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签到 |在线客服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推广赚贝壳

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查看: 1144|回复: 2
收起左侧

我不是航海,不是旅行,也不是飞行,我在追寻自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2-20 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虫宁宁 于 2014-12-20 11:41 编辑

       这是我写的我的兖州老乡,很荣幸能为家乡的人们贡献自己的一点点力量。原文地址:翟峰:摆脱轨道束缚作者:中国周刊

翟峰:摆脱轨道束缚

      我不是航海,不是旅行,也不是飞行。我在追寻自由,超越边界,去更高远的地方。就像黑客帝国动画版里撕裂全身肌肉只为窥见一眼边界的跑者,攻克机动队,拉断双臂,探寻 答案。



中国周刊 记者 夏华东


马来西亚,新加坡,黑客帝国,山东省,济宁市 我不是航海,不是旅行,也不是飞行,我在追寻自由。 gz201412151605a.jpg

翟峰说,飞行是观察世界最美好的方式。

2012年11月底,一个四线小城的普通铁路信号工,卖掉车子、房子,大人辞职,小孩休学,一家三口雄纠纠气昂昂踏上了追寻自由航海的生活,开始了乘风破浪的别样人生。这不 是童话,也不是像《鲁滨逊漂流记》《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一样的小说,而是真真实实发生在山东省济宁市兖州区一个真实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叫翟峰。2013年6月,当他和妻子孙宏岩,9岁的女儿翟乃馨历时8个月驾驶着在马来西亚买的二手船“彩虹勇士”出港,航行泰国、缅甸、马来西亚、新加坡、越南等 东南亚9个国家,完成4000海里的航程回家后,网上已是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

报道的关键词是“航海家庭”。这个和全中国成千上万一样的工人家庭,8个月后,就有了这一独特而响亮的名号。

“以前提到我的话,大家会说是一个铁路工人,这是我的职业属性,而我的社会属性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县城居民。”翟峰说,在航海之前自己身上的标签就这两个,而航海之 后,他则被赋予了“航海家”、“职业旅行者”的称号。


铁路信号工,18年的忍耐

马来西亚,新加坡,黑客帝国,山东省,济宁市 我不是航海,不是旅行,也不是飞行,我在追寻自由。 gz201412151605b.jpg

从17岁到35岁,铁路信号工这份工作,翟峰一干18年。

——面积不大的城市、碌碌无为的生活,让我们感觉现实就像一个黑洞。


1977年,翟峰出生在普通的工人家庭。父亲是铁路工人,母亲在当地建设局下属的一个企业。儿时的翟峰学习成绩不错,家里期望出一个大学生,后来他考入了徐州铁路技校,家 人想这样毕业后在铁路上接班也不错。

“济南铁路局兖州电务段信号工,这就是我的第一份职业。我们属于小型工程单位,工作性质就是维修信号灯,树信号杆等,可以说是万能工。”翟峰说,从17岁上班到35岁辞职 ,这份工作他一做做了18年。

90年代如果谁在体制内工作,是非常令人羡慕的。在兖州,和同龄人比较,翟峰无论是工作待遇还是职业,都是较好的。而在工薪阶层里,铁路职工的工资又属于中上等。到2012 年辞职时,翟峰和同是铁路系统的妻子加起来已是万元的月收入。

稳定的工作、不低的薪资、车子、房子、漂亮的妻子、可爱的女儿,他人艳羡的目光……父母花了很久时间都没想通翟峰后来为什么放弃这份在兖州属于中产阶级的工作。

“人总会放低标准和期待。就像现在无数个人不满意现在的职业,但还都在做着,就觉得丢掉还不如呆着好。外人会觉得我这个职业很好,坐火车也不花钱,但我从小讨厌,只是 后来不能避免的去做这个。”翟峰不是矫情,从上铁路技校到在铁路上工作,他一直都在排斥。

“从第一天我就想离开它,曾设定目标一年,也做过一些努力。我也有别的技能,比如说会组装电脑,在90年代也是不错的。但当成家了之后,我才发现用现有的技能并不能维持 生活。这可能是困扰大多数人的,你在一个职业里待的太久,你所掌握的技能可能只能在这里用。”此后,一段时间内,翟峰陷入了这种稳定的生活中。

那时,唯一让翟峰觉得幸运的是铁路信号工不是两点一线的生活。他经常去到沿路一些大站、小站,在别的城市里,有时待十天半个月,有时半年。而往往做完一个工作就会休息 一段时间,每年冬天还会有一两个月的假期。

空闲的时间里,翟峰不安分的心一直跳动着。将精力投入到他的爱好中,如电影、运动、网络。后来,他开始尝试旅行。骑行海南岛,骑摩托去西藏,自驾去泰国缅甸……找寻最 初的轨迹,就会发现十多年来,翟峰和妻子几乎将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了旅游上。

“面积不大的城市、碌碌无为的生活,让我们感觉现实就像一个黑洞。”妻子孙宏岩说,一次次远行,让他们不再安于现状。她和丈夫越发渴望过一种简单的生活,实现五彩斑斓 的梦想。

在翟峰看来,尽管同事们也常会对工作有抱怨,但心里根本没有外面的世界。“但我儿时就有英雄情结,心里对远方充满了向往,对世界充满了好奇。”

就这样,30岁左右,翟峰笃定不能把一辈子淹没进去。他将之集结成了一个大梦想——自由思想,自由生活,探寻自我的极限和世界的边缘。并最终通过义无返顾、不留退路的过 航海旅行成为了现实。


航海,拓展自己的边界

——这是很自然的事情。一个人随着能力和认知的提高,就会想拓展自己的边界,去触摸和了解它。


“好久没炒菜,当香味泛起,不想吃,不必吃了。家乡菜味道,是30几年的生活记忆。刻在骨髓里、血液里。回味一下就够了。”2014年11月13日,翟峰在朋友圈发出这样一段话 ,还附了两张图片,一盘辣椒炒肉,一盘豆角烧牛肉,地道的鲁菜。这距离他离开家航行在海上已经两年多。

与此相对照的是,两个多月前,他曾有这样的体会——“海风轻抚,环绕的天际线,船舱内,木头海水,机油,食物气味,熟悉的,自己家的味道,像那个住在船上的大盗,随时 躺着,一切东西都在触手可及之处,洞观世事,来去自由。”

一个家乡,一个大海,一个不想触摸,一个仍旧欣喜。在两年的航行中,翟峰已经越来越坚持自己的方向。

2012年10月10日,翟峰摆脱所有人的阻挠,准备好所有的行囊,带着妻子和女儿告别了家乡,到达马来西亚,开启寻船之旅,18天后,以55000美金的价格购入二手船,并命名“彩 虹勇士”。

“我们的船就像汽车中的房车,上面有整体厨房、卧室、卫生间、冰箱、储水箱。船身有12米长,有4张床,能储存500升油、500升水。船上有3套柴油发电设备,有太阳能、风能设施 ,不靠外部支援,3口人在上面生活1个月很正常。”翟峰曾这样讲解他们的“彩虹勇士号”。11月24日,揣着仅剩的5.6万元“梦想基金”,翟峰一家第一次从马来西亚驾船出港。

其间的收入来源在翟峰博客上有一篇介绍:一是帆船签名(在淘宝上,“航海家庭”网店里单列出了“我的帆船”这个商品,让大家花100块钱选择帆船上的一处位置,留下自己 的签名和祝福许愿话语,让这艘帆船载着更多人的梦想一起驶向世界的各个角落),二是别人赞助,三是商业活动支持。

“就像一种试验,我知道我要做什么,也知道前面是什么。但妻子和女儿不知道。她们是跟着我被动地体验,提升自己,改变自己。”翟峰说出发前娘俩很兴奋,以为航海就是在 海上端着红酒,晒着太阳,很浪漫的感觉,所以刚开始感觉很享受。而当遭遇一次次风险,特别是最后的阶段就有些疲惫和厌倦。

“每次有新的挑战都会有争执和矛盾,但过后依然风雨同舟。”翟峰说。而妻子孙宏岩也表示,尽管这两年一直在磨合,但依然选择信任和追随丈夫,她唯一后悔的是应该学习更 多的技能,早些年出来。

2013年4月份,翟峰一家在新加坡外海航行时遇到了风险,那一刻他有些后悔,“如果能挺过去,就靠岸,让妻子女儿回家”。话锋一转,他又说道:“但我恰恰喜欢那种状态,那 种作为陌生人去到一个新的地方,接受新领域,一个边缘人的感受。它会逼迫你做之前不想做的事情,促使你进步。”

疯狂,不负责任,折腾……当社会上越来越多人关注时,质疑的声音也出现了。 当记者问到为什么要做这些,翟峰有些许不耐烦。显然,“值不值”、“该不该”、“为什么”这 些问题他已回答了几百遍。

“为什么不这样做呢?”翟峰反问,“为什么在国外很稀松平常的事儿,在国内连理解都成了奢望呢?不管职业还是所受的教育不就是为了去你想去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事情吗? ”

“什么职业是你热爱的?就是哪怕赔钱都做,哪怕付出更多代价,像我航海就是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我也会这样做,这说明是你真正热爱的。”翟峰很坚定。

微博上有朋友留言给他,“有没有梦想成真后的激动或欣慰?”翟峰说:“有的,可惜生命不是在那个瞬间终止,所以继续。”比起被赋予的标签,他更希望让大家看到的是这个 和别人一样的普通人是怎样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做着别人做不到的事,而且能通过做这个事情有收入,去实现更大的梦想。


飞翔,我们的家庭梦想


马来西亚,新加坡,黑客帝国,山东省,济宁市 我不是航海,不是旅行,也不是飞行,我在追寻自由。 gz201412151605c.jpg
马来西亚,新加坡,黑客帝国,山东省,济宁市 我不是航海,不是旅行,也不是飞行,我在追寻自由。 gz201412151605d.jpg
马来西亚,新加坡,黑客帝国,山东省,济宁市 我不是航海,不是旅行,也不是飞行,我在追寻自由。 gz201412151605e.jpg
马来西亚,新加坡,黑客帝国,山东省,济宁市 我不是航海,不是旅行,也不是飞行,我在追寻自由。 gz201412151605f.jpg


——飞行拥有那种俯视的视角,有点接近神的视角,我觉得这是观察世界、观察地球的最终极的方式。


2014年10月的一天凌晨,翟峰在睡梦中醒来,船上闷热的空气让他一下记起了在滕州站的8个月,冬天5点起,挤一个小时臭臭的绿皮车,在过道连接处,练站姿。那时他经常会想 这种日子何时到头?

然而他马上想到了前一天驾驶三角翼单飞一小时,10多次漂亮着陆,还到豪宅上空盘旋,那种久久不散的自由感让他瞬间又兴奋起来。

五六年前,翟峰和女儿看了电影《返家十万里》,电影演的是人和鸟一起飞翔,还有另一个主题“爱”,人和动物,和自然、亲情,都充满爱,很美好。从此以后,飞翔就成了这 个航海家庭的梦想。

“这样的梦想不是很完美吗?他们一家人的生活环境和方式看起来也非常梦幻。那就朝着这个努力吧。”翟峰想。

两年多前,翟峰曾在博客写下要驾驶战斗机穿越世界;对于翟峰来说,他一直在找寻一种经济、自由的飞行工具或方式,去更低空、低速、安全、安静地御风而行。而两年后,他 已经在为此做着最后的准备。

2014年5月31日,航海家庭顺利抵达澳大利亚北端的达尔文。这期间他一直在为用动力三角翼飞越澳洲的事做准备,目前已经进入了冲刺阶段。翟峰说,“如果顺利的话,下个月就 会开始了。”

从路上骑行到海上航行再到天上飞行,一次次转型,翟峰一直享受着最新鲜和刺激的感觉。“飞过就会知道,在天空中调整意识,你一下子会进入三维空间,那是一种截然不同的 状态和感觉。”

学飞行是非常大的挑战,除了要学习很多航空法规和无线电,翟峰还要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寻求商业化的合作。“目前主要的形式是把这个做成视频节目,已经联络好了制作方和播 出平台。”他向记者介绍着最新的动态。

世界就是这样,当你过去一段的时候,回首一看,会看到你解决的问题,获得的成就和你的成长。翟峰说,“有了想法,就从一个个小的地方去尝试,你就会变得更强一些。像我 在做飞行这个事,在澳洲没有人做过,但当我做成了,我的能力就会增强,无论是英语还是在一个新环境整合社会资源的能力。”

“会怀念以前的生活吗?”记者问。

“会。但无法回到那种生活。人会怀念摇篮,不会变成婴儿。”翟峰说。

“我也会想念,城市的繁华、女人的肉体、淘气的小孩、可每次回去大概几天就厌倦,要用运动、电脑、游戏、网络、电影麻醉自己。”这些真实的内心告诉了他脚下的路没有错 。

在达尔文休整的这段时间,10岁的女儿翟乃馨已经在附近的一所公立小学入学,闲暇时间她一直在写航海日记,并且在学习帆船、吉他等。

对于女儿的职业,翟峰希望是他所想象不到的。“我现在从事的职业就是上一辈想象不到的,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如果还是和以前一样,接班式的生活,农民时代当农民,工 人时代当工人,那就不是时代进步了。”他认为社会的进步就是让越来越多的人都有自由选择生活的权利。

翟峰说,自己还有个梦想是老了以后去西方的大学做个教师或教授,假期去世界各地探险,回来跟年轻人讲课分享。“真正的职业就是能为社会服务,并能得到生活所需,做着你 热爱的事情。”他补充道。


《中国周刊》 官方网站:www.chinaweekly.cn






楼主热帖
heatlevel翟峰&宏岩在线问答:航海家庭教你如何开始帆船航海生活
heatlevel出售彩虹勇士号,我的第一艘帆船 兼中英文讲解售船,
heatlevel一家人 一条船 一个环游世界的梦
heatlevel郑和 人造航海偶像
heatlevel我家用船漂流世界快2年了,钱的问题我是如何解决的?
heatlevel航海家庭---中国没有的生活方式
heatlevel翟峰@航海家庭此次驾船回家最大的体会便是进中国难
heatlevel航海家庭飞越澳大利亚计划
heatlevel翟峰一家人回到家中,探望亲人,无奈、受伤。。。
heatlevel不光彩的《精彩中国说》
heatlevel生活的选择,每次拖着简陋的行李回去,总有朋友换新房,
heatlevel那对驾水泥帆船的欧洲情侣:黄色的船,红色的帆 生死与

帖子的最近访客查看更多↓




上一篇:悉尼一日 惊天恐怖大袭击
下一篇:从达尔文到悉尼 ,又一次任务,全家赶去墨尔本,为了动力三角翼环飞澳大利亚的计划。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3-21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支持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9-26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正的职业就是能为社会服务,并能得到生活所需,做着你 热爱的事情。这句话指引我的方向,谢谢兄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1039791号-2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