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键登录:

查看: 451|回复: 0
收起左侧

[其他] J24“维京号”帆船厦门--珠海巡航记(上)

[复制链接]

0

精华

80

主题

17

贝壳

干练水手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710
发表于 2008-6-4 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之后可以进行更多互动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这是一篇由粗字烂照组成的航海日记,其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大都是本人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的真实记录。如有不妥对号入座的部分,请相关同学第一时间指正,以便删改。另特别恳请媒体、网站朋友切勿转载。)

引言

   “帆船是一项高尚的运动”。在发达国家和地区,非奥运大帆船的玩家中不乏财富英雄和社会精英,美洲杯、环球杯被认为是最烧钱的赛事。然而大帆船有别于豪华游艇,并非一定是贵族的专利。中国民间的大帆船运动,就是由一群身处最平凡社会阶层的普通人开创了先河,并锲而不舍地推动着,他们的传奇,正是由理想、报负、血汗和泪水堆砌起来的。

    在澳大利亚呆的那阵子从未听说过J系列,第一次留意到J24是从98年11月间的媒体报道。那时老魏的水上运动俱乐部搞得挺红火,接连的杯赛、媒体的热炒、环航的计划……于是J24成了承载航海梦想的神器,老魏也成为我未曾谋面的偶像,后来一切都沉寂了下。

    来等再次听到J24的消息时,已到了2000年中,老魏一行连人带船让台湾当局给羁押了,偶像成了英雄,J24却带走了期望。

    又过了两年,趁组织企业活动之机,终于如意登上了J24。老魏亲自开的船,陪我们共渡浯屿,从此老魏从我心中的神坛下到凡间。

    后来再过了两年,东南卫视拍摄《福建海岸行》节目时,顽石慨然开出J24相助,北上莆田及南下龙海两个航段。我也有幸再坐了两趟船。

    海岸行期间发现了金华兴,百年古船、顽石、博客与我之间从此结下不解之缘。博客航海会友情相邀,让我在刚刚落幕的俱乐部杯帆船挑战赛中当了一回维京号的压舷手,紧接着又安排了一次醉人的庙湾之旅。于是,4月14日至19日,我有幸先后乘顽石号和维京号作了一次厦门--珠海长航。

一.四十八小时不间断航行

    星期四午后,满载着刚在沃尔玛采购的几箱水果牛奶,还有好几个硕大的背囊、睡袋、防潮垫,吉普车在孙坂路上倒了两个来回,终于在一个叫港头的村子找到老魏的充气艇工厂,装上为顽石号多备的锚箱。身为一厂之长的老魏一点都没有了船长的气势,这烦人的工作,可怜的老头。


    老魏说,出发时间由原定的明早6时提前到今天下午,不过他要等下了班才回海沧的宿舍收拾行李。我听罢赶紧发动汽车走人,我的行李也还在厦门呢。在顽石集美基地海边卸下整车行装,足足装满了两艘充气艇,小香同学说已经运过去了好几趟了,噢?不怕把J24压沉了?小香同学解释道,长距离航行的物质储备就是这样,上次到西沙东西多得更是夸张,船长说过,J24不会沉。

    晚上7时40分,从集大站下了公交车后一路小跑赶到基地,这帮猪头还在边上的大排挡吃小炒。8时许,老魏风尘仆仆地赶到了,看上去像是变回了船长。8时17分,从充气艇上过到了顽石号,整理、起锚、拆收充气艇、升帆……

    晚上9时整,顽石号开航了,船上乘员3名,船长老魏、水手小二还有我。此时维京号已在前面跑得没了踪影,他们船上的师兄弟小从、小香本是一对活宝,加上杯赛的靓女裁判小马同学,一定躁动得不得了,恨不得挂机有八十匹的马力。


    今日潮汐高潮时间为下午16时30分,现在还在退潮。西海域内有轻微的南风,挂机推动加上一点风力,航速6.6节。22时15分,船行至厦大演武桥旁,想起来将手持GPS归零并重设最大。

    22时50分,可以看到前面维京号船艉的闪灯了。青屿灯塔就在右前方,船上GPS的内置电子海图竟然没有标示该岛。航向148度,航速6.6节,刚用完了一桶10升的汽油。始终没辨认出哪个是著名的镇海灯塔。老魏还很清楚地记得我第一次上J24的那次航行,一开始没有风,流速超过3匹挂机的推力,太阳火爆,船在漳州港外打转;下午才来了风,四点在浯屿吃午饭,然后狂风暴雨中穿过三担与四担之间的海峡,晚上九点才靠了岸。一行8员书生有一半是平生第一次下海,竟然无一晕船的!

    23时23分,过浯屿厦门港10万吨级国际航道的最后一个灯标,20秒闪4,航速6.5节,航程7.5海里,航时1.06小时。

    船长关了机器,开始全部使用风力。我喝下一盒牛奶,又吃了一条香蕉,猛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滚,一股酸水涌了上来——我晕船了?!

    昏昏沉沉地入了睡。天蒙蒙亮时醒来吐酸水,用甚高频对讲机叫通维京号,是小马同学在掌舵,维京的哥俩还挺会排班,把这最困人的时段照顾给靓女。我们关切地询问在J24上使用便携式马桶的感想,得到的回答是没用过,看来丫头还挺有能耐。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是15日上午9点半了,肚子还在闹晕。老魏在掌舵,东北风把红白相间的球帆鼓得左窜右跳,船已经开到菜屿列岛外海,看不到大陆。汪洋中的一只海鸟,站立在一小块泡沫碎片,随着海浪颠簸。另一群个数约有三、四十只的海鸟从右舷前方掠过,漳浦海岸线及离岸海岛由于尚未遭到重度开发,野生鸟类资源还较为丰富。

上午11时40分,在老魏的指点下,看到左舷后方远处一艘北行的机帆船,单桅、帆型低矮,像似经常停泊在沙坡尾的厦门渔船。此时顽石号的位置在北纬23度3口.口口口分,东经117度3口.口口口分,位于福建与广东交界的海域,即将进入南澳岛和南澎列岛之间的海峡。想起来这里应该就是北回归线,半年前我们同一拨人驾着金华兴号古帆船就在前面的海域有过一次难忘的历险。

    老魏用对讲机再次叫通维京,他们也能看到那艘北行的机帆船,就在他们右舷前方。我们回首仔细在海面上扫描,终于看到落后在远处的维京号,同样鼓着球帆在全速前进。从昨晚启航开始,师徒之间便约定来一次长距拉力比赛,终点设在深圳浪骑。这时的老魏看起来有些得意,但还是不很放心地不时叮嘱维京号调整航向注意渔船渔网云云。

    后面的维京号相距越来越近了,突然改变航向,一头朝西面的航道内侧杂了进去,看来徒弟要有所动作了。我又晕肚了,赶紧缩回船舱睡觉。

    夜里睡得挺好。真不好意思这次上J24先是为补觉来的,前几天一直在接待学校领导来访,每晚都抱着丹凤高粱迷糊。

    16日凌晨5时多起身,神清气爽,我缓过来了!在黑暗中掌舵的小二像看到救星,迫不及待地向我下了一份菜单,我赶紧从舱内的食品箱中依次搬出一堆堆荤素食品糖果饼干水果饮料,看作他幸福地狼吞虎咽。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有一百九的体重,反应灵敏,力气惊人,胃口不俗,昨夜饿得没把舵把啃下去已是很不简单,怪不得老魏越发喜欢他,看来要收为作关门弟子了。

    脱水禁食了三十个小时后,我的食欲也大开了,先来个咸鸭蛋配半截法国面包,再来一盒牛奶,几种夹心饼干各品一块,然后豆腐干,最后是一条黄瓜。

    6时的天色已经大亮,换下小二,轮到我开船了。没开机器,也没张球帆,只用前帆和主帆,风力颇大,风向稳定,只是浪高稍大些,约有2米。

    手握着舵把,感受着海浪的作用力,眼睛盯着罗盘,不时校正着航向。每一波涌浪都会把船头推着偏离方向,回右拉舵返左推舵,偏多校多离小调小,开始找到了把舵保持航向的感觉:当船头偏离方向伊始,就该赶紧用舵把方向调回来,把舵位放在中间减小助力,等待下一次调整;要是等船头已经偏离了方向再大幅摇舵,势必把方向调过头,这要一来一往,船就要走弯路。事实上这同在社会中做事的道理一样。

    茫茫大海中,J24成为人和自然和谐相处的载体,我们和大海隔着一层空气相互爱抚,却不用担心会掉下去。老魏说,每一次长航他都从未感到孤独,唯有宁静的欢喜和平和的快乐,而这正是我的至爱!

上午下起了小雨,雨后的外海气候特别宜人。老魏、小二和我坐在后甲板上聊了起来。老魏以前在航天部工作时的办公桌上有个座右铭,是一则南海和尚的寓言:穷和尚和富和尚相约去南海取经,富和尚开始着手计划和准备,造船什么的,其间又遇到了穷和尚,富和尚问穷和尚准备得怎么样?穷和尚答曰已经取完经回来了。

    老魏说,不觉已经快五十了,只觉得该做的事情都还没做。其实人如果活到更高的境界更多地应该是考虑和准备如何死而非如何如何活,一个能够把握自己生死的人才是真正的伟人。老魏2000年在台湾就学时唯一被允许接触的文字是从佛经故事到大部经藏的全套读物,受益匪浅。那时他透过单人公寓的小窗可以看到海滩的一角,除了看到许多海鸟外,经常还可以眺望到一对对前去拍婚纱照的新人,他说当时的感觉是很温馨。

    小二说,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周游世界一趟,回来后看什么都无所谓。老魏很认真地帮他分析了自己的优劣条件,并劝导他一定要趁年少之机再去读书,掌握一技之长,起码要把语文课读好。小二本是块航海运动专业队员的好材料,可惜时机错过了,我提议他去读一期海员培训班。

    后侧风一阵比一阵强劲,维京号肯定扯起球帆在一路狂奔,老魏有些按不住了,令小二和我准备也把球帆升起来。稍事忙碌了一番,甲板面上所有会移动的东西全收到舱内,关上舱门盖,老魏打着挂机,我站在桅杆侧使力拉紧升帆绳,小二在船艏抛出球帆……风太大了,球帆没有完全张开,忽地甩到右舷外的海面上,J24一下子向右倾了过去,几乎就要立了起来,就这样一直斜着往前冲,老魏在后面扯着嗓子喊“抓紧了——别掉下去!”我好像是站到桅杆的侧支索上了,紧抱着桅杆,倒是不怕会掉下去,心里担心的只是在这个位置上要是桅杆贴水肯定要被压倒主帆的下面,多冻人的海水啊……应该设法爬到左舷,这样看起来才安全一些,同时又可以压舷。可是四肢的反应没有大脑快,正僵持着,但见小二空中飞人般地从船艏滚到船艉,帮老魏扶正了舵并收紧了球帆的控帆绳,终于化险为夷。

    船身摆正后,老魏说方才最担心的就是我会掉下去,“你会游泳吗?”老魏问!我想其实要是有事没事都跟会不会游泳没有关系。不过我可不想用这种方式结束自己,这同岁终于床上没太大的区别,起码在最后的一刻迎着海啸的排浪把它搓个缝。J24后舱进了半船舱的海水,这是刚才船侧倾时舀进来的。老魏的运动鞋和冲锋裤全湿了,一一褪下以后只穿内裤继续上阵,现出坚实而浑圆的大腿,老头还挺性感,难怪去年海岸行时,油麻菜会突然问他一个很经典的问题。

    中午12时30分过遮浪角,这个位于汕尾的海角是红海湾和碣石湾的交界点,以前常听老魏和他的伙伴们提起,可惜这次没有机会停靠。西北面现出大陆的模糊轮廓,这是本次出行以来第一次看到的陆地。对讲机里传来维京号小丛的声音,他们好像走到我们的前面去了。老魏再次拉着桂机,嘱咐我们穿好救生衣,准备再升球帆。

    下午14时,过红海湾。再试着升一次球帆,结果球帆和前帆的升帆绳绞到一块了,球帆在四分之三的高度上不上不下,在强风中如同一头左冲右突的困兽,把球帆杆的上、下拉绳都扯断了。老魏也无可奈何,直到风力减弱后配合几次换舷才把球帆降下收起。15时,又试升了一次球帆,这回成功了,两帆张满,在辅以挂机推动,速度达到7.2节。

    下午17时,顽石号进入惠阳大、小星山之间的海峡,可以清楚地看到陆地上平海镇的轮廓,这是一个令我记忆犹新的地方,金华兴艰辛旅程的解放地。

    过了平海湾,J24专向北驶进大鹏湾,穿越中央列岛,黑暗的海面上游曳着一对对大马力双拖渔轮,如同一队队剽悍的蒙古骑兵,中间拉着一条条粗大的钢丝绳,倘落误入其中可要人船披靡。

    晚上22时整,终于到达深圳浪骑游艇会的港区。这是一个真正的游艇码头,单单在港池部分的水工投入就超过3亿元,在中国大陆很难再有第二个。相形之下,远在厦门正由各色利益集团热炒作中的“亚洲第一”游艇码头项目显然就不值一笑了。先行2个钟到达的维京号已经静静地靠在最里边的一排栈桥上,码头上传来亲切的招呼声,杯赛的维京队友鱼儿已专程在此等候多时。连续航行了近50个小时后,我们踏上了陆地,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维京号的小丛、小香和小马同学已在5楼会所西餐厅临窗的一个圆台旁款款而座,一个比一个衣冠楚楚,看上去并不比超5星级豪华会所的架势逊色多少,入座后仔细一看,这帮几乎要被会所当值部长奉为英雄的家伙,脚上有穿汲拖鞋的、穿沙滩鞋的,还有穿浮潜胶靴的……

    老魏因在中国帆船运动届的名望在这里除了享受会员待遇外,还获得买一送一的待遇,于是我们6名航员加上鱼儿,可以享用两间豪华客房和充足的淋浴了。鱼儿专门从市区采购了几大包荤素熟食和好几打啤酒饮料,一行人紧闭房门在高尚会所内用最经济的方式美餐了一顿。

   海图上显示这段航程的理论距离为2口口海里,我的手持GPS在电力充足时的有效工作期间记录的航时为36小时1分40秒,记录航程198海里,平均速度5.5节。



















  








楼主热帖
heatlevel中国古帆船“金华兴号”冲过重重波折安然回到它的故乡!
heatlevel南台II号在东山第三次航行,团队从厦门沙坡尾请来老渔民
heatlevel操舟记 21----搭车去海澄看郑师傅看我的木料
heatlevel海澄:百年船厂能够重生
heatlevel操舟记23---老郑又接了一只20米长的龙船,已开工了3天,
heatlevel在参照一份古帆船图的基础上,我们完成了南台ll号的2D图
heatlevel大力水手的小航海 ——国内运动与休闲帆船私人编年史
heatlevel《沙坡尾》成厦门首个通过第三方众筹平台筹资的纪录片
heatlevel11月3日,南台ll号在海澄进行修造之后的首次航行。
heatlevel海澄,郑水土师傅带许路到水仙王庙祈福,送别南台II号.
heatlevel南台号建造至1月11日时,木作基本完工。因连日的大雨,其
heatlevel滇船记 3--- 风依然很好,酝酿着择居洱海湖畔复原传统帆

帖子的最近访客




上一篇:滇船记 序---在一片开阔的水域上,二十多艘三桅帆船一字排开.
下一篇:J24厦门--珠海巡航记(中)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1039791号-2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