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查看: 3456|回复: 1
收起左侧

《海角孤舟》(96)半夜紧急撤离

[复制链接]

1

好友

279

主题

3320

贝壳

专栏作者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0309

优秀版主

发表于 2019-4-26 0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出了勒梅尔水道我们原本计划去普雷诺(Plenau),但比我们早几个小时航过水道的“瓦艾瑞号”说通往普雷诺锚地的通道被冰封住了,研究近期风向和地形,“海友号”改变计划去Charcot港北面小岛Cholet抛锚。Chalot岛形状像个胳膊肘,开口向西,南面也相对开放,肘弯深处的锚地提供绝好的东北风避风港,但对西风不提供任何遮挡,无论是西北风还是西南风,这个锚地对任何带“西”字的风都不合适。

抛锚有些难度,因为海底地面很陡,抛锚地点不能离岸太近,“海友号”在水深十几米处抛了锚,放出80米锚链。拴岸缆更是困难,岸上石崖直上直下,光溜溜的没有突出的大石块可以套钢缆,钢缆只能斜着卡在石头缝隙里,被套住的岩石形状如尖劈,底座大上部小,钢缆一吃力很容易滑脱,反复操作了好几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歹把“海友号”停妥了,这才让“维拉号”进港,抛好了锚,在“海友号”小皮艇的横推下,跟“海友号”并排拴在一起,然后上岸拴缆。多么挑战的一天啊,过勒梅尔水道已经够紧张的了,抛锚拴缆又那么费劲,大家都亟需好好休息一下,可是锚地附近有大量游走冰山,锚地又很开放,尽管大家都很累了,当晚两条船还是安排了轮值守锚。还好一夜平安无事,冰山没来找麻烦。

我值班时间段是凌晨4-5点,我非常享受南极美丽清晨一个人独处的美妙时光。Charcot港很有故事,1904年法国极地探险家Charcot医生率领“弗朗西斯号”以这个港为基地度过了漫长的冬天,他在山头垒砌的石堆至今仍然存在,我在舱内抬头可见石堆上矗立的十字架。Charcot医生出身名医之家,家底儿丰厚,早期花自己的钱去南极探险,不同于追逐暴利的海豹屠猎者和企图留名于世的探险家,他是早期南极探险家中最浪漫、最有教养、最没野心的绅士,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位。

天气预报后天将有强东北风来袭,要不要转移到北面25海里更避风的Lockroy港?南极浮冰情况变化很快,被冰完全封住了的通道,只需一个风向合适的大风,浮冰就会被吹开。Cholet锚地的地形对东北风倒是合适,扛过这阵大风,等浮冰散开后我们还想继续南下呢,两条船一商量决定按兵不动,分别在西岸冰崖的另一侧(也就是胳膊肘外部)各加了一根横跨整个冰崖的长岸缆,卡在岩石缝隙中的钢缆受力角度向上,不大容易滑脱。

两条船的8根岸缆外加两个锚扛住了35节东北风,中间有一段时间完全违背天气预报,风向突然变成了正南15节,大群的冰山涌进了海湾,最大的一个圆顶冰山外观就像天文台,这两天一直在锚地附近转悠,我们紧盯着它一刻也不敢放松。这段南风时间不长,很快风向偏转到东南,冰山群也借着风力疏散了,真是谢天谢地。

第三天半夜,变幻莫测的大风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海友号”仪表显示风力“0”节,众冰山好像一下子被解除了风神的魔咒,在海流的推波助澜下,开始向锚地进发。看到这种情况值班守锚的老公马上叫醒迈克尔和布莱塔,大家一商量决定立即撤离Cholet,转移去Lockroy港。两条船由多根缆绳拴在一起,必须先让“维拉号”解脱撤离,然后“海友号”再离开。两条小皮艇第一时间上岸解缆,“维拉号”3根、“海友号”5根,解开8根岸缆不是瞬间就能完成的,特别是有两根缆拴在冰崖外侧呢。

当“维拉号”的3根岸缆收回后,第一个冰山已经接触到了“维拉号”的锚链,大事不好!估计这座冰山足有50吨重,如果它压实了锚链就很难摆脱了。哈维尔和布莱塔各自驾着小皮艇冲向冰山,顶住冰山后用马达最大转速去推它,几次用力过猛,两条小皮艇都曾打滑冲上冰山,驾船的人得用力推冰山使小皮艇溜下水,再换个角度去推,终于把冰山推到“维拉号”锚链的外侧,再送它一程到两条船的安全区域之外。

“维拉号”安全撤离后,“海友号”开始解最后三根岸缆,我们配合默契,干净利落地解缆、收缆、启锚、拉小皮艇上吊臂,整个行动花了45分钟,紧急情况下显示出有帮手的优越性了,多一个人效率高太多了。哈维尔在“海友号”上总共待了两个月,对双方都是很成功的经历,我们的经验是帮手的硬实力远远比软实力重要,如果吹毛求疵,按照我的性格哈维尔有点儿婆婆妈妈,也比较爱吹牛,但紧急时刻他真能帮上忙,就冲这一点他怎么吹牛我都耐心听着。在南极哈维尔获得宝贵极地航海经验,并和各商业帆船混了个脸熟,回到乌斯怀亚马上找到了职业水手的位置,这是后话。

“海友号”开着马达一路向北,路线跟勒梅尔水道平行,无风的南极之夜天空呈淡淡的灰蓝,清冽的空气醒脑提神,大半个月亮从云中露出脸来,把周围的一切照得清清楚楚。必须说南极的山、水和冰在晴朗的白天和晴朗的夜晚看上去完全不同,月光下守卫勒梅尔水道的乌纳峰少了几分震撼,多了几分神秘,甚至有几分妩媚呢。

正沉醉在梦幻般的美景中,突然刮起了东北风,阵风最高风速达到35节,南极变脸就是这么快!“海友号”开足马力一路颠簸着顶风航行,凌晨四点半开进了Lockroy港。好一个天然避风港,哇塞!港里锚着另外五、六条帆船,原来大家都在这儿呐!

2019年4月15日于智利帕塔哥尼亚Caleta Dardé
 《海角孤舟》(96)半夜紧急撤离
 《海角孤舟》(96)半夜紧急撤离
 《海角孤舟》(96)半夜紧急撤离
 《海角孤舟》(96)半夜紧急撤离
 《海角孤舟》(96)半夜紧急撤离
 《海角孤舟》(96)半夜紧急撤离
 《海角孤舟》(96)半夜紧急撤离
 《海角孤舟》(96)半夜紧急撤离
 《海角孤舟》(96)半夜紧急撤离



上一篇:《海角孤舟》(95)勒梅尔水道随冰逐流
下一篇:《海角孤舟》(97)最会赚钱的南极站来自小程序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好友

4

主题

3861

贝壳

船长

Rank: 6Rank: 6

积分
26963

最佳新人

发表于 2019-5-23 14: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极昼的南极也能看到月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8022294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