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签到 |在线客服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推广赚贝壳

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查看: 1381|回复: 1
收起左侧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11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家好,我是何小波,很荣幸和大家分享我们一家从美国航海到新西兰的故事。感谢翟峰的邀请,感谢峰享会这个平台提供这个机会。希望今天的分享能激起您远航的梦想。先从为什么要去航海讲起吧。
2013年,我们开始考虑移民,2月份的时候,我们就来了一趟新西兰,一方面是旅游,另一方面也算是考察。在南岛的小镇Picton,傍晚,我们遇到一个正在玩滑翔伞的人,叫Russel,带着她女儿,我们就聊了起来。然后,他就邀请我们去他船上住,我们也真的就去了。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86111be45490d81a2a94da12534e4af8.jpg
那是我们第一次上到一条帆船,有了新鲜的意外的感受。也是种下了一颗种子。后来我们提交了新西兰的移民申请,在等待的过程中,我就有了先出去到处看看的想法。然后就开始算要花多少钱。这时,我们之前船上住了一晚上的那颗种子就发芽了。就想到了航海这种方式。所以,和很多人不一样,我们航海的初衷更多的是把它当作了解世界的一种方式,而不是一种极限运动。为了说服老婆孩子,我就在网上搜索各种相关资料、视频,告诉她们:看,那么多人都在航海,只要做足准备,安全是没问题的。同时也给她们看一些美丽的小岛的照片、视频,激发孩子们的向往。孩子们有这个愿望了,妈妈就不好阻拦了。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了翟峰航海的报道,也激励了我们,觉得这个事能行。当时,我们一方面上亚马逊中国网站,把上面关于航海的书,都是英文的,而且每种都只有一本,能买到都买了。另一方面就开始联系美国的航海学校,申请签证。同时,我们就开始练习游泳,目标是每个人都能轻松游1000米,当时我太太还不会游泳,孩子们刚刚会一点。航海第一步的微信记录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e189f34f10fc1d1bb1bf52cc90e4e914.jpg
2014年5月,我们来到美国佛罗里达,门罗湖边一个叫Sanford的小镇,我们联系的航海学校就在那里,开始在湖上学习航海。一开始最大的挑战还是语言,各种新名词,要把它们都记住确实不容易。等我们在湖上学的差不多了,我们的老师就带我们到边上的Daytona Beach,从那儿出海,体验在海上只依靠罗盘的感觉,同时也熟悉美国非常特殊的内海岸航道,Intracoastal Waterway。
航海学校U-Sail和我们的老师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1cb1570c2feccfec0bad35917c83b106.jpg
在门罗湖上学航海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f02a9e5ea66345c12f75b766c69b2850.jpg
第一次我们在门罗湖上参加俱乐部周三的朗姆酒比赛,事先甚至都不知道那是比赛,老师帮我们联系了一条船,我们懵懵懂懂就上去了。比赛开始一段时间后,船主突然想起来跟我们说,我们在比赛,我们这才知道。那次十几条船我们好像是第三名。后来,我们用航海学校的船独立参赛,就没那么好的成绩了,不是最后一名,就是倒数第二第三。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a652664e28ab00626b85b49c1b0f38d9.jpg
电脑里就是比赛成绩
在门罗湖边呆了2个多月后,我们搬到之前去过的Daytona Beach一带,准备以后买了船就以那儿为基地。同时我们也开始到处看船。一开始在佛罗里达,后来在加勒比海地区,再后来扩大到美国东海岸,中间的过程比较曲折,就不细说了。总之,因为种种原因,我们直到2015年2月份,春节前,才在北卡罗来纳的东方镇买到了现在这个“星光号”。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692d57f33f5f01c52e295023f63f2f9a.jpg
雪天里的“星光号”也是在东方镇,我们遇到了后来跟我们一起航到新西兰的澳洲美国人Barry。当时我只是想找一个人帮我把船开到佛罗里达,但因为当时是冬天,很多人不在,在的人也有种种事务在身,原本作为北卡罗来纳航海首都,遍地是船长的东方镇,居然好几天找不到人。当时Barry的船正好在东方镇进行整修,听到这个消息就主动和我联系,我们就这么认识了。
就这样,2015年春节的时候,Barry、我,还有另外一个美国海军退役的黑人水手Mike,就开着星光号,前往佛罗里达。当时,Barry说,这比起之后去新西兰的航程来,可能是最辛苦的。现在回头看,确实此言非虚。寒冷是非常大的挑战,我也没有足够的衣物御寒。我很高兴那段航行,老婆孩子没有跟我在一起。
那段航行虽然在海上很辛苦,却也有不同的感受,作为我个人第一次在海上的远航,晚上寒冷大西洋上倒映的波光粼粼的月光一直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还有在漆黑的夜晚,挣扎着起来去换班,看到Mike坐在舵的后面,雕塑一样,漆黑的背景,只有船尾灯的映照,那一刻的肃穆深深的震撼了我。
3人组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f30a52a44a05416e00e264627219d1c6.jpg
寒冷大西洋里的海豚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afdb5d8de5bd9b8aa31b457e28696d16.jpg
一路上,我们也停靠了两个历史名城,北卡的Beaufort和南卡的查尔斯顿,上岸逛了逛,了解当地的历史,也领略了当地酒吧南方风格的爵士乐队,别有一番风情。Beaufort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55ca284ab548be33c09c207e0687ed9e.jpg
查尔斯顿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867174d43dc58c5d53fb190e6d581bef.jpg
到佛罗里达后,双方相互了解得更多了,Barry最终同意与我们一起去新西兰,同时也介绍了他在西班牙认识的女孩Idoia。这样,我们远航去新西兰的队伍就定了下来。
因为我们在美国的签证5月10日就到期了,所以当时我们的时间非常紧张,在佛罗里达只有不到3个月时间可以对船进行整修,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通常,即使是本地老水手,他们说,象这样一次远航,也要花至少一年时间来准备。
给船底刷漆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7355ade97fee7fc3d6ce17782c8a0392.jpg
我们的6人小队和未完工的船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afceb3f2036fbe28a9bebd2395d56374.jpg
事实上,最后我们也确实没能在5月10号之前完成整修,不得不采用方案B,就是我们先飞去离美国最近的巴哈马首都拿骚,把船留给Barry和Idoia继续未完成的工作。我们在拿骚的旅馆里住了将近一月,既悠闲又煎熬的一个月。最终,6月5号,六四的第二天,我们的船终于来了。
我们的船终于来了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a0a55ad2e0a6cc705595a0a65613c52a.jpg
在拿骚,我们又延了一个月的签证,做了一些补给,6月10号,在加油码头与一对巴西水手夫妇挥手告别,就正式踏上了去新西兰的航程。告别巴西水手夫妇,告别拿骚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72cf1b2938ad4f8635418f308994cf7e.jpg
对我太太和孩子来说,那是她们第一次在海上的长航的开始。所以,第一天,我是相当的重视,让她们每个人都吃了晕船药,再加上当时的天气很好,风不大也不小,而整个海域在巴哈马东部岛链的保护下,也没有什么浪,海面相当的平静,因此大家有说有笑,确实是完美得不能再完美了的开始。一度我们还重演在佛罗里达Key Largo度假租船时玩的一招,就是把孩子们用绳子绑在船尾,在海里游泳。只是因为这次航速快得多,水流很强,就没那么悠闲,孩子们不太喜欢。而用Barry的话说,这像是用孩子们当诱饵在钓鱼。哈哈,只是这诱饵们很不乐意。孩子们的远航第一天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04c3f2da681e8bedc8287554f5d37bc3.jpg
这种欢乐、兴奋中也参杂着紧张和惆怅。我们时不时回望拿骚,看着地标建筑亚特兰蒂斯酒店逐渐隐没在海平线,直至终于完全看不见为止。一直到巴拿马,孩子们还会偶尔开玩笑问,你还能看见亚特兰蒂斯吗。这玩笑里其实也透露出混杂在紧张兴奋中的那一丝惴惴不安。我也常常想起我们的航海老师DJ船长描述她第一次离开海岸线时的感受:当海面上别的什么也看不见时,她意识到那时她所能依靠的只有她自己和那条船。我们那时确实也应该感到惴惴不安。因为,6月份,加勒比海地区的飓风季已经开始了。虽然当时还没有飓风形成,但我们知道它可能随时会来,我们一定要赶在飓风到来之前赶紧离开这个地区。这种压力一直伴随着我们,直到后来我们到达加拉帕戈斯,才算稍微松一口气。在这样赶时间的压力下,我还是决定稍微绕点道,去著名的猪滩一趟。那儿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海滩上生活着一群猪,随着互联网上照片的传播,就变得越来越有名。两个老外对我的决定有点不以为然,但还是非常专业的帮我们在清可见底的浅滩之间绕来绕去,安全的到达了目的地,又安全的离开那片迷人又危险的水域。顺便也教了我们一些关于水深、水流的知识。猪滩的猪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e203b8eb82e1d8373c2c75f1779c249e.jpg
我们原计划从那儿就直接航到巴哈马最远的一个岛:Great
Inagua,从那儿清关离开巴哈马。但上帝自有他的安排,走在路上,我们发现主帆的滑轨坏了,虽然帆升起来后,主要是升帆索受力,但帆从滑轨里脱出来的话,升降帆就不好办了。在讨论了几个替代方案后,我们决定还是老老实实去旁边的乔治镇,去订一个新的滑轨换上。就这样,我们停靠在了乔治镇,整个巴哈马乃至加勒比海地区航海大热门Exuma地区最大的镇。因为当时已经是飓风季,那儿也就停靠了十几条船。而据说在圣诞节这样的旺季,那儿可能连个合适下锚的地方都找不到。
乔治镇小艇码头的出入口

我们下锚的地方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8bf85cb86f27106f5c4743facff54e84.jpg
在乔治镇停留了一个星期左右,从美国订的滑轨顺利到货,顺利换上,我们就又出发了。从乔治镇开始,因为慢慢失去东部岛链的保护,浪就开始大起来了,我太太和孩子们的晕船反应很严重。中途我们还在Rum Cay停留了一下午,因为两个老外听说那儿有加勒比海地区最好的珊瑚礁,就去浮潜看珊瑚礁去了。我因为太太和孩子们的状况不太好,另外据说水流也比较大,就没去。只是听两个老外回来很失望的说那儿的珊瑚也是正在死亡中。从Rum Cay到Great Inagua 的马修镇,因为一方面迎风走,另一方面再也没有外部岛链的保护,就艰难了许多。虽然只有两个晚上,但印象中似乎那是一个漫长的航程。6月24日清晨,我们已经能够远远的看见马修镇的灯塔了,心情振奋的同时,却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就是风刚好就从岛上向我们吹过来。于是我们不得不走着之字形,一点点向目的地靠近。更悲催的是,因为我们为了远航加装了很多东西,使得船的迎风转向角度从90度左右增大到120度左右,这意味着我们要多走好多路。就这样,短短几十海里,我们走了大半天。等我们最终下锚,上岸,找到一家小卖部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马修镇的灯塔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7ff8c042f95a04c4030211a1fa92f1af.jpg
马修镇华灯初上的小卖部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500272fe8838caa09afcc25321783c0b.jpg
马修镇只有1200人口,大部分居民都受雇于莫顿盐业公司,因为Great Inagua是该公司重要的盐场所在地。岛上还有整个西半球最大的火烈鸟繁殖基地。岛上的居民都非常友善,而且Wifi几乎都是不加密的,随便连一个就能上,速度也很快。让我们非常意外的是,在这样偏远的小镇,我们遇到了熟人,一对在猪滩遇到过的情侣水手意大利人Robert和她的美国女朋友Vanessa。他们成为我们在马修镇唯一的邻居。本来我们说好一起庆祝我们大女儿的生日,但那天傍晚,他们急匆匆划着小艇过来,送给女儿一个礼物后,很遗憾的告诉我们,接下来天气合适,他们要赶紧离开去海地了。航海就是这样,看天气行动,我们虽然不舍却也很能理解。依依不舍告别了他们,整个岛就只剩下我们这一条来访问的船了。告别马上去海地的Robert和Vanessa
在巴哈马停留的地方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a76f7194c7d584ac5cec244ed9b1d40d.png
预报的天气让我们很担心。接下来一周,加勒比海上最高有四十几节的风速,五米高的浪。但我们没有太多选择,因为再呆下去天气很可能只会越来越糟糕。呆到6月29号,过完生日的第三天,我们也毅然出发了。穿过古巴和海地之间的海峡,小心避开一个突兀的迷你小岛,再掠过牙买加,来到开阔的加勒比海,浪果然马上就大起来了。持续几天的强风,使得开阔的海域上形成一个个小山丘一样的波峰。船就在这样的波峰波谷之间上上下下。因为浪和浪之间的距离比较远,所以倒不颠簸,也不危险。船虽然倾斜的比较厉害,但我们知道风不至于让我们翻船。唯一略有担心的是帆索系统能否承受得住这样的强风。尽管,在美国我们让专业的rigger彻底更新了我们的帆索,理论上应该是没问题的,心中还是难免有些惴惴不安。也正是在加勒比海上,我们的船跑出了整个航程的最高速度,九点几节。那是在我们把帆几乎收到最小的情况下跑的速度,而通常,我们航速超过7节就会采取措施降速,因为,帆索承受的力量是跟航速的平方成正比。另外一个问题是电池。那几天加勒比海总是阴云密布,太阳能指望不上。而我们还没有更新发电机和整流器,所以发动机的充电效率也有点低。此外,在船比较倾斜的情况下,理论上是不应该开发动机的。于是我们就只好心疼的看着电池电量掉到50%以下,而在快要跌穿35%的时候,我们居然就到了。漫长得似乎永无止境的航程啊,虽然只有6天。到达科隆的头一天,我和大女儿坐在驾驶仓里,即将到达的期盼让她恢复了活力,她开始一首接一首的唱歌。似乎歌声感动了上帝,厚厚的阴云在前方露出一些空隙,阳光洒下来既像是舞台的灯光,又像是在前方指引我们的光柱。7月5日清晨,迷糊中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睡眼惺忪的爬起来,发现所有人都在外面,再一抬头,就看到了科隆城外长长的防波堤,以及锚在防波堤内巨大的货轮。于是睡意全消。巴拿马,我们来了。科隆城外长长的防波堤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3600ffeff1bf7dacb9c973b12196088e.jpg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4165d1042b5fa1dc282b9c8604e40350.jpg
科隆城外的Shelter Bay Marina是我们停靠过最平静安稳的码头了。这儿原来曾经是美国海军基地,直到最近这几年才建设成民用的码头。服务也相当不错,每天有班车免费去科隆或巴拿马城的购物中心。Shelter Bay Marina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ba50d3edae08022a25adc4a373112a97.jpg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08f79862050db730f4bda8f39cbd746e.jpg 通向码头的路

我们在这里抓紧时间换了新的发电机和整流器,又安装了海水处理机。心里感觉又踏实了许多。也是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后来一起过巴拿马运河又一路同行的Swanson号,一对从瑞典移民澳洲的老夫妇。
Swanson号出发去过运河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804a9dc4efb0cb5395ec0c4b182f3b91.jpg
一切准备停当后,我们告诉代理,代理就安排我们过巴拿马运河。过巴拿马运河的过程就不细说了。值得一提的是,很多次,我们要靠到Swanson号边上,和它绑在一起。有一次靠近的时候,因为我角度控制的不好,船头已经系上,船尾却离得有点远,绳子没有扔过去,于是船在水流的作用下,船尾越偏越远,向运河一侧的混凝土墙靠过去。那一刻,我有点懵了,不知道该怎么操作。关键时候,Barry过来抢过舵,使劲加大油门倒退,挽救了一场可能发生的事故。过巴拿马运河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fe4b13e4728457701f1e0ec87ced12ad.jpg
过了巴拿马运河,我们又在运河航道边上的BalboaYacht Club系锚停了两个晚上。7月25号上午,办妥各种手续后,我们投入了太平洋的怀抱。7月27日一大早,迷迷糊糊中被Barry叫醒,告诉我,他需要更多人手在外面。当时心中马上咯噔一下,莫非遇到海盗了?出来一看,一艘小艇就在我们船的旁边,3个南美人在小艇上,一个男子赤膊拿着一个油桶,神情激动的冲我们嚷嚷我们听不懂的话。小艇上没有武器,看起来不像是海盗。于是再把来自西班牙的Idoia叫醒。Idoia用西班牙语和他们一番对答之后,终于搞明白他们是在向我们求救。原来,据他们所说,他们在巴拿马海岸线附近钓鱼,突然来了一场暴雨,等暴雨过去,他们发现已经看不见海岸线了。没有罗盘,没有无线电,有限的一点水,几根香蕉是他们的食物,而他们已经在海上漂流4天了。救援他们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然而,当时我们离巴拿马已经有几百海里远,我们船上为小艇准备的汽油肯定不够他们开回去。而带着他们折返巴拿马需要好几天时间,我们实在不想在这关键时刻在北半球的飓风带拖延时日。于是呼叫过往的商船中转联系上巴拿马运河管理方,结果被告知巴拿马的海岸警卫队没有能力来几百海里之外救援。于是Barry又联系他在美国的朋友,最后美国海岸警卫队告知,美国海军Apache号将从墨西哥驰援千里过来接应。当天晚上,天刚刚暗下来的时候,我们远远的看到了Apache号,无线电确认身份后,离着Apache半海里远的地方,我们把3个落难的渔夫送回他们的小艇,解开绳子,目送他们的小艇开向Apache号。等到Apache号把小艇吊上大船,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经过一天的辛劳、紧张,终于不辱使命。我们也回到我们前往加拉帕戈斯的航线上。获救的3渔夫前往Apache号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744fcb8c1eda2b51f83f923bdbf5b90e.jpg
救人后幸遇导航鲸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6781016748ea1d991c0dd5f087b0b7d4.jpg
成百的海豚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255ee4e700e16bcaeb9a0f88d733a156.jpg
最终,8月3日,在经过10天的航行后,我们到达了加拉帕戈斯群岛。加拉帕戈斯群岛以独特的物种,以及达尔文在此获得灵感而著名。虽然地处赤道,但因为秘鲁寒流的缘故,在有些岛上甚至有企鹅生活。巨龟、蜥蜴、蓝脚塘鹅,还有懒洋洋占据长椅的海豹,这里有许多别的地方难得一见,或根本没有的动植物。除了独特的动植物,这里的店面也非常独特,富有艺术气息。如果有时间,很多小店值得人们流连一整天。实在是度假的好地方。只是那儿没有游艇码头,我们只能下锚。而且,要取得在各岛自由巡航的许可,花费高昂且要求多多。所以多数外来帆船都只在Puerto Ayora下锚,参加当地的旅行团去别的岛玩。不过,在Puerto Ayora港,水上Taxi是24小时运营,倒也非常方便。Ayora港口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b0e83e9f8bc247395b492179f2c2208f.jpg
旁若无人的海豹

随处可见的Iguana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3471ffb03fe0f62ef4ef183e28e45097.jpg
加拉帕戈斯Puerto Ayora街景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8dcd6a4d18baf1609d20dea6f71c8a26.jpg
我们原本计划只呆10天,但临近出发,Barry生病了,虽然只是发烧无力,但我们不敢大意,去医院(对游客也是免费的)检查,等完全好利索了,这才在8月25号,从加拉帕戈斯踏上跨越太平洋的最长一段航程,前往马凯萨斯(Marquesas)。对于地球上的多数人来说,马凯萨斯默默无名。但对于要由东向西跨越太平洋的人来说,那儿是首选的目的地。在JIMMY 那本大名鼎鼎的WORLD CRUISING
RUOTES里,他说对多数远洋航行的人来说,这个航段可能是最长,却也是最愉快的一程。此言非虚也。离开加拉帕戈斯群岛的影响,我们就进入稳定的东南季风带,风从侧后方吹来,我们的船稳定的行进在五六节左右的速度,没有大浪,风不强也不弱,而我们都再也没有晕船的反应。船上的生活也变得多姿多彩起来。正是在这段航程中,我教会了孩子们打牌,看了权力的游戏,当然,也没忘记让她们学习,进行Boat Schooling。Barry和Idoia的运动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f8f6cf0e77527d408f4a8582caee3140.jpg
抓到一条Mahi-Mahi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1eeaa66166f4fb101e6a13a124e0944d.jpg
自投罗网到船上的飞鱼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a18bc9f2309959ec247b3983353d7665.jpg
自投罗网的乌贼

将要在生日那天到达陆地,二女儿很高兴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a2f638aa9938be416181a24b3b5c6d07.jpg
9月15号,在我们二女儿生日的当天,经过21天愉快的航行,我们到达了马凯萨斯群岛的Nuku-Hiva。当天晚上,我们就在岛上唯一一家营业的餐馆,传统壁炉烤制的比萨店,为她庆祝了生日。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比萨。
在批萨店庆祝生日以及跨过太平洋

马凯萨斯是法属波利尼西亚最西北部的一个群岛,她的历史也很有意思,最早被西班牙人占领,曾经一度属于美国,后来被从塔希提过去的法国人统治,直到现在。而岛上还有相当一部分居民还维持着他们原来捕鱼骑马打猎的生活方式。
骑马的当地人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272f2d89a5f2a66e727d26bbd4fa9135.jpg
当地房子的典型样式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83af1caae50273580e30a7fb65a88ef8.jpg
平静的港湾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3b7c41870995115abf81def97560af0d.jpg
码头和灯塔

一个小码头的好处是,水手们更容易聚在一起聊天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044e74969c8452ab61a616ebbfa7b2d0.jpg
9月20日,我们出发前往大溪地。临走前,我们绕到岛的北边一个更清净的港湾清理船底,在那儿,我们一致同意,看到了最漂亮鲜活的珊瑚。
在北边的另一个港湾里游泳看珊瑚

从Marquesas到塔希提,我们经历了几天没风的日子。中间还在一个叫AHE的环礁内下锚停留了一晚上。
AHE环礁
环礁内的沙滩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e147aa51decca6c52ae9970af5a73010.jpg
AHE的码头
平静无风的大海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e6538c129c724c1eb7f4aa9b8ff0f968.jpg
9月29日,在15天临时签证到期前,我们到达了塔希提。塔希提作为法属波利尼西亚的首都,这几年成为了旅游的大热门。在我们停靠的新修建的设施完善的游艇码头旁边,不停的有大游轮进进出出,带来大量的游客。然而,对于我们这样的帆船航海者,除了大游轮制造的浪会时不时让我们的船摇晃,它们带来的游客也推高了一切价格。这让我们开始怀念起Marquesas那些动不动送蔬菜水果给我们的热情的本地人了。
从塔希提的码头休息室看出去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8e9985829769702279e272d936656414.jpg
在塔希提我们又欣喜的看到了Swanson号。在加拉帕戈斯他们早我们十天出发前往马凯萨斯,在马凯萨斯由于我们去的不同的岛,也没有碰见。现在又在同一个码头看到他们,真是高兴极了。我们还遇到了另一对在巴拿马认识的德国水手,他们是从巴拿马经过40天的航行直接到塔希提的。Swanson号还是先我们一步离开,他们准备短暂停靠一下Borabora,然后经斐济回澳大利亚布里斯班。10月7日,往来机场、码头两地,办完复杂的出关手续后,告别德国水手,准备前往另一个码头加油后,就奔赴库克群岛。然而,虽然我们事先多次确认,还打了电话,得到的回复是加油码头5点下班,但当我们4点多到达那儿时,已经没人了。
有理没地儿说啊。我们不能没有足够柴油就出发,也不能再多停留,因为我们已经出关了。就在我们没有主意的时候,边上一个美国水手开着小艇过来和我们聊天,听说这个状况,二话没说,让我们用他的小艇和车,去岸上的加油站买柴油,还帮着一起搬运。可惜没有留他的名片,甚至连名字都没记住。忙活到晚上,夜色中我们离开了塔希提,繁华的城市灯光被我们逐渐抛到身后。去库克群岛的航行不好也不差,再没有舒服稳定的东南季风,风向的多变带来浪的多变,浪急,船就比较颠。但毕竟当地的飓风季还没有开始,所以没什么特别好担心的。10月13日,经过6天航行,我们到达了库克群岛的拉罗通加。作为由新西兰管理的国家,这里使用纽币,说英语,各种入关规定也与新西兰类似。作为新西兰未来的移民,这一切让我们倍感亲切。拉罗通加是个不大的岛,我们花两天时间徒步走了它的两条小道。其中一条是跨过一个山峰,从北面穿越到南面。一路上会有盘根错节的树根铺成的路,有巨大的可以攀爬的石头,还有突兀耸立的叫针尖的山峰,有流水、瀑布,最终又来到沙滩边上。难度不大,却非常过瘾。在这儿的第5天,我们又意外的看到了Swanson号。当它从港口外进来的时候,我都难以置信它又出现了。原来,他们去了Bora Bora后,对那个名声很大的地方非常失望。失望之余,决定改道来库克群岛看看,想着也许能弥补他们的遗憾。库克群岛并没有让他们再失望。我们后来一致同意,这儿要比塔希提那边好。没有过分的商业化,却也并不缺少必要的旅游娱乐设施和服务。虽然没有游艇码头,但我们船头下锚,船尾用绳子系在水泥墙上,上上下下也不算太麻烦。当地的孩子就从码头上扑通扑通跳下水,在我们船边打闹。岸上的大人有时会训斥那些孩子,叫他们不要打扰我们,可我们也不觉得被打扰。船头下锚,船尾系岸上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1ec5e34c36579b01efb96da8ea8eb5f7.jpg
重遇Swanson号,孩子很高兴送他们礼物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b20eb6a542c3258f7bfb06793b679bd4.jpg
与“针尖”合影

太平洋上的航线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b820c286aff7dab5b2430e0c427ecde9.jpg
从南太平洋这些岛国去新西兰的时间窗口非常有限,只有大约1个半月左右。太早则新西兰的冬季天气还不稳定,太晚则南太平洋赤道地区的飓风季又开始了。再考虑到2015年是厄尔尼诺年,飓风可能会提前,理想情况下我们应该在11月中旬以前赶到新西兰。虽然从库克群岛到新西兰并不是我们整个航程中最长的一段,但考虑到气候的多变,情况却是最复杂的。天气预报只提供7天的预告,而且也并不完全准确。历来,水手们对于去新西兰的航线选择总是有争论。有人主张不管三七二十一,直线过去就行,但更多人建议要先往西走,在汤加停留一下,再找个好的天气窗口南下去新西兰。另一个选择是,走到一个位于汤加与新西兰之间,一个叫Minerva Reef的小环礁,下锚,检查下天气再继续往新西兰走。这个Minerva Reef也非常有意思,在高潮时是完全淹没在水下的,只有在低潮时会露出来。曾经有个美国富翁在这儿建立了一个短暂的共和国,没多久就因为周边国家反对而失败了。现在汤加和斐济在争夺它的主权。讨论之后,我们决定边走边看,如果风合适往西南就尽量往西南走,不行就往西去汤加。中间如果可以,就在Minerva Reef停留一下。10月21号,我们从拉罗通加出发,一路向西,偏南。走得时快时慢,但基本按照预定目标向着Minerva Reef前进。然而当我们离MinervaReef只有百来海里的时候,风向变成从西南方向过来。在坚持去Minerva Reef,还是趁着风号往南多走走,之间纠结了没太久,我们决定放弃Minerva Reef往南。就像Barry劝说我们的,在心中安慰自己,反正以后就在新西兰,还会有机会的。接下来的航行就越来越艰辛起来。风向时常变化,有时不得不迎风航行,有时又没有什么风。但即使没风,海面却不平静,各个方向来的浪不大,却让船摇晃的厉害,主桅杆的横梁摆动带动桅杆振动,既让人睡不好觉,又心疼我的帆索系统。当然也有的时候风会突然变得很大。而等我们手忙脚乱缩好帆,风又变小了,实在气死人。白天倒还好,晚上我可不想一个人去甲板上缩帆,或者为了缩帆把谁叫醒。所以更多时候,傍晚来临时,我就先把帆缩了,管它晚上风大还是小,先图个安心再说,走慢点就慢点吧。就这样,在一路纠结中,11月8日,我们居然就到新西兰了。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d4732174e0bd9dd2f6047a13a61c93f1.jpg
 “Starlight号”的新生之旅(纪实) a93bc6953418c5806f338cd1e1a86732.jpg 这是到达那天,我发的微信朋友圈信息:“五个月,航行一万海里,今天顺利抵达目的地,新西兰,热情友好的长白云之乡,水手们的梦想之地。在佛罗里达经过大半年的准备,在北卡罗来纳东方镇买了船,春节时,寒冷的大西洋上,航行在回佛罗里达的途中,在拿骚经过一个月额外的等待,六月,终于整装出发。经停著名的猪滩、风情万种的乔治镇、偏僻的Rum Cay、热情难忘的马修镇,迎风驶过浪高四米的加勒比海,在科隆城外美丽宁静的Shelter Bay Marina休整后,穿过巴拿马运河,前往加拉帕戈斯,途中救援了三个渔民,又幸遇鲸,是最长而又最愉快的航段。从淳朴闲适,远处世界角落,有着最美珊瑚礁的Marquises再启程,经停美丽的AHE环礁、旅游热门大溪地,群山青翠海滩惬意胜似故乡的库克群岛,小波一家今天抵达此次航行的目的地,新西兰。在Opua入关,几天后再前往奥克兰。一路行来,有争吵有欢笑,有沮丧烦恼,更有精彩美妙。

                    

评分

参与人数 1贝壳 +20
收起 理由
myadmin + 20 不错,大家喜欢这样的故事

帖子的最近访客




上一篇:十部航海电影,你看过几部?!
下一篇:为什么海鸥喜欢追着船飞?来自我要航海网ios手机客户端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12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棒了,好长好精彩!感谢分享
来自我要航海网Android手机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1039791号-2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