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航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94|回复: 4
收起左侧

[其他] 中国古帆船“金华兴号”冲过重重波折安然回到它的故乡!

[复制链接]
     

0

精华

80

主题

21

贝壳

干练水手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739
发表于 2017-2-20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登陆之后可以进行更多互动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摘要】 金华兴号是中国海岸线最后一艘保存下来的大型传统木帆船,属于晚近广式航海木帆船系列中的牵风船型。2004年10月,作者在金华兴号亲历了她的最后一次外海长航,记录从福建省云霄至广东省珠海九天八夜的航行过程。
2004年,一艘还在进行渔业生产的广式帆船在福建南部东山湾被发现。作为中国海岸线最后一艘保存下来的大型传统木帆船,金华兴号的存在、操控、作业、修造为一种业已消逝的生产技术文化传统提供了独特的物证。我很快与船主混熟并直接住进他们家,进行为期半年的田野调查、随船作业和航行测试。其间,当地镇政府因这艘帆船已经超龄欲行强制拆解,在接到第二次强制拆船通知书之后,我的伙伴替船主找到一家珠海收购者,但条件是船到目的地才付款。于是,金华兴号从云霄至珠海的航行便仓促起航。

2004年10月,我有幸亲历了这次难忘的长距离外海航行。九天八夜、三百三十海里,我的角色在研究者、记录者、体验船员乃至临时水手中转换,当陆地上的一切似乎都变得十分遥远时,我第一次感受到海神信仰原来距离我们这么近。金华兴最终安全到达珠海香洲港,上岸时我却感到一阵莫名的茫然,也许这是习惯了海上生活后的晕陆。对这次航海经历的记忆已经无法连贯,只留下航海日记所记录下的这些片断。

广东省,福建省,海岸线,通知书,镇政府 中国古帆船“金华兴号”冲过重重波折安然回到它的故乡!

10月17日  晴

上午10时15分,登船。各自忙开,安装照明电路、拆卸前鳍、打扫睡舱、看户外杂志......一只生长在金华兴号的狗小黑被抱下了金华兴号,眼巴巴地被小艇带上了岸。
下午16时45分,汤裕权船长召集全体船员列队集体礼拜妈祖,一为金华兴号易主,二为明日出海平安。
晚上,魏军船长在海图上量出东山湾至珠海的直线距离为280海里。全船人员除了汤家5名船员外,船长、金华、阿飞和我四人分为一组,小郑、小从、林潇、二帅四人分为另一组,每6小时轮值一班。
综合台湾中央气象局资讯服务网站、台湾区渔业广播电台、汕头气象信息网的预报,受今年24号台风“蝎虎”外围影响,东山沿海天气晴,东北风6到7级,阵风9级,大浪。另外,菲律宾海域还有一个北上的台风,两个台风与正在浙江上空南下的冷空气正在汇合,似乎即将形成一个“完美风暴”。

经过一番权衡,我们还是决定抢在台风到来之前出发。明日逢农历九月初五,高潮为凌晨4时,金华兴号必须赶早乘潮出湾。魏军船长计划明日开出了东山湾后,保持航向180度,驶过南澎列岛后,当晚可靠泊海门湾或广澳湾,也可能航向240度一直往前开下去。
为了储备体力,全船人员在晚上22:00前入睡。

10月18日  晴

一觉醒来,已是清晨5时30分,这是我们预计启航的时间,同伴们都还在睡梦中,我赶紧喊醒大家。
早晨6时10分,位于金华兴号左舷后侧海面上的朝阳开始缓缓向后移动,金华兴号启航了。作为船上13名航员之一,我在激动中忙碌着,来不及如所预想地对着即将离开的故地,伸出右臂致礼,只是用GPS记下此刻的航向数据:北纬23度xx.640分,东经117度xx.202分,航速2节。
6时40分,三面帆全部升满,航速增加到2.2节。全体新船员依照旧例入舱礼拜妈祖。
7时20分,海面上风突然停了,金华兴号只好立即掉头折行。
7时35分,`航程中第一次遇险——失去风力的金华兴号开始随海流漂移,慢慢接近向右舷方向柳谢礁前的水下沙堤,汤船长急令放下小舢板开足挂机马达顶住漂移。一边祈求着。风终于回来了,金华兴号驶离了危险区域,但还是没开出她以往捕鱼的海域。两位船长交流了意见后,决定叫来机动渔船将我们拖出东山湾,避免不必要的冒险。
等待拖船的功夫,我们用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8时20分,一艘100匹马力的渔船开到金华兴号边上,我们船上当班水手解下大锚的锚绳临时作为拖缆,开始拖行,航速每小时9.6公里。
途径尾涡屿、后登屿、鼎盖屿、小彭屿、羊角礁灯塔、马鞍屿等,皆一一用数码相机记录。其中尾涡屿上具有民居、渔业加工库房、码头等建筑。
9时12分,靠近铁钉屿时,拖船返航。
9时40分,前方自西而东横行一艘客船,那是从铜陵到东门屿的班船。从金华兴号的右舷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铜陵镇、风动石和博物馆,两个月前我曾从陆路造访东山县博物馆,里面展出一艘两米多长的牵风船模型。

金华兴号驶出铜陵角,进入一道宽仅约800米的狭窄海峡。右舷方向的塔屿又名东门屿,坐标北纬23度44分,东经117度33分,最高点塔山头海拔高度91.3米,山顶一座建于明代的文祭塔历来是航海的重要岸标。据《东山县志》载,塔屿扼东山港出入之门户。东山湾口潮流湍急,俗称“八卦流”。
10时0x分,开始涨潮了,金华兴号第二次遇险。当我们顶着突然掉头而来的海流正欲穿出海峡时,风又停了,帆船被海流推向右舷方向的塔屿,眼看着距离礁石群越来越近了,船上一阵忙乱,准备孤掷一注抛下大锚,突然就来了一阵风,金华兴号慢慢移出峡口,湍急的海流依然在船后翻滚。看了一下手机,现在时间10时0x分,刚刚过去的危急5分钟,似乎十分漫长。
金华兴号终于离开守候了二十年的东山湾,再次进入了真正的大海。湛蓝的外海、前方隐约可见的象屿和狮屿,令大伙放松心情。11时45分,开午饭,此时航程约20公里,速度4公里/小时。
风力很小,浪却比较大,横着拱向船舷,船摇得有些厉害,晕船了?!我感到似乎有点不对劲,赶紧下舱静养,如法仿效比我早已进入同样状态的阿飞和林潇。
约在15时30分,迷迷糊糊中只听上面甲板咚咚咚一阵嘈杂,我踉跄爬上甲板,原来是开航后金华兴号第三次预险——主帆的大缭丝(控帆索)断了,大帆左右摆动了起来,撞击着侧支索。汤船长急令伙计们降下主帆,魏船长急中生智,令水手们拆下一根搁在晒屏架上的木杆顶住主帆架篙,终于将整个大帆是固定住。眼见险情已经排解,我紧觉一阵晕眩,吐了几口酸水,继续下舱静养。
睡舱的甲板下漏进的海水随着船身的摇摆哗哗作响,身体在硬木板铺面上左右来回滑动,只磨得尾椎阵阵发热。
17时30分,上面又是一阵嘈杂,起身上甲板,风几乎停了,涌浪却似乎更生猛,我们已走到紧邻龙屿和虎屿的东山岛东侧海面,金华兴号的抛下了锚。舢板也已放下,魏军、金华、二帅和同哥依次跳入在浪峰浪谷间起落的小船,颠簸着开向东山澳角海岸,前去找渔船来拖我们进港。
留在船上的人也分别向远处的渔船摇旗、呐喊、闪灯请求救援,没有回应。
19时50分,魏军一行跟着雇来的渔船在黑暗中出现。套上拖绳后,留守在金华兴号上的水手和航员一齐冲向前甲板奋力起锚,木绞车上的手柄生生被掰短两根,锚爪最后从海中拖起两个蟹笼。感觉又几乎要虚脱了,只得再次下舱休息。
事后听阿飞说,金华兴号大概在21时30分左右被拖到澳角湾内,下锚停泊。我是在22时被叫醒起来吃晚饭,奇怪的是胃口极好,一点也不感到晕眩了。晚饭时,同伴们纷纷为东南卫视的制片人黄剑正名,以往航行中的一个传说也再次被验证,原来跟着魏军船长每次隆重的远行,都会遇到可怕的风险。当日航行时间13个小时,航程约40公里。
24时,下舱入睡前抬头望天,定睛在满夜星空时,金华兴号的桅顶似乎在左右划动,而定睛在桅顶时,整个星空则左右晃动了起来,这是大海的节奏。

10月19日  晴

早晨6时20分起床,金华兴号停泊在距澳角村仅两三百米的小海湾内,澳角是个比较富足的小渔村,沿海岸是一溜的小楼。船工们已在干活,金华兴号上的规矩是天亮就得起身干活,不管有没有出海。
7时30分,放下舢板,汤船长、金华、小从和小郑上岸前往东山县城采购船用物质及联系拖船,林潇搭车返回厦门。
上午10时,我约了魏军、阿飞、二帅登陆溜溜,顺便到村内的市场买了些菜。澳角是东山县陈城镇的一个行政村,渔村的另一侧有个不小的渔港,两年前我在考察福建南部海岸线时曾经造访过这里。
中午12时,我们回到金华兴号。
下午14时,老汤一行回到船上,买来了50米直径3厘米的尼龙绳,马上换上大缭丝。
16时,令人尊敬而同情的魏军船长终于耐不住一个又一个的电话,决定赶回厦门处理工厂的一些紧急事务,阿飞也一同离船回厦。出门已经4天了,金华兴号还没开出东山地界,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重新启航。
闲来无事,读一本When China Ruled the Sea。
晚饭后,昨晚拖我们进湾的那艘东山渔船船主林先生登船察看,与金华兴号的新东家小从等一番讨价还价,最终还是激流勇退地放弃了。经与刚回到厦门的魏军一番电话讨论,决定根据天气的走向,适合的时候自己继续开着走了。
小郑用气炉烧开矿泉水,掏出旅行茶具,泡起了功夫茶。

10月20日  晴

早上7时起床,同伴们已经在干活。
7时40分,汤船长等一拨人又上岸采购去了。
中午,汤船长从云霄列屿家中带回一批刚从金华兴号清理上岸的备品和工具。
小郑将一位异性带上船——一只出生还不到一个月的小猫,大家给她取名“贱猫”,希望在恶劣的环境中能够活下来。
下午,加固船帆、舀舱底积水、测绘内部结构、拍摄记录、休闲看书。国家水下考古中心的两名工作人员从紧临澳角湾的东古湾考古现场专门乘船前来参观和探询,因事先未联络,未准许其登船。
17时20分,汤船长发现大帆的第三根架篙断裂,上面的盐木加固条也断了。这应该是在前日航行发生甩帆时,大帆撞击侧支索的结果,幸好及时发现。伙计们用两根中午带上船的柯木锄头柄一上一下加以固定,暂时可代用。木质帆船的建造和维修讲究因地制宜、因材施用,不动到筋骨的一般性维修大多由船上伙计自行承担。
晚上21时03分,魏军船长终于回船了。老家伙(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同僚们都这样尊称)匆匆嚼着一堆剩菜剩饭,一边查海图量航线,宣布连夜拔锚启航,180度侧风走外海,绕行南澎列岛。
22时06分,金华兴号开动了,全体船员精神抖擞,各守岗位。我把全部的衣服都套上,身体保暖就不容易发晕。
22时46分,速度每小时9.4公里,航向150度,航程4.37公里。刚出澳角湾,风力估计6级。
23时18分,速度每小时9.8公里,航程8.23公里,位置在北纬23度xx.20分,东经117度xx.211分。金华兴号已越过北回归线,航行在福建与广东交界的海域上,移动手机信号时有时无。


10月21日  晴

0时0分,速度每小时9.4公里,航程13.1公里,位置在北纬23度xx.038分,东经117度xx.777分。
0时30分,因航向无法折回西南方向,金华兴号掉头并落下大帆,航向终于保持在250度,顺风航行。魏军船长教大伙通过观察星象测定方位,我们学会看三星找北。
1时19分,顺风的大帆再次激烈地左右甩了起来,尾帆也摆了起来,下架篙被固桅支索阻住,断了。汤船长急令落下尾帆,险情解除了,但没有了尾帆,仅靠原来作用效率就较差的舵,金华兴号转向就更麻烦了。
2时50分,魏军船长看到南彭列岛的灯塔。
3时20分,速度每小时7.3公里,航向240度,航程54公里,位置在北纬23度xx.747分,东经117度xx.318分。右舷前方的灯塔每10秒闪一次,而非海图上标示的闪4或GPS内置海图上所标的闪12。魏军船长打开高频对讲机询问周围海域的商船:“中国古帆船金华兴号呼叫——”
4时05分,只听汤船长惊呼一声“舵怎么了?”只见原本横在头上的舵柄突然降到半人高,一行人抓起电瓶灯冲下底舱察看,原来是固定舵的拉绳断了,估计是舵叶受力过大或者碰到障碍物。水手们一阵忙乎,重新系了两根粗绳,终于把舵扳回原位。
不时有横浪打了过来,金华兴号剧烈地左右摇摆了起来,摆幅应该有30-40度,两位船长高喊大家趴下,抓牢固定物。此时一旦有人落水,根本无法搜救。
4时50分,再次发生大帆甩帆,跟着摆动起来的前帆横杆尾端被折断了,前帆一下子变了形。金华兴号的三个帆此时已无一完好。
5时30分,天蒙蒙亮,已经可以看清位于右舷前方的岛屿轮廓。
6时15分,金华兴号穿越南澎列岛主岛南澎岛与芹澎岛之间约1公里宽的海峡时,魏军船长突然发现右舷前方海面在浪谷中露出黑色的礁石。原本就狭窄的航道被一分为二,事不宜迟,魏军船长决定走靠下风的这一边。金华兴号拱了过去,此时航向已经接近风向的死角,船速明显减慢,海流很急,将金华兴号推向位于下风处的芹澎岛外围礁群。
汤船长用沙哑的喉咙大呼:“升大帆!快呀!快呀!”几个水手应声冲了上去,咬紧牙关全力灌注在这船上最累人的活计。大帆一寸一寸地升起,岩壁和礁群也越靠越近。我的头脑已经闪现金华兴号硕大的艉部扫过礁石的情形……汤船长用近乎哀求的声音连呼“妈祖保佑!妈祖保佑!妈祖保佑”……
命悬一线,我们终于侥幸度过这关。

广东省,福建省,海岸线,通知书,镇政府 中国古帆船“金华兴号”冲过重重波折安然回到它的故乡!

6时25分,金华兴号穿过海峡,速度每小时10.5公里,航程75公里,位置在北纬23度xx.175分,东经117度xx.665分。
7时07分,盼来期待已久的早餐——青菜煮方便面。
上午的航行中,与多艘货轮和渔船相会,看着对方船员一个个惊奇的神清,令我们感到幸福无比。魏军船长不时操起步话机对着靠太近的船只喊叫:“前面的远泰7号请注意,这里是中国古帆船金华兴号,请你们让开!”……“前面的华晟1号请注意……”
上午的大部分时间中,我一直临时顶起左舷舵手的岗位,主要工作是根据在右舷的主舵手的口令收放舵把顶端滑轮的拉绳。前日船泊澳角湾时老伙计们怕拉舵的绳子不经用,特地换了一条粗大的尼龙绳子,结果一到外海就发现尼龙绳塞满了木滑轮的滑道,拉起来特别费力,最多的时候要8个人看住舵,其中6人分立两舷使劲拉绳,还有2人在两边奋力推舵。
中午,在风浪中轮流用午餐,这才有人替手得以喝茶、上茅房。
12时17分,速度每小时9.1公里,航向264度,航程134公里,位置在北纬23度xx.207分,东经116度xx.385分。开始涨潮了,移动手机信号良好。一艘大马力广式拖网渔船从右舷驶过,比起福建的渔船,块头和气势要强劲得多。对方船员照例用发现天外来客般的神情望着我们。

广东省,福建省,海岸线,通知书,镇政府 中国古帆船“金华兴号”冲过重重波折安然回到它的故乡!

下午14时,可以看到陆地了,查看了GPS和海图,应该是广东省的靖海,这里有一个避风的小海湾。由于再往下的气象情况不明了,加上金华兴号的帆装受损,我们决定进湾停泊。

魏军船长以前曾经驾驶J24帆船来回走过几次这片海域,但未进过港湾,海图和GPS内置地图都未显示附近有港口。金华兴号距离陆地越来越近,大家都看到了魏军船长说的很壮观的风力发电机阵,终于不再对这位老家伙将信将疑。还是魏军有办法,用手机拨打了不知是哪里的114后辗转问到了靖海边防派出所,得知这里确有一个渔港。

15时36分,魏军船长通过刚刚看清的靖海湾内有两个相距百米的灯标,判断这是渔港的入口,于是汤船长指挥水手们将金华兴号掉头驶向渔港。对于无动力引擎的帆船,领航和操控者的判断非常重要,因为船很难纠偏,更没有退路。

16时06分,为了稳妥起见,两位船长决定港外下锚。问过周边作业的小渔排,得知此处水深约6米,底部是沙地,不易走锚。

金华和小从随小渔排进港察看锚地,不一会搭乘一艘渔船开了过来,准备将金华兴号拖进港。汤船长和汤家水手们原本认为港外避风完全可行,因为金华兴号不能靠岸或并船停泊避风,进港锚泊并非更安全。贝壳和小从那头则急于接缆拖船,魏军船长此时也没有更好的主意。

临时请来当拖船的渔船马力并不大,在风浪中与金华兴号一上一下地交错颠簸,场面有些混乱。渔船加大马力拉直了拖曳金华兴号的缆绳,只见那边的金华突然被渔船上的一团东西拽下了大海,渔船紧急停车,大家惊诧地盯着海面,一会终于看他从水里露出了头,还能半爬半拖地被拉上渔船,似乎没什么大碍。

16时58分,终于折腾完毕,结果还是原地抛锚休息。金华是被渔船上的铁锚和锚绳挂下水的,他在水下挣脱掉这些要命的东西,手脚受了几处外伤,还好伤口不是太深,却也用光了金华兴船上备用的外科缝合专用胶布和创口贴。锚地位置北纬22度xx.923分,东经116度xx.328分,此航段连续航行时间18个小时,航程161公里。

傍晚时下了一些小雨,甲板上海风很大,晚饭是下到舱内吃的,用便携式汽油发电机发电点上电灯,大家在一起边吃边开心地闲聊,船舱暖烘烘的。

晚上,深圳朋友打来电话转报了香港天文台播报的气象情况,受热带低气压影响,这一区域将有大风。魏军船长赶忙在海图寻找可避风的港湾,初定明日天一亮即开往广东陆丰的甲子港,可是最快也得开上半天时间。

又一次经历了漫长的一天,24小时里都是充满跌宕起伏的故事。

10月22日  晴

夜里金华兴号侧摇越来越厉害,躺在睡舱内,尾椎被草席磨去了一层皮。
凌晨5时,汤船长唤醒了大家,准备派舢板上岸找渔船拖带金华兴号进港避风。
7时10分,拖船来了。抛绳、放缆、系缆、拖动、起锚……金华兴号徐徐驶入渔港,此时我们发现靖海渔港竟是个绝好的专用游艇港备选地。港外是海湾,入口恰到好处,进港后到泊位之间近千米长的航道宽敞,足够两艘金华兴号同时掉头。7时50分,金华兴号在港内最宽敞的航道上下锚停泊完毕,汤船长终于舒心地喝上一口茶。
魏船长、小从上岸办理边防手续和联络拖船。过往渔船上的人们好奇地打量着金华兴号,有一伙自称渔港管理站工作人员的中年人三次登船欲行检查证件,言谈举止十分诡异,让金华跟着他们上岸申报,后来交了200元了事。
上午10时38分,随同汤船长和众水手上岸参观购买补给。从渔港通往市集的是一条不太长的港澳路,再往里走的街名叫南东墙脚和米街,热闹的十字街叫大中街,看得出这里还是一个满有年头的古镇。由于海图不标示政区,直到我们买来一份当地的地图,这才知晓原来这里是揭阳市惠来县靖海镇。明代洪武年间的1394年,靖海设置守御千户所,城峘周长1500多米,高近5米。如今据说东北面城峘依然完整,上有瓮城及城楼,可惜没有太多的时间造访。在大中街我们竟然撞见了正在找网吧查气象的船长,如果不是这回偶然的避风登陆,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来到这个地方。
中午,小从在金华兴号一尘不染的甲板上晾晒纸币、票据、银行卡和手机,贝壳则在太阳下晒伤口。
下午15时30分,拖船到了,这是一艘152匹马力的木质渔船。魏军和小从登上拖船,金华兴号上剩下汤家6人、金华、小郑还有我。16时08分,金华兴号驶出靖海港。阳光灿烂,心情愉快,给远方的朋友发去短信通报航程。
进入南海海域,一波接一波的横浪开始拍击着右舷,金华兴号剧烈地摇摆起来,一次甚过一次,似乎桅杆到快要打到水面了。每一次侧摇的极限,我的内心都会发出一阵大笑,我想大伙都已想到要是下一浪来了金华兴号正不起来怎么办,只是不敢说出口。
下午17时,风浪更大了,前面的拖船似乎已经拖不动金华兴号,非常吃力地左右拐来拐去,拖绳先是别到船艏的龙牙,10公分见方的立柱一下子断掉两根。紧接着又别到了大锚,在锋利的锚爪上磨了起来。再往下就甩到前桅的前支索,拖船简直和金华兴号并行地在浪峰浪巅中挣扎。情况十分危急,水手长汤林权敏捷地窜到船头,旋即扯下外裤垫到锚爪上,接着又奔回后甲板操起一捆旧绳前捆扎锚绳,两个汤家水手接着也跟了上去,终于排除了险情。
天色渐暗,我放下数码相机和摄像机,正式上岗拉起了舵绳。夜海茫茫,痛苦的旅程来临了,如同一场不知何时才会休止的拔河,一头是大自然的力量,另一头是9名水手和航员。你可以累倒、可以退缩,但全船可能因你而被拉近险境,唯一的选择是你只能抱着一线希望硬撑着,大家同舟共济。也许这就是航海的真谛之一,其实生活又何尝不是这样。

10月23日  晴

一夜无眠,累死累活。金华兴号先后驶过此前预备停靠的陆丰市甲子港和碣石湾,船长并未发出靠港的指令。凌晨4时,终于又盼来右舷远方的一片灯火,计划中最后一个可歇息的遮浪港就在前面,金华兴号上的拉绳手和推舵手打起精神,竭尽最后的力气努力扶正航向,避开要命的横浪。前面的拖船似乎一直没有掉头的迹象,眼巴巴地看着遮浪的灯光已经慢慢移到船后,金华在大伙的期盼下怯生生地用高频对讲机呼通了魏军船长,结果证实我们被蒙了——“坚持住!继续往前。”
心凉了,人瘫了。大家开始数落起船长,此时我才明白有些同仁为什么随口叫他“老家伙”、“老乌龟”、“老机头”……因为有过无数次被他逼到了绝境,这样一个带上毛巾牙刷就敢去环球航行的汉子!
5时55分,天蒙蒙亮,速度每小时9.0公里,航向260度,航程283公里,位置在北纬22度xx.323分,东经115度xx.100分。
上午7时10分,昏睡中被同伴们喊醒,又得上岗接着拔河了!小郑根据魏军的指令从遮阳棚上拆下一根约5米上的粗竹杆,系上绳子放入大海当海锚,长竹杆拖在船艉飘着,帮助金华兴号稳定航向。

8时21分,前面拖船上的双叉拖绳断了一边,发动机好象跟着停车了,整个渔船都快立起来了,接着又横拱了过来,风浪中传来声嘶力竭的喊叫声。我们趁机获得难得的解放,似乎有些幸灾乐祸。拖绳接了许久,渔船在风浪中摇曳挣扎,情况越来越不妙,我们开始猜测它一定会先于我们出事,汤船长好像也早已准备随时下令砍缆自寻生路,我则寻思着前面要翻了我们如何在风浪中救人。
终于,渔船上的机器声又轰鸣了起来,金华兴号又被拖动了,我们也立马得继续拔河了。此时在金华兴号上,不管是什么身份和职业的人,是否生着病或受了伤,你首先是一名必须轮流拔河的水手,没有但是,有多少力出多少,真没力气了也得做样子鼓励他人。

广东省,福建省,海岸线,通知书,镇政府 中国古帆船“金华兴号”冲过重重波折安然回到它的故乡!

9时38分,金华兴号上年龄最小的水手二帅忍不住问魏军船长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到,“下午四点吧”,高频对讲机里传来令人气馁的回答。
11时20分,又一次从昏睡中惊醒,小郑告诉我老家伙又要准备直开珠海。还有60海里呐?!岂不是还得再十几个小时?!从右舷已经看到位于惠州外海的大星岛,甲板上的人反应都很迟钝了,汤船长只能宣布放弃把舵,大家茫然地看着金华兴号随拖船左右拉扯,小郑喊着再拖我们就要砍断缆绳了。魏军船长终于明白后面的金华兴号确实已经撑不住了,只得改变计划掉头右转进惠东县的平海湾。11时40分,速度每小时10.1公里,航程312公里,位置在北纬22度xx.667分,东经114度xx.034分。
中午12时17分,金华兴号与一艘福建籍的货轮“乌龙江788”交会,我们这会应该是航行在商船的航道上。12时30分,绕过小星岛,我们已经就进入了平海湾。听说魏军和小郑以前曾经驾过J24帆船进港停泊过,大家心里比较有底。
12时58分,金华兴号终于在平海湾内下锚停泊,历时21小时的艰难旅程终于暂告结束。两位船长回顾说,此段航程最危险的时候,阵风有8级,浪高约4米,真是妈祖保佑!
1个小时后,魏军船长告别金华兴号,登岸搭车返回厦门上班。
15时32分,汤家水手同哥驾艇把我们几位航员送上岸。这是惠东县港口镇一个叫大澳的海滨渔村,村内颇还干净,房子建得不错,居住着不少讲普通话的外省人。村口竖着的一个路牌令我很得意——“海龟自然保护区”。村南约1公里外的海边是港口镇,一个典型的岭南村镇,市集繁华,人丁旺盛,很有生气。
天黑时雇船返回到金华兴号,大伙用一顿自开航以来最丰盛的大餐犒劳自己,饭后还有原产新疆的香梨和上好的乌龙茶。
23时正,安心睡觉。

10月24日  晴有薄雾

夜里做了一通乱梦,停靠在厦门岸边的一艘大轮船倾覆了,我们在上面慌忙逃生。早晨6时45分随大伙起床时,梦境还历历在目。
上午8时25分,和伙计们上岸采购补给。仔细观察了港口渔港和小镇,感觉很有特色。渔港的入口处的堤岸上有两栋精致的三层半小楼,院内是茂密的大树,门口各停着一部丰田轿车。渔港很大,内港跨到了北面的平海镇,广东省的一个历史文化名城。港内停满了各种大小船只,两岸之间还架了一座公路桥。汤船长想起来二十多年前曾经从陆路到过这里贩运花蚶。
岸边泊着一艘漂亮的木质游艇,这里还是个海上旅游区。我们的小艇靠上小码头,几级石阶上去就是市集,经营粤式早茶的小餐馆、四壁玲琅的船具店以及像模像样的小超市生意都很红火,不时还有几位香港游客徘徊其中。大家忙于赚钱和消费,小镇子里还有几部没上牌的右呔轿车。回程途中,我们在港内还遇到小从、金华等另一拨寻找拖船的同伴。
中午吃饭时,发现一艘小艇上的三个潜水员在金华兴号右舷边不远处鱼贯入水,不知在干什么。大家一番猜测,终于看到第一个潜水员冒了上来,船上的人用力拉上一网兜沉重的东西,掏出来的是一团废钢丝,原来是在潜水打捞废金属的,竟然还有这种行当和营生,或许他们才是真正务实的环保主义者。
西面大亚湾方向上空翱翔着2只猛禽,小从说再往西到了大鹏湾上空更多,看来其地名的来由还是有渊源的。
下午14时,闲来无事,看着南面岸线一片沙滩,几个人开着小艇过去瞧瞧。漂亮的沙滩空无一人,海水清澈,背后的小山包植被茂密,显然还未被开发。突然有一种登陆金银岛的幻觉。
金华在深圳的一名户外玩友被邀请上船体验生活,鱼儿是本次航行中唯一登上金华兴号的姑娘,受到了热情的欢迎。小从、香香等玩起开心的海盗游戏。
因为准备夜航,我们早早入睡。

10月25日  晴

凌晨1时整,大伙准时起身准备开航,顺便用了早点。2时许,150匹马力的“粤惠东217”渔船缓缓靠了过来,渔船上的9名船员看上去都很健壮,令人放心。
2时55分,金华兴号拔锚启动了。经过再三申请,我带上数码相机和摄像机获准随小从呆在前面的拖船上,这样就不必再轮班拔河,只等着精彩的场景出现了。速度每小时10.3公里,航向240度,航程350公里。距离本次航行的终点珠海还有75海里,顺利的话不用20小时就可以到达。
听得出渔船掌舵的郭船长一直在抱怨天气,小从只得立在他的旁边陪驾。渔船不大,驾驶台设在渔船中部,里内舵手的脚就站在睡舱的甲板上,身后的一片木板就是船长的床。在低矮的睡舱内只能猫着腰行走,两侧上下共有8个床位,明晃晃的白织灯很是刺眼。船艉右侧的角落围成一个形同无盖木箱的东西,看着一个船员敏捷地蹿了进去,迅速蹲下身,才知道那是个茅房。
渔船上的船员操着口音很重的潮汕话,基本不通国语和粤语,聊天比较费劲。他们一个个爬进睡舱,很快入睡了,有人为我腾出了个床,我铺开睡袋也加入其中。小从和郭船长还在聊天气。
5时02分,醒来。小从告知正在往回开,早些时候开到大亚湾口时风浪太大,船长无论如何都不敢继续往前。
5时30分,两艘船一前一后回到平海湾的锚地。
根据香港天文台的气象预报,当晚一股南下的中等强度冷空气将影响到本海域,气温将下降摄氏3-4度,海面将有7-8级的东北风,阵风9级。想到凌晨刚被吹回来的大亚湾外喇叭口效应,风力岂不更强。再往后看,台风“洛坦”一直以西北方向移近,已经越过巴士海峡,一旦形成影响,风向将与我们下一段的航向构成正侧角度,无法顺利拖曳航行,形势不容乐观!
上午9时,眼看着行程无期的小郑和鱼儿离船返回。接着小从和金华也进港另找拖船去了。
11时30分,小从返回带来好消息,午饭之后拖船到达即可开拔。正说着,远处驶来一艘白色的摩托快艇,近看是当地的渔政。靠舷之前领头的官员特意挂上了身份牌,看来来者不善。小从告诉渔政官员,这艘形似古怪的帆船着实是地地道道的中国籍,而且是不带任何捕捞工具的非渔业用途船只,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来者将信将疑,要求检查证件。小从推说在船长的黑皮包内,人则上岸看病去了,我们会通知他下午一上班时前去渔政报到。打发走渔政,我们逃离心切。
也就5分钟不到,“粤澄海26222”渔船到了,就像在演惊险片。船上只有四个人,木纳的船长,一老一小的水手,还有一个白白胖胖头发吹得挺有形的家伙,大家的心一下子又凉了。
抛到对方渔船上的拖缆一直没接好,渔船上的船长也跑到后甲板忙活,无人控舵的渔船径直拱了过来,金华兴号上的人一阵狂喊,纷纷操起家伙冲到船舷,准备在两船碰上以前抵挡一下,好在先前跳到渔船上的小从冲进驾驶台转了一把舵,渔船这才贴着金华兴号横开了过去。大家都吓得不轻,那个白白胖胖的家伙却似乎若无其事地在一边吐痰,我们很想过去揍他。
后有追兵,时间紧迫,没办法管太多了。金华兴号的汤家伙计跳过去渔船自行系好拖绳,走了!
中午12时36分,起锚开动。小从在拖船上导航,金华兴号上剩下我、金华、二帅和汤家5名船员。驶出锚地时速度每小时9公里,航向230度,航程读数3x2公里。
13时,升前帆。
13时04分升尾帆。
换上细一号绳子后的舵把滑轮组灵活多了,再也不需要8个人同时拔河,汤船长终于又可以单人独掌金华兴号了。
13时36分,过大星山,速度每小时9.1公里,航向235度,航程读数379公里,位置在北纬22度xx.176分,东经114度xx.426分。
13时50分,GPS显示到了今天凌晨时的折回点位置,此时速度每小时9.8公里,航向230度,航程读数381公里,位置在北纬22度xx.464分,东经114度xx.418分。
开始通过大亚湾外的喇叭口,风平浪静,一马平川,哪有什么7、8级风?14时20分,与中海集运的“向利”轮在左舷交会,这应该是一艘运载能力一、两千标准集装箱的支线船。
15时36分,金华兴号驶过大、小三门岛外的青州岛。小岛的高地上有一座灯塔,西南角还有一处贯穿式海蚀岩洞,是一个很容易识别的地标。此时已基本进入深圳海域,惠州方面的渔政可是鞭长莫及了。速度每小时9.8公里,航向216度,航程读数391公里,位置在北纬22度xx.895分,东经114度xx.384分。
海面平稳,拉舵已经成为一种体验式的工作,不需要强制排班了,航行中开始有了娱乐的元素。16时50分,《南方都市报》的记者打来电话采访此次闽粤航海的行程。
17时36分,太阳落山了。速度每小时10.8公里,航向224度,航程读数4x0公里,位置在北纬22度xx.905分,东经114度xx.396分。预计晚上20时许过香港岛,想着很快就可以在金华兴号上欣赏香港夜景,伙计们都有些兴奋,全体船员很投入地唱起了《水手》和闽南语歌曲《爱情像什么》。
19时10分,一艘灯火通明的大型邮轮从右舷开过,歌舞升平的样子。想起来在前面拖船上孤苦伶仃的小从一定很郁闷,金华对着VHF又开唱了起来。
19时24分,在金华兴号右舷前方两个立有灯塔的岛屿之间透出更远处的一片灯火,这就是香港本岛。速度每小时10.6公里,航向220度,航程读数4x4公里,位置在北纬22度xx.900分,东经114度xx.693分。港岛的灯火时现时掩,到了20时11分,看到远处更大的一片灯火,应该是从横澜与蒲台两个岛屿之间对过去的维多利亚港一角。港岛山顶公园上的灯光也很明显了。
21时,汤船长发现船艏水线部位卡住一段枯树状的木头,还有一节木龙,形成不小的阻力,航速慢了一些下来。香港仍在右侧,21时15分,速度每小时9.6公里,航向已调整为276度,航程读数4x3公里,位置在北纬22度xx.627分,东经114度xx.725分。

10月26日  多云转阴

0时0分,甲板上汤家5名船员在操船,金华兴号进入了担杆水道,正在接近大蜘洲,风浪有些大,汤船长让前帆落半。速度每小时9.8公里,航向250度,航程读数4x7公里,位置在北纬22度xx.642分,东经113度xx.052分。
这段航程是在香港长洲岛外锚地中穿行,商船密布,伙计们打起精神,不断地用电瓶灯照射主帆和向对方的船闪动,提醒他们避让金华兴号。我们十分谨慎地挨着一艘通体明亮的LNGC船驶过,这家伙可碰不得。
凌晨2时30分,金华兴号从外侧驶过蜘洲列岛,航行在桂山岛与赤滩岛之间的水道,风浪开始大了起来,估计东北风有4-5级,与拖曳的航向整好又成90度正侧,涌浪也打上来了。这个时辰又逢珠江口退潮,速度减慢到每小时5.8公里,航向325度,航程读数4x6公里,位置在北纬22度xx.250分,东经113度xx.908分。
越往前走航速越来越慢,风浪则越来越大,因为已经到了珠江大喇叭口效应的边缘。两个小时才走了10公里,快到青洲时,想着就要顶风顶浪夜航,横渡50公里宽的珠江口,其间没有任何的避风屏障,都到了家门口了还是稳妥为好,于是领航的小从决定让金华兴号折回牛头岛锚地避风,等天亮再进港。
4时35分,下锚。位置在北纬22度xx.541分,东经113度xx.714分。
6时40分,起身看日出。风很大,把金华兴号吹得吱吱响,旗帜也都立了起来,中浪,海水浑浊。
8时45分,继续拖行,速度每小时5.6公里,航向306度。
9时30分,金华兴号过青洲岛,驶向珠江口的中部。速度每小时6.9公里,航向298度,航程读数5x9公里,位置在北纬22度xx.881分,东经113度xx.459分。海面上的浪都翻了白,涌浪不时从金华兴号的船头和左、右舷打了上来,激起两、三米高的浪峰,对此我们都已经熟视无睹了。
11时35分,看到左舷前方珠江口西侧的陆地,奇怪的是又遇到了强劲的逆流,当日是农历十三,不知到这里的潮汐时间是怎么算的。速度降到每小时2.0公里,航程读数5x0公里,位置在北纬22度xx.357分,东经113度xx.785分。
下午13时08分,过珠海九洲岛航道,为了躲避穿梭飞驰的高速客轮,金华兴号靠着航道右侧的边缘行驶。航道内有几条小渔船,正当我们用电喇叭呼喊请其让开,小渔船上的人突然声嘶力竭地大叫了起来,远离金华兴号行驶的航道上有他们的定置网!汤船长慌忙急令伙计们分立船艏两侧和舵舱内随时准备割网保舵。此时位置在北纬22度xx.417分,东经113度xx.429分,航向337度。
金华兴号安然无恙地拱了过去,小渔船上的却人急了,提着一柄菜刀靠近拖船跳了过去,跟掌舵的船长拉扯了起来,拖船一下停了下来,与金华兴号一前一后被湍急的潮流推向大九州岛的岩壁。情况紧急,我头脑中闪现出东山湾口和南澎岛的两次类似险情,莫非此行真到不了终点?!幸亏拖船上的小从挺身而出,将那个暴怒中老兄的目标转到自己身上,拖船重新顶着流一步步地拖着金华兴号朝前行进,其后小从做为人质随小渔船到什么地方讲数去了。
没有了领航员,海图和GPS内置的地图比例都比较大,基本失去作用,拖船的船长关键时候又木纳起来,说不清到底去没去过香洲港,来过珠海的金华此时也一片空白。金华兴号茫然地朝前走着。
14时11分,小从的同事老徐乘大飞快艇赶到了,登上拖船目测领航。
14时45分,金华兴号终于到达珠海市香洲港,在航程一直鲜有露面的小贱猫很精神地跑上甲板晒太阳。GPS最后的航程读数5x3公里,位置在北纬22度xx.476分,东经113度xx.932分。
下锚停泊,经历了9天8夜的海上颠簸,金华兴号终于躲过拆船、扣船和海上航行遇到的种种劫数,安然回到它的故乡,只是不知道它的下次远航会在什么时候,又会去什么地方。

后记

金华兴号进港后,港口领导和一群当地媒体记者登船慰问和采访,忙了一下午。天黑时分,全体船员上岸吃饭喝酒,庆祝航行顺利完成。
与《海底两万里》或《鲁宾逊漂流记》等小说的大团圆结局并不相同。接下去的几天,汤家船员们有条不紊地对金华兴号进行全面的整理和清洗,小从忙于应付定置网的理赔以及陪同一拨拨的领导、专家和客户,金华正努力寻回投入商海做生意的感觉。我则转入第二阶段的调研工作,与中山大学、珠海市博物馆的学者会面交流,专程前往外伶仃岛拜会了富有木帆船经历的退休水产专家黎惠萍女士……更多的时间则是住在书库里查阅资料。
四天后的黄昏,我和金华终于告别了金华兴号和汤家伙计,取道深圳飞回厦门。从珠海到蛇口的快速客轮上正在播放美国电影《后天》,对于我们却丝毫没有惊险的感觉。

(内容来源已获得福龙中国帆船公众号授权许可,如需阅读原文可“点击链接”观看。





上一篇:海澄:百年船厂能够重生
航海家游艇俱乐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0

主题

3360

贝壳

船长

Rank: 6Rank: 6

积分
27643

最佳新人

发表于 2017-2-20 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能否搞点细节的照片。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6

主题

2322

贝壳

船长

Rank: 6Rank: 6

积分
19023
QQ
发表于 2017-2-20 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没有照片,到只看文字就太精彩了
来自我要航海网Android手机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4

精华

214

主题

1万

贝壳

超级版主

网站运营总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91806
QQ
发表于 2017-2-21 1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内容很是精彩我也是一口气看完的,虽然没有几张图片但这真需要感同身受!曾经的我也是船艇上的工作人员太明白其中的道理了,避开危险、预判危险是非常重要的技能,如果是小的磕磕碰碰其实是船只本身可以承受的范围,但作为CREW是绝对不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的。
张生良(昵称:领航鲸)|John
修改、删除帖子、网站问题咨询请添加我|Solve the problem,Cooperation and consultation
电话(微信):18911818485|Iphone(WeCha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0

主题

94

贝壳

干练水手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642
发表于 2018-2-11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客服|手机客户端|关于我们|小黑屋|推广赚贝壳|改名| 我要航海网 |网站地图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3125号

Copyright © 2015-2020 zhai Inc. 51hanghai我要航海网 (http://www.51hang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Luoren!X6( 京ICP备18022294号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