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签到 |在线客服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推广赚贝壳

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查看: 405|回复: 0
收起左侧

[赛事报道] 合恩角往事 | 那一年,与狂风撕扯的厦门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27 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珠穆朗玛峰,中国船员,中国人,魂牵梦绕,全世界 合恩角往事 | 那一年,与狂风撕扯的厦门号

再有三天左右的时间,东风队就将抵达令人魂牵梦绕的合恩角,领略其残酷的面目。东风号上的两位年轻的中国船员刘学和杨济儒承载的不仅是自己的梦想,也代表着中国新一代航海人的希望。全世界挑战过合恩角的人甚至没有登上珠穆朗玛峰的人多,其中的中国人更是少之又少。不管是用怎样的形式跨越了合恩角,每个人的往事都足够让我们认真倾听。2012年3月,中国第一支自主环球的船队“厦门号”顺利征服了海上珠穆朗玛峰。在杨济儒和刘学即将成为跨越合恩角的最年轻的中国水手之际,我们有幸拿到了厦门号的航海日记,跟随魏军老船长和其船员李晋城,回到三年前,提前感受下合恩角的魅力与魔力,由此了解合恩角在航海人心中的神圣地位。

珠穆朗玛峰,中国船员,中国人,魂牵梦绕,全世界 合恩角往事 | 那一年,与狂风撕扯的厦门号

魏军的“厦门号”环球日记

3月14日 西风带第30天
船位:南纬55度56.8分 西经069度07.95分
天气:阴, 风向:西,风速30节
气压:992hPa 温度10℃
COG(对地航向)61
SOG(对地航速)8.6节
15点50分,烙铁在上面大喊:“船长,看到山啦!”我赶紧爬上甲板,天依旧是阴沉沉的,在我们的左前方,灰蒙蒙的海面上有一条很像是云一样的白影,仔细看下面是灰色的山脉,长长的连成一条线,我静静的看着,心里默念着:“我们跨过太平洋了,我们跨过太平洋啦!我们成功了,合恩角,我们来啦!”


再有一百多海里我们就到合恩角了,时间应该是明天上午,天气预报显示今明两天合恩角海域是西北和西风,风速20节,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好的天气,并且我们在白天过合恩角还可以拍到照片。


天黑以后,我们开始进入德雷克海峡合恩角南面海域,厦门号改航向90度,这段距离有约五十海里,是合恩角海流最急风浪最大的海域,我们大约要航行六个小时。


22点刘祖扬值班,原本安静的船舱忽然听到风的呼啸声,并且越来越大,船也开始大幅度的摇摆,我赶紧帮他将前帆缩小,随之风速逐渐增大到三十五节,漆黑的海面上伸手不见五指,海浪在没有任何前兆的情况下不时的将船高高的托起,凌晨两点,风速达到40节阵风50节,船速最高十五节但令人奇怪的是居然没有破开海浪的哗哗响声,感觉船在随浪向前漂,巨大的狂浪将船头高高的翘起,十六米长的船仿佛站起来一样,一会又将船尾托起,头朝下竖直的向前俯冲,舵很难控制,如果偏转顺风了,帆就会反折产生巨大的震动,如果偏迎风了,帆就会像一面在狂风中抖动的旗帜一样撕破,并且我最担心的是前支索,巨大的抖动很可能将其损坏,到那时桅杆就会倒掉,那是极其危险的事,在这漆黑冰冷刺骨的怒海中,一旦船发生问题都将无法解决。


合恩角的天气很怪,一会是明月高悬,船仿佛飞翔在耀眼的水银海上,过不了多久就有一片漆黑的云气势汹汹的追上来,转瞬就是一片漆黑加瓢泼大雨,在此之前就总是想快跑,快跑,别让他追上,在我和烙铁的班上有好几次变化。


凌晨3点在小李的班上,由于厦门号的航向过于指向合恩角,我决定向南转向走几海里避免到时流太急将我们压到岛礁里,就在我们转向的时候,前帆控帆索挂在了前舱的舷窗把手上,帆由于没有展开,卷在空中不停的抖动,我说小李你给我照着手电我过去,他说船长你掌舵我来,他系上安全带,我又认真检查了一遍,之后我一手掌舵一手举着手电,小李猫腰爬上剧烈摇摆有60度没有预兆的跳跃和泼洒流淌着海水的甲板,这十五米长的距离,我感觉他离我很远,好像连头灯的光都看不清楚,我大声的喊着,在风的呼啸和支索的啸叫中,感觉自己的声音似乎很小,时间好像很久,终于他爬回来了,大声的喊着:“船长,好了!”回来他对我说,他真的害怕了。是的,仅有一米多宽的船头,两边是漆黑的海水,加上跃起跌落七八米高和前后左右的摇摆,虽有安全带,一旦落水将他拉起绝非易事,如果一旦发生落水,那我们根本无法救起他,在这冰冷的海水中,人的存活不会超过二十分钟。


船实在是难以控制,我几乎是左满舵连着右满舵的打来打去,我们将一条七十米的绳子抛到船尾,利用它增加船方向的稳定。已经接近凌晨了,风浪依旧咆哮撕扯着厦门号,看来真的要考验中国第一艘驶过这里的帆船和我们这帮人了。
珠穆朗玛峰,中国船员,中国人,魂牵梦绕,全世界 合恩角往事 | 那一年,与狂风撕扯的厦门号

3月15日,时间08:35 西风带第31天
船位:南纬56度00分 西经 067度15.5分
天气:阴 风向:西,风速26——35节
气压:992hPa 温度10℃
COG(对地航向)75
SOG(对地航速)7.3节
厦门号的位置在合恩角的正南面,狂风携裹着狂涛依旧撕扯着厦门号,天在一阵阵的下雨,一个尖尖的由巉岩峭壁组成岛,透过阵阵迷雾朦朦胧胧的浮现在我们左舷,如同德雷克海峡呲牙咧嘴巨浪一样,面目狰狞的瞪着我们。


我提着摄像机爬上甲板,喊了一声:“冒死拍一下!”海浪不时的泼上驾驶台,合恩角模糊的山影在摄像机的视框中不停的跑来跑去,排山倒海的巨浪遮住了山峰,波峰的前半部如同陡峭的山崖,后半部拉出白色的碎末如同阴坡上的残雪,一波接一波令人震撼的向前涌去。望着眼前的一切,四个多月的艰辛,已随厦门号的尾流逝去,现在的大浪对我更多的是一种庆幸,因为这就是合恩角的风景,如果没有它,就等于雾里登山,什么都没看见,合恩角没有让我们失望,它以真实的面目隆重的欢迎了我们,谢谢你!合恩角!


八点多,天完全放晴了,我们绕过了合恩角,浪高明显减小了,开始准备在绕过两个小岛后向北转向,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没有从中间穿过,可就在厦门号转向后,航速从10节掉到2节,而且明显感到了海流的影响,因为本来我们是贴着岛转过来的,却很快就离开岛很远了,烙铁启动发动机,速度却仍然一到二节。厦门号左前方有一座长长的山,应该能挡住强劲的西风和洋流,我决定开向那里,看似不远的山却始终不肯接近我们,2个小时以后,我们终于接近山的背风处,风小了很多,海面逐渐变为平静,重要的是我们有了前进的风角,船速顿时令人振奋了。


海风冰冷清新,海面波光粼粼,无数的海鸟和信天翁在厦门号的惊扰下一群群的飞起又在不远处落下,山上一片片斜着生长的林木泛着灰白色,雪线很低,雪线以上覆盖着大片淡红色的植被,我想应该是苔原。一个月没有看到土地了,原始的荒原,陌生的景色,我们真正到了一个新的世界,而且这个新世界就只有我们五个人和一艘伤痕累累的厦门号,我耳边不断的响起德沃夏克《from zhe new world》中明亮的旋律。


周边的一切都是陌生的,但似曾又是熟悉的,仿佛走进了我曾经的梦里。漫长的都不知怎样去过而又充满着未知的航程,三十一天后终于即将结束了,我们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我们是全中国第一批到达这里的人,我们是最幸运的。


经过一夜的折腾,现在没有一丝的困意,我凝视着身后漂浮在海上的合恩角,四个月了,我们心中的目标实现了,亲人们可以放心的睡觉了,厦门号在中国的航海历史上写下了崭新的一页。

珠穆朗玛峰,中国船员,中国人,魂牵梦绕,全世界 合恩角往事 | 那一年,与狂风撕扯的厦门号

我们不是走到了尽头,而是越过尽头,万里扬帆,就为此刻,在梦里一直呼呼的合恩角——李晋城

现在是当地时间3月15日凌晨4:30,厦门号位于W 68°51'044"S 56°20'023"距离合恩角41海里,最高风速39.5节,浪高7~8米,航速每小时12~14海里,气温4~6度。天开始蒙蒙亮了,变化无常的合恩角突然狂风大作,暴雨肆虐,被卷起的巨浪如一排排高山峻岭,猛扑向船身,激起一堆堆白浪花一波紧接着一波不断地砸上前甲板冲扫至后甲板,不停敲打在主桅杆上的每根绳索噼里啪啦响个不停,紧跟着海浪咆哮声滚滚,发出一阵阵雷鸣般的刺耳轰响。


又称魔鬼角的合恩角,这次,您的魅力总算是领略到了,果然是名不虚传的顶级风暴角,航海珠峰,昨夜里,我心里已暗暗告诫自己,没事别轻易到这里来,一点都不好玩,一整夜、一颗心、一直悬着,太可怕了,真让人不喜欢。


人生有很多机会遭遇死亡,但不必害怕,属于自己的就一次机会,肯定不会重复。当初决定签下那份踏上“厦门号”《免责书》的那一刻,就做出了最坏的思想准备。可能将为这次意义非凡的远航付出我年轻的生命,但是,自始至终从未有过后悔。哪个人没有谢幕的那天,如果真正有那不幸的一天降临,就当作一场最炫丽的告别吧!


这样的历史性一天,这么恶劣的天气,船长也是彻夜未眠,并且由他亲自主舵,见他两只眼睛始终注视着眼前狂吼咆哮的海浪,一声不响,但心里是在为这船及船上船员们的安全担忧着,因为此时此刻,危难都将会随时发生。风浪确实太大了,船摇晃倾斜得厉害,明智的船长不得不下令让我从船舱里把一捆长达近百米的缆绳拖出来栓在船尾部,抛向大海,让船拖着,以这样来减慢航行速度,减轻缓和舵轮摆动压力,因为此时此刻船上任何部件都不能允许有半点的出错,就这样鬼使神差般以每小时13节的速度狂奔着。

现在按照这样以155度的风角航行是绕不过合恩角的。所以,船长要求让我过个帆换至左舷,大概往正南航行了约半个小时左右。这时,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正在过帆换回右舷时,前帆控帆缭绳卡在前甲板的暴风支索上卸扣上,无论如何使劲也拽不过来,担心绳索崩断,更不能用绞盘硬拉。


实在"没法渡,"只能到船头去处理了。船长也是一而再再而三强调让我注意安全,解决不了就回来,等天亮了再处理。随后在自己身上的救生衣挂了一条安全扁带,再把安全带的另一头扣住安全钢索绳上,两手紧紧抓牢护栏。这么大的风浪,“厦门号”已开始没有任何规律地左摇右摆,随着巨浪上下起浮开来,所以人在甲板上根本是无法站立的,随时都会被甩出去的危险,更何况是在夜里,人一旦脱离了船落入大海,以这时6°的水温,那是必死无疑。现在只能背对着风向,身子半蹲着慢慢地一步一步往船头挪动,快到船头时,连半蹲着双脚都无法站的住,索性就一屁股坐在甲板上,一只手抓在暴风支索,另一只手去解开那卡在该死的U型扣上端的控帆绳。海浪紧接着一波又一波无情地往你的身上摧残,那一刻,能让我感觉得到的并非只是寒冷,而是嘴上这上下两排牙齿不停地打颤着,咯吱咯吱响个不停,双手也不听使唤开始麻木。这时,我能做的是心里不停地向上天祈佑!“厦门号”~您是好样的,快让我们尽早离开这可怕的地方吧!让我们平安渡过这最艰险的时刻!


等我再次醒来已近中午。合恩角,那就是合恩角,我手指着它并大声呼喊,雨雾中也可看见那座曾经遭受过一百多节被飓风摧残的灯塔和那座地球上最南端的陆地及那标志性的小山头。今天起晚了没有正面看到合恩角,有点遗憾。也是,在这环球的轨迹上留点遗憾也是正常的,航海嘛,只有完美的航向,没有完美的远航。


看着大海上大群的海鸟正在狂风中翱翔,这种海鸟就是暴风鸟,在亚热带是见不着的,风浪越大它们飞得越兴奋越起劲,但是,它们哪里知道昨夜我们历经了一个心惊胆颤的晚上。


最终,坚固的“厦门号”再次战胜了,顺利穿越西风带,成功绕过合恩角!不过,我们必须得记着,这里离回家还很远很远很远……
来自:沃尔沃帆船赛东风队

帖子的最近访客




上一篇:三小时改变了什么?东风队强势回归
下一篇:【视频】远离冰山威胁,航行安全第一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1039791号-2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