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77|回复: 0
收起左侧

她是游艇圈第二美女 宋仲基一生最爱的女人 出自名门 却为人低调

[复制链接]

0

好友

54

主题

555

贝壳

舵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3820
发表于 2019-8-5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木匠诗人
文\木匠诗人  欲读懂此文 需复习上篇



榕姑娘站在浮桥上,已经半个时辰了,她不动,也没人敢动,此刻,气氛十分紧张。

突然,她拔掉了头上的玉簪,秀发瞬时散开,如断崖瀑布触底,落上了肩膀,又慵懒的贴着身子自由滑下,迎着晚风,傍着夕阳,那一刻,那人,那景,就像是刚发芽的杨柳枝,在春风里起舞,在繁华中洗脱,妩媚极了。只见她又从腰间拔出了宝剑,指着离岸不远处的烟渚,大声呵斥道:“大敌当前,不能饿着,先叫外卖,赶紧叫外卖”。

凌掌柜这边也没闲着,他一面安排人手将港池里的画舫缆绳绑紧,盖上了帆布,一面热火朝天的在磨石上抛光着自己多年未用的宝刀,宝刀的背面,在用清水冲洗之后,依次露出了几个字,像是写着…,“庖丁牌刀具”。

这时,天色变暗,太湖上又多了几块动荡不安的乌云,随后便生出一道闪电,盘古开天般的雷声也相继而至,与此同时,灯塔上的瞭手突然亮起了火把,吹了一声口哨,紧接着大喊道:“前方二十里,似有敌船至”。榕姑娘听罢,当即下令,封锁港口,升火谯楼,开启所有机关消息,全员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说时迟那时快,伍家派来的200名刀手,等不及船靠岸,个个便如蜻蜓点水一般,又如鹰隼扑食一样,飞上了港口外的烟渚,眼看着就要登上码头。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榕姑娘急忙号令左右,速速打开藏在防浪堤中的火箭弩,调正方位,点燃线索,须臾间,一声巨响,只见“扭王十字块” 中,竟然喷射出上百种利器,有榴莲铁弹、有高跟鞋钉、还有许多装修会所时没用完的不锈钢五金件。那些来势汹汹的第一波刀手,轻功使到一半,来不及闪躲,无路之下,有的扎进了湖底,悄悄游上岸,有的被射出的扳手打晕,溺死于水中。

正当榕姑娘下令准备第二波攻击时,负责火箭弩的小厮突然惊呼道:“坏了坏了,火药像是过期了,膛线也花了”,此刻,同在谯楼上的凌掌柜,一边向冲上岸的刀手丢砖头,一边气喘吁吁的发朋友圈@鲁班神斧门姑苏售后服务部。

都说普通的企业,往往都逃不出“兴于销售,死于售后”的宿命,而鲁班神斧门却能在江湖上屹立千年不倒,成为全球知名的军火供应商,那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话说神斧门姑苏分部在收到客户投诉后,第一时间便组建了“火箭弩抢修小组”,据传,该小组当时由三位貌比潘安的铁匠兄弟组成,大哥宋伯基负责战略部署,二弟宋仲基负责技术攻坚,三弟宋叔基负责方案执行,三人打完发蜡,快马加鞭,火速赶往清风码头,对正在作战中失灵的SX-BSY号火箭弩进行抢救性修复。



再看看榕姑娘这边,已经完全进入了白刃战阶段,此时的太湖东,杀声四起,血流成河,上百号刀手,黑衣蒙面,且个个身轻如燕,在亭台楼阁间,在水榭浮桥上,挂檐踩瓦,摘叶当舟。此时,干净的明月下,清冷的水岸边,晃眼的刀光映在地面上,像皮影戏,砍、刺、插,再砍、再刺、再插,这样的局面,武功再高的人,也使不上招,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榕姑娘竭尽全力挥舞着单薄的剑,不停的抗击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刀,没有退路,没有侥幸,拼的全都是命。浪漫的人总以为这些是戏文,见血了,才发觉,哦,这就是江湖。

凌掌柜说来也不容易,此时的他,手里已经没有多余的砖头可扔,就连库存的蜂窝煤也扔完了,他四下环顾,俯身一瞧,不好,有人爬上了谯楼。说到这儿,掌柜的就是掌柜的,果然见多识广,处变不惊,只见他灵机一动,顺手便抄起了磨石上的菜刀,沿着安全通道,一溜烟的功夫,便无影无踪,看样子,这是要拼了。

榕姑娘好在平日里喜欢健身,因此在十二位唐代女侠中,体力还不算差。论剑术,榕姑娘可算得上甲等,而且在她的剑法里,还糅合了诸多的马球招式,比如,当切杆变换成剑招,往往就会令对手摸不着对路。此刻,榕姑娘以剑作杆,把刀手们的脚,冥想成果岭上的球,闭眼,运气,出招,手起杆落,切、切、切,片刻间,十多位刀手的脚趾被砍掉,纷纷倒地,嚎啕大哭。

但话又说回来,砍脚趾毕竟是雕虫小技,刀手们只需轻功叠罗汉,砍、刺、插,攻上三路便可,这不,榕姑娘眼看着就要顶不住,一刀接着一刀,一个接着一个,体力几近透支,疲软之态渐露。就在这时,突然从黑夜中飞出一暗镖,冲着榕姑娘呼啸而来,幸好被及时赶来修火箭弩的宋氏三兄弟遇见,用随身携带的多功能螺丝刀给挡住了,榕姑娘也顺势闪身,这才捡了一条性命,但此时她,已身负重伤。



说起这宋家三兄弟,他们本不愿参战,因为在宋伯基看来,神斧门之所以纵横江湖上千年,全靠两个字,中立,对,就是中立,更何况他们也只是分公司的基层员工,根本没权利肆意开战,若真要开战,那至少也得给总部发封飞鸽传书,然后挂送几十位领导。

不过,当宋家老二第一次见到满身是血的榕姑娘时,那一刻,什么公司制度、帮派规矩,他统统抛到了脑后,怜香惜玉之情乍起,顺带着一股脑的英雄气儿也井喷而出,对着那些手舞着砍刀要杀女人的男人们,一边喊着脏话,一边抡着铁锤,在码头上跑来跑去,力气之大,羡煞旁人。但就事论事,客观评价,仲基虽然胆识过人,且嗓门够大,可毕竟武功太差,三下五下,便被砍成重伤,宋大哥瞪圆了眼睛,目睹此状,想着二弟此番定不被定性为工伤,回单位也没得报销,于是越想越来气,索性便豁了出去,三弟随即也加入了战斗,可洪水将至,焉是几个沙包能抵挡得了?即便是宋氏三兄弟全上,当对面站着的是一百多位训练有素的杀手时,再卖力的呐喊,看上去,也像是螳臂当车。

可老话说的好,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榕姑娘气若游丝近乎绝望之时,她慢慢的挺起身,靠上了阁楼阑干,她努力的睁开眼,迷迷糊糊间,似乎又看到了一个人,他身着白衣,手秉长剑,穿梁过脊,来去如风,时而搅星刺月,时而抹颈杀人,那飘飘然的姿态,就如长生殿里霓裳曲的伴舞,又像是千年后人类在一种叫做电视机的盒子中看到的画面,他们管这叫特效。



后来,榕姑娘便昏了过去,当她再一次醒来时,那已是两天之后了。

相传榕姑娘是醒在一艘超大号的帆船里,当时她看了看周围,发现除过宋家老二,其余人等,多是普通百姓,也都不曾相识,倒是坐在她身旁的那位白衣剑客,气宇不凡,很像那晚在空中飞来飞去的人。剑客见榕姑娘苏醒,便迫不及待的吱唔道:“在下李生,实在有愧于姑娘,那伍兹本应找我寻仇,不想却连累了璧人,实在是惭愧啊”。榕姑娘急忙问道:“壮士何出此言?若不是壮士那晚出手相救,如今,我早已在黄泉路上了”。剑客摇了摇头,一脸悲情的说:“姑娘有所不知,只因那伍兹每次打球,都将我发至长安的信鸽击落,多次误了我的大事,如此,我才起了报复之心,那天,趁着在太湖上喝了点酒,便杀了几个平日里为非作歹的伍府家丁,伍兹误以为是姑娘所为,这才造成了今日局面”。

听罢,榕姑娘一时失语,不知该如何作答,她望着船舱外寂寥无边的江海,想到了那些白白死去的西塘门弟兄,又陷入了久久的沉思。直到第三天,榕姑娘从同船的一位高僧口中才得知,那位武艺高强的白衣剑客,以前也是西塘门的人,早年间任江陵分舵首领,后因此人嗜酒如命,且行事高调,一次在执行完任务后,竟然在朋友圈里写下了“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千古名句,当时还惊动了刑部,可翰林院这边却一片叫好,组织只怕受牵连,遂将此人除名。

再后来,榕姑娘的伤势逐渐痊愈,本打算就近下船,伺机折返回姑苏,不想当船行驶至越州附近的外海时,遇到了大风浪,接着又是连续数日的大暴雨,许多人因此不幸落水,好在榕姑娘命大,又一次被有缘人救起,后歇宿于梅山。

又过了半月,天气转好,清风码头之事,在江湖上也渐渐传开,梅山船帮的徐帮主,此时得知榕姑娘本人就下榻在自己的地盘,便亲自前来探望。而这时,越州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新帖的通缉令,被通缉的人,是一位名叫鉴真的和尚,听衙役说,此人勾结海盗、打劫商船、欲私通扶桑…,恰巧此时,正要出门迎客的榕姑娘也看到了这则通缉令,她呆呆的盯着墙上的那个人,突然想起几天前与自己同船的那位高僧。

我们常说,历史往往就这么奇妙,榕姑娘当然不知,这一年,正好是公元753年,是杨国忠得势的一年,也是鉴真东渡日本的最后一次。

彩蛋:话说铁匠宋仲基随鉴真和尚的大帆船到了日本后,没几年便混进了日本皇室,后来竟然当上了天皇,天皇在日本又称“天照大神后裔”,民间则亲切的称其为“太阳的后裔”。

本文节选自《游艇圈十二金钗》之《侠女榕之近》

特别鸣谢:松江府崇文馆《江湖宝艇》、岭南道水司档案《水之蓝》

后记:《游艇圈十二金钗》系列,选游艇行业十二位奇女子为原型,写好玩的故事,今人为古用,每位奇女子传分正史、前传、外传三部,内容纯属杜撰,不必当真。
               
原文地址点这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8022294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