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签到 |在线客服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推广赚贝壳

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查看: 645|回复: 3
收起左侧

日夜日航得诗感,拂晓弗知遇警船--《再济沧海》(1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11 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再济沧海》(17)日夜日航得诗感,拂晓弗知遇警船

将近两个月的接船、试船,“海友号”完全准备好了,她精神抖擞随时准备待命。预报一个合适的风向时间窗将会出现,我们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出发。我抓紧时间连续两天去超市扫货,先把无谷物面包货架彻底扫空,牛奶、咖啡、饼干、奶酪、等等尽量多买,“海友号”有冷冻柜,小包装的鱼类肉类也买了不少,当然绝不能忘记法国物美价廉的葡萄酒。临出发的前一晚,我做了一大锅猪肉炖夏瓜(zuchinni)和一大锅米饭,这样路上就不用开火做饭了。计划第一站布洛涅(Boulogne),距瑟堡178海里,预计要跑两天一夜,就是日夜日(day-night-day)航程。

6月3日早晨八点半,“海友号”推离瑟堡港,航向东北偏东,终于启航了,“海友号”踏上了“再济沧海”的征程!连着下了几天雨,今天放晴了,刚洗过的蓝天点缀着干净的白云,爽神!气温只有十几度,空气清冽颇有寒意,爽身!我穿上了厚厚的航海服,全副武装好像要去北极似的。出了瑟堡港最后一道防波堤,“海友号”顺风顺水一口气跑了三十多海里。中午十二点,风力从15节减到10节,风向偏转30度,海潮也转向成了顶流,船一下子就慢了下来,好在海浪并不大,船跑的还算平稳。“海友号”支起球帆杠将艏帆固定在左舷,主帆打在右舷,蝴蝶双翼对开,这是我们惯用的正顺风帆型。老公查了一下天气预报,这个南风时间窗过后一个星期都是北风,他建议多跑几个小时直接去法国和比利时交界的敦刻尔克,这样把英吉利海峡甩在船后,下一站直接去挪威了。我一听正中下怀,一不做二不休,仍然是日夜日行驶,少了一级跳板,到敦刻尔克可以更好休息。“海友号”稍微调整了一下航向,向敦刻尔克驶去。(英吉利海峡有运输航道,小船要在航道外溜边跑,所以不能大幅度向北调整航向。)

“海友号”第一次跑夜航,我跟老公轮流值班,计划是我值晚8-11点,老公11点至凌晨3点,我3-7点。吃完了晚饭老公下舱去休息了,我一个人坐在船尾,骄傲着蝴蝶展翅般轻巧俊美的“海友”,欣赏着晚霞落日的整个过程。太阳挂在船尾一起一落地追着“海友”撒欢,天边一带金红,灿烂的金轮中间是灼眼的炽白,金轮逐渐靠近海面,轮廓越来越清晰,颜色变为眼睛可以直视的赤红,它慢慢地走进海中,不出几分钟海平线上只剩下一个小红点,它最后轻吻了一下“海友”船尾便不回头地潜进海中,晚霞像一帮随从紧跟着它扬长而去,金红变成深红…淡紫…靛青…最后完全融入夜色中,我一看表:晚上十点。

风力继续减弱到只有5节,靠着一点点海潮船速为三节,再过一两个小时海潮转向为逆流船也许不进而退,没有别的选择,“海友号”开启了马达。大海潮汐每六小时换一次向,顺潮它推着船走,逆潮它勒缰牵阻着船,像一个没心没肺顽皮的孩子,一天要变几次脸。短途尽量赶顺潮,远途没有办法,只好任凭潮汐的推阻。老公不到晚11点就起来了,趁天还没完全黑把球帆杠卸下来,免得夜里黑灯瞎火找麻烦。艏帆也卷了起来,开马达船速比风速还快,艏帆吃不上劲没有什么作用。主帆仍张开着,帆桁调到中央保持船的平衡,也能稍微给一点向前的推力。“海友”规定甲板上操作时,特别是要到船艏作业尽量两个人都上甲板,有些操作需要舵舱和船艏互相配合,多一双眼睛盯着也比较安全。一切收拾停当老公上岗,我下舱休息。

“海友号”的海上值班舱位(sea berth)在船左舷吃水线以下,摇晃幅度很小,床宽只比肩膀宽一掌,系上兜步就像一个摇篮,比“同道者”的舒服多了。这回充分显示了伽西亚全景大窗设计的优越性,晚上值班基本不用到外面去,坐在导航桌前海面、船帆都可以看见,自动导航仪的控制钮也在导航桌上。我一躺下便不省人事,没有梦,直到老公叫我起来才知道已经早晨五点了,老公多值了两个小时的班,他说这一带水窄船多情况比较复杂,他怕我半夜起来迷迷糊糊犯错误,谢谢老公啦。

老公的谨慎不是没有道理,我踏踏实实睡了六个小时起来还是犯睏,脑子里老想着东坡的句子:我欲醉眠芳草,我欲醉眠芳草…天刚蒙蒙亮,前方海面开始泛红,太阳在地球下面转了一圈现在转到船头,一眨眼的功夫它几经爬上了船艏的栏杆,我在心里跟它打招呼:“早上好!我的太阳,今天又是一个大晴天啊”。我爬上舵舱探头向外看了一眼,冷风让我打了个激灵,人也彻底清醒了,舵舱实在太冷,还是回到导航桌前吧。这时再想起“我欲醉眠芳草”,突然来了灵感,和着东坡的原韵填了一首《西江月》:

《西江月》海友首航过英吉利海峡            《西江月》苏轼

舷破滔滔白浪                                              照野弥弥浅浪
桅及朗朗青霄                                              横空隐隐层霄
双帆对展似蝶娇                                           障泥未解玉骢骄
海友仙姿英巧                                              我欲醉眠芳草

旭日急攀栏艏                                              可惜一溪明月
残阳惜吻船艄                                              莫教踏破琼瑶
戏顽推阻任汐潮                                          解鞍欹枕绿杨桥
已过英伦峡道                                              杜宇一声春晓

清晨,“海友号”驶过英吉利海峡最狭窄部分,已经能看见英国领土了。老公还在熟睡,我上甲板检查一切正常,不远处有一艘军舰但跟我们的航向相反且没有撞船的可能,我放心地回到甲板下。不出十分钟突然一阵警笛划破天空,把老公也叫醒了,我们赶紧爬上甲板,那艘军舰原来是法国边防巡逻舰,大喇叭对着我们喊:打开你们的VHF(甚高频通话器)。原来老公值班时把音量调小到几乎听不见,我值班也没去动它,巡逻艇对我们喊话老半天,我值班没听见,警船没听见回应就追上来了。我们被指示保持原速,巡逻舰放下一个小皮艇,五个持枪边警登上“海友号”。检查完护照和船只注册文件,边警用对讲机把这些信息传回巡逻舰,然后五个人轮流把整个船搜了一遍。当得知“海友”是刚从瑟堡启航的新船,警哥们的兴趣马上从走私毒品转到了船的各种设备上,问了好多技术性的问题。聊得高兴了我问他们为什么要登我们的船,是不是VHF没人应,回答:不完全是,海上信息自动识别系统(AIS)显示“海友号”是一艘澳洲船,这么远的路对他们来说也许更有意思。

拐过法国著名的灰鼻角进入北海,风向转为顶风,“海友号”关闭马达靠风力保持七节左右的速度,快到敦刻尔克时老公又查了一下天气预报,这个时间窗过后强北风会持续一段时间,我们当时考虑要不要直接去挪威,四百海里的路程三天就到了。我说没问题,只是事先准备的米饭和烩菜不够三天的,中间可能要吃简单食物。我们俩的身体状况都没问题,老公唯一的顾虑是北海靠近挪威有一个低空巢,三天以后这个低空巢如何动作不好预测,有可能在靠近挪威时有强顶风,犹豫了一会儿我们还是决定去敦刻尔克,我们已经把两个航程合二为一了,首航没必要这么赶。

长途航海预测天气是个博弈,事后诸葛亮是那个低空巢不大碍事,当时如果直接去挪威应该没问题。错过了那个很好的时间窗,短期内都没有可靠的南风窗,写此文时我们已经在敦刻尔克待了一个星期了。但假如直接去了挪威,我们将错过下篇文章所记录的精彩,敦刻尔克值得停留。

2015年6月10日于法国敦刻尔克。

帖子的最近访客查看更多↓




上一篇:水秀山葱春踏野,地偏音杳夜发帖--《再济沧海》(16)
下一篇:二战撤退纪念馆,象征主题植物园--《再济沧海》(18)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1 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代入感,好似身临其境猪肉,葡萄酒,防波堤,冷冻柜,沧海 日夜日航得诗感,拂晓弗知遇警船--《再济沧海》(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1 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非常了得
来自我要航海网ios手机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6-11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好的文采,静姐,你好厉害,真看不出当初你是个理科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1039791号-2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