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909|回复: 0
收起左侧

ITHACA号航海(10)船长意外病倒

[复制链接]

16

好友

43

主题

654

贝壳

大副

Rank: 5

积分
7284
发表于 2019-10-20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ITHACA_CRUISING 于 2019-10-20 19:57 编辑

提出环游世界梦想之初,有一个问题就在纠结着。茫茫的大海上,要是我们生病了怎么办?帆船航行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无论遇到什么问题,你都得自己想办法解决,船的安全要靠你,你的安全要靠船,人与船,谁也离不开谁。
在航海学校学习期间,我们了解到如果想取得高级航海证,也就是远航的船长证,必须得有急救证书(First Aid Certificate)。在学校的联络下,我们俩报名参加了为期一天的医疗急救培训,除了平时日常急救,主要学习如何实施心肺复苏法,此法对于心脏病突发和溺水救治极其有效。

出发前,我们花了上千块钱采购一大批药物,除了两大标准急救药箱外,还有家里常用的药,包括头疼脑热,咳嗽感冒,呕吐腹泻,各种类型的止痛药,跌打损伤的膏贴,烫伤药,以及外用伤口感染的软膏。我把家里几口人的各种生病情况都想到了,但却忽略了一点。

10-04.jpg

10-05.jpg

从东伦敦到伊丽莎白港,130海里的距离,我们趁着未尽的强风出发了,大海尚未恢复平静,船被海浪颠簸得厉害,很不舒服,大部分时间里,老公不得不使用马达确保船的安稳。

PE停靠在渔船旁边

PE停靠在渔船旁边


到伊丽莎白港时,已近中午,游艇会码头并不大,船位也小,我们进去看了看,还是决定不停靠在俱乐部,而是和一年前一样靠在了其右侧捕墨鱼的渔船旁边。这些渔船非常友好,一点也不介意我们占他们的“便宜“,听说我们要远航,还热情地从船舱里拿出网刚捕回来的一大袋冰冻的墨鱼,和剩余的十几袋冰冻面包送给我们,别看这些不起眼的面包,后来支撑了我们很长时间的航行。

10-02.jpg

我们刚系好缆绳,老公就对我说,他浑身难受,感觉很累,得休息一下。我开始以为他昨夜航行时睡得不好,但见他脸色惨白,伸手探他的额头,可不得了,烧烫得很,可老公却说他觉得很冷,大夏天的,非让我把毛毯拿出来盖上,最糟的是他浑身肌肉,没一处不痛,吃完退烧药,他埋头便睡。


原来,在东伦敦时,他就感觉小便时有些疼痛,是尿路感染,因此这两天喝了不少水,本以为能挺过去,不曾想,昼夜航行了一天,情况变得严重起来。一年前,在船出水的地方,那里卫生条件很差,我也曾得过尿路感染,需要多喝水,有利于病菌排出,每次去卫生间都痛得生不如死,药店购买的普药不见效果,最后只能去看私人医生开抗生素了事。


10-03.jpg


老公觉得能再忍一忍,先不去找医生,船上还有备用的普药,先对付看。第二天早晨,他身体变得更虚弱,吃抗生素药已是必然。船长倒下了,整个船的精神气力都没有了。两个孩子怕挠了爸爸休息,轻声细语,乘乘地躲进房间自己玩。


在南非和许多其他国家,抗生素属于管制药,没有医生的签字许可,药店不会随便将抗生素卖给民众。因为抗生素一定要按5-7天的周期服完,绝不允许服用三天见效停药。这一点上,中国药店里可以买到一些没有销售管制的抗生素,当初回国时买了一些回来,但却是针对感冒类的抗生素。我在船上翻箱倒柜找药,还意外发现了一个“古董“,是前任船长留下的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药盒。面对一大堆的药,却对老公的病束手无策。


最后,我们找到了一个不必预约的医生,圣诞临近,已是难得。为了避免以后再出现这种状况,我们向医生讲明,请求多开一个疗程的抗生素。其实,后来,我们知道,在茫茫海上,被细茵病毒感染的几率几乎为零,只有当我们进入都市时,才会生病。


南非有四个沿海城市可办理出入境,自北向南为瑞查德港,德班港,伊丽莎白港和开普敦。在德班离港时,我们并没有办理出境手续,而是准备来伊丽莎白港办理。因为,去年一个从开普敦离境的朋友告诫我们,那里手续非常官僚,他们耗时近一个月才离开,而且,开普敦的游艇会既拥挤泊位又小,我们要尽量避免给伊他卡找麻烦。


办理离港手续的办公楼

办理离港手续的办公楼

(此楼办理出关,当地人不晓得,很费劲才找到)

护照出关官员

护照出关官员

(护照盖章就这么简单在前台办理完毕)

此外,离开德班时,我的中国护照还在巴西领事馆申请签证,哪能出境?整个行程事先算好了时间,我们到达伊丽莎白港的第二天,我的护照准时寄到。但是,爷爷奶奶给孩子们准备的圣诞礼物却迟迟未到。


佳明系统的客服来访,检查系统后说可以换一个新的自动舵,但得等上几天,我们查看了一下天气,没有时间等待,看来,只能去下一个港口更换。
到达伊丽莎白港时,除了病了的船长,我们月前买的二手笔记本电脑也突然“病”了,硬盘数据读取有误,系统无法启动。这是船上唯一一台电脑,老公

在船上休息时,我则背着电脑在城里四处寻找维修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电脑被拆装了数次,总算又能工作了。

可怜的电脑

可怜的电脑



时近圣诞节假来临,素有“南非风城”之说的伊丽莎白港,不闹反静,老城中心肃条条的,帆船俱乐部也是关门大吉,和一年前瓦斯科帆船赛颁奖晚宴时的喧闹形成鲜明的对比,或许,我们的心情决定了感觉。

Vasco颁奖

Vasco颁奖

(2016年Vasco帆船赛颁奖)

两天后,我们办理了伊他卡的出境手续,过程简单迅速,一切顺利。下一个目标港是一个不为帆船所知的渔港-汉斯港(Gansbaai),我们受这里的朋友之邀请,想来看看这个以生产鱼罐头闻名的美丽渔乡。

万没想到的是,在这段航行中,在海上的暗夜里,我们遇到了两次惊心动魄的麻烦。大海继续给我们出难题,看我们两个远航新手到底有没有勇气向梦想的深处前行。

带着孩子去航海!
------------------------
2017年12月从南非开始远航,目前在智利,2020年将航于太平洋各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8022294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