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9572|回复: 0
收起左侧

水手日记 | 回忆三亚号的再出发

[复制链接]

0

好友

615

主题

3336

贝壳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3098
发表于 2019-10-9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水手日记 | 回忆三亚号的再出发w1.jpg

水手日记 | 回忆三亚号的再出发w2.jpg

UTC时间9月15日12:30pm三亚号吹响集结号,所有船员集合到位,按照流程,井然有序地做好一切启航准备工作。

2:30pm整,11艘赛船组成的船队浩浩荡荡驶出港湾,开始巡游仪式,准时拉开克利伯环球帆船赛Leg1葡萄牙波尔蒂芒到南美乌拉圭漫长的第2赛程。

这次的巡游仪式,虽然没有了伦敦启航巡游仪式上几千人聚集圣凯瑟琳码头、伦敦桥、泰晤士河上众多游船观看、喝彩、欢呼、摇旗、呐喊的盛况,但沿途两岸及海上各种船只上的人们,依然自发而由衷地向我们打招呼、挥手示意、喝彩… 因为三亚号排在巡游船队的第一位,向后望去,整个船队组成的队形在行进过程中,形成一个又一个漂亮的弧形,各赛船自桅杆顶端高悬的各色彩旗,迎风招展,如此得生气勃发、踌躇满志,对即将开始的近1个月大约5000余海里的赛,程显得甚至有些迫不及待了。

水手日记 | 回忆三亚号的再出发w3.jpg

水手日记 | 回忆三亚号的再出发w4.jpg

下午4:00,发令枪响,正式比赛开始。没半个小时,几个tack之后,三亚号就已经居于领先地位,冲在11艘赛船组成的船队的最前面。但变化也快,没40分钟,三亚号又逐渐失去第一的领先位置,而被青岛号、Ho Long Bay、Punta Del Este 3艘极具实力的赛船超出。在这4艘赛船之间,短时间里形成极其激烈的较量,谁都憋着一股狠劲,要在这漫漫似乎无尽头的5000海里最开始的短短30多海里中,拼个有你没我......这刚刚开头的2-3小时的近距离搏杀,似乎预示了这5000海里的赛段,将充满竞争、拼杀与较量,最后花落谁家、笑到最后,不到最后冲线,谁都不好说,难以预测。但我相信我们平均年龄才29岁的船长与大副的专业水平、拼搏精神,以及对胜利的渴望,如同我们西班牙大副于12月晚所说的掷地有声的一句话:We need to win it!!

但真正要赢得这个漫长赛段的胜利,谈何容易,不仅需要风、浪等大自然母亲的配合,船长、大副俩人精准的分析、正确的战略、有效的策略、灵活的应对不确定性与解决问题,需要全体19位船员高度的专注、高效的执行力、持久的耐力、一心一意奋力向前,还要有越多越好的好运气,不发生较大、致命的麻烦与错误。

从9月15日下午4:00正式启航开始,我们三亚号便一直径直向南行驶。到夜里9点多,正值十五的月亮十六圆,皓月当空、月色撩人到令人陶醉的时候,我们升起曼妙的球帆。11:23pm之后,小角度向西南航行。

9月17日凌晨1:15,三亚号驶过因著名电影而令几乎所有人向往的浪漫之地卡萨布兰卡,我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美丽的英格里褒曼那深情款款的眼神、微启而充满渴望的朱唇,男演员古柏深沉如大海的凝视与亲吻,以及卡萨布兰卡充满异域风情的城市、酒吧、音乐,摄人心魄…...她被多家权威旅游机构列为人一生中必须到达的地方。我暗自想,如果克利伯选择卡萨布兰卡作为Leg1的第一个stopover,那真是个太好的选择。

水手日记 | 回忆三亚号的再出发w5.jpg

9月17日一早7:00,三亚号继续顺风,基本保持与海岸线平行的航线向西南航行。9月17日下午6:00,完成一个漂亮的gybe之后,向东南方向挺近。9月18日午夜时分,再完成一个gybe,与海岸线相平行,后面的几十个小时,重新向着我们的大方向即西南方向的乌拉圭进军。

在此过程中,虽然各赛船选择的航线各不相同,远远地,三亚号继续与强劲的竞争对手青岛号、Ha Long Bay、Punta Del Este、Dare to lead这几艘赛船展开激烈的较量。他们时不时地出现在三亚号的前后左右,极目远眺,可以看到他们高高树立的桅杆、桅杆顶一直亮着的红灯,还有他们同样漂亮、饱满鼓起的球帆。

尤其到了18、19号,三亚号与Ha Long Bay、青岛号的厮杀更是到了几乎是近距离的肉搏,我们三亚号一会是第一、一会是第二、第三,还有一次克利伯官方报告里位列第六。但我觉得那是有点不科学精准的,因为它只是简单地以最终目的地乌拉圭为终点,据某个具体时间点,来衡量各赛船与终点之间的距离,从而进行排名。

这番肉搏里最激烈的,就是与Ha Long Bay的比赛,相距只有那么短短的10多海里,我仿佛都能看见Ha Long Bay号船长即我们Level 1训练时的教官Jorge那短小精悍的个头与招牌式谦虚的微笑。

三亚号的船长、大副与Ha Long Bay船长Jorge,都是我们集训Level1的教官,哥仨分工明确、通力合作,给予我们很好的指导与训练。现在哥仨分在了2艘船上,这几天里始终较着劲,一会我们领先一会Ha Long Bay更快,誓要比出个高下来!

除了拼在明处之外,Ha Long Bay还运用了比赛规则里可用的Stealth Mode隐身术,不仅消失在我们肉眼可及的视线范围里,而且也避过了雷达的跟踪,令我们在24小时里无从了解和分析他们的具体位置、所选择的路线、所采取的策略,从而难以选择应对措施。这是明明白白的,Jorge要将比拼进行到底的劲头啊......

比赛首要在于自身的实力与做对的事情,另外必不可少的,就是竞争对手犯错误,不是我们为人不厚道,而是事实如此。没想到机会那么快就来了,大概18号下午,正值我们组值4:00-8:00一班,我们的watch leader 澳大利亚医生Rick亲自掌舵,咬了牙要与居于我们Star board侧而稍稍领先于我们的Ha Long Bay飙船。一分钟、又一分钟,赶上0.01海里,又赶上0.03海里,距离一点一点在拉近,虽然艰巨异常,因为对手也在高速向前飞驶,下了决心不让我们赶上。但我们如此真实地在一丝一毫地赶上、而且意在超越!我们都为Rick鼓劲、加油,并根据风的情况与需要,随时进行调帆,因为这也体现了我们组的团结、实力与荣誉。

水手日记 | 回忆三亚号的再出发w6.jpg

就在这时,一直仔细地观察着Ha Long Bay一举一动的我们发现,他们的球帆飘动异常、形状怪异,哈,这意味着也许他们的球帆出了问题。果然,他们的速度明显降下来了,而我们则依然铆足了劲向前、向前、再向前。就在这时,我们年轻船长的脑袋,腾地一下冒出舱口,看到此情此景,不禁哈哈哈大笑起来、在空中挥了一下拳,对对手的球帆评价了一两句。我心想,别、别、千万别对他人的错误与困难指指点点,因为天知道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自始至终保持最高程度的敬意与将心比心,也许是我们应该抱有的竞赛态度。

话说回来,我们组非常好地把握了对手出错的这个机会窗口,很快,我们的船便稳稳地赶超了Ha Long Bay,而且差距越拉越大、越拉越大,直到他们只是我们后方天际处一个小小小小小小的帆影!我们组年轻而淘气的Denis 与Oolie,兴奋地向对手挥手,大喊Bye bye。

Ha Long Bay解决球帆问题,需要时间,天知道会给予我们多长的时间进一步拉开距离,以为后续的较量做好基础积累。之前最大竞争对手Ha Long Bay刚刚让我们有了一息喘息之机,另外一个更具实力的对手青岛号就咄咄逼人地追赶上来了。

自比赛开始,三亚号就一直选取最有利、最靠近欧洲、非洲海岸,与海岸线平行然后逐渐、逐渐向西南行进的航线,不仅可以充分利用沿途的风,而且也可以最大程度上节约路程、时间,并以尽可能的、最小的角度冲过距离起点大约1600多海里处的得分门scoring gate。

大部分其他赛船都选择了比三亚号更靠西的航线,但我们相信自己,坚持我们的选择。而后续发生的事实即越来越多的其他赛船都效仿我们,纷纷调转方向向东,靠近我们的航线。证明我们是对的,船长与大副选择了最好、最适宜的路线。青岛号亦是这些赛船中的一艘,这令三亚号在与青岛号的较量中有了一些些的先发优势。

三亚号选择这样的航线,不仅为了长远的5000余海里比出好成绩,也意在第2个赛段的得分门处得分。三亚号需要在11艘赛船中第一个冲过得分门,获得那宝贵的3分,为总积分再添份量。

回想伦敦到波尔蒂芒第1赛程中,我们曾经差点以领先的姿态第一冲过得分门,但最后冲刺中,青岛号超过了我们,我们位居第二过得分门,获得依然很不错2分。我想,船长、大副与我们全体船员誓不将历史重新上演!

自赶超了Ha Long Bay之后,三亚号便一直处于第一领先地位了,直到现在我写文章的现在,26号下午2:39,三亚号依然稳居第一。但实力超强、水手团队中有帆船职业选手的青岛号,一直在距离我们20多海里、10多海里、8海里、6海里的地方紧紧跟着我们,虎视眈眈。而且从前天上午开始,青岛也采用了Stealth Mode隐身术,消失24小时,令我们摸不清他们的方位、速度与情况。看来青岛是想让先前第一个得分门他们的赶超三亚再发生一次呢,这第一名的3分对于青岛也是同样宝贵的。

但说实在的,因为当时距离冲刺得分门已经只余下大概150海里,根据先前所选择的航线,我以为其实并没有太多可供青岛号可选择的方案options,大概怎么走、如何利用所到之处的风,其实是可以清晰分析出来的。而那时候隐身,大概是想在心理上影响一下我们吧,但三亚号是谁啊,还会受这个心理战的影响?

虽然船长、大副并不熟读我们毛泽东同志的书籍,但我们采取的态度,倒是深得主席思想的精髓,即:我们要在战略上藐视敌人,而在战术上重视敌人。三亚号尽我们所能,做好一切我们该做的,全体上下一心,就为全力、全速向前,同时分析青岛号可能采取的方案选择,以便我们所做的可以完全beat them,勇保第一领先地位,以最小的角度,冲过56.77海里宽的得分门!

水手日记 | 回忆三亚号的再出发w7.jpg

那一天多里,估计三亚号全船人员先先后后大概念叨了青岛号1000次之多。我们大副还跟我开玩笑,说我在船舱里,错过了他被拉升到30来米的桅杆顶,去瞭望一下青岛号在哪里。

与劲敌较量的好处之一,就是全程可以提高自己。为保证不让青岛赶超,大家一再讨论分析、研究、讨论,21号夜里10:30,我们还计划的是,再一个gybe,便可以于第二天上午大概6-7点来钟冲过得分门。但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风变化太快,以至于实际上,我们是在近半夜时分完成了一个gybe之后,到我们组4:00-8:00am上值的时候,我们操作了又一个gybe,而到我们8:00am下值到11:39am三亚号以第一冲刺得分门,我们组又先后从船舱穿上救生衣,上得甲板,帮助Will负责的China watch组完成了另外两个漂亮的gybe,这过程中,三亚号离得分门越来越近了,Yiha!

其实,这最后一段与青岛号的激烈较量,我们是有困难、痛苦的,因为就在Ha Long Bay因球帆出问题而最终落后于我们之后的第二天19号,我们的球帆Code3和Code2就相继有了麻烦 – 您瞧,被我说中了吧?绝对不能对他人的错误、问题指手画脚。

先是Code3在半夜黑暗中降下、拖回帆舱时出了大问题。也许是巨大的帆在拖过舱口的companionway台阶时被什么东西绊住了,黑暗中谁也看不清,又需要快速操作,于是情急之下就是拽了,由此Code3从上到下裂了个大口子,整个撕开了,真是要了命了!第一赛段我们已经因球帆两端被死死卷在前支索上而失去了宝贵的一天,而从差不多位居第二落到最终奋力才取得第五,我们断不能因球帆再失去这次的第一领先!

船长当机立断,安排团队中最年长、心灵手巧又擅长修补的Barry挑起重担,似乎是责无旁贷。每个watch组在每4小时轮换的support 值班时,都必须抽调1-2位人员,帮助Barry进行补帆。

补帆是工作量巨大而需极端细致认真的任务。我们Code3这个裂口,船长最初预计至少需要我们夜以继日地2天才能完成,但事实上,补帆人员除睡5-6个小时之外其他时间都在补帆的情况下,我们还是用了3天时间才完成。补帆是在局促、闷热、四周堆满各种帆与帆绳的帆舱里进行的,要用胶条、还要用缝纫机等等工具,补帆人员在里面忙乎得大汗淋漓、筋疲力尽。吃饭时间从帆舱里出来的时候,被我们戏称为监狱里放风时间,饭后则再继续进牢房。

当然,帆补得很好好,细密服帖。22号上午,我们降下球帆Code2,再次升起Code3时,我们还是看到了巨大遗憾,几乎是在曼妙漂亮的球帆正中间,赫然一条巨长的伤疤,令美人的脸增添了伤感与痛苦记忆。当然这只是外观,补丁处还需要做进一步处理,以便能使她更好地胜任后续工作。

而坏事总是手牵手、成双成对地出现。在2号球帆降下后,大家发现在球帆底部,居然有一些小洞。看似小,但在帆索上与巨大的风相互作用的时候,这些洞随时可能带来致命的问题,帆毁坏而且我们将面临再次损失时间,也许一天,更惨的也许几天。于是,船长下令,修补Code2,进一步修缮Code3。于是,后面的连续性规定动作便呈现如下:收拢Code3、降下Code2、升起Code3、修补Code2、收拢Code2、降下Code3、升起Code2、再补Code3… 直到两个球帆都可以令人满意、放心地投入使用。

补帆过程也从一个侧面体现了三亚号船员的团结与担当,补帆人员任劳任怨、埋头苦干,而其他伙伴则热情给予问候、称赞、鼓励,端茶送水给予支持。前前后后一共近4天补帆,真是印证了所谓任何成绩与胜利,多么来之不易,其中辛苦、汗水、心血,所谓冷暖自知!

回到上述的最后冲刺时间,我在帮助Will的China watch组完成2个gybe后,下甲板休息片刻,估算着距离,应该还有15分钟就要冲刺得分门了,于是我重新披挂一番,再上甲板,一定要亲眼目睹这次以首位冲刺得分门。伦敦到波尔蒂芒赛段我们以第二名冲过得分门,我就糊里糊涂也许在睡觉,也许在忙着洗碗碟不知怎么就错过了。

另外好几位同样不当值的伙伴,跟我想法一样,大家都午饭都不吃了,放在一边,上甲板与值班的伙伴们一起等候这激动人心的时刻。

大家相互开着玩笑,问别人是否能看到那个得分门呀?那个如此宝贵的得分门长得漂亮吗?比比看谁眼力更好,可以第一个看到啊?… 嘻嘻哈哈之际,我们大副因如此专注于比赛而无暇顾及的鸡窝一样蓬乱随手扎了个冲天辫的脑袋一下子冒出舱口,脸上一团喜气,笑意深重,兴冲冲地告诉大家,就在刚刚几秒钟之前,我们三亚号冲过得分门,第一名!话音未落,大家报之以热烈的掌声、欢呼声!

除了结果,我还惦记着我们冲得分门的角度,因为原计划是以非常非常小的角度过门,但昨半夜、今一早这样几个gybe下来,是否还是这样的呢?我这菜鸟充满好奇。

脑子里有这样的问号,便在甲板上待不住了,几步下了舱口的5个台阶 – 千万别小看这5个台阶,顶着巨风,船倾侧成45-60度角时,上下这5步台阶,不仅需要使出吃奶的力气,死命抓住左侧的扶手或右侧的护栏网,人才得以移动,还需要付出时间,5个台阶花上竟然1-2分钟,有时则会付出更大代价,腿、胳膊、脑袋碰出块乌青、磕出个包,或人全身倒在护栏网上,如没有这网护着,人就会直接摔向后侧晾挂我们重装备的wet locker,或中途摔倒,人仰马翻,后果不堪设想。

快步走过狭窄得只能容一人通过的过道,我冲进位于船尾的Navigation Station,查看TIMEZERO的图像,得以证实,因风方向多变而进行的好几次换舷,并没有影响三亚号以非常刁钻的小角度,由东北向西南冲过了Scoring Gate,继续驶向Cape Verde Islands,为三亚号获得了汗水心血换来的、异常珍贵的3分!

UTC时间9月22号上午11:39或左右,在驶离波尔蒂芒之后的近7天、163个小时、全程以平均9.4海里/小时的速度,三亚号终于以第一的好成绩冲过了大致位于N19度02W22度59附近、我们一路心心念念、志在必得的Scoring gate!

本文图片??管曦
楼主热帖




上一篇:水手日记 | 遭遇超强飓风洛伦佐
下一篇:水手日记 | 我已5天吃不下东西,3天喝不下水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8022294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