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签到 |在线客服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推广赚贝壳

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查看: 517|回复: 0
收起左侧

[其他] J24厦门--珠海巡航记(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6-4 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浪骑到庙湾理论距离有45.1海里,按平均时速5节计算,我们将在下午15时30分左右到达。在外海开帆船其实很简单,在海图上依次标出几个折点,量出每段的航向为多少度以及全航程的理论距离,除于平均航速就可以估算出到达终点的时间。行进途中根据GPS显示的所在位置注意避开海图上表识的礁石浅滩,以及渔船的作业区,在大船的航道上只要让临近的轮船注意到你的存在,也不必跟他红灯会还是绿灯会。有风使帆无风烧油,至于把船开成什么样子就得看你人船关系的修炼程度了。

      两艘J24一前一后,都升起了主帆球帆并开足马力,航速达到了7节。师傅不在,大小徒弟开始玩起花式帆船,顽石号从后面一路追逐了上来,船头紧咬住维京号,几乎就要拱上来了。维京号猛加油门往前狂奔,小丛同学大叫:“准备拿苹果——砸!”我应声冲进舱内左右各抄起一个苹果——不行!两块九一斤哪——还是橘子好!才一块五,质地柔软不容易伤船——还有黄瓜!更便宜而且握感好……第一条黄瓜试投过去有些偏差,角度太低影响射程,稍事调整后抛出的大号橘子首发命中顽石号!哈哈哈哈哈!没想到那橘子被他们捡起后迅速又被远射了过来,想起来跟小时候听到的战斗故事还挺合拍,赶紧闪……早期的海战一定也是命中率不高,全凭火力的密集度,靠概率取胜。俩师兄弟隔海彼此唱诵着老魏的语录——“帆船是一项高尚的运动”!1:1,不玩了。要知道这可是在大船的航道上,我们肯定让过往的集装箱班轮看傻了眼。J系列的制造商一定想不到J24还能被玩出这种花样。

      在外海开船可没交警管,你能开多快就尽管开多快,不必担心被监控被罚款被扣分被吊本,真他妈的爽!只是别用J24去拱大船,这个维京号是有先例的。

      维京号逐渐和顽石号拉开距离,洁净海面上的顽石号起起伏伏,慢慢地远去了,第一发现J24的身形是如此迷人,我的数码镜头一直舍不得离开它。



      11时,维京号右侧远处的海面上可以看到一个金钟状海岛,那应该是属于香港果洲列岛的南果洲。12时30分,维京号航行在珠海担杆列岛西北面的公海上,航向305度,浪高2-3米,后面的顽石号看不见了。担杆岛外有一艘奇怪的大型豪华客轮的慢速游曳,小丛说那可能是香港的赌船,因为香港当局不开放赌牌,赌友们只得忍受海上颠簸了。用海事对讲机联络上顽石号,他们也能看到赌船,位置在他们的右舷,原来他们贴着担杆列岛在走,赌船也给我们当了一回岸标,谁让地球是圆的。

       13时45分,经过直湾岛,岛上正在大面积地开山炸石。两条细带状的担杆列岛和佳蓬列岛之间是宽度不到1000米的大担尾水道,一个风力很强劲的豁口,维京号的虽没张球帆,还是被强风吹得斜着走。一股黑风忽地把小马挂在遮阳蓬架的航海服卷跑,又一下子扑进海面。小丛二话不说,立即娴熟地换舷掉头,跟将过去,救美行动相当老练,想必平日一定训练有素。顽石号看得一愣愣的,也跟着掉头过来,然后当然是一顿大骂。

      15时50分,驶过戒备森严具有富士山般尖形山峰的北尖岛,我们到达了第二航段的终点——庙湾。





      乍看这是个不大起眼的花岗岩海岛,植被覆盖较为贫瘠,小小的渔村就坐落在西面海湾内的小岛礁上,一道十余米的堤坝把它和主岛连了起来。海水很蓝,细看之下发现能见度很高,丛系J24的鱼排上可以可以清楚地看到海底,还有许多不知名的热带鱼!

       小丛迫不及待地换上潜水服,丛维京号上放下皮划艇,旁若无人地兜起圈子,就像在自己家门口一样。岛上的几位青年渔民驾着快艇过来迎接,看得出小丛在这里很得人缘。

      傍晚,外号叫“庙湾王子”的当地小伙子阿汉,在自家开的渔家餐厅亲自下厨为长巡来客备了一顿深海野生海鲜酒席,记有南海小龙虾、面包蟹、小鲍鱼、红虾、不知名海鱼、各种各样的贝和螺等等,还有好几箱听装珠江啤酒。同伴们开始领略到庙湾的魅力所在。只是我还是坚持啃豆腐干并喝了4罐啤酒。

      体形健壮而又面目清秀的庙湾王子为小马同学专业运动员练就的身材和浅棕的肤色所倾倒,借着酒力一再请求小马加入他的女朋友行列,并允诺排名一定在最前茅。当然王子最后心灰意冷,因为我们大家同样十分喜欢这丫头。

       生猛的小帅拿出专业水手的架势,在酒桌上把王子和他的侍卫们全部放到,然后跑进屋同当地渔民撮起了麻将。



      昨晚住在离海边最近的一座房子,每人一个单间,这里小丛渔民朋友在岛上的一座空房子,这里白天夜间都不必关门上锁。

      阿汉和他的伙伴们清晨5时就纷纷驾快艇出海了,岛上的大人小孩一般6点多就开始干活了。我们到7点多钟才懒懒地起了床,喝过清茶,养足精神,才三三两两漫步到阿汉家的餐厅品尝阿姨已经煲了好几个钟头的鲜鱼粥。今天是星期一,按正常的生物钟这会儿是会有些疲乏,可以放任一些。

      早饭后,东西也不必收拾,几个人分批上了维京号,早上的目标是到再往西南5海里外蚊尾洲,这是佳蓬列岛最末端的一个单元,也是从南海进入泛珠江口必经的第一个海岛,地理意义相当殊胜。岛上还有一个清代由英国人建造的花岗岩灯塔,这才是最吸引我的地方。经历了百年的风风雨雨,蚊尾洲灯塔依然守候在南海的最前沿。广东省航标部门于1986年,在原先的花岗岩塔身上重建中国目前最大的玻璃钢圆球形灯塔塔体,今古耦合,很有特色。只是岛屿和灯塔距大陆有二、三十海里的航程,着实挡住了绝大多数猎奇者的脚步,所以至今还是很神秘。

      沿途的杉洲、黄茅洲临水的较岩上有一簇簇披挂装备的矶钓者,这是从香港专门开快艇过来的发烧友。佳蓬列岛是与台湾、日本鼎立的海钓胜地。

     8时30分,维京号开到蚊尾洲灯塔跟前,终于近距离仰止了它的雄姿,我们满怀崇敬地绕蚊尾洲岛一圈。今天的涌浪太大,从J24放下的充汽艇试了几次都挨不到礁岩边,只好撤了,还是让它继续留在传说和想象中吧。

      正当我还在频频回首蚊尾洲灯塔的余韵时,维京号的前甲板上已经闹开了,同学们在玩一种水果秀的游戏,有人自告奋勇充当起男体盛,当然同学们都很文明,不像小日本似的热衷于赤条条的剥光猪。只可怜我的毛巾临时被征作T-Bone热裤,直到今天感觉它还带臊味。金华兴上的海盗游戏和J24上的水果秀,不知道这样的行为艺术会不会被那些从不下海的学究们纳入航海文化的范畴,不过这也无关紧要,劳动人民自有属于自己的创意和娱乐。

       老魏的语录再次被传诵。想起来令人喷笑的“10块钱5次”典故,只有经历过金华兴外海长航的人才能意会其中的美妙。那几乎要成为行动代号的东西,谁要敢把它透露给短信写手之类的我就跟他急!



      我们很快返回了庙湾。暖暖的阳光洒在空无一人的海湾上,洁白的珊瑚碎片汇成绵软的沙滩,晶莹剔透的海水由五色、翠绿、碧清变幻到蔚蓝,一群群斑斓的热带鱼在珊瑚和水草间游动……我终于看到了一个被先行者誉为“梦幻之岛”的天堂。

      维京号迫不及待地扎进平静似画的下风湾,眼看就快冲滩了,小丛熟练地停机抛锚,霎时间我们跃入了梦幻之岛的旖旎画面。面对这惊俗的良辰与美景,小马感觉要崩溃了,于是黯然返回岸上补觉养神。这下可好,哥几位更可以返璞归真了,也不必介意万一尺码过短春光咋泻。



      小丛和小香宽衣解带把自己套进各自的浮潜防寒服内,披挂上目镜、呼吸管后跳入水中选海鲜去了,还特别带上一个大号塑料水桶,宣称很快就背好中午5人份大餐的主食及配料,气度看似不凡。我顶着数码相机游上岸,爬到环绕下风湾的花岗岩山坡上选点取镜头。正午的阳光下,庙湾的海清澈得更加纯粹,洁白的J24优雅地躺在宁静海湾中,时间凝固了。万簌俱静,一切都放慢了节奏,变得懒懒了,轻飘飘的,好似天堂降临,抑或天赐人间。

      年轻的小帅按奈不住了,开着充气艇飞也似地奔向渔村,又飞也似地奔回来,手上递拎着两个从阿汉家借来的潜水目镜,于是我们也钻入梦幻之岛斑斓的水世界中。哇——不一样喔!此时我才发现,自己像条鱼,一切似乎触手可及,透过目镜看出去的水中万象原来和想象中的大不一样,怪不得每当有人眉飞色舞谈起潜水时我们听起来却索然无味,观点不同嘛。

      中午,小丛取出成套柴米酱醋油盐锅碗瓢盆在维京号后舱甲板上生火煲起海鲜粥。香飘十里,引来刚刚还在渔村内当睡美人的小马同学,看丫头精神饱满踌躇满志的样子,一会儿食量一定不让须眉……最后我们不得不定量分配。

      一扫而光后,我们把饭锅、粥勺、碗筷等家什一骨碌都抛入海中,摊开功夫茶具,煮水泡茶,嘴嚼起糕点饼干,安抚还被吊着的胃口。

       黄昏时分,麻利的小帅潜入海底系数拾起一件件大小餐具,并在水中洗涮起来。真不错,水下的东西历历在目,用不着刻舟为记。

       阿汉和他的伙伴们各自驾着自家的快艇前来J24串门,在这难忘的时光里,王子、J24和我们成了梦幻之岛的主儿。

       千百年来,这个面积仅有2.3平方公里的原生态迷人小岛凭借着远离大陆濒临公海的天然屏障和含过量的重金属水源,一次又一次地抵御了外敌和内贼的蹂躏。它聪慧的灵性,如同洁牙皓眸而又内外功老到的黄师傅,稳扎马步,抱拳推掌,面含微笑道:“放马过来!”无论是富豪名媛、行夫走卒、还是三个代表,从最近的大陆乘快船到庙湾都得经历4个多小时翻江倒海般的煎熬,谁叫他们没有J24。




       当然梦幻之岛绝非无政府主义者的自由天堂,这里有这里的规矩:虽然不会有人干涉你随地蹲在珊瑚礁上大解,也不必担心要被查身份证,但上岛是必须按人头缴交保护费的。收入全部用于岛上的公共建设,因为这是一个人民真正当家作主的小地盘。这个远离权势中心的梦幻之岛的一些社会学及人类学现象引起了我的兴趣,晚上,已历时超过4小时的大餐刚进入尾声,我就逮住庙湾王子阿汉和他的伙伴海聊了起来。

      庙湾岛现在常驻着十几户人家,每户一般请有3至4名外省籍雇工,共一百多号人口。近代人丁最旺的时候,庙湾有四百多个居民,岛上设有庙湾小学,海岛北端还驻有一个连的海防部队,战备公路贯通南北。由于岛上的泉水不适饮用,所有居民于20世纪70年代全部迁往外伶仃岛,驻军也弃守了。后来一些渔户看到庙湾岛周边海域蕴藏丰富的名贵海产,近几年又陆续回迁。

       现在的这十几户渔民的户口都落在位于外伶仃岛的担杆镇,一个复印一页A4纸收了我2元人民币的地方,但家属小孩都住在他们在珠海香洲区购置的商品房,岛上渔民除了过年回家以外,平日也只在有事要办时才回珠海的家。“生活都还可以啦”王子总结说。庙湾渔民主要的生产工具是马力接近100匹的单汽油引擎快艇,渔法主要有刺网、定置网和浸笼。尽管岛民们已明显感到渔业资源越来越少,目前依然还可以选鱼捕挑鱼食,十几厘米长的黄翅鱼落在沙滩上竞每人捡,王子的伙伴指着盘中一堆平日我们只有在海洋公园才看得到的小丑鱼说,味道还可以。在庙湾从来没有水产养殖,仅有的几个袖珍渔排是用来存鱼获以及给J24绑船用的。每天都有4艘收购活鲜的运输船分别来往于庙湾与珠海市区和香港之间,由于靠近香港直接消费市场,鲜货价格与香港同步,不必遭受层层盘剥及雁过拔毛。

       阿汉和伙伴们一般清晨到中午结伴出海两回,午饭后如果没有再出海则聚在一起喝几听啤酒,困了就小睡一阵,下午就在海湾的礁岩边潜水捞海胆和捉螃蟹,晚饭时分开始发电做饭看电视,长辈们没事就搓几圈麻将,晚上一般9点熄灯睡觉。

      每逢暖季庙湾都会迎来一些游客,但丝毫没有改变岛上固有的节律。岛上坚决没有娱乐设施,王子及伙伴们偶尔也到邻近被一些香港人誉为“口女天堂”的口口岛去找朋友啤酒,但绝对不进发廊按摩店之类的地方,主要就是不习惯。

       如同海上蛟龙般矫健的王子敢驾着备有600-700升燃油的小艇中远离一、两百海里到南海5#油井平台会朋友,入得厨房又是烧得一手好菜,还是个十足的孝子,三十六个女朋友也只是挂在嘴上,果真是有一些白马王子的气度。

       我发现写在庙湾渔民脸上的生活观有不少独特之处,他们上代前辈的籍贯在香港,也许是遗传,他们并不像现在的大陆人那样生猛和躁动。

      王子喝酒我喝茶,我们聊到快熄灯的时间。钻进睡袋前我查看了一下手机,竟然有3条未读短信,分别写着“早点睡觉吧”“早点睡觉啦”“快睡觉!”看来我们两个浑厚的男低音打搅了一旁大帐内的男女同学们静度良宵。


      19日清晨6时起床,同学们都还沉浸在美梦中,没准正和美人鱼王子鱼嬉戏玩耍在兴头上。悄悄叫上小帅,我们穿过海堤前往下风湾背后山麓的妈祖庙礼拜。相传历史上这个小小海岛上曾建有多达6座的寺庙,因此得名庙湾,真是天赐福地,神佑
“黄师傅”。我们亲身受惠于妈祖的护佑是在半年前的金华兴号南行,一帮只驾过运动帆船的业余选手和只懂在内湾操纵木帆船的渔民,冲破闽粤渔政的封杀和外海的惊涛骇浪,把中国最后一艘广式帆船从福建安然驾到珠海。

      小帅光着膀子虔诚地燃起一炷香,昨日一整天的潜水把背给晒伤了,谁能怪梦幻之岛的海水清澈到让人在海底潜水还得涂防晒霜。

      早起觅食的一群群海鸟在海湾中飞翔,几只猛禽在更高的上空盘旋。前天刚上岛时看到一户渔民家门口有两只貌似鱼鹰的猛禽,我随口指点给同伴说海上也有用鱼鹰捕鱼的。后来问过阿汉,才知道原来佳蓬列岛各个海岛的鸟类资源相当丰富,庙湾的渔民常上一些荒岛拾鸟蛋。那两只猛禽就是渔民将幼鸟抱来养大的,为的就是养得更大一些煲汤喝。作为民间野保组织成员的我无言已对。

       返回渔村,沿“环岛路”漫步视察村容村貌。走到渔轮码头前沿,无意中发现脚下距水面5、6米深的海底有一簇醒目的红色,原来这就是稀有的红珊瑚群,俊俏妖艳形态和恰宜投怀送抱的尺码,美不胜收!小帅心动得差点又要落水湿身。

       上午9时30分,J24懒洋洋地驶离了梦幻之岛。


  



帖子的最近访客




上一篇:J24“维京号”帆船厦门--珠海巡航记(上)
下一篇:漳州河----月港不再,重归平静的海澄普贤渡口.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1039791号-2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