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4016|回复: 0
收起左侧

ITHACA号航海(7)离港前的暴风考验

[复制链接]

16

好友

60

主题

1196

贝壳

船长

Rank: 6Rank: 6

积分
14904
发表于 2019-8-29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017年9月16号傍晚,南半球春季刚过,德班港首遭暴风袭击。当次最高阵风90多节,浮箱码头几处断裂,我们和孩子当时都在船上,看到码头裂开的时候,我们拿出船上所有能用到的绳子来加固。
等到暴风平息,心想,风不可能会更强了,这是我们买船几年来经历的最高风速。哪知,不到一个月,德班又迎来了一场风暴,这场风暴更强,而且毫无预警,不仅是德班码头,整个城市都被卷入灾难之中。
Screenshot (43).png
(德班暴风当天)
Screenshot (47).png
(货运码头一艘大型货轮在暴风中失控,被吹到德班港进出口的嗓子眼卡住)
10月10号那天,伊他卡号环球进入最后两个月倒计时。我已离职,一个人留在船上忙活,老公要继续工作到年底,他照常去上班,孩子被送去公婆那里。
早晨,外面还是阳光普照,老公离开后不到一个小时,船尾所对的西南方向已是浑茫一片,雨雾很快像一堵灰暗的墙由远及近,被风推到眼前,能见度降低到几十米。刺耳的风哨,无数缆绳敲打桅杆的啪啪声,夹着黄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风很快掀起一波一波的海浪,把绑得结实的船吹得左摇右晃。
IMG_20171010_095120.jpg
(防波堤后面已经看不见码头)
IMG_20171010_095705.jpg
(几分钟后,防波堤也看不见了)
我们的橡皮艇绑在船尾,只有一根绳子拴着,在伊他卡的后方一上一下地跳着,说不好哪一分钟就会被船尾压进水里。我赶紧跳下伊他卡去加绑小艇,风雨越来越急,砸得我睁不开眼,雨点敲到穿着雨衣的背上砸得生疼,手臂长的距离,我竟看不清眼前的绳子,只能摸索着打个最常用的水手结。
等到我绑完小艇,手脚并用爬回上窜下跳的船上,转头一看,模糊中,左侧的双体船与我们逐渐拉开距离。糟了,一定是船前方上个月裂开的浮箱又出事了,几分钟后,伊他卡和她右侧35吨级重的邻居,一起被暴风推着向另一侧冲去。之前从船尾左后方吹的风一下子变成了正横风,邻船两个卷好的前帆很快被风扯裂出一道口子,帆布被风越扯越大,帆在疾风中像愤怒的恶魔,在我耳边嘶吼,犹如驱赶着一头暴脾气的狮子。暴风借着撕开的帆终于向伊他卡发起进攻,每一次阵风,两船叠加向右倾斜,回力时,沉重的邻船便重重地压上来,我再次奔出舱外,想要奋力挽救,哪有可能!?两船挤压的地方,根本放不进任何防撞物,一切都为时已晚。在我眼前,刚抛光不久的护栏受不住压力,一点点被压弯,变形,船体外层的护板也被压裂开,那是与船壳直接相连的地方,我不敢想像伊他卡受不住压力,船体裂开下沉的景象,而这时的暴风雨却没有善罢甘休的迹象。
IMG_20171010_143044.jpg
(邻船被吹开的风帆)
IMG_20171011_063847.jpg

IMG_20171011_073209.jpg
(第二天爬上桅杆俯瞰我们和邻居们的船)
举止四望,码头混乱不堪,记忆中的陆地坐标都已不知去向,满眼是帆船们在暴风中,如疯了一般,就着风雨的呐喊声,挥舞着桅杆和船锚向彼此冲去。我的天啊!我的世界开始旋转!
疾呼一声,我瘫坐在甲板上,放声大哭,声音和泪水瞬间被暴雨淹没,没人听得见,也没人看得见。
不知哭了多久,我冷静下来,回到舱内,找出船上的应急逃命箱,把里面的东西掏出来,装入护照身份证件,船的文件,现金和银行卡,以及手机笔记本电子设备。如果ITHACA漏水沉船的话,我得准备好逃命的物品。看看四周还有什么能装进去的,心下惨然,我舍不得船上的每一件精心挑选的物品,这不是茫茫海上逃生,需要带上淡水和干粮,可是我思来想去,也不知还能另外装些什么进去,应急箱的空间太有限了。如果我们的梦想要以这种方式向梦想告别,挽救船上的物品还有什么意义?
IMG_20171011_063548.jpg
这时,才想起尚未打开电子导航仪,去看风速,什么?!170节!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可能吗?这么高的风速可以和月前发生在加勒比海的五级飓风艾玛一相高下。
IMG_20171010_140641.jpg
我拍下的这张显示当时风速的照片后来被广为流传,因为,整个德班码头只有我一人把暴风当时的凶狠用数字记录下来。
半个小时后,暴风稍微有所好转,持续风速40-50节,但仍未停歇。突然听到外面老公大喊,他空着手,光着脚,浑身湿透地出现在我面前。原来刚到公司不久,就听到码头出事,顶着暴风雨开车一个多小时才赶回来。我在甲板上哭泣时,他电话里联络不上,以为我和船出了事,更是急得焦头烂额,到了码头,通往船的码头浮箱早已断裂,哪里见伊他卡的踪影,于是,他把笔记本电脑和手机留在码头,一头扎进水里,总算游回了家。
相拥那一刻,我们各自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无言以对,船还在,家还在,我们都还活着。
IMG_20171011_072906.jpg

IMG_20171010_155928.jpg
(邻船的压力把我们主桅的侧支索给压断了)
当有人和你一同面对灾难时,灾难似乎不如当初那么可怖了。刚才的恐惧与湿透了的衣服让我们在风中瑟瑟发抖,换好衣服,取出一瓶咖啡甜酒暖身。我们决定守在驾驶舱,瞭望四周,严阵以待,船的马达处于待机状态,如果事态恶化,我们要尽最大努力保船,保家,保护我们未成行的梦想。直到天黑,噬孽了一天的暴风终于缓和下来,我们和船都平安无事。这次暴风,让我感受了一场海上逃生演习。
第二天,港内救援工作开始,挤在一起们的帆船需要被一个个拉开,我们的泊位没了,不得不到码头外面的水域抛锚,这是伊他卡在我们接手以来的第一次抛锚。
IMG_20171011_101502.jpg
(第一次搁浅被拖拉)
德班港里的水域暗藏着不少变化的浅沙滩,当时正值高潮,前一秒我们抛下锚放好锚链,后一秒,还没来得急倒船就被风吹到沙滩上搁浅,学校里学的知识一点都没用上,船怎么使力也动弹不得。幸好一艘救援船在附近,慌乱中找可以用来拉船的绳子,总算安全地被拽了出去。
file:///C:/Users/Ithaca/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24.jpg
我们把伊他卡开到港的另一侧可靠的水域下锚,放到一比三的比例,一切看似安好。两天后,一场40节的大风来袭,船开始走锚,把锚链放到一比五,还是走锚,船被风吹着后退,当时,不明所以,收锚也不是,放锚也不是,船尾向港中央的一个航标灯直直撞去。等到马达启动,收起船锚,看到一个的装满泥沙的大塑料袋勾在锚上,原来这是走锚的罪魁祸首,锚在水底根本就没咬紧。德班港的水底类似这样的塑料袋甚多,我们又试了几次下锚,均未能成功,只好做罢。
IMG_20171012_090251.jpg
(风起,开小艇回船上,船后面的航标灯后来到底给撞个正着)
之后,我们和一个朋友戴维说好,两船并排绑缚在一起。他的船系在一个很重的锚标上,在几天前的暴风中安然无恙。这一次,我们练习了并列停绑船,并在船尾下了一个备用锚。几天后,港里来了一艘斯洛文尼亚的外国船,德班码头无法接纳外国船只,这艘船便和我们绑在了一起,三船并列。就在我们自以为安全的时候,港里又来了一次大风。这天是周末,我们有所准备,在大风来袭前,老公和戴维趁着低潮时,在船头前方左侧浅滩各埋一锚,我们都以为大风这次一定奈何不得我们。令人意外的是,大风从右前方袭击,那个方向是石块堆起的海堤,哪里能下锚,正是我们的弱处。戴维的船所系的缆绳没能承住55节的大风而断裂,两个备用锚受不住力慢慢后退,等到发现走锚时,三艘船已被吹到港道中央,若再后退,不是撞到别的船,就是船底触沙搁浅,真是要人命!
IMG_20171018_074346.jpg
如何用橡皮艇在顶风中下锚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如果带着沉重的锚链下锚,更是难上加难,锚链的重量,风的力量,和海面吹起的浪,都够你和小艇受的,全力行进的小艇更像不受控制的鱼在海面上左冲右撞。戴维和外国帆船上的夫妻二人均不在船上,我们不得不求救。最后,在港里两个朋友的帮助下,我们将锚埋在岸边的石头里,和风抗战了四个小时,才把船们一点点拽回安全地带。

这几个在德班暴风后中学习到的保船办法,在此后南美各国航行中,我们多次用来挽救伊他卡,岸边埋锚法甚至还挽救了一艘搁浅求救的瑞士帆船。
今天回头看,我不得不说,我们要非常感谢这一年上天给予的种种磨难和考验,没有这些磨难来坚强我们的意志,伊他卡一家人无论如何也走不到今天。
暴风,码头,我们,德班,很快 ITHACA号航海(7)离港前的暴风考验  012829gzjeyfqbellq7qez
楼主热帖
带着孩子去航海!
------------------------
2017年12月从南非开始远航,目前在智利,2020年将航于太平洋各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协议及隐私政策|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京ICP备18022294号-1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s://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