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签到 |在线客服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推广赚贝壳

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查看: 240|回复: 0
收起左侧

南非《華僑新聞報》:中國魯賓遜 翟墨獨駕帆船抵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9-29 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非《華僑新聞報》發表日期:2007.9.28


山東大漢“中國魯濱遜”、環球航海中國第一人翟墨上周獨自駕駛“日照號”無動力帆船來到南非理查德灣,這位被稱為“前無古人,後不見來者”的航海家近日接受了本報記者的採訪。

翟墨給人的第一印象是,黝黑、魁梧、自信,瘦削的臉,長髮披肩,一雙充滿智慧的眼睛顯示了藝術家特有的氣質,渾身散發著一種超人的魅力。
 
人說山東是出英雄的地方,那裡有著名的將軍村,有出名的水泊梁山,今天,翟墨以一個當代英雄活生生的形象站在我們面前。
 
翟墨有著山東人的豪爽,酒酣耳熱之際,他將自己的傳奇經歷向我們娓娓道來:

2007年1月6日出發
 
由中央電視台、中國水上運動會組委會、日照市政府聯合主辦的CCTV《文明之路'世界文明環球紀行》“日照號”暨中國人首次無動力帆船環球航海起航儀式於2007年1月6日在水上運動之都——中國日照的世帆賽基地啟動。

《文明之路》是是中央電視台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電視製作行動。翟墨自駕“日照號”帆船環球航海是《文明之路》項目的重要組成部分,將獨立完成《文明之路》在海上路線的拍攝任務並參與後期製作,他也將以此成為中國單人無動力帆船環球航海第一人。

按照計劃,“日照號”攜帶裝滿中國古現代文明結晶的“中國箱”等重要物品,從水上運動之都——中國日照啟航,經過雅加達、好望角、巴拿馬,穿越中國海、孟加拉灣、阿拉伯海、紅海、地中海、加勒比海等海域,橫跨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途經40多個國家和地區,然後入境中國香港,最後歸航中國日照市。
 
據翟墨稱,此次萬里環球之行實際的路線有一定變動,始於山東日照,途經香港、雅加達、賽舌爾等地,來到南非(後期將再到巴拿馬、夏威夷、上海和青島)。翟墨航海採用的是古老原始的方式,沒有衛星導航,靠的是一張海圖和羅盤在海上漂流。

不過,翟墨當然也不是一個莽撞的勇夫,他的帆船船身長12米,採用了先進的科技和新材料,在遇到大風大浪時,會自動校正平衡,在沒有意外情況下,途中不會翻船沉沒。為了保障安全,他將在南非添置海上自動衛星定位報警裝置。

一個山裡人與大海的不解之緣

翟墨是山東泰安人,中國著名的泰山就在泰安境內,一個山裡人,居然與大海結下了不解之緣。

從給人家畫廣告牌到獨立創作油畫,一直到後來投身於影視制作,翟墨在藝術圈轉悠了十幾年。1998年,他開始接受邀請到法國、新西蘭等地舉辦畫展。他沒有想到,偶然聽到的一句話改變了自己人生的“航線”。

當時,他在新西蘭國家藝術中心舉辦油畫展,同時給當地一家電視台拍專題片,接觸了一位來自挪威的老航海家。因為躲避南太平洋上的台風季節,老人將帆船停靠在奧克蘭港灣。翟墨問他去過多少個國家,老人略微沉思了一下說:“我不記得了,不過我已經繞地球轉了一圈半了。”

就是這樣一句說者無意的話,在翟墨聽來卻感到了一種震撼,他覺得,自己潛意識裡的一種東西被激活了。因為從小就遠離家門,一直很欣賞“背包旅行家”的生活方式,不喜歡在一個固定的地方長住。帆船,給他打開了通往這種生活的一扇門。

決定自己要弄一條船

2000年2月,翟墨把舉辦畫展積攢的所有積蓄都掏了出來,到離奧克蘭五個小時航程的一個小島上花40多萬元買了一艘8米長的無動力二手帆船。

付了定金後,他才意識到,自己根本就不會駕船!因為過去從來也沒有接觸過,也不是在海邊長大的,他不知道如何把船開回去。

船主幫他把船開到奧克蘭的碼頭,一邊開船一邊告訴他怎麼駕船怎麼掌舵,怎麼使帆。用了將近五個小時的時間,翟墨學會了駕駛無動力帆船。

從那以後,他把家裡所有的東西都搬到了船上,開始過起了船上的生活。土著人的那種熱情,沿途海島的風土人情,更能激發我作畫的靈感。

擁有了自己的第一艘帆船後,翟墨的航海之行一發而不可收。2000年2月至2001年8月,他自駕帆船環航新西蘭一周。駕駛帆船在奧克蘭停靠的航海家們曾告訴他,新西蘭周邊的海域十分複雜,“如果能繞新西蘭一周,也就有遠航的資本了。

歷經艱險三萬多海浬

從2000年2月至今,翟墨已獨自駕駛帆船航行了三萬多海裡,被人們稱為中國“魯濱遜”。在航海過程中,翟墨經歷了各種各樣的危險。風暴、巨浪、暗礁、鯊魚、斷糧少水,任何一種都可能會帶來致命的危險。

在南太平洋航行的時候,翟墨看到過像鏡子一樣平的海面,也遇到過十幾級的大風。沒有風,帆船就失去了動力,翟墨只能無助地隨船漂流;起大風的時候,海上掀起十幾米高的“湧”(翟墨稱很大的浪為“湧”),幾乎要把他的小船打碎。

有一次,翟墨遇到了11級大風,把船帆都撕成了一條一條的;海水呼嘯著砸下來,湧進了船艙,船上帶著的所有食物、盤子、鍋等都被“湧”擊碎了。

天空是黃色的,海面上一片黑灰,翟墨用繩子把自己拴在船上,自己動手給劃了一個口子的腳打麻藥,然後閉上眼,強迫自己什麼都不想……

大約三個小時後,“湧”退了,身高1.85米的翟墨爬出船艙,用盡全身的力量把帆升上了桅桿,他感覺自己的體內的血液已經完全凝固了。

還有一次,翟墨在深海裡航行時,後面有一條大魚跟蹤他,一直與他保持著10米左右的距離,湊近看,竟然是一條大鯊魚!夜裡,鯊魚借著月光一次次跳出水面,讓翟墨感到非常恐懼。鯊魚跟了他一天一夜直到消失後,翟墨才放下心來。

他這樣形容,在大海中的一艘航空母艦看上去要比河中漂浮的一片楊柳葉子還要小,那麼,他的帆船在大海中更是微乎其微了。出海之前我從來沒有考慮過結果。

如果整天考慮那些事情的話,我就不敢出海了。每次遇到危險的時候,我恐懼和害怕,有時自己就會產生一種想法,如果船沉了,我能活著漂到一個島上,然後在那個地方開一個中國餐館,再也不航海了。

但到了下一個目的地時,這個想法就不存在了,這種挑戰能夠刺激你的一種欲望。面對那種風浪的時候,或者自己在駕駛著船的時候,我自己感覺特像個男人!

除了各種各樣的自然困難,翟墨還要克服常人難以想象的寂寞和孤獨。對於單獨航海的航海者來說,這是比風浪、鯊魚等更難以克服的困難。因為多少天見不到一個人,航海者常常會患上失語症甚至精神崩潰。

在航海的時候,翟墨每天只休息三個多小時,休息時他會把船舵綁在自己的腿上,而且每次休息一個小時左右就必須起來繼續上路,否則帆船可能就會偏離了航向或是遇到危險。

翟墨在海上航行最長的一次是29天。在深海裡,就像走進了蠻荒地帶一樣,四處汪洋,只有他一張帆,一個人,在浪尖上穿行。每日每夜,翟墨都在重復著同一種生活,眼裡除了太陽的起落,便是始終沉默的大海。

有時候,翟墨特別想能找個人說話,排解一下內心的那種恐懼和害怕。這時,他常常會站在船上大喊,發洩一下獨自一人在海上的寂寞和苦悶,或者給自己壯膽。

在南太平洋,翟墨到達過許多小島,島上的居民都非常熱烈地歡迎他,並且互相用簡單的英語進行交流。在這些小島上,翟墨聽到了原始的也是很震撼人心的音樂,看到了美麗的土著舞蹈和繪畫。

經過北海道

當年經過北海道時,正值冬天,儘管穿著防水衣,但海水沖到身上,仍然有刺骨冰涼的感覺,這種感覺很難用語言來表達,但是,通過這個經歷,他深切地體會到了北海道人在環境的薰陶下個個吃苦耐勞的說法。

浪漫豔遇擦肩而過

在與這些淳樸的島民交流時,翟墨有好幾次與愛情擦肩而過。在波利尼西亞群島中的一個島上,當地一位酋長的女兒看中了翟墨,酋長也同意翟墨把女兒帶走,但是翟墨最後還是拒絕了。

“我喜歡孤獨,再說航海的危險性太大了,我沒有辦法,我不能帶著一個姑娘去,也不能讓一個心愛的人老為自己擔驚受怕。”

已經39歲的翟墨說,他打算40歲之後結婚,同時也停頓一段時間,好好陪一陪70多歲的老母親。父親已經去世了,從2000年至今,翟墨只回過泰安老家三次,每次都匆匆來去,讓老母親一直為他擔驚受怕。

一個油畫家

翟墨出生於一個普通家庭。父母都從事煤礦工作,兄弟六個,他排行老六。小時候的他,用翟墨自己的話說,“在家很乖,很聽話”。

1985年高中畢業後,翟墨考上了山東藝術學院,學了兩年的油畫。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他開始留起了長發,因為頭發是他認為“身體上唯一可以變化的”。據翟墨講,頭發最長時曾經到了他的肚臍。

大學畢業後他來到藝術氛圍濃厚的北京,在電影學院學習攝影,終日與畫家、詩人為伍,就靠接廣告牌子和為電視台拍專題片維持生計。

1989年,翟墨去了廣州珠江電影制片廠,在那兒做攝影和美術。混了沒幾年,翟墨就厭倦了自以為是的影視圈。喜歡獨來獨往的他因為不能忍受群體合作,最終轉身離去,回到了老家。在泰山腳下租了一間畫室,天天對著泰山畫畫。

1998年,翟墨接受朋友的邀請,到巴黎的一個藝術畫廊開起了畫展。“繪畫往往是一種感覺,不能解釋,只能感受。” 翟墨說最怕別人問他“你畫的是什麼畫?”如果有人這樣問,他就答:“我畫畫。”

人活著才有意義

聽說你喜歡在惡劣的天氣裡航行,另外,你是一個享受孤獨的人。大海有兩種美,一種是風平浪靜,一種是驚濤駭浪。航海你遇不到惡劣的天氣,你就感覺不到航海的魅力。

我碰到最惡劣的天氣是在南太平洋,12級風連刮了三天,天翻地覆的,那時就想,如果能活著回來,再也不航海了。揚起頭,你看到的不是天,也不是浪,而是湧。

整個人都絕望了,但後來想起來又特別刺激。但我一直認為生命是最寶貴的。能活著回來就是最大的勝利。缺條胳膊少條腿都不算什麼,人活著才有意義。

萬一出了事
 
我過去航海從來沒有通訊設備。在深海出了問題,根本沒有辦法救。可能民航需要一個半小時,船隻過來要一個禮拜,在高溫下,人48小時水分就差不多沒有了,而且在惡劣的天氣裡面,即使找到你,也救不上來。

兩條船根本靠不到一起,靠近了也就互相打爛了,如果是人,也早被船體砸死了。我有個漁民朋友,眼看別人出事兒,就在十米外,但最終沒有能把對方救起來。

帆船在深海,離開船必死無疑,只要船沒事兒,你就活著,船出事,或者離開船,你不要奢望能生存。一旦做遠距離航海,船就是你的生命。所以在帆船上的時候,永遠有繩子拴在腰上。

用行動證明 中國人是最強的
 
翟墨認為,許多華人對中國歷史上的一些偉大成就耿耿於懷,四大發明讓國人自豪,然而,他們並沒有更加目前的現實,用自己的行動來證明中國人是世界上最強的。他正是出於這一種動機開始了他的環球之行。
 
一位身在海外的遊子見到了翟墨後激動地表示,如果有更多的華人有翟墨那樣的精神,中國的真正強大將會指日可待。



上一篇:翟墨在翟新源先生的帮助下腿部感染经过输液抗感染目前已无大碍
下一篇:香港“葛量洪号“消防船 化身展馆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1039791号-2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