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6061|回复: 1
收起左侧

水手日记 | 完美风暴与至暗至狂至乐时刻

[复制链接]

0

好友

682

主题

3976

贝壳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205
发表于 2019-10-11 0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徐鹏 于 2019-10-13 17:59 编辑



水手日记 | 完美风暴与至暗至狂至乐时刻w2.jpg

8月9日-10日,正值所谓10级台风肆虐福建、浙江、上海的时候,新闻报道的文字与网络上各种视频,以不同形式充分显示了台风的强劲可怕、摧枯拉朽的威力,伴随着地狱般的呼啸之声,所到之处,暗无天日,它主宰一切、横扫一切…...

先生发送了我一段台风疯狂呼啸、摧毁沿途一切的视频,问我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你们帆船环球比赛的时候,遇到这样的风暴,怎么办?安全吗?

对于我这样,在参加克利伯环球帆船赛之前,才参加过3次国内帆船比赛、总共比赛天数不超过12天、毫无远洋航行经验的菜鸟而言,我无言以对,拿不出任何理论与实践上皆具有充分科学性、说服力的答案。我理解先生担心我航海的安全,于是想当然地胡诌一番,以示安慰:我们肯定会根据天气预报,安排好避开风暴的航线,不会玩命的,哈哈。但我心想,大洋上的天气可谓是瞬息万变,而比赛又有各种规则,要适应与符合这两者,很难说比赛过程中一定不会遭遇风暴。如何应对、是否安全,从小胆大乐观的我,自有理由不怕,而且我对船长、大副有信心,相信他们会带领我们很好应对,我没有丝毫担心、焦虑。

9月22日上午11:39分,三亚号如愿以偿,以第一名的好成绩冲过第2赛程的得分门,为我们的总排名获得宝贵的3分,直到下午,大家还没从阶段性胜利的喜悦、激动、兴奋中平静下来,便被正式通知当天下午或夜里,我们将真的迎来热带风暴Lorenzo。

而因为未来的5、6天里,根据比赛规则,我们还需要持续航行在位于得分门正南,被称为“Doldrums Corridor”即“Doldrums走廊”的区域范围里。虽被称为走廊,但其实并没有一般意义上或地理概念上的走廊,而只不过是克利伯为帆船赛而设计出的一种比赛环节。冲过得分门的各艘赛船,必须航行于该走廊长约600海里、宽为56.77海里的范围内。但Doldrums,则因为气压的缘故,平日里就几乎无风,是帆船行驶、更是帆船比赛中的无望区,完全无望。

而根据天气预报,未来几天时间里,热带风暴Lorenzo的行走路线,将经过我们必须行驶于其中的“Doldrums Corridor”,意味着我们行进的航线将与她不期而遇。

也许您会说,可以选择避开风暴的路线啊,避免与风暴交锋。当然,这可以是一种选择。但要知道,热带风暴面积广大,且在不断变化、发展、移动之中,行踪不定充满诡异。另外,热带风暴就像吸尘器一样,吸走所到之处所有能量,留下毫无生气的一切,包括令人绝望的无风。这三者叠加,令人想准确判断热带风暴的路线变得异常困难,弄不好就会将我们的船驶入无风区域。

勇敢的选择是,go through it,跟她打一场正面交锋的阵地战。虽然这意味着,我们要顶着巨风前行,每行进0.1海里,都是在奋斗中获得的,意味着在甲板上的各种操作、船舱里的烧饭煮茶、睡觉、用洗手间等等一切,都会变得异常艰苦卓绝,但至少、至少我们有可以利用、驾驭的风,我们依然可以尽全力以更高速度前行,保持领先,在比赛中获胜,这是我们参赛的使命。三亚号从船长、大副,到普通船员,都是个顶个有胆量、有毅力、有勇气、不畏艰难困苦、珍视我们集体荣誉的人,我们选择勇敢的选择。因此,我们是逃不掉、躲不开这场热带风暴的,我们选择微笑着直面迎接。

决策一旦做出,人便心定与踏实。23号下午3:40,我们Sanya watch组6人,一如往常,早早全体都上得甲板,准备接班。上个值班的Visit watch组兴奋地告诉我们,午后他们如何看到了三亚号途经的位于船西侧的Iiha Do Fog岛,看到了岛上的火山,何等巍峨壮观,又如何美丽。

水手日记 | 完美风暴与至暗至狂至乐时刻w3.jpg

其实中午我在Navigation Station写水手日记时,听到站在船尾的纽约客Mary 大呼小叫“火山火山”,便知道到了大副前几天所说的Island of Fogo岛,Fogo的意思就是“Fire火”,并马上在TimeZone上查到了火山的名字:Mosteiros。后来询问多人,无一人知道火山名字的具体含义。

在几大自然灾害中,火山是我最喜欢的,理由很多,无须赘言。前几天从大副嘴里知道要经过火山,而且因距离很近,可以看得见,我就一直盼着能亲眼看看。得知火山到了,便跳着几步走过船舱走廊,蹦上舱口小楼梯,向西望去,欣赏一番。

就在我的正西面,一座巍峨的火山屹立在那儿,蔚然壮观。他的海拔高度与雄伟气魄,远远超出我的想象,我原以为就是座1000多米的火山,但实际上,估计能达到至少3000多米。Mosteiros火山的形状样貌,酷似日本富士山,只是没有山顶那美得不可方物的皑皑终年积雪。大概因正值午后,天气晴朗,异常强烈的阳光,令火山、以及在她山脚与半山腰处缠绕盘旋的云彩,都呈现出一种迷离、混沌的银灰色,显出她异乎寻常的宁静… 我暗自想,也许这就是热带风暴来临、我们接受未知考验之前,让我们最后享受一下的静谧吧。心里这样想着,竟可笑地,自己被自己感动了,对着火山自言自语:让我好好看你…...

3:50pm,Visit watch组6人陆续下甲板进船舱,甲板上只留下我们组的6人。虽然我们组被我称为“安静+行动组”,但大家都是第一次在大西洋岛屿上看到活火山,总是有点兴奋的,难免多聊几句。正聊得高兴时,船长的脑袋腾地从舱口冒出,因为事先知道风暴即将来临,我知道,我们这些天高悬球帆顺风前进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我们即将迎来暴风骤雨的考验!

根据船长指示需要进行的操作,我们Sanya watch组除了掌舵之外的5人是绝对完成不了的,于是请上刚下值的Visit Watch组的4位伙伴帮忙。就在船长布置任务、增添人员之际、为各种操作做准备的时候,果不其然,天色发生变化,灿烂的阳光早已消失了踪影,远处天边灰、黑色的云积聚得越来越多,沉沉的、几乎密不透风。风速骤然增加,随之,浪也大了起来,船冲出的浪花扑出6-10米之远,在表面翻起层层白沫,白沫下透出翡翠一般剔透的水色,船在风浪中剧烈地上下起伏颠簸,船倾侧得厉害。后来查看日志发现,午后时分,Barometer就已经开始下降了…...

水手日记 | 完美风暴与至暗至狂至乐时刻w4.jpg

大风大浪、上下翻飞与颠簸中,我们开始了一系列艰巨的操作,首先降下了与球帆配套使用的防卷网、升起stay sail帆;随后降下1号扬基帆,落入帆舱,5-6人随即再将3号扬基帆从帆舱里抬出、升起。而就在这升帆降帆的过程中,风与浪更大了,并下起大雨,风速从25节左右逐渐增加到了36-37节,我们开始操作降两节主帆。但在如此的巨风中,本来就很艰巨的降主帆,更是变得困难、危险至极,但再难、再险,我们也必须顺利完成。我在船的star board操作,看见船倾侧得非常厉害,支撑主帆的boom已经浸在水里。船长亲自在port side掌舵,同时与大副一起指挥着大家,但船身并没有马上bear away,最终,主帆受到的风力得以部分释放而bear away,而我们也顺利完成降下两节主帆。实在是千辛万苦!

水手日记 | 完美风暴与至暗至狂至乐时刻w5.jpg

以上各种操作,10人在风雨交加之中,拳打脚踢、全力以赴,足足忙乎了整整2个小时,而那时,雨更大了,我们一个一个都如落汤鸡一般浑身上下、从里到外湿得透透的,但大家居然如此步调一致地都高兴得大笑大叫起来。

如此这般得高兴,一是因为我们如此漂亮的团队配合,在这样的大风大雨大浪中,完成了异常艰巨的一系列操作,应该为自己的努力与完成喝彩一下;二是我们每人来参加这环球帆船赛,为的就是经历风雨、丰富人生、挑战自己,这样的风暴多么完美,让我们得以充分体验而获得满足感、成就感;三是因为我们自15号下午离开葡萄牙波尔蒂芒到22日下午那时,大家都已经8天没有正经洗过一个正常概念上的“澡”了,当然,有几位伙伴,用3瓶容量为1升的饮料瓶的水量,加上船员纽约客Mary带来的、我还是头一回见的洗澡机,在船尾甲板上,在大家齐刷刷行注目礼的情况下,完成了“甲板阳光浴 ”。而这时的大雨,除了为大家在完成evolution操作之后,热得大汗淋漓之时带来实实在在的清凉,也让多多少少有点脏乱的身体得到些许清洗与舒爽,哈哈。

我们的媒体船员管曦以她高度的专业水平,将上述我们evolution整个过程拍摄、记录下来,25号下午,她又将视频编辑、制作成短片,精彩至极,大家一遍、一遍地观看、欣赏,弥足珍贵。



因为狂风大浪,船倾侧得厉害,因此全体船员都照例坐到船high side一边,当时是船的port side。就在那时,所有船员都看到了,在我们身后,有一片巨大到看不到边际的黑压压、低沉沉的乌云,正以非常快的速度追赶我们,这时吹到身上的风,再不是清凉宜人的了,而是带来阵阵寒意,温度骤降。乌云很快就追上了我们,不容我们有多想的时间,整个海面早已失去了平和、宁静、活泼、欢快、激动,而变成令人惊悚与瞠目结舌的狂怒、咆哮、肆意,风速保持在30多节至40多节,最高到过47节!

我们相视会心而笑,知道刚才的大风大浪大雨,只是这场风暴的序曲,好戏还在后头呢。开始陆续有船员拿出手机,纷纷拍摄正追赶我们的热带风暴乌云压城的景象,绝对值得留念与回味。

自22号下午4:00我们上甲板值班那时开始,一直到24号晚上9:30左右,我们的西班牙大副跑到舱口,告诉我们下值后继续做support服务的几个人:风暴过去啦!这近30个小时里,我们3组watch、18位船员每次上甲板值班,看到的都是暴怒大海上的狂风大作、凄风苦雨、2-3米高的巨浪翻滚,白天都是暗无天日,夜晚与凌晨光景,更是一片令人绝望、如同地狱一般、茫茫无涯的黑暗。

因是顶风前行,我们的船一直要与如此巨风搏斗、抗争,因此一直倾侧到50度、更厉害的时候,则倾侧成60度的样子,两只脚只能靠两个脚后跟踩在平时垂直于甲板的窄窄的ankle breaker上,ankle breaker的宽度正好与脚后跟的宽度差不多,想要让脚更多一点踩在ankle breaker,都没有任何可能。每分每秒,都感觉船都已经直立起来与海面垂直了。如果不是两手死命抓住周围可抓的任何一根固定在绞盘上的帆绳,并用tether上3个抓钩中最长、中长的两个,将自己牵挂在Jackstay上的话,人随时随地就能随着船身在骇浪里上下狂颠中飞出船身,越过船最外沿护栏网而落入汪洋大海之中,并在1-2秒之间,便被狂暴怒狼瞬间吞没,就跟任何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你如此孤苦无依地、靠俩脚后跟的面积与两手抓帆绳,几乎将自己孤悬于我们三亚号这汪洋中的一条船上,她如同保护神一般全力护卫着我们。别以为磨难就此这些,一旦下起小雨、中雨或大雨,狂风夹着雨水,狠命打在你的脸上,有着尖锐的刺痛,令你日后久久不能忘怀。眼睛里的雨水令双眼模糊,有时雨大到几乎令你完全不能睁开眼睛。你想腾出一只手来,撸去脸上的雨水,都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一旦你一只手不能紧抓帆绳,船的上下狂颠,太容易让你站立不住而人向某个侧面翻转过去,如果再脚底打滑的话,你就会顺着几乎直立的甲板滑下去而重重摔在倾侧的star port一侧,可能鼻青脸肿、可能身上顿时轻而易举就再增添淤青若干。你只能任由雨水肆意冲刷、刺痛你的脸颊。

水手日记 | 完美风暴与至暗至狂至乐时刻w6.jpg

这还没完呢,船的port side一侧,每隔一会,从你身后左侧与后面,就会有高过船舷1-2米的大浪,不断从头到脚浇淋到你的身上。哪怕你穿了帆船运动顶级品牌Musto的防水外套夹克、厚实到不假借外力衣服自己就可以站立地上的防水重装备HPX,它们还是难挡如此频繁、从头到脚的海水淋浴,你是从里到外都是湿的。更有雨水,狡猾地从你已经掩紧、但依然存在丝丝缝隙的衣领里钻入,带着寒意,径直滑入你的脖子、前胸、肚脐,终而与那些已在你湿衣服上的雨水、海水汇聚。

有的浪头打到头上身上的连衣帽、防水服上时,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刺激着你的耳膜,折磨着你。很多更大的浪从你身后左侧打来时,落在你身上的瞬间,你以为是一堵墙轰然倒塌到了你的身上,带着不容分说的力量与坚决,把你推打得倾斜到一边。第一次经历这样重量级的大浪时,我顷刻间被打得不知所措,因为没想到会是这样巨大的份量。等你被浪打得斜侧歪斜到一边时,你本能地,更去牢牢抓住本已抓紧得不能再紧的帆绳,而这带给你新的、粗粝的帆绳磨着你双手的疼痛,不由分说。

在风暴袭来第二个值班,有了些许经验后,我便带上北海道渔民捕鱼时用的非常厚实的手套。这减弱了帆绳摩擦双手引起的疼痛,但带来新的问题便是,防水手套在这样的大雨大浪中,再也不防水了。一个班值下来,我手套里能拧出大概半斤海水与雨水,而双手在这样全湿的手套里待上4个小时,等再摘下来的时候,我以为我的手,别说是拉小提琴的手,连粗糙的水手的手都算不上了,而是被海水雨水泡发、泡白了的爪子,面目全非、样貌可憎可怕。

水手日记 | 完美风暴与至暗至狂至乐时刻w7.jpg

雨水、浪头带来的海水,让甲板上水流成河,再慢慢沿着斜面逐渐流出,风雨中,我跟同组的伙伴们开玩笑,这才是真正的deep clean。

每次值班的4个小时里,大部分时间,你都是如此这样地站立、紧抓、任雨水、海浪冲刷,如同俎上肉。而随着风向的变化,我们还要在这样的惊涛骇浪、颠簸飞扬的船舷的两侧、前前后后进行各种调帆与操作。而我们Sanya watch组更是chosen ones,被上帝选中要在这次与风暴的交锋中更多付出艰辛,风暴中我们上甲板值了3个班,而其中2.5个班都是在我上述的情况中度过那4个小时的。最后一班的2小时里,风暴力度逐渐减弱下来,风速也降了下来,我们得以稍稍喘口气。我信佛,相信佛说的,吃茶、洒扫…都是修炼。而这热带风暴中甲板上的种种经历,我以为皆是修炼,离成佛又更近了一步。哈哈,信佛是真,这成佛是开个玩笑。

水手日记 | 完美风暴与至暗至狂至乐时刻w8.jpg

与热带风暴Lorenzo这完美风暴交锋过程中,甲板上的一切自是一番光景,而甲板下船舱里则是另外一番天地,可谓冰火两重天。甲板上寒冷、透湿,船舱里奇热无比、浊气熏人、湿热难当、大汗淋漓、船倾侧到令所有人举步维艰,包括航海经验非常丰富的大副与船长。

因为雨水、巨浪,三亚号舱口、各hatch处已经都有很多进水与渗水,于是前前后后所有hatch只能全部关闭,舱口挂上了两层塑料帘子,于是整个船舱就成了几乎密不透风的封闭空间。海上本来就异常潮湿,平日里空气的湿度就非常大,加上风暴中的进水与渗水,船舱里就变得几倍于平时得潮湿,似乎所有东西都是湿的:船舱壁、我们睡觉所用bunk上的垫子、每人换下来后挂在舱口两侧Wet locker里早已湿透透湿的轻、重装备衣服和救生衣,我们自己因为出汗,也是湿的。一切的一切,都是湿的,这深重的湿气包围着你,令你没处躲没处藏。

除了这令人与物可以长毛的潮湿,另一个令所有船员几乎难以忍受的就是超级巨热。6位值班船员,其余15位船员如同15台永动发热机,每分每秒发散出大量热量。每日煮三顿饭、烧10多次开水以便为大家反反复复提供咖啡与茶水,这炉子在厨房里点燃着,又放出巨大热量。再加上21人携带的那么多电子设备、充电器,三亚号本身自带的电子设备,所有这些,令船舱里温度奇高,每人都滴着汗、不断喊热,大家时不时艰难攀爬上舱口5步台阶,撩开双层塑料帘子,将头伸出,尽情呼吸大海上我们称为的“新鲜空气”,以为自己降温,也冷静一下因这热度而有点昏沉的头脑。

排在湿、热之后,还有一样折磨着大家的,就是船舱里到处弥漫着怪异的臭味。说它怪异,是因为这臭味不是某种单纯的臭味,比如男生臭袜子、臭鞋的味道,或是所有船员都大汗淋漓而发出的体臭汗臭腋窝臭味,或是海水侵浸后的衣服因不能清洗而捂出来的味道,而是各种各样种不同臭味混杂了之后,所形成的一种难以名状的复合型臭味。它的丰富程度、复杂程度,超过我们的认知水平,令人不知该如何对它进行界定与描述。

如果说热、湿、臭,都还是比较纯粹的折磨的话,并不具有危险性,那最令人头疼、害怕的,就是因船严重倾侧而举步维艰、步履艰难,做任何事情都难上加难、带有巨大的风险与危险。

船倾斜成45-60度,使船舱的地板顿时变成陡坡,从船舱的一边走到另一边,距离也就短短的3米左右,但就是这3米,稍一不慎,人就会倒下。其实已经让很多船员多次滑倒、摔倒了。船舱两侧排列分布着或上或中下铺共计12个bunk床。除了下铺,中铺与上铺都有相当的高度,需要双手抓住bunk旁的绳索、攀爬着上到bunk上。但一旦船倾斜得厉害,爬上爬下中铺,需要付出比平时更巨大的体力、技巧,而上下到高高的上铺,几乎是mission impossible,同时带有太大的风险,稍一不慎,就可能会摔得各处淤青、甚至摔断胳膊、腿、甚至脖子。这样的事故,不是没有发生过,在几年前某届克利伯环球帆船赛中,有人从bunk上摔下来而伤到了脊椎,该船只好暂停比赛送这位船员到医院治疗。

在我们与完美热带风暴Lorenzo交锋了近30个小时、轮值了5个watch、行驶了200余海里,经历了上述种种如此这般的磨难与磨练之后,估计是船长刚刚查看了每6小时克利伯发送的官方排名报告,兴奋地告诉我们,三亚号依然位居第一领先地位,领先最强劲对手青岛号大概近42海里了,领先超强对手Ho Long Bay号更多,达到60多海里,与风暴的较量中,我们不仅权利保持了自己的领先,还进一步拉大了与两艘最大对手赛船之间的差距。其他各艘赛船就别提了,最大的差距达到了近400海里。我们不但战胜了对手,更战胜了自己。

到25号夜里11:00左右,我再查TimeZone上风暴图像,显示出形成于非洲某区域的这场热带风暴Lorenzo,自出生后便不断发展、西行,在越过了我们三亚号航行的Doldrums Corridor之后,西行不久便折向西北继续赶她的路了。

看来,这Lorenzo真就是上帝派来考验我们、磨练我们、提升我们的完美风暴。

本文视频、图片??管曦
楼主热帖




上一篇:水手日记 | 飞跃吧小宇宙 ?
下一篇:视频 | 高龄午餐班的欢乐时光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好友

3

主题

527

贝壳

舵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4704
发表于 2019-10-11 08: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协议及隐私政策|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京ICP备18022294号-1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s://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