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查看: 558|回复: 0
收起左侧

家园计划:造一艘帆船与全球学者航行|《登陆》谈话录第1章第4节|6月10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30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帆船,计划,而且,规模 家园计划:造一艘帆船与全球学者航行|《登陆》谈话录第1章第4节|6月10日| 97a6bfd2414354a2ac033a69555bd1a2.jpg

刘鹰:但是你们这个好像规模挺大的,要做好几十人的一个事情,不是两三个人的一个事情?    唐冠华:对,因为我也希望里面产生一个交叉,大家一些学科的交叉,知识的交叉。    刘鹰:就跟你上次做的崂山那个似的?    唐冠华:对。    刘鹰:很多人参与进来。    唐冠华:没错。而且这次它是国际性的,而且把很多中国的一些文化的东西,这是一种文化的登陆,我们到那去交流。    刘鹰:你们热吗?    唐冠华:好像有一点。    刘鹰:我开空调,你们不怕冷吗?    唐冠华:没事,都可以,你要不习惯,我们都无所谓。    刘鹰:我刚刚一直开着空调,开着窗户开着空调,刚才因为下雨了。   唐冠华:因为安排的有点紧张,本来其实没计划,交流一下,本来计划明天回福州。    刘鹰:你在福州?谁在福州?    唐冠华:我在福州。    刘鹰:你在福州?    唐冠华:我现在在福州做共识社区,就是原来崂山是一个房子,现在是很多人在那生活。    刘鹰:你不是在青岛那边?    唐冠华:对,青岛那边现在就是说,因为它土地面积各方面受限制,发展有些瓶颈。我就到福州那,福州地比较大,正荣公益基金会提供了五百亩的一块土地,都可以在那建。    刘鹰:继续那个?    唐冠华:对,原来是我自己,现在大家都可以建。    刘鹰:你建那个,它可以永久保留吗?    唐冠华:永久,这个怎么说,也谈不上,现在也不清楚,现在很模糊。    刘鹰:但就是暂时可以提供你们这种方便?    唐冠华:我们现在建没问题,然后它有三十年的一个租约,这个是可以的。    刘鹰:但三十年的租约,我看你们那个建筑,好像都是特临时的那种小建筑?    唐冠华:对,我们那种都实验性的。    刘鹰:其实要真的能做起一个很有设计想法的规模的东西,那应该是一个,人家看到你的那个东西以后,它会有一个长久的保留的价值。如果你越草率的做那个特简单的东西,其实你的口号很大,但是如果你做,我看那个房子,好像你们做那个房子特简易似的,是没钱还是怎么,但是那种简易的话,人家很难让你们保留下来,随便想给你铲就铲了,但是你们这个活动其实很有意思。它真的是做了一个特别艺术的集群式的一个东西,很可以保留的一个项目往下延续的,因为未来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未来生存的这种方式的发展,很难说会往哪个方向去走,创意其实是很好的。但是就是我看你们那个,其实可以做的,那个房子的建筑本身应该能做的,可能是经费有限。    唐冠华:没错,因为它都是零经费,当时做的时候。    刘鹰:那个挺好的,就菱形的很多那个三角的那个,那个就比较完善。    唐冠华:三角,你看过那个,那是在福州的。    刘鹰:那个就很完整,像是一个建筑了,就是它再小,但是它是有意思的东西。它很完美,有意思。    唐冠华:青岛那边,因为当时跟现在思路还不太一样,当时完全靠一些废品,或者一些天然就地取材就这个原则,而且是非专业人士来建,全是这种,就是希望能够让大家觉得,你们没有任何的学过,或者是每个人都能做一个东西,当然他不能做多好,但是遮风避雨可以。    刘鹰:挺好的,船我做完了这几个以后,我觉得其实特遗憾,就是没有一个让你特认真的把这个事做成一件你想做的那个东西。就是这个东西,我觉得就是说草率是没办法,是因为迫于别人,就是你资金不到也好,时间不到也好,但是如果你真的有可能,能做一个很完整的,或者是哪怕就是分段落完整的这种东西的话,也应该尽可能把它做的完美一点,因为这种东西才可能,哪怕你第一期,我就第一期,可能没有完整的给你,但是这一部分我也做的,就跟画素描一样,我画了一半,但是这一半已经能看出后面,你就是停了,你也能看出你的基本功就在这,肯定是一个很好的作品,它也可以作为一个作品。如果说不是这样的话,我觉得特没意义做。现在很多事情,我就是觉得张罗的特多,张罗完了以后,最后特草率的就没了。    唐冠华:需要一个持续性的。    刘鹰:对。我觉得包括我做船这个事,我觉得特遗憾就是说,就是没有机会,特别认真的做一个真正的唐船,很棒的唐船,就国家就愣没有人投钱做这个,因为他不赚钱的情况下,他也不做。但实际上如果你真做,我当时就建议,鉴真那都有一个东渡馆纪念馆,而且我们在那拍戏的时候,正建一个大寺庙,早就已经弄好了。其实它就是现在上香的人,现在应该已经不少了,它做的挺大的那个,但就不能花点钱,那地方人家家都特有钱,就不能弄点钱,做一个好的这种船留在那,其实这是一个景点谁都会来看。    唐冠华:现在那个地方还有?    刘鹰:还在,但是其实当地人也很富有,其实张家港很富有的,但是它唯一的缺陷,就是因为它原来就是一个连岛都不是,就是船流浪到那个岛上去了,还没有岛,一点一点人建起来那个岛。    唐冠华:这不就是这样的吗,登陆之后产生的。    刘鹰:登陆产生的,漂流到那去了,慢慢就产生了这个岛,所以它没有别的资源。没有别的资源,问题是你没别的资源,你可以开,你像我们当时,我们拍鉴真这事,所以搞艺术的人脑子就够用,明明我们这个戏就不应该在那拍的,因为那没有任何寺庙,但是我们导演就非得到那去拍,因为他突然发现,这个由头我可以弄来钱,他就跟当地的旅游局就挂上了,就说因为鉴真是从这出发的,你们张家港谁都不知道,文化艺术什么都没有,我们这片子只要中央台拍了以后,在你这一下影响那边,你这马上就可以带进人来,就把你的旅游全带进来。人一听这个,一百万就给你扔进来,干吧。其实那根本就不是我们应该选的一个地方,但是最后在那就做起来了。    唐冠华:就是他实际上需要,就是在那个情境下,把原有的那种文化的历史,把它重新聚焦了之后,那个时候确实能带动很多。    刘鹰:没错,文化产业都能带起来。    唐冠华:因为它本身。    刘鹰:其实真的,你刚才说的那个船做起来,要比陆地更有意思,它会更有意义。    唐冠华:对,所以我们也是交流,他在很多年前就有这个想法,我一听这个,因为我也对生活方式一直这样做。    刘鹰:但是就是说你们怎么去做这个事,因为这个事我一听,其实不是一个小事。    唐冠华:对,我觉得你的思路就很好,就应该按这个思路做,就是做有质量的,认真的做出来。    刘鹰:一定要做有质量的,因为你一辈子的好作品,本身没有几个。    唐冠华:必须这个态度。    刘鹰:烂作品很多,你可以草草的做很多,但是这种多没有任何意义,就是一堆垃圾,你要做好了,也许一辈子就做俩,那你也会留名青史。真的,你要做一个精彩,如果这个选项特别好,又能搞到钱,又有足够的时间去做的话,就把它做好,哪怕就是说,你分阶段去把它完善都可以。比如现在,其实像我这样,就是这个张家港这个,它是有一个过程的,我当时给它设计这船的时候,我是想既然有钱有这个机会了,就把这个船设计好了,我甚至都把它最好的完善都想到了,就是我那个船造完了以后,我底舱,因为我当时为了省钱,我们花了三万块钱四万块钱,买了一个,就是你知道南方的拉沙船吗?    唐冠华:知道。    刘鹰:就两米高,大概有几米,就这个屋子这么宽,可能也就,最多不超过六米,这么一个宽度。它中间就挖一个大方槽子,拉沙子的,你看它走的那个河道里面。   
中国,帆船,计划,而且,规模 家园计划:造一艘帆船与全球学者航行|《登陆》谈话录第1章第4节|6月10日| b149b32d9b29ad24b85275cad49bfe01.jpg
唐冠华:运沙的船?    刘鹰:对,运沙的船,吃水其实很浅的,很浅的那种。我就只能,我们当时就买了一个那种船,因为它有轮机舱,也有舵,但是它都是电动的。我利用这个,整个就跟一个暖水瓶似的,那个胆似的,我整个在人家这个,原来那个基础上,全都支了很多钢架子,支完了以后,一个十六米的船,变成了三十四米长。    唐冠华:就这样。    刘鹰:然后这个就变成了十米宽,然后高,我当时设计比较高,因为我当时看了,我那有一本书《遣唐使》那个书,全是唐船。    唐冠华:您就是研究这个,一是研究电影美术道具。    刘鹰:我是做电影美术设计的,场景道具你都得做,过去你全都得干。服装都得干,服装设计连耳环什么发式,原来就一个人拳打脚踢都得干,现在你都分了,有造型设计,有服装设计什么设计,过去就美术一个人全都得干。所以就弄得我们。    唐冠华:你一直做这件事?    刘鹰:我是做美术设计,所有的全都得要干。然后分各个组,有道具组、服装组、化妆组,然后你出一个图纸,你要求他们这么去做,化妆这么做头发,那个那么去做。现在就好多了,现在你看,因为也是受国外,逐渐就完善,从管理这块,制片这块,完善这块。所以它组现在都多大,一个组能一二十个美术,光司机有的就上百个,我们那时候,一百多号人就一个人在那带一个助手,全靠自己。所以也是那时候养成了自己动手的这种习惯,所以我们这一代人都属于那种特实实在在,不会空的那种。所以一来说事赶紧说,特别想知道,你想怎么落实。    唐冠华:对。    刘鹰:因为到我们这,执行性特别强,因为到我们这,导演看完剧本,到我们这没虚的,就说这个事怎么做,我必须明天就得,你一个月给我的制作时间,这一个月,我必须把这一千多平米的房间,一个大仓库,所有的景都得搭出来,哪怕是一个一个搭,我分步骤搭,你在底下拍一的时候,我就制作二,二的时候,我制作三,最后拍完。就是我的程序,得按照我自己来排完。但是我必须得在很短的有限时间里,让你能去保证你拍,你差一天,只要一开机,多少万就出去,全是你的事。你就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不敢出这种问题,所以就是很多东西,其实想在前面就好了。所以我当时,也没坐过船,满世界找资料。最后我是在那特有名的图书馆叫三联。    唐冠华:国外的?    刘鹰:那个图书馆国内的,最后跑人家三联地下室里面,跑人家地下室里面,它那仓库里面找出来的那本书,就一个船的那本书,就那么一本书,就找不到。    唐冠华:还有吗?    刘鹰:有,书有,我得给你翻出来,应该能翻出来,就这么大一本,就那本书它全部都是古船,就是中国的,就是唐朝时候船,那个时候古船。但是它很多文字你真是看不懂,你只能蒙,反正整个小字我都得看一遍,就在里面蒙着大概它那艘船大概有多高,但是你所有的技术,你基本上,你看不到文字的,你只能大概的从它的文字里面,你能读到,就是说比如它的一艘船最多的时候,有多高有多长,最多的时候能载几百人这样子的。但是它的所有里面的舵什么乱七八糟细节的那些怎么去制作,你完全不知道。但是现在好,信息,你在网上,我刚才在网上居然看到一张我们那个船,日本那个船,遣唐使那个船最后参加世博会了,结果在海上有它的一张照片。    唐冠华:在哪有?    刘鹰:这,我给你们看。    唐冠华:看看怎么回事。    于伯公:光听这个,没有直观的印象。    刘鹰:我那个小的那个苹果电脑不在,这个电脑没那个好使,我这东西太多了。你们站一会儿行吗,因为这个拿到那看,不好弄。    唐冠华:我们现在对整个先有一个了解,唐朝的船,还是哪的船,怎么弄这个,开不开?    刘鹰:直接先看一下日本这个船,就是我们这个船,我刚才还在看。这是最开始我们那个船的,我接手这个船的时候,就已经造成这个样了,基本上,没有这个红的,这是我贴的,它把这个船造的特别惨,你知道吗,就是这个船,原本先给你们看看这个船,它想要的是什么样的。    唐冠华:日本设计师设计了一个?    刘鹰:这是最后完成的,就是下水的时候,它那个日本师长来了以后在张家港的码头那,它要下水,下水的那个典礼,然后这个船是这个样子的,最后完成是这个样子的。它帆没拉起来,就是他们的颜色,我真受不了,他们把船弄得跟工艺品似的,跟拍电影完全两个概念,因为我们拍电影是弄特真实的。    唐冠华:对,你肯定符合历史。   
中国,帆船,计划,而且,规模 家园计划:造一艘帆船与全球学者航行|《登陆》谈话录第1章第4节|6月10日| 14969c30ca51aa34157c918b53312dd8.jpg
刘鹰:他们那个船就一定弄得特花哨,但是确实唐朝就是这样的,唐朝那个船真漂亮,它确实很好看,但他们弄的太纤细了,因为它加了很多日本人的建筑,日本人的建筑就很小气了。它很多好的东西,都是从中国过去的,但是他们自己这种有时候挺小气的。    唐冠华:大唐风味没有?    刘鹰:对,它没有那种做实,你看它都有吃水线的,这个船实际上从底到这个桅杆这个地方,围栏这个地方,大概有六米。然后这个高度,反正我给它做的时候,最后超了,因为他做错了,本来这个花头(音)应该是在这个位置,做起来花头就应该是在这个位置,我都不知道他们怎么沟通的。    唐冠华:国外那些船,我看人家很多都是雕刻的,很多前面的东西都是雕出来的。    刘鹰:那需要时间,完全可以做到。我一会儿再跟你讲他们这个船做的时候,可累了,给我叫去的时候,他们已经造一半了,造不下去了,就没有这些花,什么都没有,一会儿你看就一个大大秃船,明明给你一张这样的图纸,你给人造成一个大秃船,而且高度已经给人定格到那了,这些花头全没有,没法做,我全部都给它改了,改的时候非常的痛苦的改。最后完成你就看见是这么一个东西,其实他们,你看日本人也参考了大量的资料,你知道吗?    于伯公:这是很多年的事情了。    刘鹰:对。十年了。    唐冠华:十年了。十年了,你这些资料保存的还挺好。    刘鹰:我前面的资料,我那个拍戏,先拍的鉴真的那个,鉴真那些资料我全都那什么了,给你看一下鉴真这个船,这是现在张家港鉴真东渡馆就是这样,它现在搁那,其实它搁那,我都不知道,它怎么回事,因为当时我给它设计的时候,我当时想给它设计完好的,底舱都可以用以后,停在这里,就是外面是一个古船,里面还可以喝咖啡喝茶,唐朝的小姑娘扮成唐朝那样,给你弄那个茶,你可以实用,但外表完全是一个古船,都不肯花钱,导演最后底舱你知道吗,我们就用了一个底舱拍,实际上我是分了三块舱,等于两头舱都没用,就用中间的舱拍戏,拍完了之后导演说你甭管,他们爱干嘛干嘛,最后就没有用。    唐冠华:最后这个船里面也没用了?    刘鹰:里面就没用,它就当样子放在这了。而且你知道这个船,三十四米的船,我都不知道它怎么拉回去,后来我问他们,他们说整个全市动用起来了,就开马路,因为你马路不够宽,你得拿什么样的车,给它拉回去,它又没轱辘,加长的那个车给它拉过去以后,它的桅杆很高,都得拆下来,我的桅杆从底,因为桅杆必须插到船的底部,在底下要有底座,加的非常牢。为什么说桅杆如果出了问题,帆出了问题,它倒的话,是从根上倒的船,你看它那个船倒的时候,它是从根上直接给你掀翻了,它不是说从这上面走,我原来没造船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船的桅杆这要扎到船底下了,以为从甲板上起来的,我们当时造这个船没有钱,我要的主桅杆的粗度是多少吗,直径是五十厘米这么粗的一棵树,他说没有,他说没钱,没有,最后给我一个上三十五厘米,三十五厘米这样,我走了二十五厘米的时候,那多细。    唐冠华:对,它越来越细。    刘鹰:打晃,后来我没办法,我就等于是我在甲板下面这块,我完全用钢板做的,反正它看不见,我拍戏,外面给它罩层木头,它也看不见,完全用,就是大的铁板,厚铁板给加的圆的铁管子,然后到了快到甲板的地方,我才拿真的木头给戳到大的铁桶子里面给固定好了,否则的话,它就不结实。    唐冠华:这个是怎么回事,这个是真正造了一艘?    刘鹰:这个是我造的这个船的,为什么造。    唐冠华:木头,全木头的?    刘鹰:不是,这个就是里面是铁的。    唐冠华:这是贴的?    刘鹰:不是贴的,就是里面是一个胆,我焊接就跟草船借箭似的,不是借,焊的全是钢。    唐冠华:扩大了一些?    刘鹰:对,钢架子,在钢架子外面等于又造一船。    唐冠华:明白。    刘鹰:等于里面套一小船,但是套的船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说花很少的钱,有一个心脏了,这个心脏还能发动,因为它有发动机,有轮机舱,所以我还能走。但是我自己要做的话,这么大一船,那个时间根本就不够,给你四十来天,哪能造出一个船来。所以这就已经快速的在那。    唐冠华:所以咱们的话,肯定还得正常的做。    刘鹰:你要正常做船的话,你没有足够的时间,根本不可能的,你知道吗?他们日本那船,最后就做了好几个月,我这个船,当时做的时候,为什么还出现一个问题就是说,本来应该花钱做两艘,因为我一条战船一条民船,因为我拍很多很多戏,战船跟民船完全分不开,这是民船,战船上面楼子也不一样,这个边上战船都是像长城似的,在中间有射箭,我为什么有这个,民船上我做了一个这个,这个实际上是一个炮口,因为我要衔接战船,我改造战船的时候,我得把这个打开了,等于就是说可以有炮,比如说捅出来那样子,有口,就得衔接那个。我中间改造,就是要改一次,等于说一船两用,但是我做完这个以后,我们还要在湖里拍特技戏,拍特技戏我们就不能用这个,因为要那边水,要从特别高的滚筒水要做六个大水罐子,往下弄水,水下来以后,船在里面翻折腾,所以我为了那特技的戏,我做了两条这种船,这个就是一个照着这个做的民船,还有一个做的就是我改造后的战船。但那个船大概四米长一个,做了两个,那张照片就是,就那个。    唐冠华:我能看到。    刘鹰:你看见那个船了吗?就是那么大,那个船是我做了两个,得跟这个,我实际这个船一模一样的,但是我这个又没有那么多钱,我只能一船改造两个样式,拍完那个,我再拍这个。    唐冠华:这就为了拍摄?    刘鹰:对,拍摄的时候,但是里面可费事,就是船上,除了所有的船帆,什么那些战旗,所有的丝缎的旗子上面的字,包括里面上面的小人,甲板上所有的那些麻绳,还有运输那些书口袋那些,我都做的小型的,因为它要推,它在动的时候,拍的时候,你不可能是上面没东西的,你得跟真实的很像。所以就想的都是很认真的事,但是最后的时候,他们简直做的,后来完全就跟那个,瞎糊弄似的,抢钱就跑那样,真是那样。但是我们当时确实也下了一些本,这些事。    唐冠华:在这方面考虑这个形式是哪一种选择。    刘鹰:就是你知道,它这个船要做多少图,你知道吗?这是我造这个船的时候,你看这个整个,就是刚才你看的那个世博会日本的那个船,开幕的时候还看的很壮,在往海里一看,因为它海太大了,你往那一放,你觉得那个船特小,实际上特壮的木头,都是整木,全部都是原木,你看就是这个,这个是主要给我做这个船的师傅,就是他带队,它是有特别大的问题,它是一个摄制组的道具。整个船在我去之前,都是他在定制做的,完全没有跟日本那些接上,所以等于中方的工程师,跟日本的设计师完全对接不上,各做各的,工程师也不听他们的,根本驾驭不了他们,只有我去了,最后跟我合作,他能听我的,他也不懂木船,但是他讲的道理,全是我必须航行,我一切都要严格,就跟数学一样,按照严格的数据和标准来做这些东西。

楼主热帖
heatlevel【科普神贴】远洋船舶卫星上网和卫星电话设备介绍
heatlevel老佟和他的DIY
heatlevel牛仔哥是怎么在澳洲拿到船长证书的
heatlevel一边环游加勒比一边在游艇上把女儿养大,这个主意怎么样
heatlevel厦大校友海难求救,仅23岁,已落水失踪超过32小时……
heatlevel苏州---三亚---苏州:一个人、一条船、一个月的真实历险
heatlevel海钓,会上瘾的蓝色罂粟
heatlevel老佟的秋天
heatlevel为什么大家都愿意把钱砸在帆船赛上?都是谁在赞助帆船赛
heatlevel深圳女孩辞职看世界 参加克利伯环球帆船赛
heatlevel大航海时代需要的是什么?
heatlevel任总,我们上船好好谈一谈

帖子的最近访客




上一篇:科勒号预告片
下一篇:当船身在剧烈摇晃,我用最后一格电,记录下此刻所想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1039791号-2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