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签到 |在线客服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推广赚贝壳

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查看: 304|回复: 0
收起左侧

新浪记者亲历中国海帆船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8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个星期之前,当我随着Xena号抵达2014劳力士中国海帆船赛的终点苏比克湾(Subic Bay),第一次踏上菲律宾土地的时候,我发现曾经努力想记住每一帧画面的四天的航行,竟然在我的脑海中消失了。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这大概和一种爱情理论相关。如果你非常非常地爱慕一个人,即使你能每天见到他,但还是会经常想不起来他的样子。这背后的理论很复杂,大概是因为每当你看他的时候,大脑中的情绪过于复杂,瞳孔无法正常聚焦,脑细胞的过度劳累使大脑形成了一个保护机制,所以妨碍了头脑中对此人样貌的记忆。感情越是强烈,结果越是如此。
  扬帆远航
  帆船曾经是少女时期的我的一个幻想,幻想着自己乘着船环游世界,就像我从高中开始一直矢志不渝钟爱的一款PC游戏《大航海时代》里的提督们一样,发现新的大陆,体验不同的文化,认识世界各地讲不同语言的水手,收集奇珍异宝,体会神秘的精神世界。哪怕是坐飞机,能够访遍游戏中的每一个港口,都成为了我人生的一大快慰。
  后来,20多岁的我成为一名体育新闻工作者,有了机会接触帆船运动。2011年我曾受邀前往意大利,采访劳力士超级帆船杯。我所有的报道与采访提问都基于当时我对体育竞赛项目的理解而发。我很关心每只船的成绩,船员们是否完成了赛前对成绩的预期表现,船队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任务是什么,如何训练等等。但当时我却也看到,有一群快乐的荷兰老头,每天最后一个回到港口,却开怀畅饮,谈笑风生,享受当副班长的乐趣。那时我对帆船运动的认知停留在朝着夕阳下奔向远方的美丽的帆的照片里,浪迹天涯的浪漫主义情怀中。
  后来我还参与过2012年劳力士中国海帆船赛、2012年劳力士悉尼-霍巴特帆船赛的报道,但我对这样的离岸赛的认识和赛车、长跑没什么两样。只不过我惊讶于有10万澳大利亚人民在圣诞节第二天不去购物而是看此帆船赛启航的时候,我开始逐渐了解到水上运动在相当一部分国家和地区的巨大影响力。
  中国海
  直到今年我得到了跟随Xena号一同从香港出发体验整个2014中国海帆船赛的邀请,那时我对于如何行驶帆船在茫茫大海上跨越565海里(1海里大约等于1.852公里)依然毫无概念。只好关心起日常生活中的问题,比如行李的尺寸规格、防晒霜的倍数、什么样的鞋和衣服才是合适的、船上是否有wifi可以供我随时发回报道等等。
Xena在维多利亚港启航

  在比赛开始前的一个月,我必须完成参加离岸赛所需要的海上安全求生课程Safety at Sea Survival Course(参加国际一级离岸赛的帆船必须保证船上30%的人要持有这个证书,另外50%的人要持有First Aid证书,因为这样才能确保一旦航行中出了什么问题,团队是拥有自救能力的)。一同上课的法国同学Benoit(也参加了今年的中国海帆船赛,他在Sea Monkey号上效力),当听说我要参加人生中第一个离岸赛并且做随船报道的时候向我介绍说,离岸赛会很有意思,因为你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跟其他人共处,共同工作、共同生活,还有什么比这能更快地了解一个人呢?你将会得到很多有趣的故事。
  在比赛正式开始前的两天,我遇到了这11个即将真正和我“同舟共济”的陌生人。我努力在最短的时间内记住他们的名字和绰号。我偷偷把船员名单截屏存在手机里,在开赛之后的几小时内还时不时偷偷拿出来一一对应一番。在茫茫大海上的几天,他们就是我的全部世界和家人。

Xena船员左起:MC,Big Al,Robbo,Joe,Forse,Wobbles,Jing,Stevo,Jonno,TC,Noel

  船主Peter和Jing作为香港都市生活方式的代表,曾经为www.facesofhongkong.com专门拍摄过以他们的游艇生活为主题的短片作为城市名片向世界推广;特意从英国赶来的Bottomley父子,儿子Joe是个25岁的能干的帅哥,负责船首一些比较危险的工作,爸爸Rob是个精通航海文化历史,在海上做梦也会梦回约克郡的老不列颠;Biggus是个来自威尔士现在定居香港的建筑师,他的公司曾经参与过北京机场T3航站楼的设计,并且非常善良地把他太太的防水服借给我;Noel平时的全职工作就是照顾Xena号,算是船的经理人,海上生活的一日三餐和咖啡茶点,均出自这位菲律宾管家之手;英国人Jonno是Peter的邻居,从事船舶产业,喜欢喝啤酒,但是烟却经常被人偷偷拿走,有个叫Panda的弟弟在另外一艘船上效力;Al是和我一样首次参与帆船比赛的住在北京27年会讲普通话的澳洲老大爷,年轻的时候曾经是一名澳洲橄榄球运动员;MC则是一个经历丰富、流窜过世界多国的前庄园主、摄影师、赛车驾驶员、宝马悉尼总监、美国内华达州毒贩的邻居……TC是个活力四射的皮肤黝黑的小伙子,负责导航,不肯告诉我年龄但是却在得知有个记者要上船参与报道之后马上表示了发型的重要性;Stevo就是那个传说中在会走路之前就会驾驶帆船的民族的人,比赛过程中制定战术,会着急会骂人但也能随时听到他放肆的笑声和玩笑,似乎可以永远不睡觉的新西兰人……
  作为一个对帆船操控本身一无所知的新手,又临时答应了帮助赛事官方拍摄以“一个没有经验的中国女记者的首次离岸帆船赛”为主题的纪录片,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要在船上同时做很多“第一次”。直到上船的前一天,我还紧张得睡不踏实。在这些海洋流窜分子的鼓励和帮助下,我完成了长达两小时的素材拍摄,并成为一名助理操帆手,还得到了Wobbles的绰号(因为第一天的晕船,MC特别送给我这个绰号,来形容我上上下下翻滚的胃,而且绰号必须是别人送的而不是自己起的)。
  海上生活
  这四天在海上,我经历了晕船、40度倾斜角度如厕、凉爽到酷热,从摩天大厦到只有风向参数成为参照物的生活。我曾经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枯燥到极点,没有电话,没有互联网,我们该如何度过这一分一秒?
  然而事实上,我错了。太阳一早从东边升起,很快就会在西边落下。在因为热带低气压而变红的月亮出场照耀夜空之前,繁星有机会闪耀几个小时。在我摆脱了晕船的不适开始适应了海洋的节奏之后,更多地参与了船上的工作,操控斜三角帆、主帆。休息的时候,总会有人和我聊天,谈及他们此前的人生经历,经常是“当我年轻的时候发现生活很无聊,于是我跟爸爸说bye bye,跳上了一条船”,“当我们绕过好望角”、“从斐济乘帆船到美洲”的故事。生活在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依然异常充实。而当夜幕降临,唯一能做的就是面对广阔的宇宙直击自己的内心,坦诚面对人生的一切希冀。那一刻,我甚至有种希望比赛永远不要结束的冲动。

Xena经历的夕阳

  两年前在霍巴特,我曾经采访过一位来自立陶宛的Ambersail号船长Simonas Steponavicius。当时他对我说过一句话:“在海上,你会真正意识到,有很多事情在你的生命中是你并不需要的。当你花时间完成一次离岸赛,你就完全明白的人生的意义。”
  当时我完全无法理解这段话的含义,只是把它当做一段经文典籍一样默记下来供奉在脑海中。在Xena离开维多利亚港驶向公海,周围的景色开始慢慢退却成荒芜,船上除了我之外的唯一一个女船员Jing告诉我:“未来几天就都是这样子了哦。如果你觉得晕船的话,就尽量地去看地平线。夜晚可能会艰苦一些,因为什么都看不到。”而当我坐在Xena号上,为了适应颠簸的海洋节奏,环顾四周能够环成一个闭合的圆圈的地平线时,我突然想起Simonas的话,原来确实有很多事情不必太在意。比如年龄。和我同船相处的人,有一半大概可以当我的叔叔。他们头发花白,或者早已经没了头发,但却在海洋上冒着“生命危险”用帆船这种古老的方式旅行、竞赛。
  在中国,“到了什么年龄就该做什么样的事儿”。人生似乎被时间的概念胁迫着,年轻的女性把嫁人当做人生的最大理想,男士们则把买房子之后再买更大的房子当做终身的责任。忧心忡忡地担心未来,却花极少的时间认真考虑心灵之向往。我曾忧心忡忡地问澳大利亚的航海传奇、本届比赛带领Ragamuffin 90成为赛事的冲线冠军、已经87岁高龄Syd Fischer:“如果我现在以这样的年龄(当时我刚过完29岁的生日)才开始学习帆船,会不会太晚了?”他告诉我:“我自己其实很晚才开始Ocean Race(海洋竞速比赛),30岁以前,我一直只是一个冲浪好手,但是后来我发现,在海洋竞速比赛中,我能更多地享受,所以我从30岁才开始从事这项运动。”
  德国的传奇人物,两届美洲杯帆船赛冠军获得者、三界奥运会金牌获得者Jochen Schümann也曾经告诉我:“如果你的家人有人从事帆船运动,你有机会在很小的时候就接触那自然好,但是如果没有的话,也没关系。我本人就很晚才开始接触这项运动。”
  后来,他们都成了这个领域的传奇。他们并没有因为自己开始得晚而过早放弃。而我们,太多时候被各种各样的顾虑阻挡在了很多真正的人生体验之外。
  帆船运动的魅力
  在广阔的海洋上操控不同类型的帆,让船借助风力或顶风或顺风航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热衷于放弃现代化的引擎,一次又一次使用古老的方式从一个港口旅行到另一个港口?

Xena在海上制定战术

  在航行的过程中,我一直对这个疑问很好奇,我试图找到人们为这项运动疯狂的原因,所以不停地向其他人发问:你为什么喜欢这项运动?我得到了很多有趣的答案。Biggus说:“因为我是建筑师,所以我享受这没有建筑的大海。”TC说:“因为我从小就发现自己不喜欢在室内活动,所以我上天、下海。”(TC除了在船上担任导航员之外,还是一个飞行员、潜水高手。)战术领导人Stevo说:“我喜欢一切水上的运动,以及海上竞争的感觉。”

Joe在从事危险的工作中

  可是,帆船运动也并不是从远处眺望的一个纯享受的世界。在比赛中,也充满了竞争的紧迫感、焦虑、压力。在领略日升、日落、海豚、飞鱼的同时,也要面对巨大的海浪、乌云、暴风雨、渔网,和与其他船只相撞的危险,甚至是错误地进入了无风区,一动不动的窘境。这些都需要良好的海上行驶技能以及对自然的掌控和敏锐判断。此外,海上有海上的交通规则,稍不留神,就可能会酿成大祸。尤其是在中国海帆船赛这种驶离香港之后不久就会离开救援区域,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就真的只能靠自己了……
  帆船运动又是一项集体运动。在Xena号上,12个人分为两个小组轮流值班,早上6点到下午6点,每四个小时为一个班次;下午6点到凌晨6点,每3个小时为一个班次。休息的时候一定要好好保存体力,尽量多喝水,因为日间的太阳可以把你蒸干。而在遇到紧急情况、换帆等复杂工作的时候,需要协同工作,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动作,并且不会弄乱各种颜色的绳子……
  我们的航行曾经在第三天的晚上遭遇了极弱的风力,本应该休息Stevo冲着大家怒吼,吓得在船舱底下的我以为谁掉进了水里。然而只是因为船前进的太慢,他才冲大家发火,这也让我深刻地感受到了海洋竞赛中的压力。在第四天的晚上我们接近菲律宾土地的时候,陷入了另外一个陷阱,船在一块岩石附近进入了无风区,一动不动,所有人都陷入了沉寂。我们是否因为过度依赖了电子设备的预测而做出了错误的判断?眼看着平静得几乎可以照镜子的海面,如同死水一般让我们望着终点却寸步难行。
  最终,当我们做出了判断,从另一个方向出发,以全程最快的风速像飞一样冲过终点线,打开啤酒、互相拥抱致谢庆祝的时候,我突然间找到了我的答案:帆船运动是如此与众不同,无论你以多快或者多慢的速度抵达终点,只要完成了旅程,就拥有了庆祝的理由。在这个过程中,你并不需要过多地关注别人,而是更多地同自己竞争,同自然竞争,同风、浪、水流竞争。最终,你发现自己也已经变成了整个自然的一部分。这不就是人生吗?
  小马过河
  在我人生的第30个年头里,我有机会在很多人的帮助下,完成了我的第一个离岸赛。虽然过程并不一马平川,我经历了24小时的晕船,呕吐,四天没洗脸没洗澡,间或只有一两个小时休息时间的生活。但是,在困顿中,我看到了自然的力量,人们为这项运动注入的激情。当我躺在甲板仰望深夜的天空之时,看着船帆的顶端一步一步从闪亮的木星迈向暗红的火星,那一瞬间,我突然感到我们的船并不是行驶在中国海,而是游弋在宇宙间。
  但如果我没有躺在甲板上,度过这人生中难忘的时刻,我永远也不会了解这种感受。在这次上船之前,我充分地体会到了小马过河的困境。我听了不同的人对我的不同告诫,有人告诉我上船之前要吃晕船药,有人说如果你前一天出海训练的时候没有不良反应,药都不用吃了。西方的朋友们大多呈现鼓励的态度,参赛的中国朋友则告诉我,你在船上的几天会难受得想死!不如我帮你买一张机票你飞到菲律宾等我们吧!
  我想,幸亏我有一颗无知无畏的心。

Xena抵达苏比克湾 左起Big Al,Noel,Forse,MC,Biggus,Jing,Wobbles,TC,Stevo,Jonno

  当Xena抵达菲律宾苏比克湾的时候,我拿到了人生中第一个派对的船员通行证(Crew pass)。以往作为旁观者,我看到水手们每天回到港口,捧着啤酒杯大口啜饮,相谈甚欢,我只能在旁边默默地观察,无从体会这其中的感情。最终Xena号以34分钟矫正时间的劣势不敌Explorer,成为IRC Premier组的亚军,但当我作为参赛的一员站在派对中,我看见的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竞争对手,而是一起征服了自然同时也被自然征服的一个个普通人。在过去的几天里,我们在同一片海域中航行,也许不需要互相认识,满载归航喜悦的表情就足以让友情萌生。我告诉一位CNN的记者,虽然经历了很多艰苦的时刻,但是这绝对是人生中不可错过的事情。
  我曾经愚蠢之极地因为对国力的错误判断放弃了儿时当宇航员的梦想,只把热情投注在科幻小说上。但没想到在我20多岁的时候,中国已经可以把女宇航员送上太空。三年前我在撒丁岛采访超级帆船杯时还是岛上唯一一个亚洲面孔,还在向Jochen Schumann提出“中国人如何才能克服种种劣势玩好帆船?”这样的问题,如今中国帆船届已经有了享誉世界的郭川和徐莉佳。本届中国海帆船赛也有了第一支全部由来自中国大陆船员组成的海狼队,他们以94小时46分40秒的时间取得总成绩第21名。
  现在,一个生活在没有海的内陆城市、游泳时换气都还需要再训练的我,也能安然地完成一次离岸赛。可见,没有太多所谓的劣势与客观条件的限制,只要你真的想去做。

新浪记者邵颖新从事船上的工作

  后续
  两个星期之后,我又坐在了弥漫着PM2.5和柳絮、看不见星星的北京的家中。失去的海上回忆果然如预期般又慢慢回来了。从令人着迷的他者世界回到现实,失落总是有的。但失落终究是短暂的,更加积极的人生态度才是这一次航行的最大收获。现在我知道,即使在没有海的北京城,你也可以在湖上进行训练。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如果你真的向往。
  2012年底在霍巴特,我的一位帆船届的导师及朋友打开了我的星盘为我占卜,她对我说:“未来三年,你的人生将有一个全新的世界打开。”如今,三年的预言已经过了一半,这个全新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是否是这个重新以海洋和岛屿界定的世界?我还无从得知。但至少,和旁观了甚久现在才算是第一次牵手的帆船运动,我想把我听到过的最动听的句子说给她:
  “我有一种感觉,你和我会成为很长时间的朋友。”
  (新浪体育 邵颖新)

楼主热帖
heatlevel小美女独自一人开帆船,绕了地球一圈,出发的时候才14岁
heatlevel10月17日秦皇岛号被渔网缠住
heatlevel视频:一只被巨浪围困的帆船和救生队试图营救的惊魂场面
heatlevel华创海洋号环球日志11月10日
heatlevel《真正的勇气》:16岁的杰西卡•沃特森完成独自驾帆
heatlevel《新地岛》幅讲述了船队受困新地岛与酷寒和北极熊作战的
heatlevel表面上阳光斗志的徐京坤,其实内心的压力也很大。
heatlevel帆船的航向限制
heatlevel视频:how it's built 3
heatlevel喜欢航海同时有喜欢宠物狗的朋友,建议您在海上养一只纽
heatlevel视频:2013青岛市长杯帆船赛音乐视频
heatlevel视频:《海洋》是部以环保为主题的纪录片,是史上投资最

帖子的最近访客




上一篇:让全球男人励志的女航海家——莫德·芬特尼
下一篇:未来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游艇俱乐部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1039791号-2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