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411|回复: 0
收起左侧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

[复制链接]

0

好友

196

主题

1032

贝壳

专栏作者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675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20-2-3 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徐鹏 于 2020-2-3 15:30 编辑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1.jpg

video: 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903982170132365312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2.jpg

在三个月的漫长申请中,我们一度担心BIOT办公室会因为是中国人而拒绝我们到访这个敏感区域,

毕竟国际法庭刚刚宣判查戈斯应该被归还给原住民,而基于中美目前因贸易战而紧张的关系,让中国人来到领土争端地区可能会是个艰难的决定。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3.jpg

因此在得不到回复的日子里,我们给BIOT办公室发送了不少船长的航行履历,让他们相信我们真的是环球巡航者,由于跨越印度洋的需要,我们“不得不”过境查戈斯群岛。

终于在4月的最后一天,我们得到了巡航许可,得以到访这个地球上最后的人类禁区,独一无二的水手国度。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4.jpg

而来到查戈斯之后,无比庆幸我们为获得许可所付出的努力,在查戈斯的日子,是整个环球以来,我们度过的最惬意、最慵懒的时光,

因为没有网络,有了十分正当的理由慢下来,不用处理信息、联络或是搜寻什么下一个目的地的资讯,除了阅读、书写和探访海岛,以及邻居,再没什么可以做的。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5.jpg

每日早餐过后,船长化身探险家,装备整齐,开着他的小艇出发去小岛探访拍摄,伴着傍晚的魔幻日落徐徐归来,

有时带回几个汁水丰厚的椰子;有时是几片曲线优美的贝壳,有时甚至会带两条鱼回来,老鼠斑、杰克鱼或者东方石鲈,晚餐便十分丰盛了。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6.jpg

岛上许多红足鲣鸟,就筑巢在灌木丛里,不怕人,近在咫尺也不肯飞走,于是常常与我们面面相觑,

蝠鲼和黑尖鲨常常在船底游荡,偶尔把食物残渣倒下去,一群鲨鱼闯过来,疑心他都要戳上甲板似的。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7.jpg

陆地上除了一个曾经的居民岛上有荒废的房屋、只剩两面墙的教堂和杂草丛生的墓地以外,

其余岛屿都是椰子丛生的自然岛屿,听驻守的美军说,岛上除了椰子蟹,还有一匹矮脚马和几只鸡。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8.jpg

在这荒芜之中,巡航人的社区变得更加关系紧密,来自七八个不同国家的人类,俨然一个水手联合国,

查戈斯的自然一面留给船长去描绘,我便来分享一下查戈斯水手联合国的非典型社交生活吧。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9.jpg

非典型游艇派对(美国 )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14.jpg

作为水手联合国的派对去处,来自美利坚的两条船,无论是温馨的单体老式木船,还是全新的大双体,相比那些老欧洲似乎都是更好的选择。

小镇青年Trevor和大城少女Kimi,是我颇爱的一对夫妻,Kimi说起话来有浓重的加州口音,带着海浪阳光的味道,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15.jpg

对于聊天对象的幽默总能给出最积极热烈的反应,从这个角度而言,她是绝好的谈话对象。

她长着一张典型的亚洲人面孔,但初次见面她告诉我她来自美国,只字未提她的亚洲渊源,想是其中必有不愿多说的因由,便没有多问。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16.jpg

后来熟悉了,她告诉我她是韩裔,从小被领养,她的养母是在夏威夷长大的日美混血,而父亲是苏格兰后裔,所以她不会说任何韩国话,对亚洲文化也知之甚少。

印象最深的是她说的那句话,“you souldn’t judge me by my face.”,你不应该通过我的面容来判别我。

在起航出发前的夜晚,他们夫妻俩准备了丰盛的晚餐邀请锚地所有巡航者去他家做客。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17.jpg

船长出门前特意带上了青青侠作为咱们梦想号的小使者把来自青岛的祝福送给Kimi夫妇,还准备了咱中国的好茶一并带去。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18.jpg

船长对这条将近40岁的老木船Slow Flight爱不释手,十分温馨的小吧台,窄仄的小厨房有家的味道,浴室比起一般的巡航船要更宽敞些,空调也十分给力。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19.jpg

尤其是酒的供给,Kimi家绝对是我认识的巡航人里最称得上移动酒吧的一处,金酒,伏特加,朗姆,白兰地,威士忌,百利甜,红葡萄酒,白葡萄酒等等,不一而足,那些大家果真是欢歌畅饮的一夜。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20.jpg

女人们在船舱里话着家常,聊着各家船长丈夫“恼人”的执着趣事,或是家庭纠纷的解决艺术;而男人们则在甲板上聊着各自的航行,关于船只机械等等更一本正经的科学事实。

为不同饮食习惯而准备的三种意大利焗面,还有沙拉以及巧克力蛋糕做甜点,在查戈斯能享用到这般美食,实在宛如女王盛宴了。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21.jpg

第二日,船长特意载我去同他们拥抱送别,把来自家乡的青青侠送与他们全做离别礼,期待接下来能在罗德里格斯、毛里求斯,抑或其他地方再次相聚。

Kimi带着我送她的耳环,配她那条黑色印花的丝巾裙,举着杯子的微笑美极了,是她让我更相信自信的女人最美这样的句子不是虚言。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22.jpg

在Kimi走后半个月才来的David和Amy是知名的Vloger,之前在马代我们就一直约着要聚一聚,结果没想到一直拖到查戈斯才聚在一起。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23.jpg

那夜邀了我们和Patrick一船人同去喝酒,欢欢乐乐的聊起这几年大家的海上际遇,许多地方,我们都拥有共同的记忆,于是更多的心意相通,哪怕才相遇几日,也好像熟络已久的老友。

大家聊起各自船名的因由,从STARRY HORIZON到OSTRIKA,再到QINGDAO DREAM,于是船长将因航海和啤酒而负盛名的家乡青岛介绍一番。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24.jpg

躺在双体船船头的日光网上,看着天空发呆,这几日月亮不见了,星星更显璀璨,在这被时光遗忘的小岛之中,只有每每谈起天气才终于记得哪一日是周几罢了。

查戈斯的派对时光,好似日日都是,只好敛选两日给你,不再赘述。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25.jpg

啤酒与幽默(德国/英国 )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30.jpg
马克·吐温说:自十八世纪末叶以来,德国人好讲幽默,然而愈讲愈不相干,就因为德国人是做香肠的民族,错认幽默也像肉末似的,可以包扎得停停当当,作为现成的精神食料。

来自德国基尔的Robert船长显然不在此列,他是我认识的少数堪称专业的抖包袱选手,每三五句话总有一个玩笑甩出来的。我常常由于过于认真而落入他的陷阱,引得船长一同来笑我。

比如去拜访Robert那日,他说他客厅的底舱逃生窗,如果黑了灯进来贼会一不小心掉进海里,我认真的问难道你们夜里会开着逃生窗睡觉吗?船长抛给我的眼神让我迅即明白了这竟然是个玩笑。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31.jpg

让我想起多年前那位迟迟没赴约的葡萄牙友人告诉我他正在挑选出门的鞋子时竟然十分认真地给他建议的糗事。

Robert曾是一位杰出的软件工程师,开发了一款专用于茶叶贸易的软件并借此成为行业翘楚,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32.jpg

妻子曾拥有城中最大的运动用品商店,两个人退休后把手中公司变卖,买了眼前这条YARA,开始了巡航生活。

YARA是一条只有6吨重的双体,在泰国Robert扔掉了船里将近一吨重的山一样的垃圾,一些本以为用得上其实永远用不上的东西。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33.jpg

用他本人的话说,如今船不加他只有5吨,加上他和他肚子里的啤酒的话还是六吨。由于船体太轻,并不适合跑迎风,去罗德里格斯的大风大浪会把他的船弹起来,所以他们决定选择去塞舌尔的航线。

德国船长Robert和英国船长Graham除了对于啤酒的爱十分一致以外,还有他们的笑声也都十分独特,隔得老远也能听得分明。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34.jpg

但来自南安普顿的Graham,跟抖包袱选手Robert有着截然不同的幽默感,一种英国老绅士的矜持谨慎的冷幽默。

比如我们带了一瓶中国白酒给大家品尝,他说他只会在上午十点用这家伙作为一天的开始,我问那十点以前呢,你做什么,他说当然是除了喝一杯酒什么也不做啊,我的一天还没开始呢,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35.jpg

如此这般需要拐个弯想想才会发笑的幽默,当然幽默(Humour)这词的拉丁文原意就是液体,一种流动的没有固定形态的状态,所以幽默自然也有德意志和不列颠的产地不同。

Graham和媳妇儿Avril在2002年从英国出发,已经航行了18年,计划于明年将环球旅程告一段落回到英国,目前他们正担心英国脱欧的问题让他们不能长时间的把船放在地中海。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36.jpg

初次拜访他们的船Dream Away,让人想起《查令十字街84号》里洛芙友人对于书店的描述,“ 一间活脱从狄更斯书里头蹦出来的可爱铺子 ”,

他们的船相比一个家更像是一间杂货铺,柜子里塞着各种针头线脑,桌上还摆着一台缝纫机,听说我们的主帆需要一点儿修补,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37.jpg

女主人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一大卷帆布,还把针托和锥子借给了我们,再加上离开之前,Robert给我们的一大卷帆贴,帮助我们用五天时间将主帆来了一次从头到脚的大加固。

七十多岁的老夫妻偶尔跟船长一同去探岛、潜水,游个把小时,还能纵身一跳,爬上小艇;饮酒入夜总是我都累得哈欠连天了,他们还兴趣盎然的样子。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38.jpg

记得最深刻的是,我们问起两个人在一条小船上生活十七八年,他们到底如何经营的,Avril微笑着告诉我们“Acturely, we do not manage.”

实际上,我们并不经营。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39.jpg

70节大风的火地岛(法国/荷兰 )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44.jpg
在历史上高卢人似乎没打过什么为人称颂的胜仗,历史上也就拿破仑这一根独苗承载着法兰西人的冒险与勇敢,而近现代单人离岸远航法兰西人的独霸天下似乎终于张扬了许多除了高傲之外更为人称颂的冒险家特质。

而荷兰人的海盗精神,大海之上的马车夫更是早已人尽皆知,成为框架之中的某种固定形象存在。

查戈斯水手联合国里的法国人Bernard和荷兰人J恰恰符合我们对于两国人的典型认知。

Bernard驾驶着一艘自己做的赛船从法国出发,在泰国遇见女友Bi,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45.jpg

船内设施简陋,空间也不十分宽敞,每日都能见到Bernard摇着桨在那艘同样是自己做的浴盆一样的小艇上在环礁里钓鱼,渔获大约是他们除了意面之外的主要食物了。

而后来的荷兰人J的船是一艘铝壳船,他的妻子Sera的祖父来自中国,所以她有四分之一的中国血统。

他们从印尼直接航行到了查戈斯,并且打算从查戈斯直接去马达加斯加,实在是长航的热爱者。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46.jpg

并且他们之前的路线没有走巴拿马运河,而是去了阿根廷 ,绕合恩角过来。听他们讲起火地岛海湾里70多节的大风,险些把他们的船冲到礁石里去。

冰冻的海湾,当地土著甚至要在独木舟里升起火来取暖烹鱼,潘帕斯的冻土之疆,实在是难以想象70多节大风的模样,我问他们,当时你们做了什么(来拯救船)呢?

他们异口同声的回我,“nothing”,什么也不做,在那样的风里,除了关闭一切都能关闭的,什么也做不了。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47.jpg
美食与茶(中国 )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52.jpg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53.jpg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54.jpg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55.jpg

经过初见那日烤鱼的小试牛刀,来自中国的Jackie船长成了众人口中的烹饪达人,常有人来询问船长的烹鱼密辛,或是烹调建议。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56.jpg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57.jpg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58.jpg

某日船长渔获颇丰,于是心血来潮做了炸鱼肉丸子,开了小艇一条船一条船的送过去,我戏称他为查戈斯第一外卖小哥,毕竟在这荒芜人烟的群岛这是独一份儿的存在。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59.jpg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60.jpg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61.jpg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62.jpg

后来在一次次的出发准备中,将咖喱土豆,水煮鱼的菜单纷纷开发出来,让我们的查戈斯餐桌格外丰盛几分。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63.jpg

查戈斯野生鱼

咖喱土豆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64.jpg

寻一夜无事,请了大家来喝茶,把船上十几种茶叶一一摆出来,就我们所知同大家娓娓道来,也不由得感慨中华茶道之博大精深。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65.jpg

大家对于完整的小青桔中竟藏了好茶甚是好奇,泡水后茶香与桔香相映成趣,各国好友一致赞许。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66.jpg

虽然这一日的天气会议大海之上依然是肆虐的大风,但繁星灯影的茶香里,这似乎都不重要了,不过是再几日的查戈斯美好,又有什么可不满的呢。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67.jpg

接下来几日大家总是心心念念着Jackie的炒饭、油泼鱼、鱼丸子,如果查戈斯还有什么遗憾的话,大约就是大家的梦想还没有全然实现,

碍于材料不全没能上一节饺子课,以至大家念叨着一定要在别处再聚,这饺子课断不能就此遗憾错过的。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68.jpg

英国小说家格林,在他的《哈瓦那特派员》中这么说:“ 研究报告可以 印出各种统计数值、计算城市 ,借以描绘整个城市,但对城中的每个人来说 , 一个城市不过是几条巷道、 几间房和几个人的组合。没有了这些, 一个城市如同陨落,只剩下悲凉的记忆。”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69.jpg

这般说法具体到查戈斯身上,便是我们这几条船、几个人的组合了,没有了这些,只有海天与荒岛,故事未免落寂而单调,有了我们,水手联合国的剧集才多了许多生机和趣味。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70.jpg

光阴荏苒,岁月蹁跹,科学比人情更练达,于是很多美好都从那些省下来的时光和距离里被遗漏掉了。

在被世界和时光共谋着遗忘的群岛,我们不再徒然无策地只受时间的摆布宰制,我们甚至可以局部地、甚富意义地击败时间。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71.jpg

而击败的方式,就是我们用人类发明的文字将这里的故事记录、分享,更多的人因此而知道、而记得2019年的5月曾有一群人他们到达、他们遇见、他们分别,在印度洋中的这片地球上最后的人类禁区。

查戈斯水手联合国的我们在最边缘最异质的陌生人身上,得到了自身最清晰的印记。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72.jpg

地球最后的人类禁区里的水手联合国(二)w73.jpg

video: https://mp.weixin.qq.com/mp/readtemplate?t=pages/video_player_tmpl&action=mpvideo&auto=0&vid=wxv_903306473948758016

楼主热帖




上一篇:【青岛梦想号下南洋】马六甲海峡里的饺子、春联和渔网
下一篇:他用200美金买了船长一颗头,至今未付款!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协议及隐私政策|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京ICP备18022294号-1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s://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