿芬。
首先,根据题面,我会选出一名腿足够长的美女,让美女尽量将臀部和参与计算的那条腿的脚尖顶调整到沙滩椅的首尾两端,前提是直角的构想不能被打破。
其次,我会用皮尺慢慢测出该女子大腿和小腿的长度,为了将误差降到最低,我需要对该女子的大腿和小腿反复测量,测量时间不限,最好能测一整晚。(由于白天和晚上人体肌肉舒张度不同,为了求平均值,必须过夜)
最后,将求得数据代入到勾股定理的公式里,沙滩椅的长度就有了。
“你都有皮尺了,为什么不直接去量沙滩椅?为什么还要去量美女的腿?”坐在火炉边只有5岁的小侄子问道。
“自然科学很复杂,有些真理,等你长大了才能明白。”说罢,我掏出皮尺,弹了弹手中的烟,脱下外套,缓缓走向阿芬。
是呀,有些真理,是需要时间沉淀的。
1665年,伦敦爆发瘟疫,欧洲各国封城,彼时,22岁的牛顿和19岁的莱布尼茨,一个人在英国,一个人在德国。起初这二人和我一样,不敢乱跑,躲在家里数一数果盘里的葡萄干和瓜子,数一数同村阿芬的头发。

到后来,这二人用皮尺量完了阿芬的腿,又将脑袋贴在阿芬酥软的胸口,记录着阿芬的心跳。为了测算阿芬兴奋时的心脏血管流量,这二人竟同时发明了微积分。一时间,成为数学界奇事。
就像我上面说的,真理是需要时间沉淀的,等到大学毕业,牛顿才恍然大悟,原来将姑娘推倒进而计算另一种液体流量,同样能推导出微积分。瞧瞧,这就是自然科学的神奇。
而这样的神奇,今天还在延续。
造船业的朋友都知道,微积分是流体力学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流体力学对于造船业,就好比解剖学对于现代医学。换言之,牛顿和莱布尼茨就是今天帆船圈的最大功臣。而这一切,似乎都得益于一场瘟疫。

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让世界停顿,真空一般的街道,诡异的宁静,逼迫着世人开始观察身边那些轻微的人和事。
33岁的荷兰画家维米尔,在伦敦瘟疫期间,透过阁楼上的窗户,开始张望四邻,开始盯着平日里都不正眼瞧的普通妇女,从倒牛奶的女仆,到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再到花边女工。
人一旦闲下来,这个世界会涌现奇迹。
我相信奇迹,昨天晚上,我翻出了被尘土封盖的数学装备,想试一试世界数学难题哥德巴赫猜想,关键是,等疫情过了,我还想着去南方,去海岛上研究流体力学,研究微积分。

帆船圈数学家:推倒姑娘,获得另一种升华w2.jpg

今天就写到这我还要和阿芬解题呢


楼主热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协议及隐私政策|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京ICP备18022294号-1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s://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