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签到 |在线客服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推广赚贝壳

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查看: 666|回复: 0
收起左侧

海上月夜:浅滩因水浅而更平静,海水因沙质海底而显得透亮。---《大西洋航游760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30 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悉尼歌剧院,莫扎特,在职MBA,大众,老公 海上月夜:浅滩因水浅而更平静,海水因沙质海底而显得透亮。---《大西洋航游760天》 17.png

      经常有人问我在海上的两年最思念陆地生活的什么东西,我的回答是怀念悉尼歌剧院。我怀念在环形码头闲逛,看看左边的悉尼大桥,瞧瞧右边的悉尼歌剧院,在莫扎特餐厅吃顿饭,去票房查查当晚的节目,挑一场可能有趣的演出,过上一个愉快的夜晚。老公经常出差,我一个人在歌剧院混一晚也自得其乐。我看过很多世界顶尖的演出,当然也看过不少水平一般甚至糟糕的,有一些非常优秀的节目票房却不一定成功。
      时间长了我摸到了一个窍门,歌剧院每晚的演出最好的两排座位在预售时不对外出售,它们是留着应付特殊需要或媒体的。如果没有需求,这些座位将在开场前一个小时对大众出售。歌剧院还有对学生的特殊优惠,叫学生剩票(Student Rush),就是开场前半小时把所有的剩票以极便宜的价钱卖给学生,其中也包括那两排最好的座位。当然买学生剩票得碰运气,不能保证每场都有。如果运气好,学生可以花四十块钱买到二百五十块钱的甲座歌剧票,而且经常和名人政客坐在一排。我1999年在悉尼的麦哲里大学读在职MBA,课程非常昂贵,却没有把我造就成女商人或女高管。劳民伤财的唯一收获是给了我一张学生证,凭着这一纸学生身份我可以买学生剩票。我经常和一群年龄只有我的一半的孩子们一起排队,时间长了跟几个售票员混了个脸熟,我就不用再重复 “活到老学到老” 的陈词滥调了。
      航海一年多只听过两场音乐会,一场是在葡萄牙的里斯本大教堂,一个现代作曲家演出他的管风琴作品。音乐听起来机械而混乱,对我来说太前卫了。第二场是在纽约的卡内基音乐厅(见第六十集,9•11事件五周年祭),散场后我头痛了老半天。所以我非常怀念悉尼的好时光。
      我带到船上一百五十盘CD,除了二十几盘中国音乐外主要是西洋音乐。在纽约老公给我买了一个三星的MP3,并把所有音乐都输了进去。这个MP3大大地改善了晚上值班的生活质量,一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有时值班到了交班时间可我并不想结束,因为所放的音乐还没演完呢。离开佛罗里达“同道者”驶向巴哈马的阿巴可(Abaco),那是一个昼夜短途,为了在黎明到达阿巴可,“同道者”中午12点才推离西棕榈滩海岸。这是我们数次在墨西哥湾流的航行中最平缓舒适的一次,这一程的夜晚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
      那天的天气非常温和,太阳挂在天上明朗但不灼热;海风习习地吹着,不强烈但足以鼓满船帆;海浪柔和地波动着,小心翼翼地好像不敢惊动我们。大海完全是一副温柔顺从的样子,像是一个娴雅的淑女,这和六个月前我们所经历的脾气暴躁的悍妇真是判若两人。洗刷一新的“同道者”在水中光滑得就像是一块肥皂,身轻如燕好像没有任何阻力。晚上10点,“同道者”进入阿巴可浅滩水域。月亮爬上了天空,星星们好像认生而不敢露头,也许自知不如而不敢竞争。浅滩因为水浅而更加平静,海水因为沙质海底而显得很透亮,月光映在水里闪烁着银光。还是范仲淹表达得最准确: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耀金,静影沉璧。
     “同道者”在一池碎银中悠然向前,时间仿佛凝固了。远离了人世的喧嚣,忘却了自找的烦恼,一个人赤裸裸地面对着大自然。这时候人的感觉变得活跃而集中,大脑清晰而敏感,一首听过成千上百次的音乐突然以一种完全没有过的方式触摸到了你的心灵,就好像你从来没听过这只曲子一样。美的感觉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当它到来时往往猝不及防,可当你着意去寻找它时却杳无踪影。那一晚我被这种美的感觉击中了,以后我再也没能重复经历这一晚的奇妙,至少不是同样的感觉。美的奇妙感觉不仅不能寻找,而且不能复制。
      那一晚我反复听的音乐是Pachelbel 的 Canon和莫扎特的钢琴协奏曲。对于不懂任何音乐理论的我,我真不知道如何来描述我的感受。在我来看音乐、美术、诗歌、数学之间肯定有内在联系,他们的本质肯定是相通的。我执意不愿意去学音乐理论是不想让那些人为的、量化的概念来影响我的黑箱操作,我担心我的那种冥冥的感觉会消失掉。我在听音乐时有时感觉是在解一道数学题,有时是一幅动态的画面,但我无法把数学方程式写出来或把那幅画画出来,有些东西是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一旦说出来肯定已经走样了。我的师弟一语道破天机:数学不是上帝的法律,它是上帝的语言。那么音乐则是上帝的另一种语言,它们之间是可以互相翻译的。
       说到意会,那一晚我去探望了一下莫扎特。我倚靠在船栏边,想像几百年前奥地利冬天的一个夜晚,若大的一个维也纳城里只有莫扎特还没有睡,一点微弱的烛光把他手中的那只鹅毛笔的影子投在了窗上。寒冷、饥饿、疾病都不能阻止那只鹅毛笔婀娜的舞姿,因为那不是莫扎特在写音乐,那是上帝在向他口述天籁。可惜上帝选中了莫扎特作为信使,却没有给他一个常人的寿命。如果莫扎特知道他写下来的东西几百年后在浩瀚的海洋中,在皎洁的月光下被一个中国人所理解、所欣赏、所感动,他会怎么想呢?这种感觉就是美的奇妙。
      最后我以一首《行香子》来描写这一幕,我们的诗词原本就是用来唱的,它和音乐本是孪生兄弟,没有其他艺术形式能比我们中国的古典诗词更洗练、更达意、更雅致、更抒情的了。
《行香子• 海上月夜品琴声(莫扎特)》
柔浪和风,朗月疏星,
碎银里,水软舟轻。
海宽天远,独倚徐行,
但一支曲,一幅画,一方程。

恍如隔世,檐挂垂冰
伏案处,屋冷灯青,
鹅毛袅袅,自有神灵。
叹奇才子,短才命,尽才情。

帖子的最近访客查看更多↓




上一篇:到了佛罗里达,同道者的首要任务是做维护大检和重刷防藤壶.---《大西洋航游760天》
下一篇:“同道者”2006年12月16日抵达巴哈马的阿巴可。---《大西洋航游760天》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1039791号-2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