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客户端 |签到 |在线客服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推广赚贝壳

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用新浪微博连接

一步搞定

查看: 1370|回复: 0
收起左侧

这次航游收获更多的是遇到了很多不同经历的人。---《大西洋航游760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23 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星期二, 11/13/2012 - 14:36

保险公司,日常生活,时间表,自来熟,法国 这次航游收获更多的是遇到了很多不同经历的人。---《大西洋航游760天》 5.png

       这次航游不仅是经风雨,见世面,了解不同的风土人情,更有收获的是遇到了很多不同经历的人。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小窗口,让我们窥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这些人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很难遇到,航海的人都是自由魂,浪迹天涯,形单影只,每条船都有自己的时间表和航线计划。一但碰到一起,大家都抓紧时间享受对方,因为一分手就不一定能再碰上了。水手都是自来熟,慢热的人很快会被催熟。通常的情况是船刚刚抛下锚,隔壁船就开着小气艇过来了,敲敲船梆,手里提着些鱼,说是今天刚钓上来的。互相报过姓名及来龙去脉,如果彼此看着顺眼就约个把小时后过来喝酒。一杯酒还没喝完,双方已经把大半辈子故事的简要版讲完了,同时到哪买东西,到哪洗衣服,到哪修船也了解个一清二楚。如果觉得意犹未尽,餐前酒就沿续到晚餐,直闹到深夜。

       人们有个先入为主的概念,玩船是有钱人的活动,其实还真不一定。船主越是有钱,越是缺乏探索精神,船成了耀富及和同类持平的一个工具。保险公司有一个统计,法国注册的船每年下海平均是9天,其余时间都停在游艇会。巨富大多雇职业水手管理船,他们每年只上船一两个星期,其余时间这些职业水手开着个豪华游艇在加勒比或地中海百无聊赖。虽然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看起来挺自在,其实这一行混的是人脉,吃的是青春饭。

       选择整年住在船上东游西逛的,大多是对航海有兴趣,有点探险精神的。经济来源也是五花八门:高管仃克、继承遗产、.com暴发户、成功的房地产营销商;也有孤注一掷卖房圆梦的。最后一类是海上流浪汉,在船上一住十几年,没钱停下来打工,有钱了继续走。这些人是真正的自由魂。

       我们刚接收了「同道者」就认识了哈罗德(Harold),他是澳大利亚人,两年前订了Ovni435, 跟我们同一船型,大一号的铝船。他在这个游艇会已经两年了。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很快哈罗德就跟我们形影不离。哈罗德那年56岁,在澳大利亚的气象局做了一辈子的公务员。政府工,既不紧张又没有压力,那种轻松表现在哈罗德的一举一动。哈罗德一辈子没有结婚,他说他从没缺过女朋友,就是现在他也有一个若即若离的女朋友叫 Pam。

       航海是哈罗德一生的梦想。他的父母在悉尼的Seaforth高尚区留给他了一幢带码头的海景房。他从小就看着船在他家后院的海面上乘风破浪,幻想着有一天自己也驾着帆船去远航。2001 年在悉尼房地产最高岂的时候,哈罗德把房子卖了。那样的海景房至少值五六百万澳元:他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在做了大量的调研后,哈罗德买了Ovni435,他给船命名"Wanda"。船到手了以后他才发现一个小问题:他根本不懂航海。好在哈罗德比较好学,两年里他就住在船上,研究船的各种功能,一本手册他能从头看到尾,看到什么先进的仪器,不管有用没用,不问价钱全部买下。可以说哈罗德的船是全游艇会同一型号船中装备最先进的,可让我们不理解的是从来也没见他出过海。在法国一条新船有18个月的免税期,再往后就要交15%的销售税。不想交税必须离开欧盟国家水域,盖个章再回来。哈罗德雇了一班职业水手,去了一趟英属的Jersey岛,这是Wanda 唯一的一次航行。

       哈罗德人很随和,有那种干巴巴的幽默感,他生活非常简单,每天都穿藍T恤(后来才知道他买了一打同样的T恤衫),吃饭去码头的小酒馆。他对我们的航海计划很感兴趣,整天在游艇会的浮桥上晃来晃去,问候我们的进展。傍晚喝餐前酒时我经常把哈罗德叫上,晚饭就多做点一起吃。我们去LaRochelle办保险,哈罗德也欣然前往,反正他有得是时间。哈罗德的法语不太灵光,我们是他在游艇会里唯一的朋友。一个月后「同道者」按计划离开法国去西班牙,看得出来哈罗德对我们很是恋恋不舍,道别时有点悲凉。当「同道者」缓缓地开出海港,我们看见哈罗德蹬着个自行车在防洪堤上飞奔,他一直蹬到堤的尽头,挥着手,喊者 Bon Voyage....我的鼻子有点发酸。

      我和老公经常想起哈罗德。他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理想主义者,他的航海梦实际上是叶公好龙。哈罗德将近一米九的大高个,年轻时肯定一表人才,他为什么一辈子没结婚呢?从一个月短短的接触我发现,哈罗德不是那种果断干练的人,他很难做任何承诺,是那种没有担当的老好人。他在我们的船上吃吃喝喝那么多次,每次走时都说下次到他的船上喝酒,可从来没说定下次是什么时候。说他沾便宜还真是冤枉他了,他不是那种小器人,他就是不能有任何承诺。哪个女人要是碰上他算倒了霉,纯粹是浪费时间。哈罗德是一个非常平淡的好人,他在我的心目中是轻量级的。

      后来听游艇会的人说「Wanda」待在法国的时间太长了,税务局给哈罗德下了最后通谍:再不交税,法庭上见。无奈何哈罗德把Wanda运回了澳洲。有一种运船的巨轮:船中船,运费极其昂贵。我们2008年从美国搬回澳洲。有一次开车经过Spit Bridge,看到Wanda停在水上,船后有个小气艇:哈罗德还住在船上。再过一阵子,船不见了。这是后话。

保险公司,日常生活,时间表,自来熟,法国 这次航游收获更多的是遇到了很多不同经历的人。---《大西洋航游760天》 6.png

帖子的最近访客查看更多↓




上一篇:我负责把船弄得尽量舒适,老公负责船的所有技术问题。---《大西洋航游760天》
下一篇:美食系列一:法国的白葡淡菜 Moules Marinières。---《大西洋航游760天》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1039791号-2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