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973|回复: 0
收起左侧

怀念家乡

[复制链接]

0

好友

52

主题

481

贝壳

舵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3710
发表于 2020-2-1 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怀念家乡

   身在异乡的游子,年纪越大越是怀念家乡。儿时家乡的沟沟坎坎,家乡的每一条河流,老家院子前后的一颗颗树都印记在脑海里。

   我怀念我家乡川地里的一条条小河。弯弯曲曲的小河,清澈见底的河水,日夜不停地流着,在河里抓过鱼,抓过螃蟹,拔过水芹菜。想想那时挖野菜或者割猪草时要带上火柴、带点食盐,抓到螃蟹用干柴枯草架空烤熟,撒点盐巴在上边,味道是那样的美,那是我记忆中最美最美的味道。炎炎夏日,渴了,两手掬起河水喝着。热了,河边洗洗脸,是那样的惬意凉爽。

怀念家乡w1.jpg

每年三月底正是桃花盛开的时节

   我怀念少陵原畔上的沟沟坎坎,那是我们挖野菜、割猪草的地方。有时挖到一株类似于人参似的小萝卜根,或者甘草根,抖落上边的泥土,用自己本不干净的手抹一抹,塞到嘴里,慢慢的嚼着,淡淡的甜味,感觉很甜很甜。满坡的野酸枣熟了,熟了小心避开那又多又硬小刺,摘几棵吃吃,尽管只是薄薄的一层枣肉,有时还有点酸涩,那感觉也是幸福。

怀念家乡w2.jpg

    少陵原畔的油菜花快开了

   我怀念小时候玩耍的农场,怀念开“老碗会”的情景,怀念在农场里捉迷藏、斗鸡、弹玻璃球、拍三角、摔面包、跳房那些游戏。更怀念夏天在农场晚上纳凉的场景,痴痴地看着月亮,傻傻地数着星星,真以为牛郎和织女七月七日能相会,就傻傻地等着,等着等着就睡着了,看了好多年也没有看到他们相会的情景。更怀念水稻熟了的季节,那时的籼稻产量高但收获后需要蒸个半熟晒干才能储藏,会从家里偷来洋芋(土豆)、包谷穗偷偷塞进正在蒸稻子的锅里,估摸熟了在偷偷地拿出来,到柴垛后偷偷地去吃,可能还是半生不熟,觉得也非常好吃。

   我甚至怀念我们生产队的饲养室。大家可能觉得奇怪,饲养室是饲养马、牛、驴、骡的地方,是这些牲畜吃草拉屎拉尿的地方,肯定是又脏又臭,苍蝇漫天飞的地方。其实不然,当年的饲养室并不是脏臭的代名词,由于我们背靠少陵原,有用不尽的黄土,每天早上,饲养员会在牲畜圈里撒上一层干黄土,牲畜粪尿的异味都被黄土吸收储备当肥料了。饲养室是我们队里经常开会的地方,生产队唯一一台收音机(当时叫洋戏匣子)就放在饲养室。无论开会不开会,饲养室每天晚饭后都聚集着不少人,或者谝闲全,或者打扑克,或者听收音机。下雨下雪天,白天到晚上都会聚集不少人,饲养室在那个时代是我们梁家坡的信息中心,上至人造卫星上天、党的九大胜利召开的国家大事,下至张长李短的鸡毛蒜皮小事都从这里传出。冬天的饲养室尤其人多,这里人多、牲畜多,都在释放者热量,比其他地方更暖和。

   我怀念我家的窑洞。我小时我家的窑洞已不住人了,里边有我家磨面的磨子,窑洞里磨子磨面的情景记忆犹新,有时牲口拉着,有时人推着。前些日子,太极拳老师教我们学八卦掌,他说走八卦步就如农村人推磨子,学者学者,我就想起了在我家窑洞里一圈一圈推磨时的情景。怀念在窑洞里纳凉的岁月,三伏天,骄阳似火,窑洞里却一派清凉,我们在窑洞里编制着帽辩,听父亲讲着永远讲不完的故事。在农村那些艰苦的岁月里,这是我记得一家人最为其乐融融的场景之一。

怀念家乡w3.jpg

当年的磨子就是这样的

   我怀念我家的高窑,每天看着一群群鸽子飞出飞进的场景。常常内心骄傲,梁家坡就我们家有鸽子窑,有成千上万只数也数不清的鸽子。难以忘记鸽子遭驻军个别战士偷袭时,发现一网兜一网兜困死时的情景,犹如家庭遭难一般。忘不了那些岁月由于到处使用农药或者耗子药,一个又一个鸽子中毒死亡,飞出飞进的鸽群越来越小,担心不知哪一天一个鸽子也没有了。就是现在身处南国,有时看到一群鸽子从头顶飞过,感到亲切,也会勾起我的怀念,有时还会想,这群鸽子里可能还有我家那些鸽子的后代。

怀念家乡w4.jpg

这群鸽子里也许有我家鸽子的后裔

   我怀念我家的水井,我没有测过井有多深,没量过辘轳上的井绳有多长,吊水时一圈一圈数着,数着数着就忘了。有时可能会怨井太深了,一桶一桶吊起来太辛苦了。但井水是那样的甘甜,夏天吊起一桶水,清凉如甘霖,一身汗回家抱起桶咕咚咕咚半天,暑气消,人清爽,不担心喝了会肚子痛。尽管老人也劝说,小心喝了拉肚子,但似乎重来也没发生过。就是现在经常喝到各种矿泉水、纯净水、养生水,就重来没有喝道比我家井水更好喝的水。难忘自从我上了高中后每次离家时给院子里三家的每一个水缸都会打满水的情景,一桶一桶提着,多时有近二十桶,没有求大人夸奖,只想着尽可能地多给大人一点分担,他们在家的劳作要比我学习辛苦太多太多。

怀念家乡w5.jpg

槐花开时满院香

   怀念我家院里院外的大树,院门口一棵国槐树,不知栽于何年何月,也从来没有感觉到它在长高长粗。花蕾长出来的时候,曾剪下一簇簇花蕾,晒干了卖给中药店,补贴补贴家用。河北唐山和四川松潘大地震时节,我家的地震棚就搭在国槐树下,我和我的大侄子梁建锋在地震棚里度过一个又一个少许恐慌的夜晚。怀念我家前院的洋槐树,槐花熟了的季节,满园飘香。那时节属于阴历刚过二三月,夏粮尚未收,属于吃不饱的“青黄不接”时节,捋一把槐花,淡淡的香,淡淡的甜,慰藉一下饥饿的肠胃。槐花麦饭是哪个季节最美味的主食。还有我家崖下的两棵皂角树,兄弟两似的,一大一小。皂角是那时农村洗衣服最好的洗剂“肥皂”,有时感到自豪,我们家有,别人家里没有。当然还有我家崖楞上的洋槐树、水井旁边的石榴树,都似我们家成员似的,难以忘怀。

   现在的家乡,已经没有昔日的模样,路是水泥路,家家户户是楼房,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了。但已没有当年那种诗情画意,弯弯的河道拉直了,河水已经变臭了,更别想能看到鱼、虾和螃蟹。就是少陵原畔的沟沟坎坎,也没有了当年的模样。农场里已没有一群群小孩玩耍了。因为全村的搬移,家里的窑塌了,高窑塌了,水井也废弃不用了,家里的大树都被砍伐了,整个梁家院子都荒芜了。就是农村的空气也没有了那时的清新,晚上也几乎看不到星星了。

   当年的美好永远成为记忆。

免责声明:部分照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将立即删除。
楼主热帖




上一篇:《海洋强国是怎样炼成的》之美国篇 第五十七章:小罗斯福与二战—美国的复仇(二)—空袭东京中国遭殃
下一篇:《海洋强国是怎样炼成的》之美国篇 第五十四章:罗斯福与二战—珍珠港事件之谜(二)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协议及隐私政策|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京ICP备18022294号-1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s://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