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546|回复: 0
收起左侧

骑着船儿去旅行—范宁岛之苦笑不得的时刻

[复制链接]

0

好友

40

主题

863

贝壳

大副

Rank: 5

积分
6591
QQ
发表于 2019-7-30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此次旅程,我们带来了3块旧的风帆,准备给岛上的渔民作风帆。这种结实的材料是做风帆或屋顶遮雨布的极好材料。找教堂是迫不得已,我们不可能一块一块的给人剪布。如是,星期天教堂祈祷结束后,S和我起身去找教堂的执事,跟着他的脚后跟转进了一个小房间,房间里有主事的天父和助手正在数着皱巴巴的,刚从信众里收来的祷信钱,我们转述了有东西要馈赠给教堂,废了好久才让他们明白,馈赠品是用过的船帆。众人眼里原先的亮光不见了。又废了好久,安排人去码头拿帆。他们安排了Bruno开上他的农用小拖车到码头取帆。顺车还带来教堂回赠的礼物;两大串香蕉和几个南瓜。还邀请我们参加专门为我们举办的宴会,对此。S一口答应下来。赴宴时间是天黑以后,果然,Bruno的小拖车在天黑后驶到码头。其实,走路到教堂也就10来分钟而已。穿过一路漆黑的村社,来到毗邻教堂的一座大棚屋,妇女们三三两两的在棚屋外的简陋炉火上忙活着,年老的男人们四散坐在棚屋下的水泥平台上,大大小小的孩子们乱穿乱闯,零零星星的太阳能白炽灯给这硕大的,简陋至极的棚屋更添苍白感。会说英语的那位检查过Levana的警察安排我们在一个对面地上坐下来,接着所有的男人也都坐下来,S打趣说,我是女人,不应上坐。我虽大大方方坐下来,可依旧觉得空大慌!一屋子的男性!所有人坐成一个长方形。接着饭食拿上来,只见除开拿到我们面前的三四个大储物盒,其他人面前的饭食都是各家自做的。那宴会说白了,就是大盆大盆大米饭,间杂一些炸鱼块,晒鱼干,或地瓜,南瓜什么的。我们作为被邀的客人,面前的菜式多了一只煮过的公鸡。S干上了那黑乎乎的晒鱼干,我是久未吃鸡,啃上了鸡翅胖。看来微胖的警察作为陪客,吃饭的表情很是惬意。Fanning岛地处偏远,物资奇缺,岛民的生活完全靠海洋鱼类和巨芋。在这里,一袋50斤装的大米售价50美元,白米饭就是宴席里的主菜。看着大大一盆的米饭,没有任何佐餐的食物于我还是有些难咽。

我们很快吃好了。想着等大家吃好了,就可回船。警察朋友告诉我们饭后有给客人准备的娱乐节目。很快,一套大音响开出了乡村式的音乐,一群装饰着各种鲜花,和耶叶编织裙的大女孩们款款的跳起了舞蹈,虽然是结合了迪斯科音乐的舞蹈,但还是赏心悦目。接着,更小的女孩们。很可爱的样子,跳起来也是有模有样。这些孩子好像天生具有舞蹈天赋!坐上的男客们一丝不苟的看着,女人们则依旧站在蓬外。跳了一个又一个舞蹈,我们的手也拍累了。搞了一套献花,献礼物,这个宴会就结束了。我们刚被告知可以走了,就见所有人,男男女女,一个个活了起来,拼命地往平台中间部位挤着坐去。这些人笑着,闹着,片刻之间变得那么生动活泼。我急忙问我们的警察朋友,他们这是在干嘛 ?他表情尴尬,解释不清。很快,那答案自见分晓,原来这些人开始赌博的游戏。这响,每个人脸上洋溢着光彩,笑意盈盈!都顾不上和我们说再见了。我们也只好哭笑不得的打道回府。

另一个哭笑不得的场面是亲历一场内部人士聚会,一位与会者被罚宰杀一头生猪,煮来给与会家庭吃以赔罪。那是一个星期日的下午,我们转完了天主教会,来到了另一处较小的新教教堂所在地,被一位执事邀请参与下午教会会员的聚会。那一场聚会以无数次的会员之间的辩论组成。每当一位发言者讲完,所有人都需要应和。说的人慷慨而言,充满感情。如果不是那位能讲少量英文的退休老师,我们是搞不懂发生了什么。原来,这些人在总结教会家庭里的各种各样琐事。这其中,一位瘦弱的小个子男人情绪激动的大哭起来,他的兄弟则帮他发言。那个看起来横胖的大个子则发言反击。主持人模样的站起来又是一番情绪激动的讲话。这样搞了一轮又一轮,会议开到下午5点多,一点也不逊色于官僚主义的会议。会议的结尾,那位横胖的大个子被罚杀掉一头猪,次日中午煮来给大家吃。我们也被邀请赴宴。我们的朋友一再给我们强调,杀一头生猪来吃是一件超级大的事件,对于那猪的主人可是一个大损失!因为语言的关系,我们没搞懂他到底犯了什么错。次日中午,我们又来到了这里。猪是煮好了,一头大约七八十斤的白煮整猪盛在一个大铁盆里。妇女们很是喜欢我带来的香蕉面包。一块不剩的全给先吃了。这本应是午饭的宴席一只等到3点多才开席。照例,除开我,上桌的全是男人。这次的大餐是这白煮全猪。猪毛应是刮过的,内脏也去除了。好像这海岛的人不知道如何料理内脏器官。这煮过的猪连盐都没放过!大家吃得津津有味!他们吃量惊人!一人最起码吃了两三斤猪肉。那猪的主人也在席,神情里没有一丝沉痛感。男人们吃好了,剩下的又转给妇女孩子们。空气里都是肥猪肉的香味。这猪还是牺牲的值了。

太阳落山,我们笑着像猪宴的主人致谢。捧着肚子走在回船的路上。不知是脂肪摄入,还是那刻太喜剧性了,我禁不住大声的笑了起来,S也很快加入到我的笑声中。


楼主热帖




上一篇:骑着船儿去旅行—重返范宁岛
下一篇:好嗨尔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8022294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