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585|回复: 0
收起左侧

侄孙高考放榜勾起我对父亲的怀念

[复制链接]

0

好友

48

主题

461

贝壳

舵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3506
发表于 2020-1-1 0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侄孙高考放榜勾起我对父亲的怀念w1.jpg

    侄孙高考放榜勾起我对父亲的怀念

    前天西安高考放榜,大哥的孙子琪琪(大名梁奕涵)取得了678分的好成绩,整个老梁家微信群一片欢欣。令我激动的是琪琪的数学竟然考了148分,距150分的满分只差两分。我也发了微信“祝贺琪琪,太棒了,继承了你太爷的好脑子。”

    近两天,想到琪琪的好成绩,总是想起父亲。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十多年了。但对父亲的一些记忆时不时会出现在我脑海里

       想起父亲就心里有愧

    父亲在我心中的总是那样的威严、冷凝、不苟言笑,记忆中就没有他开心快乐时的样子。但父亲的坚毅、执着、认真却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脑海里。

    想起父亲,总是觉得有愧。不仅仅是因为父亲晚年年老体衰多病时,自己在外地工作,照顾父亲的是在西安老家生活的大哥大嫂、两个姐姐和小弟弟媳。更在于父亲在世时,极少和父亲交流,每次无论上学时回家还是工作后回家,都只是和父亲打个招呼“达(西安一代农村对父亲的称呼),我回来了”。走时“达,我走了”。记忆中,没有其他交流。甚至我在北京工作时,父亲去小住了一段时间,那时我还没有成家,工作也是按部就班的八小时,应该有大量的时间和父亲交流。我现在也想不起来和父亲有什么样的交流,应该是很少很少。以至于对父亲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几乎没有任何了解。有时想起来就恨自己,这段时间是难得的和父亲相处的时光,为什么不和他多点交流呢?为什么不对他及家族的过去多点了解呢?

    几次总想提起笔回忆回忆父亲,但对父亲的真是了解的太少了。

    听父亲讲故事是最美好的童年时光

    父亲不会写字,但他识字很多,文言文、戏本他都能看懂。也经常看到他一个人闲时抱着书本看。

    听说父亲在小时只上过四个月私塾,后来因为家里困难就再没有读过书。但父亲为什么能认识那么多字?也曾问过父亲,他说是听戏看戏本慢慢认识的。不过我一直怀疑,农村也只是逢年过会,公社或者大队才会请一些草台班子演戏,每年也只是那么三五场,一年四季的农活干不完,那时间在农村买个剧本也是奢侈或者困难的,农村还十分落后,就是有钱也难以买到剧本。

    但父亲识字很多却是事实,这在他讲的大量故事时能感受到。

    农村虽有农闲时,但农闲季节也要干活。夏收忙完之后最多的就是摘麦秆,掐帽辩。秋收后还要剥包谷。尤其是掐帽辩,我印象有大半年的农闲时间就是掐帽辩,当时是一种副业,由供销社收购,这些帽辩是草帽、编织袋、工艺品的原料。每天掐的帽辩也只卖两三毛钱,想起来重复这样简单的劳动会是枯燥无味的。但我常常想起来却是我最美好的童年时光。我们的掐帽辩时总有父亲讲故事,岳飞的故事、唐代英雄的故事、三国演义里的故事、水浒里的故事都是父亲那个时代给我们讲的。岳飞、秦琼、关公、赵子龙、宋江等豪杰是童年最敬仰的英雄。父亲总有讲不完的故事,听众就是我的母亲、二姐、三姐、我和弟弟,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边干活边听故事,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现在想想那是多么温馨美好的画面。

        生产队的“铁算盘”

    父亲打算盘打得好,在我们整个韦兆村都是有名的。

    说父亲学算盘那就是一个传奇,没有人专门教过他学算盘。据说我们邻居请了一个先生给小孩教珠算,父亲只是在先生教课的附近玩耍时,会时不时的听到几句口诀,他就记下来了,时间长了,九九乘法口诀他全会了。听说那个邻居并没有学成,但我父亲把珠算学会了,以后还派上了用场。我上小学的九九乘法口诀也是父亲教我学会的。

    我们家东隔壁的再隔壁,就是生产队的会计室。我有记忆开始,父亲总是在会计室和我家西隔壁的天英叔一起算账,父亲总是那个打算盘的。据说解放后,我们生产队无论谁当会计,父亲总是那个打算盘的。父亲打算盘很准,据说没有出过错。听说父亲还和别的生产队打算盘的人比赛过速度和准确率,父亲不是最快的,但准确率却是最高的。

   父亲算盘打的好在我们公社都有名,文化革命中期,我当时还在我们的小学上初中(我在小学上的初中,以后在当时的初中上高中),公社组织到各大队查账,父亲被抽调去参加查账小组,他不会写字,任务就是打算盘。似工作队住村似的,每天一早出去了,晚上才回家,每天的三餐饭有人管,令队里人羡慕,因为每天挣着大工分,不用出大力气,吃的是轻松饭。但干此事父亲总是不痛快,干了一个多月,他找了个理由不去了。后来我听父亲说,“四清”运动时,他自己在生产队当保管员,被冤枉成为“四不清”干部,现在去查别人,心里很别扭,干脆不去了。

          超强的记忆力

     我在北京工作时,接父亲到北京看看。那是他头一此出省,而且是人们十分向往的首都北京,不知邻居有多么羡慕。但在北京,差点把父亲丢了。

    记得那是1985年的秋天,还是每周六天工作制,自己能周日陪陪父亲。父亲差点丢了的那一天是工作日,选择了一个公交车不用换车的景点,也就是从我住的附近的左家庄公交站到北京动物园站。早上我把他送到左家庄公交站,告诉他坐到终点下车,去动物园看,下午回来也是在下车的地方上同样那路车到终点站。

    下午下班回到宿舍,算算时间,他早该回来了。结果没有看到父亲,我就到左家庄公交站去等,等了五六辆车没有等到。我坐上去动物园的那路车沿途各个车站看(好在那个年代不塞车,要不然现在来回一趟需要两个多小时。那个年代一个小时不到就是一个来回),还是没看到,回来的车上还是沿途注意,还是没有找到。我着急了,心想如果把父亲丢了,不知道如何给家里的母亲和兄弟姐姐们交待,当时已经是傍晚八点多钟,就发动在北京一块参加工作的同学一起分头找(当时分到农业部的同学集体住在左家庄附近的一个单元楼里,找几个个同学很容易)。还是找不到。打算回到宿舍等其他同学的消息,如果真找不到,就该报警了。想不到的是父亲已经坐在我宿舍的床头上,我的眼泪一下夺眶而出。

    心情平静下来后,问了父亲,当时天已经很黑了,如何找到我的宿舍的?

    父亲说他天黑前就坐上了返回来的公交车,结果下车一看,车站不太像。就又坐上那路公交车往返一次,司机发现他可能找不到地方了,就问他去哪里?他浓重的陕西口音人家根本听不懂,让他写又不会写,想帮也帮不上。他坐回左家庄公交站后,就一栋一栋找象我住的一样的楼房,好在那时间附近同类高楼不多,硬是凭着他的超强记忆力找到了。要知道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以前晚上我根本没有带他出去过,在昏暗的灯光下还能找回来,那是多么的不容易。

    当然,父亲的超强记忆力在他总是讲不完的故事中也体现出来了。
楼主热帖




上一篇:活动预告 | 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元旦活动
下一篇:《海洋强国是怎样炼成的》之美国篇 第五十九章:小罗斯福与二战—美国的复仇(三)—中途岛海战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协议及隐私政策|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京ICP备18022294号-1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s://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