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756|回复: 0
收起左侧

“在老家的时候”系列之三十 长安氮肥厂当合同工(一)

[复制链接]

0

好友

52

主题

481

贝壳

舵手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3710
发表于 2019-12-24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录航海网,拥抱全世界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在老家的时候”系列之三十

   长安氮肥厂当合同工(一)

“在老家的时候”系列之三十    长安氮肥厂当合同工(一)w1.jpg

当年的小型氮肥厂,几乎每个县都有

    离开水利工地,踏进国营长安氮肥厂的门槛,虽然也只是一个没有改变自己劳动关系,还只是拿着工资部分交给生产队换取农村工分的“合同工”,但对当时的农村人看来,一脚已踏进了城市的门槛,因为虽然是“合同工”,但表现好可能还可以转正,如果能转正,那就是凤凰涅槃,身份就是根本性的变化。成为吃商品粮的“城市人”是当时绝大多数农村青年的梦想。

          在碳化车间当操作工

      长安县氮肥厂是当时国家支持的地方五小工业之一。所谓五小工业一般指小钢铁、小煤矿、小机械、小水泥、小化肥五种工业企业。

   长安县氮肥厂的唯一产品就是化肥“碳酸氢铵”,一种功效次于“尿素”的氮肥,在当时的农村使用很普遍。

   氮肥厂共有四个车间,除机修车间外就是三个生产线上的车间。上产线上按顺序第一个是“造气车间”,就是用煤通过燃烧形成水煤气;第二个是合成车间,将造气车间输送来的水媒体和空气结合形成氢氮混合气,在合成塔内进行化合反应,合成为气态氨,气态氨经冷凝、分离形成液态氨。第三个车间就是碳化车间,就是把液态氨经过碳化作用形成晶体状的碳酸氢铵。但具体过程要复杂得多。

   我被分配在了碳化车间,碳化车间从大的方面来讲就是三个工种,一个是操作工,一个是分析工,一个是包装工。氮肥厂的最终产品就出在碳化车间。我由于是高中毕业生的原因,加之又是共产党员,被分配了操作工岗位。操作工也有很多小的工种,有主操作工,操作工、水泵工(也多是女士)、维修和机动工等,我有幸成为操作工。一个班除了班长(我师傅,也是主操作工)之外,操作工相当于上班时间一个车间的总指挥一样。

   能当上操作工心里还是激动和骄傲的,因为韦兆公社分到碳化车间的三个人就我是操作工,其它两个都在包装岗位,当然这也是因为自己上过高中,是当时还是比较少有的共产党员的原因。

   操作工的主要任务就是是巡查看几个仪表有无异常,有异常根据情况进行调节,同时要根据分析室定时分析的结果进行操作调整。看来似乎有点高大上,仅仅是看看仪表,看看分析结果,偶尔动动阀门,但实际上责任重大。氮肥厂生产的“碳酸氢铵”的质量,和碳化车间主操作工的关系很大,操作指挥不当就会出次品,尤其是化肥中含水量超标,就是次品。出了次品就要挨批或者追究责任。

   即使是当着操作工,如果生产比较正常,我有时还是很乐意到包装工段帮包装工干干活,主要可能是过去干惯了体力劳动,一下子太轻松有点不自在。那时一袋化肥五十公斤,封口后抓住两个口袋角可以甩出五米之外的肥料垛上。所以我和各个班次的包装工都很友好,年终评先进大家推荐,我的推荐票总是最高的。

“在老家的时候”系列之三十    长安氮肥厂当合同工(一)w2.jpg

造气车间的排出的烟是这样的

        工作和生活环境十分恶劣

   那个时期的“五小工业”的选址不重视环境,只考虑了交通方便,长安县氮肥厂的选址就在县政府所在地韦曲镇的西南方,一侧是塬,空气流通差。

   选址在这个地方外部来讲对当地污染很大,空气差,排出的污水黑臭,最受其害是附近的韦曲公社塔坡大队。

   但对氮肥厂内部来讲,承受的污染更重。

   造气车间的烟囱排出来的是黑沉滚滚的浓烟带着大量粉煤灰,合成车间排出的又是白云滚滚有时带点色彩的烟,前者带来很多灰尘,后者遇到回窝风吹到地面,刺鼻刺眼。那时如果穿一件白衬衫,保证到晚上领子就成了黑的。

   厂区的大环境如此,车间内的空气更为糟糕。由于碳化车间的各种管道较多,非水即气,都是刺鼻刺眼的。加之各种水泵、气阀分布在车间的各个角落,大小管道的接口、大大小小的阀门很多,小的漏水漏气是正常现象,故障发生时会出现大的喷水喷气,有时得穿着雨衣闭着气进行抢修。排除的水和气大多有刺鼻刺眼的氨气味。

“在老家的时候”系列之三十    长安氮肥厂当合同工(一)w3.jpg

合成车间排出的烟往往又是这样的

   那时上班是三班倒,尤其后夜班早上下班后,脸上就是惨白。有些姑娘到氮肥厂来时脸上白里透红,三个月后几乎没有血丝。这样的变化与氮肥厂污染严重不无关系。

   更为要命的是那个时间工厂的生产区和生活区紧挨着,之间连个围墙都没有。那时我们三顿饭在工厂的大食堂里吃,但食堂里没有供工人坐或站着吃饭的饭厅,大家在窗口打上饭,饭上盖点菜,拿上一个二两重的馒头到房子的屋檐下或者宿舍里去吃,走在路上往往碳化车间的灰尘就会飞下来,落到碗里。我记忆中最深刻的就是有时早餐端着一碗“包谷糁”(玉米棒子面粥),走着走着上面就落一层煤灰,又没有办法除掉它,干脆用筷子拨拉拨拉,自己眼睛看不见了继续吃。

免责声明:部分照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将立即删除。
楼主热帖




上一篇:【文博汇粹】浅谈博物馆陈列艺术设计的特征——以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常设陈列为例
下一篇:【文博汇粹】浅谈馆藏文物的预防性保护环境控制 —以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为例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服务协议及隐私政策|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京ICP备18022294号-1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s://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