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快捷登录

扫码登录更安全

查看: 2857|回复: 11
收起左侧

巴拉望岛帆游记。丹云号航海日志(二十六)

[复制链接]
     

5

精华

32

主题

2663

贝壳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0638
QQ
发表于 2018-8-18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之后可以进行更多互动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巴拉望岛帆游记

   

      乐善好施、急人所难、雪中送炭……是汉语中对善良行为的赞美之词。今年,我在菲律宾最贫穷的巴拉望岛帆游时,遇险得救,让我对这些词真正有所体会,也深深地感受到了当地民众发自心底的善良。
  说起我的旅游方式——帆游,在国内还真是稀有。
  圣人云:“道不行,乘桴于海”。孔圣人的原意是:我的主张如果行不通,便乘筏到海外去。我先生新解为:现在的道路太拥堵了,既然汽车行不通,就驾船去海里走吧。于是,在3年前,我们买了一条德国造的有按航线自动驾驶功能的大帆船,并以我的小名“丹云”给帆船命名。从此,一对儿深圳退休夫妻驾驶着“丹云号”开始了帆游航海生活。
    “丹云号”帆船已经成了我们移动的家,茫茫大海成了蓝色的大花园。先生为船长,我是水手。我们浪迹天涯,四海为家,尽情地享受与追逐航海生活带给我们的自由与淡然。于是,有了今年难忘的菲律宾航行。
  这次远航, 我们是从大亚湾的东部湾起航到三亚,再从三亚到菲律宾。从北向南不间断航行,穿越了中国南海。从三亚启程后不久,帆船自动舵失灵,意味着此后航行的每分每秒必须靠人把舵控制帆船的方向。举目千里,唯见无际的大海与天空,四天内没见到过一艘船,喊天不应,叫地不灵。俩人英勇顽强,相互鼓励,日夜轮流把舵,苦战了八天八夜,我们终于安全抵达菲律宾陆地。
  尽管此时,人已疲惫不堪需要休息,但从中国大陆吹来的强冷空气明天将横扫此地,安全起见,不得不再次起航。131日下午3时许,给船加满油、加满水,“丹云号”缓缓离开只停留了一天的菲律宾巴拉望岛南端的Quezon小镇,前往73海里处的乌卢甘湾避风。
经过近20小时顶风顶浪航行,“丹云号”于21日中午到达菲律宾巴拉望岛的乌卢甘湾口。
    一座细长的小岛静卧在湾口中间,将湾分为两部分。船长蹲在导航仪边寻找锚地,我把舵从左边入湾。放眼望去,湛蓝的海水清澈透明,绵延的山峰层峦叠嶂。海岛岸边处的海水更是色彩斑斓,可与九寨沟的五彩池相媲美。远处可见几间低矮的民房掩映在树丛中,偶尔有条花花绿绿的渔船进出湾口。好一幅动静结合的山水画卷!一夜的劳累辛苦飞出体外,只剩心旷神怡。
我们很快发现:这片海域与广东沿海不同,近岸水下布满珊瑚礁,很难找到合适的锚地。找了两个多小时,“丹云号”才在两面有村庄一面是高山的海中间抛了锚。
    “丹云号”左侧的村庄离我们约有一海里,远远望去有一片低矮的房屋,偶闻鸡鸣犬吠。右侧的村庄离我们约两海里,被突出的山角挡住,见有渔船进出,村里的情况不明。丹云号船头方向约300米处的海中间,有一间用树杆插在海里做支撑搭建起来的茅草屋,草屋主人是位中等身材皮肤黝黑的男子。很多小船经过草屋时都会将船拴在木杆上,爬上小屋与主人聊会儿,直觉告诉我:他,人缘指数不低,一定是个好人。
      避风的头两天,我们都在船上休息。看海里的乌龟戏水,看天空的飞鹰抓鱼,看静谧夜空繁星璀璨,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但我最喜欢看的当属菲律宾人的笑脸。来来往往船上的人们都会和我们挥手微笑。菲律宾人的笑,是发自内心真诚的笑。
然而,毫无征兆的危险却在悄悄逼近。那是23号中午,我和船长分别躺在两个赖人椅上休息,不经意地聊着流年。忽闻前帆缭绳打在主桅杆上“啪啪”响,啊,起风了。
  待我起身,只见“丹云号”快速后退。糟了!走锚了!
船长迅速启动发动机,命令我起锚。我冲到前甲板,打开锚机舱盖起锚。当锚收回时,“丹云号”已经搁浅了。船底龙骨与珊瑚石摩擦、撞击,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声声剜心。水下两米多深的龙骨有保持船体稳定、减少倾斜的功能,作用类似“不倒翁”。在风力作用下,龙骨游离与高高低低的珊瑚石中,已丧失稳定船体的功能。失去重心的“丹云号”正慢慢倾斜,角度超过60度,船舱内饰木板发出揪心的挤压声,仿佛瞬间即会四崩五裂。更糟糕的是船尾舵板也卡在珊瑚石中。船长将发动机开到最大马力,试图冲出珊瑚石的魔爪,最终,发动机的动力输给了风力,船,岿然不动。
帆航,带给我太多从未体验过的“惊”。惊喜、惊恐、惊叹、惊奇。今天“惊”字后面尾随的却是巨大的“险”。
  恐慌的味道四处弥漫,“丹云号”的恶运在劫难逃了。我们极力让自己的情绪保持稳定,可我的脑海里却不停地闪现着一个又一个恶果。现在帆船大部分是玻璃钢船体,触礁撞击严重会导致船体破损进水,大量持续进水的结果就是沉船。
眼下,以我们自己的力量无法令船脱险。这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如何求救?即使有人来解救,又得撒出多少银子呢?驾驶舱里,船长第一次感到束手无策。甲板上,我慌乱地跑来跑去,船体已完全陷入珊瑚石的包围圈。
    正在危机时刻,我抬头发现,海中草屋主人开着小船向我们驶来了,他神情紧张一脸严肃,我们和他打招呼也没任何反应。他的船有五米长,中间是五十公分宽的主船体。主船体向两侧各伸出三条弯曲的木杆,好似螃蟹的爪,我们称这类船为螃蟹船。蟹爪木杆端头再绑一条横杆拖在水里,以保持小船的平衡。
小船靠近“丹云号”,他先用绳子把自己的船拴在海里的一根木桩上,然后用手比划着意思是附近都是珊瑚。又从船上拿起潜水镜戴上,穿着衣服跳进海里查看船底情况。出水后,他依然比划着,船底龙骨被四块大珊瑚石卡住了。
看来草屋主人不懂英语。船长让我拿出长缆绳,一头栓在船头,另一头甩给他,船长也比划着,示意他用他的船把“丹云号”拉出来。因两条船的马力都小,试了两次没有成功。这时,狂风携着暴雨袭来,我挥手指着他的小屋,让他回去。他明白我的意思,却没有离开。在风雨中,他双手抱膝蹲在船头,一动不动地看着越来越倾斜的“丹云号”。这时,船长拿出一个塑料袋吹满气,里面放灌啤酒和饼干,系紧袋口扔给他,他用船桨捞起水中的袋子竖起大拇指,露出一丝微笑。肢体语言已经让我们感受到了彼此的善良。难怪说,微笑是国际通用的语言。
     约半个小时后雨停了,草屋主人驾船离开,去右前方喊来一条稍大的螃蟹船来帮忙。此时刚好有另一条大船回村经过,草屋主人和船主说了两句,两条船拴在一起,同时发力拉丹云号,很遗憾,仍未成功。我绝望地看着其中一条船放弃了救援离去,我满心酸楚。留下的那条船主与草屋主人嘀咕一阵,然后面对我们做了个双臂交叉的动作,指了下右边远处的村庄也走了。我不明白动作的意思,但坚信他们一定有办法了。
  待那条船回来,船上多了几个十几岁的大男孩,还多了个很大的铁锚,几个人把锚绳拴在他们的船头,合力抬起大锚丢入海中,又从海里捞起“丹云号”缆绳栓在螃蟹船上。两条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